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高二的女儿看我的怀孕日记,很感人的一篇

作者:故事寓言

这天,白云酒楼里来了两位客人,一男一女,四十岁上下,穿着不俗,男的还拎着一个旅行包,看样子是一对出来旅游的夫妻.

我们一家三口看电视时,一向活泼好动的女儿鲁鲁郑重地说:爸、妈,我有一件重要事情和你们商量。我这个马上要读高三的女儿,宣布了一个让我们窒息的消息:我已经怀孕两个月了。鲁鲁不等我们答复,接着再丢炸弹:我俩决定留下这个孩子。谁劝也没有用,我们不想做杀人犯。

植物人通常被称为活死人,不能下地活动,也没有思想意识,什么事情都需要亲人的悉心照顾,而苏醒的希望又总是那么渺茫。可是,在溆浦县有这样一个农村妇女,面对成了植物人 的丈夫,8年来不离不弃,始终如一精心伺候,最终出现了奇迹植物人丈夫流下了感恩的泪水。

服务员笑吟吟地送上菜单.男的接过菜单直接递女的,说: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女的连看也不看一眼,抬头对服务员说:给我们来碗馄饨就行了!

然后,女儿转身走了,留给我们一个坚定的背影。老公当晚高压冲到了220,昏倒在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强忍眼泪对老公说:你只负责将血压降下来,家里的火我来扑灭。相信我,我会将伤害降到最低。

幸福家庭遭横祸 丈夫摔成植物人

服务员一怔,哪有到白云酒楼吃馄饨的?再说,酒楼里也没,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不安的望着那个女顾客.女人又把自己的话重复了一遍,旁边的男人这时候发话了:吃什么馄饨,又不是没钱?

第二天,我找到了鲁鲁的同学兼男友葛新的父母。多次参加家长会,我们彼此并不生疏。当我说出这个消息时,他们都惊呆了。他们答应我心平气和地回去做儿子的工作。可葛新比鲁鲁更加坚决:孩子是我们俩的,你们没权决定他(她)的生死。如果你们一定要逼我们的话,要么我们离家出走、自谋生路,要么我们一起去死。

舒杰英是溆浦县小横垅乡团结村的一个普通村民。八年前,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丈夫梁元湘是小横垅乡巩桥冲电站的电工兼会计,一双儿女也十分听话。他们家虽说算不上富裕,但一家四口生活得其乐融融。然而,她丈夫在一次处理电路故障过程中的意外摔伤却将原本平静而幸福的生活彻底打乱。

女人摇摇头说:我就是要吃馄饨! 男人愣了愣,看到服务员惊讶的目光,很难为情地说:好吧.请给我们来两碗馄饨.

葛新是被他父母押着来我家登门致歉的。两个孩子一见面就抱头痛哭。过去在他们眼中开明豁达的父母,仿佛成了世界上最没有人性的家伙。

2001年3月25日,天气阴沉,小横垅乡的电路不知什么原因出了故障,身为电工师傅的梁元湘立即翻山越岭去检查。当他爬到水泥电杆顶部检查线路的时候,意外发生了,他脚下莫名地一滑,从9米多高的水泥电杆上重重倒着摔了下来,头部严重受伤。虽经医治保住了生命,却成了一个没有思想、没有情感、没有意识的植物人。

不! 女人赶紧补充道,只要一碗! 男人又一怔,一碗怎么吃?女人看男人皱起了眉头,就说:你不是答应的,一路上都听我的吗?

我的心是多么的痛:孩子,做父母多不容易啊!你们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家里的顶梁柱倒了,对舒杰英来说,不啻于天塌下来了:女儿正在读高中,儿子在读初中,家里还有四位老人需要赡养。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完全压在舒杰英一个人的肩膀上。而最让她担心的是丈夫的病情,他是否还能苏醒,什么时候苏醒

男人不吭声了,抱着手靠在椅子上.旁边的服务员露着了一丝鄙夷的笑意,心想:这女人抠门抠到家了.上酒楼光吃馄饨不说,两个人还只要一碗.她冲女人撇了撇嘴: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馄饨卖,两位想吃还是到外面大排挡去吃吧!

一个念头在我心中闪过。送走一再道歉的葛新父母,我把女儿叫到身边,告诉她,我尊重他们的决定,会尽心尽力照顾她,但前提是她不可以放弃学习。我说:你也不希望,将来做一个一问三不知的妈妈,对吗?女儿感激涕零地点头。

公婆怜悯劝改嫁 痴情弱女守夫家

女人一听,感到很意外,想了想才说:怎么会没有馄饨卖呢?你是嫌生意小不愿做吧?

从那天开始,从不喝奶的鲁鲁每天要喝一斤牛奶,吃两个鸡蛋,还要补叶酸,并停掉一切她爱吃的零食,不可以上体育课,不可以接触电脑。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这会儿,酒楼老板张先锋恰好经过,他听到女人的话,便冲服务员招招手,服务员走过去埋怨道:老板,你看这两个人,上这只点馄饨吃,这不是存心捣乱吗?

几天下来,她受不了了,看见牛奶和鸡蛋就想吐,看见同学吃零食就流口水,看见同学蹦蹦跳跳就羡慕得要命放学归来,鲁鲁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抗议。我没有打断她,任由她历数过不下去的理由,然后,在她终于说累时,我平静地问:后悔了?她立马全副武装:这点儿考验都过不了,我还怎么当妈妈?

舒杰英没有独自飞走,而是坚定地守在了不省人事的丈夫身边。丈夫摔伤成了植物人后,舒杰英的一些亲戚朋友不止一次地劝她放弃治疗,另外找个好人家嫁了,这样不仅她自己活得轻松一些,对儿女也许更好,将来老了也能有个依靠。

张先锋微微一笑,冲她摆摆手.他也觉得很奇怪:看这对夫妻的打扮,应该不是吃不起饭的人,估计另有什么想法.不管怎样,生意上门,没有往外推的道理。

她的固执让我愤怒,但我知道为了解决问题,我得忍住。晚上,我把自己当初的怀孕日记交给她,整整两本。

梁元湘的父母看到他们儿子变成这样后,也曾不只一次地劝舒杰英改嫁,因为两位老人觉得自己一家欠她太多。然而,舒杰英总是很坚定地说:做人要讲良心,如果当妻子的看到丈夫生病就离开了,也许日子过得可能会好一点,但良心上不会安宁的,可能会内疚一辈子。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