掷出窗外事件,学手艺的故事

作者:故事寓言

    女王走进富丽堂皇的皇宫。所罗门的臣仆都穿上贵重的衣服迎接他。她吃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所皇宫的排场、装潢远超过她的皇宫,就连她的臣仆的穿着也显的逊色。

  德意志的国王由教皇加冕称帝,神圣罗马帝国诞生了。那时帝国的势力如日东升,其疆域包括了德意志、奥地利、捷克、意大利北部和瑞士等一系列领土。时光斗转星移,到了13世纪末,帝国的势力已日薄西山。国内诸侯混战,乱世为王,整个帝国被分割成大大小小的诸侯国,皇帝成了一个被架空了权力的傀儡,早已失掉了控制整个帝国的权力。此时国内的形势正如德国著名诗人海涅写的那样:

  “老板不是教我一个人,”

    到示巴女王离开返国时,她可以说是满载而归,凡是她想要的,所罗门都送给她。她带着对所罗门最高的敬意回到自己的国土。

  那一天是5月23日,一群武装群众和新教徒手拿铁棒长矛冲进了王宫,国王吓得仓惶逃窜,愤怒的群众在搜寻中逮住了两个斐迪南国王最忠实的走狗。两条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走狗,已没有了昔时作威作福的神气。只有瑟瑟发抖,摇尾乞怜的份了。看见两条走狗的“熊”样,人们更加愤恨,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把他们仍到窗外去!”“对,扔出去摔死他!”立时有无数愤怒的声音在响应。在一阵怒吼声中,两条走狗被人们按照捷克人的方式,从20多米高的窗台狠狠摔了下去。两条走狗活该命大,竟没有摔死,只是昏晕了而已。“掷出窗外事件”使得欧洲统治者们大为震惊。斐迪南决定说服哈布斯堡家族发动一场战争。一举扫平捷克,让捷克人老老实实地听从自己的摆布。怒火尚未平息的捷克人更加愤恨,他们纷纷组织起来,武装自己。高喊着:

  “在哪儿?”

    银呢?……银算不得什么。银不够好,不够高贵。王的用具全是金子打成的。

  1620年11月初,两军在捷克首府布拉格附近决战,由于叛逃者出卖了起义军,加上敌我力量悬殊,起义战士纷纷倒在了自己的土地上,为了保卫自己的土地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起义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斐迪南又神气活现地坐上了他的宝座,捷克人民再次陷入奥地利的残酷统治之下。

  他说:“老头,认认你的儿子吧。”

列王记上10:14-29

  一天深夜,当起义军的战士正在沉睡的时候,西班牙军队从背后偷袭了,斐迪南的军队也从正面发动了进攻,起义军腹背受敌,伤亡惨重,一退再退,退回到了捷克。那些捷克的贫苦百姓们斗志不减,表示只要有一息尚存,决不屈服强权。可恨那些领导者们开始动摇、叛逃,严重削弱了起义军的力量。

  地主走着走着,看到对面突然跑来一只兔子。他心里想,把狗放去追兔子,看看狗的腿力怎么样。

    她听说什么了?……她听说在很远的北方,住着一个富裕、有智慧的王。这王拥有许多财富,世上无人能比。这王治理百姓的智慧,也无人能比。

  这些捷克人组成了自己的临时政府,选出了30名保护人(其中大部分是新教贵族)领导起义。群众占领了政府各部门,废除了一切法规,取消了一切赋税,把耶稣教会分子,打得屁滚尿流,夹着尾巴逃掉了。

  他们走着走着,看见一个地主。

    他们来看什么?……这些陌生人来自何处?他们来此有何目的呢?

  “彻底推翻哈布斯堡家族”

  “关在马厩里。”

82

  “让斐迪南滚蛋!”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老爷子。”

    他们路上经过一个大沙漠,现在终于抵达目的地耶路撒冷。

  想一想从前帝国的气势,国王的尊严,看一看今天的尴尬处境;竟然只有在梦中才能行使自己至高无上的权力,多么可悲呀!大权的日益衰落早已引起了皇帝的恐慌,他想拚命抓住皇权不放,就好象溺水者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皇帝要权力,诸侯当然也要权力,重重矛盾相互摩擦,终于撞出了火花。

  巫师在地上拍了一下,变成一只狼去追赶,眼看就要追上了。马跑到河边,变成刺猬跳进河里。狼变成狗鱼追上去。

    敬畏所罗门的上帝的心是否也出现在她的心怀呢?

  海洋是属于英国人的,

  儿子还说:“接着,老板会领来十二个小伙子,身材一模一样,头发一模一样,相貌一模一样,衣服也一模一样。你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注意观察,我右边脖子上有只小苍蝇。老板问你认出儿子没有,你就指出我是。”

    所罗门的京城耶路撒冷虽然美丽,然而,天上和平之君的圣城更加美丽。天上的耶路撒冷就是天堂啊!

  法国人和俄国人占有了陆地,

[俄罗斯]

    有一天,一大群陌生人走进京城耶路撒冷城,以色列人好奇地看着他们。他们的骆驼背上驮着许多东西,士兵拿着亮金金的刀和枪,还有一些穿着华丽衣服的臣仆。把人看得眼花缭乱,真是美不胜收!

  只有在梦想的空中王国里,

  鸽子都一个样,怎么认得出来!老头看着看着,见一只飞得最高。他指着那一只说:“那是我的儿子!”

    小朋友,上帝把天上的耶路撒冷的实况藉着使徒约翰记载在圣经的启示录。这座天上的圣城,街道全是金的,有十二个门,每一个门是一颗大珍珠。城市十分明亮,不需要太阳或月亮的光照耀。

  自从16世纪以来,欧洲发生了宗教改革,“新教”风行。但是那些反对新教的顽固分子,挖空心思反对新教。一大批臭味相投的保守贵族们组织了所谓的“耶稣会”,用以维护旧的宗教秩序,妄想同新教抗衡,阻止新教的传播。那个捷克人眼里的“魔王”斐迪南,就是一个狂热的耶稣会分子。他丧心病狂地反对新教,一上台便借用手中的权力残酷迫害捷克新教徒。这一切对于久已心怀怨愤的捷克人民来说真是雪上加霜,1618年的一天,愤怒的捷克人民终于开始了自己的反抗行动。

  “我只卖狗,不卖颈圈。”

    女王长途旅行,又累、又渴。不过,所罗门的王宫里应有尽有。仆人用金酒杯给她端上最好的酒。她跟所罗门同桌吃饭,一切杯盘碗碟,全是金的。

  起义军开始时所向披靡,杀进了奥地利境内,直逼维也纳,奥地利的新教徒们一向也不满皇帝的一些政策,借此机会纷纷响应。此时奥地利的老皇帝已经死掉了,正巧是捷克人眼里的那个“混蛋”皇帝斐迪南接任皇位。听到捷克义军已兵临维也纳城下,斐迪南吓得面无人色,那些王公大臣们也是缩成一团,瑟瑟发抖。没有人知道除了发抖外还应该做些什么,一个年长的老贵族吓得一边抽着流出来的鼻涕,一边含混不清结结巴巴地说:“陛……陛……陛下,你……你快派人去……去谈判呀……”正在这时,有人报告说起义军派代表来谈判了。斐迪南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把十个手指绞在一起,一双鼠眼转了几转,计上心来,“对,就这样干!这帮刁民,等着瞧吧!”斐迪南派出他的一个亲信作为全权代表去同起义军领袖谈判,其实这只是他玩的缓兵之计,暗地里他早派人去西班牙国王那搬讨救兵了。这时的起义军如果能一鼓作气攻进王宫,胜利唾手可得。然而起义军的领导权全部掌握在捷克贵族手里,这些贵族们在紧要关头又暴露出自私狭隘动摇不定的弱点来。一方面他们要迫使国王让步,从中得到实惠,一方面又害怕如果起义真的胜利了,群众的声势大起来会损害自身的利益,所以这些新教贵族们一再主张谈判。斐迪南的奸计就这样得逞了。

  巫师打开布,鸟早飞走了。

    所罗门有数以百计的仆人服侍他。每天要杀三十只牛、一百只羊和一些野物,供给他、家眷和仆人食用。此外,每日还要用细面三十歌珥(合二千八百加仑)、粗面六十歌珥(合五千六百加仑)。真是不可思议,这些事在圣经中都有清楚的记载。

  “摩擦生火”的外力是发生在捷克的“掷出窗外事件”。德意志帝国在公元1526年吞并了捷克。当时的大帝国已是名存实亡。奥地利成为诸侯中最有势力的国中国。奥地利的皇帝来自哈布斯堡家族,所以,捷克并入德意志的版图,实际上成了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地。1617年,哈布斯堡家族的斐迪南受德意志皇帝之封为捷克国王。捷克在归入哈布斯堡家族领地之时,奥地利皇帝曾有过承诺:不论是哈布斯堡家族的哪一个成员作国王,都必须承认并遵守捷克王国的法律,保留原有的议会、宗教以及政治上的自主权等等。然而,自从斐迪南,这个捷克人眼里的魔王一上台,一切都变了,他根本不承认哈布斯堡家族曾经有过的承诺,完全把捷克当作奥地利的附庸国。什么捷克的法律,什么自己的议会,什么自主权通通被取消了,从城市到乡村凡是能插手的地方,他都派了自己的官员。捷克人彻底沦为奴隶。捷克人的心中蕴蓄着怒火。这时另一件事的发生,对于捷克人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

  姑娘拾起戒指,藏起来。巫师变成原来的人。

    随后,所罗门又将自己所有的金银珠宝都给女王看,他展示了他所有的财富。女王惊异得拍手叫好:“哦,百闻不如一见!你比我想像的更加富有。”

  罗马。

  “喂,女儿,”巫师说,“我总算把骗子又买回来了。”

    她想知道真相,想知道别人是否欺骗她,或是这些传闻都太夸张了。想知道事实的真相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走一趟,去调查一下,看看这个王是否真像众人所说的那么伟大和有智慧。

  “打到奥地利去!”

  “唉呀,爸爸,”儿子说:“你怎么把颈圈也卖了,如果不是遇上兔子,我就回不来了,白白送给了人家!”

    小朋友,魔鬼欺骗我们,说得好听,却做不到。上帝从来不欺骗我们!

  公元962年。

  “那好,交给我吧。”

    住在新耶路撒冷的人是蒙福的,他们要永永远远活着。你也喜欢到那儿去吗?可是,你知道什么样的人不能进去吗?没有重生的人去不了,只有蒙上帝拣选的儿女才能住进天上的耶路撒冷。他们在那里欢喜快乐,整天歌唱、赞美上帝。你说上帝的儿女多么有福?你羡慕他们吗?

  德国人的权力才是无可争辩的。

  老头说。

示巴女王

  “认出来了,认出来了,老爷子!”

    耶路撒冷人挤在街道两旁站着……观看……欣赏!

  巫师说:“我教会了你儿子很多手艺,但是你要是认不出他,他就要永远扣留在我这里。”

历代志上 9:1-12

  “我怎么牵回去?”

    上帝是信实可靠的!

  从前,有一个老头和老太婆。他们有一个儿子。老头很穷,想叫儿子学点手艺。儿子学了本事,父母年轻的时候可以得到安慰,年老的时候,有人顶替干活,死的时候有人料理丧事。老头没有钱,儿子学什么都不成。他带着儿子从这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谁都不愿收他的儿子当学徒,他交不起学费。

    地上的耶路撒冷天天都有人去世,免不了忧伤痛苦,然而,在天上的新耶路撒冷没有哭泣和痛苦,只有永恒的喜乐。

  地主见老头牵着一条狗,想买下来。他看上了狗,也看上了狗脖子上的颈圈。地主出一百块钱,老头要三百块钱。说来说去,地主用二百块钱买下了狗。

    他在耶路撒冷大兴土木,盖了不少房子,把京城建筑地美仑美奂。凡他所想到的,他都做到了。

  地主接过狗,把它放到马车上。老头拿上钱回家去了。

 

  “拿去呗,”姑娘说,把戒指扔到地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