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上帝看得到,粉红色的棉袄

作者:故事寓言

2009年11月最后一个周末,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莫克小镇,一场隆重的葬礼正在举行。从四面八方自发而来的人们排成了长长的送葬队伍,默默地为因心肌梗塞而死的杰夫森送。也许有人会惊讶,杰夫森不过是一个有着三十多年乞讨史的职业乞丐,他平生似乎并没有任何壮举,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他是一个好人,说他的美上帝都看得到。

高速公路上走着一个人,走得趔趔趄趄,歪歪斜斜,这是一个女人。女人胳膊上挽着一个包袱,包袱里是一件棉袄。她已经被执勤的路警撵下公路好几次了,但一有机会,她又上到路面上。路面毕竟平整,走起来不太费劲。尽管如此,她还是气喘吁吁,干渴难耐。她不敢停下来,怕一停下来就站不起来,直不起腰,迈不动脚步。

1

原来,这个失去了一只臂膀、靠乞讨为生的杰夫森,在他三十多的乞丐生涯中,还做了许许多多令人感念的事情,下面就是从中选取的一小部分:他曾向消防部门报告了三处火险隐患,及时避免了可能发生的重大火灾。

她已经在路上走了整整一个白天一个晚上了。她是去给女儿送棉袄的。女儿过年回家穿的就是这件粉红色羽绒服,女儿告诉她这是羽绒服,不叫棉袄。

很小的时候,她就听身边的人说她是要来的孩子。椴树开花时,赶花人生下她后又辗转托人送掉了她,然后又赶别的花去了。她回家问他,他说:听他们瞎说!然后拉她到镜子前,指着一大一小两张脸说:别人家的孩子谁能长得跟我一样漂亮?

他曾为一位截肢的青年无偿鲜血500CC,保证了那个手术的顺利进行。

可她还是一声一声地赞叹:你的棉袄真好看,外面人的手真巧呀,能把棉袄做得这么漂亮。

她笑了,镜子里的他刀条脸,又黑又瘦,实在与漂亮不沾边。但她信了。从那以后,谁说她是拣来的,她都会大声告诉那人:除了我爸,谁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孩子来。那人于是笑了,闭上了嘴。

他曾向遭受飓风的佛罗里达州的灾民捐献了2000美元,而那是他全部积蓄的2/3。

女儿说:城里人冬天都穿这种衣服,没有人穿手缝的棉袄。

他是小学校里的老师,似乎除了教孩子什么也不会。她常常听妈妈嘟囔他这做得不对那干得不好。但他爱看书,常常她睡一觉醒了,还看到他床头的蜡烛依然亮着。她跟着他,也看那些书,虽然看不懂,但是她喜欢。

他曾协助警方捣毁了一个贩毒窝点,并多次向警方提供重要的破案线索,被当地警察尊称为最值得信赖的眼线。

女儿在家的几天,就一直穿着这件羽绒服。女儿走的时候,她在厨房给女儿煮鸡蛋,待把鸡蛋煮好,女儿就不见影了。她把鸡蛋裹在衣襟里,站在村口发呆。她不知道啥原因,女儿长大后就变了,跟以前不一样了,到城里打工以后,变化就更大了。村里其他人家的孩子出去打工,还给家里写信,隔三岔五给家里打个电话,女儿从来就不写信,也不打电话。女儿只在春节过年的时候回一趟家。每次女儿回来,她都忙前忙后,给女儿煎鸡蛋饼,帮女儿倒洗脚水。现在女儿走了,没给她打招呼,她有点难过。

他就这样教会了她喜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