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雀公主,中华上下三千年

作者:故事寓言

叛将把他们一个个绑了起来,逼他们投降。他们把刀架在张巡脖子上,张巡冷笑一声,把叛将痛骂一顿。接下来轮到南霁云,南霁云没有作声。

中国古代的传说都十分推崇黄帝,后代的人都认为黄帝是华夏族的始祖,自己是黄帝的子孙。因为炎帝族和黄帝族原来是近亲,后来又融合在一起,所以我们也常常把自己称为炎黄子孙。为了纪念这位传说中的共同祖先,后代的人还在现在陕西黄陵县北面的桥山上造了一座“黄帝陵”。

  椰子果汁香香甜甜。

河南节度使张镐得到睢阳危急的消息,赶快发兵,急行军赶到睢阳,打退尹子奇叛军,睢阳城已经陷落三天了。又过了七天,郭子仪带领唐军收复洛阳。

跟黄帝同时的另一个部落首领叫做炎帝,最早住在我国西北方姜水附近。据说跟黄帝族是近亲。炎帝族渐渐衰落,而黄帝族正在兴盛起来。

  “绝不会的,我父母亲疼我爱我,我爱上的人他们也会当做自己的心肝。何况你生成南点阿娜的美貌,你的光辉将照遍版纳勐海,头人、百姓一定欢迎你做我的元配夫人。”

张巡转过脸朝着南霁云高喊说:“南八(南霁云排行第八)!

黄帝带领兵士乘胜追杀,忽然天昏地黑,浓雾迷漫,狂风大作,雷电交加,使黄帝的兵士无法追赶。原来蚩尤请来了“风伯雨师”助战。黄帝也不甘示弱,请天女帮助,驱散了风雨。一刹那之间,风止雨停,晴空万里,终于把蚩尤打败了。也有一种传说,说是蚩尤用妖术制造了一场大雾,使黄帝的兵士迷失了方向。黄帝用“指南车”来指引,带领兵士,依着蚩尤逃跑的方向追击,结果把蚩尤捉住杀了。这些神话反映这场战争是非常激烈的。

  然而,他采取的种种办法都没有效果,可恶可怕的山峡依旧拦在前进的道上。最后,召树屯取下了仙人帕腊西送给的弓箭,对着刚刚分开的山峡,拉满了弓,搜的一箭射过去,巧得很,这支箭把企图合拢的山峡挡住了。召树屯立即牵着猴子飞快地跑过山峡。

男子汉死就死,可不能在叛贼面前屈服啊!”

黄帝还有一个史官仓颉(音cāngjié),创制过古代文字。我们没有见到过那个时期的文字,也没法查考了。

  兰吾罗娜早被召树屯的表白所感动,愿意以身相许了,于是说道:“水流出去是容易的,但是淌回来就难了。一道生活自然乐意,就怕你父母亲不喜欢,头人百姓不喜欢,叫我端起饭碗吃不下,早早晚晚眼泪不干。”

张巡和许远反复商量,认为睢阳是江淮的屏障。为了保卫江淮,不让叛军南下,决心死守睢阳。城里粮食断了,他们就煮树皮吃;树皮吃完,就杀战马;战马杀光了,只好捉麻雀老鼠给战士充饥。

各部落看到黄帝打败了蚩尤,都挺高兴。黄帝受到了许多部落的拥护。但是,炎帝族和黄帝族也发生了冲突,双方在阪泉(今河北涿鹿县东南)地方打了一仗,炎帝失败。从此,黄帝成了中原地区的部落联盟首领。

  “是从泉水里淌进桶来的呀!”

叛将知道他们都不肯屈服,终于把他们杀害了。

有一次,蚩尤侵占了炎帝的地方,炎帝起兵抵抗,但他不是蚩尤的对手,被蚩尤杀得一败涂地。炎帝没法子,逃到涿鹿请求黄帝帮助。黄帝早就想除去这个各部落的祸害,就联合各部落,准备人马,在涿鹿的田野上和蚩尤展开一场大决战。

  二

一天夜里,张巡叫兵士敲起战鼓,号令整队。城外的叛军听到城里的鼓声,连忙摆开阵势,准备交锋。等到天亮,还没见唐军出城。尹子奇派人登上高处眺望,只见城里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命令兵士卸了盔甲休息。许多叛军将士紧张了一夜,一倒在地上就呼呼地睡着了。

传说中的黄帝时代,有许多发明创造,像造宫室、造车、造船、制作五色衣裳,等等,这些当然不会是一个人发明的,但是后来的人都把它记在黄帝帐上了。

  兰吾罗娜取出一颗宝石递给召树屯道:“可以从这颗宝石里面看见你想念的人儿。”

正在这时候,张巡和雷万春、南霁云等十几名将领,每人带领五十名骑兵,打开各城门杀出来,分路猛冲敌营。叛军没有防备,阵势大乱,又被唐军杀了五千多人。

大约在四千多年以前,我国黄河、长江流域一带住着许多氏族和部落。黄帝是传说中最有名的一个部落首领。

  ①南点阿娜:傣族传说中最美丽的仙女。

过了两个月,尹子奇得到了增援兵力,又把睢阳城紧紧围住,千方百计进攻。张巡虽然接连打了几次胜仗,但是叛军去了又来,形势越来越紧急。

传说黄帝有个妻子名叫缧(音léi)祖,亲自参加劳动。本来,蚕只有野生的,人们还不知道蚕的用处,缧祖教妇女养蚕、缫丝、织帛。打那时候起,就有了丝和帛了。

  “我去办!”

南霁云知道贺兰进明不肯出兵,只好离开临淮,从别处借了三千兵士回到睢阳。到了睢阳城边,被叛军发现,又把他们围了起来。南霁云带着人马,横冲直撞,在城下展开了一场血战。

关于这次大战,有许多神话式的传说。据说黄帝平时驯养了熊、罴(音pí)、貔(音pí)、貅(音xiū)、貙(音chū)、虎六种野兽,在打仗的时候,就把这些猛兽放出来助战(有人认为,传说中的六种野兽实际上是以野兽命名的六个氏族)。蚩尤的兵士虽然凶猛,但是遇到黄帝的军队,加上这一群猛虎凶兽,也抵挡不住,纷纷败逃。

  而召勐海却怀着悔悟伤感的心情,结结巴巴地把逼走儿媳的前因后果对召树屯坦白地说了。这好比大晴天响起了霹雳,熊熊的火焰一下子被子浇熄,召树屯昏倒了。他苏醒过来时口口声声念着兰吾罗娜的名字,掏出订婚时妻子赠送的宝石教玛哈铃,第一眼就好像看见兰吾罗娜备受她父亲魔王匹丫的责骂,心里一阵刺痛,又昏倒过去了。苏醒以后,他怀着愤怒和重新获得希望的心情,跨上战马,向着朗丝娜湖的方向,飞马加鞭,日夜不停地去寻找兰吾罗娜。

参加宴会的官员看了大吃一惊,都用袖子掩住脸,有的忍不住哭了起来。

这时候,有一个九黎族的首领名叫蚩尤(音chīyōu),十分强悍。传说蚩尤有八十一个兄弟,他们全是猛兽的身体,铜头铁额,吃的是沙石,凶猛无比。他们还制造刀戟弓弩各种各样的兵器,常常带领他的部落,侵掠别的部落。

  阿章龙根本不知道召树屯夫妇用的计谋,竟然萌起了杀害孔雀姑娘的恶念,对召勐海说道:“兰吾罗娜是妖怪变的,她带来了灾难和不幸,若不把她杀掉,版纳勐海必定要吃败仗!”

南霁云心里急得像火烧,哪里喝得下酒。他流着眼泪激动地说:“睢阳的军民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进一粒米了,我在这里怎能忍心吃饭;就是吃了,又怎么能咽得下呀?将军手下有的是兵,眼看睢阳城陷落,不肯分兵救援,难道是忠臣义士所该做的吗?”说着,他把自己的一个手指咬了下来,咬得满口鲜血淋漓,气愤地说:“霁云不能完成主将交给我的使命,只好留下这个手指作证,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以黄帝为首领的部落,最早住在我国西北方的姬水附近,后来搬到涿鹿(今河北省涿鹿、怀来一带),开始发展畜牧业和农业,定居下来。

  猎人笑嘻嘻地答道:“爱情和忠贞诚挚的人永远是知交,坚持住纯洁的愿望,深藏着的泉水也会涌到地面上来的。”

驻守临淮的大将贺兰进明(贺兰是姓)害怕叛军,不愿出兵救睢阳。他见南霁云是个勇将,想把南霁云留下来作自己的部下,特地为南霁云举行一次酒宴,请众将领作陪。

  他鼓励自己道:“一定要设法过去!”

睢阳太守许远地位比张巡高,但是他知道张巡善于用兵,智勇双全,就请张巡指挥守城。叛将尹子奇带了十三万人攻城,张巡、许远的兵力合起来才六千多人,双方兵力相差很大。张巡带兵坚守,和叛军激战十六天,俘获敌将六十多人,歼灭敌军二万多人,使尹子奇不得不退兵。

  说罢,便啜泣着飞回勐庄哈去了。

情况越来越危急。张巡没法,只好派南霁云带了三十名骑兵突出重重包围,到临淮(在今江苏盱眙西北)去借兵。

  雌鸟说,“下地面去看看吧。”

张巡想在尹子奇出阵指挥的时候,射杀尹子奇。但是尹子奇是个狡猾的家伙,平时上阵,总让几个将领伴随着。他们穿着一色的战袍,骑着同样的战马,叫唐军没法辨认出哪个是主将。张巡想出了一个办法。有一次,在两军对阵的时候,张巡叫兵士把一支用野蒿削成的箭射到敌阵里,叛军兵士拾到这支箭,以为城里的箭已经使完了,高高兴兴地拿着箭报告尹子奇。

  靠英雄的召树屯保护。

公元757年十月,睢阳城终于陷落。张巡、许远、雷万春、南霁云等三十六名将领全部被俘。

  如今,她不能再去朗丝娜湖游泳了,便叫女仆南广宰替她挑来清凉的泉水,又替她从头到脚浇水洗澡。突然,她发觉一件硬东西碰在头上,又掉在地上了当地发出音响。她弯下腰去拾在手中一看,几乎惊叫起来,又本能地掩住嘴唇。俏皮的南广宰故意问道:“小姐抬着什么心肝宝贝了,洗着澡的人怎么发起呆来了呢?”

南霁云笑笑说:“张公放心吧。我心里在盘算用什么办法来收拾他们。哪会怕死?”

[中国]

尹子奇攻城不成,反瞎了一只眼睛,哪里肯罢休。他回去养了一阵子伤,又带了几万大军,像箍铁桶一样把睢阳围住。城外的兵越聚越多,城里的兵越打越少。到后来,睢阳城里只剩下一千六百多人,又断了粮食,唐军兵士每天只分到一合(音gě,一升的十分之一)米,拿树皮、茶叶、纸张和着烧来吃。最后,连一粒米都没有了。兵士们熬不住,一个接一个饿倒了。

  南广宰叹了口气说,“我是民间的女儿,被匹丫拘摄来,他要害我,好心的兰吾罗娜把我要在身边,救了我的性命。要知道,她多么想念你啊!”

城里的将士、百姓被张巡的誓死战斗的精神激动了,他们明明知道守下去没有希望,也没有一个叛逃。

  “荒野里的一块石头,谁愿意把它当作宝石;嵌宝石的金戒指,谁愿意往荒野里丢!”

尹子奇刚刚把蒿箭接到手里,城头上的张巡看在眼里,立刻吩咐身边的南霁云对准尹子奇射箭。南霁云本来是个好箭手,他一箭射去,不偏不倚,正射中尹子奇的左眼。尹子奇捂住脸,大叫一声,跌下马来。张巡下令出城冲杀,又打了一个大胜仗。

  “找他!”

张巡听到城外厮杀声,知道南将军回来,就打开城门,杀退敌人,把南霁云和一批兵士接应进城,只留下了一千人。南霁云把借救兵的情况向张巡、许远报告以后,城里的将士听到借兵没有希望,都痛哭起来。

  姑娘们洗完了澡,不见了七妹妹小公主的孔雀氅,都非常着急。兰吾罗娜差点儿哭起来了。姐姐们劝她说:“我们背着你飞回去吧!”

到了最后,全城只留下四百个人,尹子奇再率领叛军用云梯爬上城头,城头上的守军饿得连使弓箭的力气都没有了。

  恰好这件事被南广宰知道了,慌忙告诉了孔雀姑娘。兰吾罗娜便和召树屯商量道:“我父亲作恶太多了,连自己的女儿和女婿也不放过。事到如今,只有狠着心肠把他除掉,也让人世间少一害。”

由于张巡他们的坚守,睢阳以南的江淮地区才没遭到叛军的破坏。

  “唔!我也似乎嗅到了。”

  兰吾罗娜说,“在他的枕头下面,藏着一枚魔针,待他睡熟了以后,用那枚魔针往他的太阳穴上戳进去,他就死了。只是得有个勇敢机智的英雄才能办到。”

  “这位姑娘不在家里,怎么到这荒郊野坝来找孔雀氅呢?”

  召树屯不愿猜测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发生了。

  “啊!你是……召树屯!”

  召树屯毫不犹豫地答应。

  帕腊西好意地劝他道:“由这里到你妻子住的勐庄哈地方,要走很远很远,很难识别通行的路程;要经过无法涉渡的流沙与江河,要碰到忽开忽闭、能把人夹死的山峡;还有吃人的怪鸟摩哈西里林拦住去路;即使顺利地到了勐庄哈地方,兰吾罗娜的父亲匹丫也不会饶恕你的——那是一个食人成性的魔王。我劝你还是转回家去吧!”

  他想来想去,在坏心头人的怂恿下,勉强决定杀孔雀姑娘。

  过了许久,她才轻轻地答道:“正射在心上。”

  召树屯喜出望外,便和猎人催动马儿,来到朗丝娜湖边躲藏起来。

  晚上,匹丫和守房门的小妖都睡熟了。召树屯轻手轻脚地走进房来,在匹丫的枕头下发现了那枚魔针,可是被匹丫头压住枕头,老是抽不动。召树屯急中生智,在自己头上拔了一根头发,向着匹丫侧朝上边的那只耳朵里轻轻一搔,匹丫被搔痒了,便轻轻地翻了个身,魔针就被抽出来了。召树屯咬紧牙关,用力在匹丫的太阳穴上一扎,匹丫凄厉地狂吼了一声,便死掉了——现出了一块顽石的原形。众小妖见魔王已死,纷纷逃命去了。兰吾罗娜放走了匹丫由人间拘摄来的无辜人儿,辞别了几位姐姐,负着召树屯飞在空中,由彩云伴随着回到了自己的家。从此,他俩一辈子在一块儿幸福地生活着。

  “求你带我去见见她吧!”

  “对,要他把兰吾罗娜放出来和我一道回去。”

  召树屯明明知道匹丫的阴谋诡计,但是为兰吾罗娜,还是答应了,匹丫狞笑着指着一块巨大坚硬的磐石,命令召树屯用锤把它敲碎。召树屯使尽了平生气力,高举铁锤,一锤又一锤地敲击,但见火星飞迸,未见磐石有丝毫裂痕。兰吾罗娜暗地里叫南广宰把自己缩发的金管交给召树屯,召树屯用金簪轻轻地在磐石上敲一敲,那块石立刻粉碎了。匹丫为难不着召树屯,又令小妖取过两只一模一样的饭盒,叫召树屯识别哪一盒装米,哪一盒装谷子。

  南广宰看把她急成这样儿,嗤地笑了一声,便一五一十地将召树屯历尽艰险,终于来到励庄哈,要求会见兰吾罗娜的详情细节都一口气说了。兰吾罗娜又悲又喜,立刻求六位姐姐们设计,背着匹丫,把召树屯接进洞里来了。

  “附近又没有村庄,姑娘长得如花似玉,一定是天仙南点阿娜下凡来了。”

  靠坚实的外壳保住;

  “一颗宝石,应该让巧匠加工琢磨,才会灿烂夺目;小姐的手指上,为什么还不戴上心上人的戒指呢?”

  四

  可是不久以后,别个地方的头人带了兵马来攻打召勐海了。人们都很恐慌,英雄的召树屯和兰吾罗娜商量了一个通宵,决定向父亲讨一支军队去阻击劲敌。父亲同意了。

  召树屯站在漆黑的墙壁外面,什么也看不清楚,别说怎样发现七个手指尖,再从七个手指尖里认出自己妻子的手指头了。正在这时,突然飞来了一只萤火虫,歇在兰吾罗娜的手指尖上。召树屯明白这是妻子的指引,便捏住了兰吾罗娜的手指,要求匹丫让他们夫妻团圆,匹丫几番几次斗召树屯不过,恼羞成怒,决计半夜里把召树屯吃掉,便假惺惺地对召树屯说:“今儿晚了,明天一早送你们走吧!”

  “不!”

  “可惜太阳升起的时候,月亮已经落下;两个世界的人,不便相处。不然,顾不得丑陋愚蠢,我愿意替孤单的人洗碗洗筷,喂鸡喂猪。”

  “南广宰,你告诉我,哪里来的手锡?”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