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是乞丐,总之就是让人泪流满面

作者:故事寓言

烛光晚餐。 桌两边,坐了男人和女人。 我喜欢你。女人一边摆弄着手里的酒杯,一边淡淡的说着。 我有老婆。男人摸着自己的手上的戒指。 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你的感觉。你,喜欢我嘛? 意料中的答案。男人抬起头,打量着对面的女人。 24岁,年轻,有朝气,相当不错的年纪。 白皙的皮肤,充满活力的身体,一双明亮的,会说话的眼睛。 真是不错的女人啊,可惜。 如果你也喜欢我,我不介意作你的情人。女人终于等不下去,追加了一句。 我爱我妻子。? 男人坚定的回答。 你爱她?爱她什么?现在的她,应该已经年老色衰,见不得人了吧。 否则,公司的晚宴,怎么从来不见你带她来 女人还想继续,可接触到男人冷冷的目光后,打消了念头。 静 你喜欢我什么?男人开口了。 成熟,稳重,动作举止很有男人味,懂得关心人,很多很多。反正,和我之前见过的人不同。你很特别。 你知道三年前的我,什么样子?男人点了颗烟。 不知道。我不在乎,即使你坐过牢。 三年前,我就是你现在眼里的那些普通男人。男人没理会女人,继续说。 普通大学毕业,工作不顺心,整天喝酒,发脾气。对女孩子爱理不理,靠**来发泄自己的欲求不满。还因为去夜总会找小姐,被警察抓过。 那怎么?女人有了兴趣,想知道是什么,让男人转变的。因为她? 嗯。 她那个人,好像总能很容易就能看到事情的内在。教我很多东西,让我别太计较得失;别太在乎眼前的事;让我尽量待人和善。那时的我在她面前,就像少不更事的孩子。 也许那感觉,就和现在你对我的感觉差不多。那时真的很奇怪,倔脾气的我,只是听她 的话。按照她说的,接受现实,知道自己没用,就努力工作。那年年底,工作上,稍微 有了起色,我们结婚了。 共3页123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刘刚是个抢劫犯,入狱一年了,从来没人看过他。

不是谎言,是让人泪流满面的沉甸甸的母爱。 22岁的威尔特是纽约州莱茵贝克小镇的居民,也是美国一个很有名的棒球运动员。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成名天下知。威尔特成名后,记者扛着长枪短炮蜂拥而至。面对无数镜头,威尔特极其平静地叙说着自己的成长经历。有记者提到,这一生中,你最感激的人是谁时,威尔特眼中闪着泪花答:我妈!威尔特停了停,既而又补充道:我妈是乞丐! 《纽约州时报》以《我妈是乞丐》为题,整版介绍威尔特的成长经历。一时间,纽约州的大街小巷。到处传诵着一个乞丐妈妈成功培养出一个棒球王子的佳话。然而《我妈是乞丐》一文刊出后没过几天,《纽约州时报》编辑部的电话几乎都被打爆了:报料严重失实,威尔特的母亲不是乞丐! 威尔特制造假身世,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编辑疑惑。一时间,谩骂声铺天盖地而来,比威尔特在国际上领了大奖还吵得厉害。 为澄清事实真相,记者们又蜂拥着朝威尔特的老家而去。 威尔特的老家是一栋别墅,对于记者的造访,母亲没有答话,只是痛苦地摇着头。记者见在威尔特母亲嘴里掏不出半句话来。便径直来到威尔特外公家。外公史沫斯是当地有名的牧师,家里很富有。他完全否定了威尔特的说法。记者一行人,录下了史沫斯的录音。 后有人提供信息说,威尔特的父亲是纽约州一所知名医院的医生,母亲是该院里的一名护士。记者打电话给这所知名医院,院长十分肯定地说,一切属实。 面对记者的质疑,威尔特却依然十分从容地说:我妈是乞丐! 记者没有反问,而是打开了史沫斯的录音。听完外公史沫斯的录音,威尔特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我妈是乞丐! 威尔特终于说出了连外公史沫斯都不知道的事实。 他说,我5岁的时候,得了一场怪病,生命危在旦夕。爸是一个有名的外科医生,但当时爸被抽到外地做援救工作去了,医院里的名医也抽走了,院方不敢实施手术,要求转院。可是,时间就是生命,转院延误时间,就意味着有生命的危险。这时,妈跪下了,磕着头。妈乞求着,看着比乞丐都伤心。院方答应了妈的请求,手术很成功。我的生命,被我妈捡了回来! 从小,我是个淘气鬼,上课不用心,常和一些小伙伴在一起干些伤天害理的事,惹老师和家长生气。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和一个小伙伴打架,摔伤了他的右肋骨,校长要开除我。妈领我进了校长室,妈乞求着,希望校长能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面对妈的请求,校长无动于衷。最后是妈的一个长跪。感动了校长,我才得以有留校学习的机会。 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眼看别的犯人隔三岔五就有人来探监,送来各种好吃的,刘刚眼馋,就给父母写信,让他们来,也不为好吃的,就是想他们。

在无数封信石沉大海后,刘刚明白了,父母抛弃了他。伤心和绝望之余,他又写了一封信,说如果父母如果再不来,他们将永远失去他这个儿子。这不是说气话,几个重刑犯拉他一起越狱不是一两天了,他只是一直下不了决心,现在反正是爹不亲娘不爱、赤条条无牵挂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天天气特别冷。刘刚正和几个秃瓢密谋越狱,忽然,有人喊倒:刘刚,有人来看你!会是谁呢?进探监室一看,刘刚呆了,是妈妈!一年不见,妈妈变得都认不出来了。才五十开外的人。头发全白了,腰弯得像虾米,人瘦得不成形,衣裳破破烂烂,一双脚竟然光着,满是污垢和血迹,身旁还放着两只破麻布口袋。

娘儿两对视着,没等刘刚开口,妈妈浑浊的眼泪就流出来了,她边抹眼泪,边说:小刚,信我收到了,别怪爸妈狠心,实在是抽不开身啊,你爸又病了,我要服侍他,再说路又远这时,指导员端来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蛋面进来了,热情的说:大娘,吃口面再谈。刘妈妈忙站起身,手在身上使劲的擦着:使不得、使不得。指导员把碗塞到老人的手中,笑着说:我娘也就您这个岁数了,娘吃儿子一碗面不应该吗?刘妈妈不再说话,低下头呼啦呼啦吃起来,吃得是那个快那个香啊,好象多少天没吃饭了。

等妈妈吃完了,刘刚看着她那双又红又肿、裂了许多血口的脚,忍不住问:妈,你的脚怎么了?鞋呢?还没等妈妈回答,指导员冷冷地接过话:是步行来的,鞋早磨破了。 步行?从家到这儿有三四百里路,而且很长一段是山路!刘刚慢慢蹲下身,轻轻抚着那双不成形的脚:妈,你怎么不坐车啊?怎么不买双鞋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