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亲人的名义血肉相连,温暖的传递

作者:故事寓言

亲生母亲绝情离去,来了一位小继母

朋友告诉我们,真没想到,那些山里的孩子,为了能将发给自己的鸡蛋省下来、带回家,竟然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和监督老师斗智斗勇。

一次,一位好友和我喝酒,在酒阑人醉的时候,他讲述了一段他亲身经历的故事 我的母亲是一个聋子,我家原先住在极偏远的农村。家里有两个哥哥,还有三个姐姐。而我是家中最小的。虽然我最小,但家中只有母亲一个人疼我。因为我一出生,额头上就有一大块青紫色的胎记。这在当时的农村是个很不详的征兆。 打我出生后,母亲就没什么奶水。后来,听说附近的刘家村,有我一个表姑,她有很多多余的奶水。母亲就一天三次的抱我去求奶。这来回得好几个小时,母亲正因为这事,没有太多的忙家中的活,经常遭到奶奶和父亲的责骂。这样的幸福时光并不长,不久重病的父亲离我们而去。家中的重担完全压在我的母亲一人身上。从那以后家里的人更恨我了,因为在他们心中是我这个不详的东西克死了我的父亲。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村里的小孩没有一个再和我玩了,个个都躲着我。奶奶有好几次都想办法把我扔掉,但每一次都被我的母亲,经多方打探求饶又把我找了回来。 还记得那年深冬,我高烧一直不退,全身发烫。母亲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没有用。后来我的傻母亲竟然自己只穿一件单薄的衣服,然后站到雪地里,等自己身体特别凉的时候再进房抱着我,想这样替我退烧。但这样依然没有多大效果。于是母亲还是终于去求叔叔伯伯他们。可他们恨不得我早死!母亲把额头都磕出血来了,但叔叔伯伯始终都没有答应把我送到医院去。 就在这时,固执地母亲毅然把我背起,飞快的跑到离家几十里的一家医院,这一路上,母亲不知道摔了多少次。好在我命真的很硬。医生说要是再晚来一小时,我就真的去了。 后来,我开始上学了。但自从那次我被班上的同学说成怪物而哭着再也不去上学时,贫穷的母亲再次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带我去省城做手术,除去我额头上那一大块青紫色胎记。我至今还记得母亲在我手术后那含泪微笑的样子。但我后来才得知,她和我的几个哥哥姐姐在以后的时光里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母亲后来一天只睡几个小时,在外找了好几个工作,每天都是起早摸黑的,以致后来身体完全累垮,还落下了严重的病根。我的二哥和大姐因不愿看到母亲如此劳累,主动放弃自己的学业外出打工。其他的哥哥姐姐都是省吃俭用,家中把所有的爱集中在我一人身上。 再后来,我终于考上了大学,而且后来又去了美国留学。在我到留学的第二年,母亲不仅被确查出患有肺癌晚期,还患有糖尿病和胃癌。我那可怜的母亲,老天却如此的对她不公平,她没有过上一天安稳幸福的日子。直到医院再次发病危通知时,她依然还是不让几个哥哥姐姐告诉我,说自己都这样了,怕我担心,会耽误了我的学习。后来二嫂终于过意不去了,偷偷的给我打了电话,她说,老弟,要是你再不回来,就再也见不到妈最后一面了 我连忙赶到医院,只见病重的母亲躺在床上。病魔早已完全把她折磨得不成样子了。但母亲看到我回来了,她很是艰难地对我笑了一笑,眼里都笑出了泪。看到这场景,我再也按耐不住自己的情感了,眼泪还是终于流下下来了,我顿时跪在地上,大声的声声呼唤着娘娘娘一生听不见的她,仿佛听到了我的呼唤,她紧紧地握住我的双手,一如26年前她把我生下,用她那双手把我哺育长大,那是无言的母爱,那是爱的心灵的回音,那是她苦难的开始啊. 这世界上只要有爱,生命就是不朽的。 作者 李玉良[来源:文章吧网 Http://WwW.wenzhangba.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转载请保留出处!]本文作者文集给作者留言我要投稿

赵金有见儿子一直不表态,便想带朱宝英回青岛,可朱宝英拦住了他:让我跟你儿子儿媳多呆几天吧,他们一时不能接受,也是人之常情。第二天早晨,朱宝英早早起床收拾屋子,给全家人做饭。她一边干活,一边主动跟赵治宾夫妇谈起了工作和生活

有个女孩子,拿到鸡蛋后,总是吃得很夸张,嘴巴里鼓鼓囊囊全是白色的蛋清和黄色的蛋黄。朋友仔细一观察,发现了问题,每隔一天,女孩子的嘴巴里才会鼓 鼓囊囊,第二天,则只是吧唧吧唧的空响声。原来她是隔一天吃一只鸡蛋,另一天的鸡蛋则被她私藏了起来。小女孩说:家里穷,没钱买肉,难得有荤菜,我 隔一天,省一个鸡蛋带回家,是为了让妈妈将鸡蛋做成菜。

几天相处下来,赵治宾有些动摇了:父亲后半辈子若真能与这样一个热情开朗的女人相伴,有何不可?想想绝情而去的母亲,他不怎么排斥朱宝英了。临走那天,赵治宾也想多留她几天,却把话咽了回去。这时,父亲小心翼翼地问他:儿子,你看我们赵治宾看了一眼朱宝英,然后把头扭向一边说:你们的事,我不管!父亲听后,嘿嘿地笑了,站在他身旁的朱宝英,也报以羞赧的一笑。

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学校做出了强制规定,发给每个学生的鸡蛋必须自己吃,而且必须在早读后立即吃掉。学校还组成了一个监督小组,负责检查、监督学生们每天吃鸡蛋的过程。

这时,赵治宾已花光家里3万多元的积蓄。朱宝英替他补交了一万元住院费。在静康医院治疗几个月后,赵治宾又花掉了父亲和朱宝英的3万元钱。看着妻子在变卖家产,儿子辍学打工,父亲四处借钱,赵治宾提出回胶南治疗。

当地很贫穷,吃得很差,有的孩子早上去上学,甚至是饿着肚子的。为了帮助这些山区里的孩子,由政府出资,每天为每个学生提供一只免费的鸡蛋。

危难时刻,大义继母站了出来

编后语:但是,无论多贫穷,也无论多艰苦,一只鸡蛋就可以给我们传递无穷的温暖。

赵治宾原本有一个圆满的家。父亲赵金有自1983年起就在青岛南区一家建筑公司工作,母亲张美凤则在家操持家务,弟弟赵治勇在家务农。因聚少离多,赵金有和妻子渐生隔阂,感情逐渐破裂。1997年4月12日,张美凤突然离家出走。赵治宾和弟弟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她。赵金有想到了离婚,赵治宾再三劝说:爸,等妈回来,你们好好谈谈吧。但两年过去了,赵金有一直没有等回妻子。

朋友曾在一个边远省份支教。

赵治宾也觉得这是个障碍,他想了想说:按理说,你和我妈的婚姻已经失效了,为什么不走法律途径呢?根据我国法律规定,夫妻如一方下落不明满两年,经公告查找确无下落的,准予离婚。赵金有没开口,朱宝英却说: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还是等你妈回来吧,让你爸妈好聚好散,我能等下去。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2001年初,赵金有结识了开水果店的朱宝英,她时年32岁,端庄秀丽,却有些沧桑。赵金有了解到,朱宝英也是胶南人,离异后到青岛落脚。为按时给儿子抚养费,她起早贪黑做生意。

朋友至今清晰地记得,第一天发鸡蛋时,有个男孩子一口将鸡蛋整个吞了下去,噎得直翻白眼,老师们又是拍背,又是抹胸,又是倒开水,好不容易才帮助男孩 子将鸡蛋强咽了下去。每次想到这个情景,朋友的心里就异常难过,他知道,那些可怜的孩子因为难得吃到一次鸡蛋,才会那样馋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