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不得让你输,特别的保姆

作者:故事寓言

他和她是同事,在同一家工厂的车间流水线上,两个人每天面对面上班。她有时候会看着他走神。他有张好看而略略颓废的脸,不像个车间里的工人,倒像是外面美发厅里那些男孩子,眉眼间似会飞出朵朵桃花。看得多了,他会注意到她,便总是冲着她笑。她低下头,脸突然就红了。

门口响起了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先生回来了。他没有象往常一样地一进门就喊:妞妞,妞妞,我回来了!饿死了!吃什么呀?他坐在沙发里发呆,我喊了他几声,他没有反应,我走过去一看,他神情黯然地委顿在沙发的一角,衣服上血迹斑斑。我大吃一经,忙问:发生什么事情了?他摇摇头说:没什么,下班前处理了一个交通事故,心情不好。你先吃饭吧,回头跟你说。你呢?我不想吃。

昨天是堂弟的岳父九十大寿。老人有五个建在的儿子和两个女儿,真可谓是福禄双全,这么年高的老人应在享受天伦之乐吧。

很快,周围的同事也窥测出她的心事来,频繁开起他俩的玩笑。一来二去,他和她竟真成了恋人。

这可是没有过的事情。先生是个交通警察,在事故科工作已经五、六年了,对于生离死别、阴阳两隔,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已经有些麻木了;不用说他,就连我,对那些卷宗里血淋淋的照片都已经有些漠然。他的办公室常有悲悲切切的人来哭诉,他却总能在复议时做到不掺杂感情。我是个爱哭的女人,偏偏先生对于眼泪早已有了职业的免疫力,他说要是每个事故他都要为每个逝者陪眼泪的话,他早就活不下去了,但是今天不同,他分明是掉过泪了。

老人的老伴健在时,他俩没有给儿子增添一点负担,自己种田、种菜园、种茶,凭着勤劳的双手,生活过得有滋有味。

他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那天一起吃饭的时候,她犹豫着,提到了婚事。当时他愣了一下,没有作答,半天才嗫嚅着说,只怕只怕以后,你跟着我会吃苦。

接下来的这个故事就来自于我的先生,一个交警的口述。

每到农忙时,几个儿子主动去请老父亲帮忙,省去了请小工付工钱的费用,

不怕的。她小声说。

我是在4点03分接到指挥中心的报告:在解放路距离交通指挥信号灯400米处,有一辆自备桑塔纳2000和一辆载货微型卡车发生猛烈的追尾碰撞事故。因为事故发生地点离我们很近,我和小王很快就赶到了现场,等我们到的时候,120还没来,我们就赶紧救人。肇事车的司机早已不知去向,车门洞开,追尾车里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血流满面,样子很恐怖,恐怕是所戴的眼镜片扎伤了双眼,女的看起来还好,正和过路的人一起把受伤的男人往外抱。由于猛烈的碰撞,桑塔纳的车头严重变形,男人被卡在驾驶位上,估计是腿断了,不能动弹。我叫小王先把女人送往医院救治,女人不肯,只是发疯似的抱住男人的上半身。我和小王拿来撬杠,总算把男人弄出来了。

老伴去世后,他的两个女婿与儿子商量:老父年高,身体不会比以往好,不能让老人单独生活,必须跟自己的儿子女儿生活在一起,对老人有个照应,只有这样才能让辛苦一辈子的老人享享福了。大儿媳、二儿媳、四儿媳和五儿媳说出了一大堆理由,说老人跟自己一起过是不方便的。

他不再说话,轻轻叹了口气,在她看来,他算是答应了。

这时我发现女人的嘴角溢出血来,唇色苍白。凭我的经验,这恐怕不是什么好征兆。去医院的路上,刚好碰上下班高峰,路有些堵,女人坐在后座上抱着那个男人,男人痛苦地呻吟着,两个人的手指紧紧地纠结在一起。女人的嘴角不断地有血沫涌出,顺着下巴往下滴在男人的衣服上。她紧紧地抿住嘴,泪不停地往下掉,却什么也没有说,脸上的神色有痛苦也有不舍。

就在这时,老人说:我的身体好着呢,能吃能干活,还会做饭吃,让我什么也不干,就等于把我往死路上逼。你们就让我独立生活吧。

回到家,她把两人的事告诉父母,遭到他们的强烈反对。父亲是工厂的老职工,认识他,对他的印象不好,一直就反对他们交往。理由是,他是个不上进的男人,懒散,没事业心,还跟外面社会上一些不务正业的年轻人来往,女人跟了他,以后绝对没有好日子过。尤其现在,工厂效益每况愈下,有能力的人都自己出去单干了,而他还在流水线上混着,一个月只有几百块钱。这样的男人,没前途的。

医院的急救人员早已在大门口待命,就在医护人员抱着男人往外抬的时候,女人一头栽倒在水泥地上,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嘴里涌出来。我和小王立刻去抱她起来,我可以断定她肯定是肋骨断裂,并且已经刺伤了内脏。她这样的伤势却还能挺到这里,我不得不为人的潜能的张力叹服。她有些神志不清了,她一把捏住我的手,说了一句话:亲爱的,用我的眼睛去看世界。我的鼻子一酸,落泪了。两个人都被推进去了,我叮嘱小王通知家属,办理手续,我立刻驱车赶回现场勘察。现场满地的玻璃和车身上散落下来的碎片,斑斑的血迹说明了这个事故的惨烈。

老人的三儿子是位砌匠(建房的工匠)每天早晨起来做饭,晚上回家还得做饭,不做那得饿肚子,儿媳成天打麻将,洗衣服、做饭很少动手,稍不如意,就要跟丈夫吵架。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