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未改嫁,只为那句你给的暖

作者:故事寓言

引导语: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的。

很久没联系了,几十年的友情终敌不过你的一场婚外情。你离我渐行渐远,而我却始终不肯放手。舍不得青涩年华里的那份纯真,任由你一次次无情的拒绝,一次次无情的离开。很多朋友都说,算了吧,爱情也罢,友情也罢,都有散场的那一天。也许你们的友情缘尽于此了吧。

引导语:一个病人,用自己的方式挣扎着。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一个特困家庭。儿子刚上小学时,父亲去世了。娘儿俩相互搀扶着,用一堆黄土轻轻送走了父亲。

但我相信,这并非你的初衷,那么多年的无话不谈不可能遗忘在朝夕之间。虽然你一直冷冷的拒我于千里之外,总是让我在尴尬间徘徊,我始终相信,你不会因为一个男人而拒绝所有。

我被护士领着离开病房,准备去八楼手术,一位小女孩提着两大袋面包堵在了病房门口,她把两大袋面包放在地上,弯腰,然后目视大家,伸出了三个手指,示意她的面包三元一个。老公忙掏出二十元钱递给小女孩,然后让她取六个面包放在我的病床上,临出门那一刻,他又对同病房的人说:这孩子可能不会讲话,大家帮帮她,买点她的面包吧。

母亲没改嫁,含辛茹苦地拉扯着儿子。那时村里没通电,儿子每晚在油灯下书声朗朗、写写画画,母亲拿着针线,轻轻、细细地将母爱密密缝进儿子的衣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当一张张奖状覆盖了两面斑驳陆离的土墙时,儿子也像春天的翠竹,噌噌地往上长。望着高出自己半头的儿子,母亲眼角的皱纹长满了笑意。

就这样,在冷漠与淡漠之间,我和你挣扎了三年之久,这期间,每次电话你都是一个嗯字敷衍着我,冷冷地让人心疼。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关于那个男人病倒的消息,我给你打电话,你的痛哭声让我感到了你的无助。你说,还是不想看到我,不想让我去可怜你。

我从手术室出来一直昏迷,第二天清醒后,老公见我已无大碍,便给我雇了个护工,然后去公司打理业务去了。

当满山的树木泛出秋意时,儿子考上了县重点一中。母亲却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干不了农活,有时连饭都吃不饱。那时的一中,学生每月都得带30斤米交给食堂。儿子知道母亲拿不出,便说:娘,我要退学,帮你干农活。母亲摸着儿子的头,疼爱地说:你有这份心,娘打心眼儿里高兴,但书是非读不可。放心,娘生你,就有法子养你。你先到学校报名,我随后就送米去。

可怜你,多么狭隘的字眼啊,我怎么会可怜你?我只是不想你过得不好,无论你生活在哪里,都不能改变我俩之间的友情。你停止哭声,告诉我,再给你一点时间,重新延续咱们的友情。我笑了笑。重新?我什么时候和你割断过呢?我知道所有的安慰都只不过是一场形式。只是轻轻地说,如果需要我,给我电话。(伤感爱情故事 )

下午,病房门被推开,那个卖面包的小女孩又来了,依旧提着两大袋面包,弯腰然后目视大家,这次她没有打哑语,而是用极低的声音吐出几个字:帮帮我吧。

儿子固执地说不,母亲说快去,儿子还是说不,母亲挥起粗糙的巴掌,结实地甩在儿子脸上,这是16岁的儿子第一次挨打。 儿子终于上学去了,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母亲在默默沉思。没多久,县一中的大食堂迎来了姗姗来迟的母亲。她一瘸一拐地挪进门,气喘吁吁地从肩上卸下一袋米。

终于有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你的电话。你说一切都好,他没什么大碍,静心休养就行了。我说那就好,那就好。就这样,我与你又恢复了断断续续的联系。尽管没有初始时的无话不谈,但没有了三年前的漠然。

哎哟,原来她会说话!那昨天干嘛打哑语欺骗大家消费?这孩子心术不正,装可怜让大家买她的面包,哼,骗人只能骗一次,坚决不再上当。昨天买的面包还没吃呢,今天就不买了。大家纷纷指着桌子上的面包对她讲。

负责掌秤登记的熊师傅打开袋口,抓起一把米看了看,眉头就锁紧了,说:你们这些做家长的,总喜欢占点小便宜。你看看,这里有早稻、中稻、晚稻,还有细米,简直把我们食堂当杂米桶了。这位母亲臊红了脸,连说对不起。熊师傅见状,没再说什么,收了。母亲又掏出一个小布包,说:大师傅,这是5元钱,我儿子这个月的生活费,麻烦您转给他。熊师傅接过去,摇了摇,里面的硬币丁丁当当。他开玩笑说:怎么,你在街上卖茶叶蛋?母亲的脸又红了,吱唔着道个谢,一瘸一拐地走了。

后来,你约我,在一个暖意融融的午后,你说,这么多年不是不想联系我,只是当初跟他的约定这一生就是彼此互相厮守,不与任何人来往,知道我瞧不起他,怕我从中作梗,坏了你俩的好事。我苦笑了一下说,你与谁在一起跟我都不相干,我又不是与他过日子,你与谁生活,我都会祝福你。

她没有离开,依旧呆站在原地,行弯腰礼,目光扫过病房里的每个人,楚楚可怜的模样里掺杂着一股不卖掉面包绝不离开的黏人劲儿,让人甚是生厌。我躺在病床上暗自庆幸:幸亏老公不在,否则他定招架不住她这可怜见儿。病房里的人不再理会她,任她站在那里,也不会和她目光对接,五分钟后,她提着袋子弯腰退出了病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