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书籍治饿的人,一个老乞丐说的一句话

作者:故事寓言

一个老乞丐说的一句话,感动全中国人!

用书籍治饿的人

两半个人是我曾经给自己的起的QQ网名,很少有人问及我这个名字的来由。我则不然,当认识新的网友时,如果我不能明白名字的含义,便要问个明白。我不会给自己随便起个什么网名的,不随便是自己的人生态度,推己及人,总是觉得每一个人都不会马马虎虎地随便对待自己的人生。每个名字都有它的故事,明白那些故事便会对它的主人多一些了解,就更能靠近一颗心。

有个朋友爱吃水爆肚,经常拽着我在哈尔滨的大街小巷寻找回民餐馆挨家试吃。后来被他找

文:余显斌

我的名字是说我现在的状态,脑干出血后的我表面看还是一个人,尤其是当我坐在什么地方,如果不言不语,很多人就觉得我是一个常人。实际上,我是两半个人,而非一个人。有一次一个朋友说,两半个还不是一个啊?不是。如果你知道西方哲学里那个有名的论断整体大于部分之和,便能很容易明白我的意思了。整体是协调的,而我现在完全不具备这点。我的左侧除了痛感和痒感,其它感觉是没有的。其实,左侧的这两种感觉,也是非常迟钝的。如果你觉得难以想象,我说几个日常现象就容易明白了。睡觉的时候,左侧是感觉不到是否盖好被子的,我要看,或者用右侧去检查;轮椅上的扶手,我感觉不到皮革与金属的不同;把左手伸进水里,如果不看,我是不会知道的;当有与体温差异较大的水珠溅到左侧皮肤上时,无论温度高低,我感受到的一律是疼;放一个东西在左手,我不能通过感知它的形状,判断出它是什么东西有时,我会这样告诉别人,我右侧是树,左侧是木头;但是,它又不是木头那么轻,灌铅般沉重;有时,我又觉得左侧像是陷在动弹不得的泥潭里;有时,感觉是被水泥板卡住了左侧身体,动弹不得;曾经有一段时间,呼吸好像都不顺畅,感觉胸闷,呼吸困难,看到那种狭小的,人又多的空间就会觉得喘不上气来(爱情故事 )

着一家,就在经纬街上,门面不大,卫生条件也让人不敢恭维,不过爆肚确实做得很地道。

那年,有三个人远渡重洋,在日本相遇。由于志同道合,他们成为朋友,一块儿租住在同一间房中。每日,三人一起读书,写文章,谈论着时事。

我说的主要是生理上的,如果从心理层面考虑,我们多数人也是两半个人。

一段时间里,我们经常去那饕餮一番。

这三个人,后来都成为民国大家,他们分别是陈独秀、章士钊和苏曼殊。

我们大多数人常常,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二者通常难以协调,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做天使对自己有利就选择做天使;做魔鬼对自己有利就选择做魔鬼;很难有谁永远做天使,或者魔鬼。

那是去年秋天的一个下午,我们两个又坐在那个小馆里推杯换盏,不是午饭时间,店里只有

三人中,苏曼殊年龄最小。有时,陈独秀和章士钊写作之余,也指导苏曼殊写古诗。没想到,稍一指点,苏曼殊竟然青出于蓝,让二人大赞不己。他的一些诗,如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芒鞋破钵无人识,踏过栅花第几桥?,如狂歌走马遍天涯,斗酒黄鸡处士家。逢君别有伤心在,且看寒梅未落花,即使放在唐诗里,也毫不逊色。以至于有人赞道,苏曼殊的诗却扇一顾,倾城无色。

又或者说,多数人一半归属理性,一半受控于感性,明明有些事理智地知道不该那么做,却常常感情用事,做出匪夷所思的选择来。理性与感性不能统一。

我们两个老回头客,饭店小老板也拎杯啤酒坐我们两个旁边闲扯,这是个很慵懒的午后。

三人在一块儿研究学问,得逢知己,可也有发愁的时候,就是经济拮据。

又或者说,人亦善亦恶,善恶难分,很多人说我本善良,那么是什么使他们后来变得不再善良?

在我们要第二盘水爆肚的时候,一个老乞丐推门而入。

一次,三人断了炊,饿得肚子咕咕叫,前胸贴在后背。三人到处翻找,孔没找出吃的东西,也没有了钱。三人互相望望,从各自身上看到经济来源。原来,天气己渐渐变暖了,大家身上的衣服,尤其是外衣己显得多余了。陈独秀认为,可以拿了外衣去当了钱,买食物吃。

每个人都常常处于尴尬境地,理想与现实,两难选择,很难做到二者统一。所以说,每个人都是两半个人。

饭店地处繁华地带,经常有落魄者和伪装的落魄者来寻求帮助,我们也都见怪不怪,这家小

章士钊与苏曼殊听了,都全力支持。

有人这样说,把自己当自己,把自己当别人,把别人当自己,把别人当别人。这话虽然像绕口令一样饶舌,但也还是能够让人看明白,关键是做起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饭馆的小老板挺有人情味,每逢有这样的事,或多或少他都要给两个,今天也不例外,没等

三人于是脱下外衣,一人穿着一套单衣。

总而言之,从两半个人变成一个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老人开口,他掏出一块钱递了过去。老人不要,声音很含混的说不要不要,不要钱,有剩饭

谁去当衣服?三人商量后,最终一致认为,苏曼殊年龄最小,理所应当地去当衣服。苏曼殊答应了,拿了三件外衣走了。陈独秀和章士钊在屋里又看起书来,肚子咕咕叫,可也不感觉到饿了,因为有希望了啊。(哲理名言 )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给一口就成。

两人等啊等啊,太阳偏西了,黄昏来了,不见苏曼殊回来。

这令我们很诧异――――这是一个真正的要饭的,他不要钱。我不由得仔细打量老人,

陈独秀认为,苏曼殊当了衣服,一定买了很多很多好吃的,带起来很费事,所以回来得晚。章士钊摇着头,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苏曼殊很有可能是为了购得很好吃的食物,到处去寻找,才迟迟不回。

他得有80多了,身板还算硬朗,腰挺的很直,最难得的是一身衣服虽然破旧,但是基本上算

两人越讨论越饿,越盼望苏曼殊早点回来。

干净的,这在乞丐当中绝对是很少见的。

半夜时分,外面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

要说要饭要到饭馆里是找对了地方,可事实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小饭馆做的是回头客生

陈独秀听了,忙跑过去开了门,看见苏曼殊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本书,一脸的兴奋,却气喘吁吁。他忙问苏曼殊,买的食物呢。苏曼殊摇头,告诉他没买食物。

意,客人吃剩的东西直接当面倒掉,他们家主食是烧卖,现要现包。小老板根本就没有剩饭

原来,苏曼殊当了衣服,拿了钱,经过一个书摊时,看见一本自己一直想要看的书,马上站住了,拿起书看起来,一直到晚上,摊主要收摊了,他急了,大叫一声:这本书我买了。于是,放下钱拿起书就走。

剩菜给老人,很明显他也不能给老人来上这么一份现要现包,小不其然的一件事就这么不好

章士钊也急了,问他剩余的钱呢。

解决。

苏曼殊摇着头,钱全部给了摊主。而且,他还担心钱不够,怕摊主不卖,扔下钱就跑,一路逃回来的。他得意地对陈独秀与章士钊显摆说:这本书我遍地寻不着,今天在市上翻着了。

我们的桌上有一屉烧卖,每次来我们都会要上这么一份,我一口没吃过,我那哥们也是浅尝

陈独秀与章士钏对望一眼,一个气得骂声死和尚,一个气得骂声疯和尚,那么些钱竟然只买一本书。看苏曼殊坐在那儿,看书看得十分痴迷,两人也走过去,一边蹲一个,伸着脑袋看起来,渐渐地,两人也进入书中,忘记了饥饿。

辄止,之所以要它是一个习惯。这家饭馆的服务员很有一套,在你点完菜后,她会随口问一

那一晚,三人租住的屋子里,灯光亮了一夜。第二天朋友送来钱,三人才从书中醒来,发现自己已经饿得头晕眼花浑身发软了。

句:来几屉烧卖?口气不容置疑,你会下意识的选择数量而不能拒绝他们家这个祖传手

三人因为一本书,远离了饥饿。

艺。

大师于书,有时真超过了饥饿者之于粮食。我们经常埋怨现代没有大师,那是因为,现代从无痴迷书籍如此三人者。

朋友也对这个老人发生了兴趣,招呼服务员把这屉小老板引以为荣的烧卖给老人拿过去,并

我们物质丰裕了,我们精神却饥饿得无以复加,简直前胸贴住了后背。

且让老人坐在我们旁边的桌上吃。没有外人,小老板也就不拦着老人坐下,还说桌上有醋,

[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