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见真情继母慈心感人,妈妈的眼泪

作者:故事寓言

起初,我觉得妈妈是水做的,稍微一生气,一有火就会把眼泪给烤下来在美国的这段艰难的岁月里,才明白,一个单身妈妈的眼泪里有太多太多的期望。

在我心里,我和他一直处于敌对状态,语言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模样么?迥然不同,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事实上我不是他的亲生儿子,我高瘦,弱不禁风;他矮而结实。小时候随他去应酬亲朋的酒席,我默不作声地跟在他身后,抑或是跑到他前面很远去,不过待到我们同坐一桌酒席的时候,总会惹人用异样的语言发问:诶!孩子,你是管他叫爹呢?还是伯伯呢?每当这时,我端起小碗就跑到屋外去,任由他在酒桌上推杯换盏,嘻嘻哈哈地喝得满面红光。 我时常为眼前有这么一个人在晃悠而怒不可遏,因为人们怪异讥讽的眼神让我脊背针扎一般难受。从孩童开始,我暗下决心有朝一日要远离他,摆脱他带给我噩梦般的感觉。产生离开他的想法,更多的是来自于他对我和大哥、大姐的打骂。他对我们的打骂比及那些牛鬼蛇神还要可恨。他打人时候很是狠毒,毫不留情,原形败露,让我想起了蛇蝎心肠这样的词语。 就说我五岁那年夏天吧,因为村里的孩子相邀去村后山玩打野战,我们玩到天黑才回家。我回家的时候,满脸污垢,还不小心被荆棘划破了衣衫。我前脚刚跨入家门,他就举起拳头那么粗的竹棍抽在我的腿上,火辣辣的耳光扇得我小脸红肿,头嗡嗡作响,还罚我跪在堂屋里反省,不许吃晚饭。母亲几次抹着眼泪为我求情,他都没有理会。顺着屋里幽暗的煤油灯光,我看到里屋的他,端起酒杯自斟自饮,酒足饭饱的样子,我就恨不得冲上去,给他一锤子,然后绝尘而去。但这时候的我,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跪在堂屋里,任眼里充满委屈的泪却不能哭出声来,只有咬咬嘴唇,让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滑入我饥肠辘辘的肠胃。 当然,我也有和他和睦相处的时候。偶尔他兴趣高涨,在某一个节日里,趁着西边的晚霞通红,在晒谷坪里教我和大哥舞板凳龙。我和大哥举着家里的条凳跟着他飞一般的脚跟,时而变换着我们的姿势,时而看到他回头用严厉的眼神看我一眼。母亲在一般乐哈哈地端茶送水,早早地燃起家里的炊烟。或许,唯有这时候,人们从远处观望才可以发现这里还有嬉戏的父和子。 但是,欢乐远远没有打骂那么多。偶尔的欢乐无法取缔我对他的仇视,无法逾越我和他之间那道伤痕累累的鸿沟。一直到我初中毕业,我心里都弥漫着忧郁和恨,只要想起他,我就很自然地紧锁了眉头,怒目圆瞪。我想鼓起勇气和他大干一场,战胜他一次,搓搓他的威风,但我想想自己弱不禁风的身子,我只有一忍再忍,不得不在他面前像泄了气的皮球,任由他打骂。 我初中毕业了,考取了地方中等专业学校,在计划经济末年,这意味着走向有计划的学习、工作、生活。我以为,把这样的好消息告诉他,他会高兴,会给予我一丁点鼓励。可是,他不仅没有露出一丝笑容,反而和母亲为了我读书的费用而大打出手。他心情糟透了,一边怒骂我是没有良心的孩子,一边数落着哭泣的母亲。后来,母亲东拼西借地为我凑齐了学费,我才得以登上去学校的长途汽车。直到我离开家的那一刻,他依然没有自责的意思,没有想要和我说一句道别的话。 那一回,我和他之间的关系坏到了极点。我几乎不再和他说话,更不要说喊他爹!每次放假回家,他看着我逐渐长成大人的模样,也不再对着我咆哮怒吼,但也不搭不理。我们就这样形同陌路。 当我完成学业后,因为预期的工作有变,我选择了远离家乡,极少回家和家人团圆,就是一个问候的电话,如果是母亲接听的话,我还会多聊几句,如果我听到他的声音,我会啪的一声毫不犹豫地挂断。这时候,我和他说一句话都是多余的! 离家闯荡的日子,虽然我很少回家,但有关他的消息时不时的传到我的耳中。他学会了一些粗糙的木工技艺,经常到附近的村庄去做活,和母亲的关系也稍微融洽了一些,也时常叨念出门在外的继子女们,虽然都不是他亲生的孩子,但毕竟跟随了好些年,看着一个个长大离开,他也有割舍不下的情感。还有,他的父母相继过世,他只身前往,没有他的孩子去给他的父母披麻戴孝。他的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也先他而去,他时常在我母亲面前叨念孤独和遗憾,感觉连个说话唠嗑的地也没有。 不过,我依然是我,一个和他互不相干的我。我知道,他和母亲在一起,生活可以自理,经常赚点小钱,日子一定可以过得如意一些。我常常想,孤独相对于酗酒、暴躁的人来讲又算得了什么呢?孤独相对于他那些毒辣的打骂又算得了什么呢?他孤独,他叨念儿女,他也有割舍不了的情感?这些和我有关系吗?我能够算是他的儿子吗?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生母去世父亲寡言

善良的她不忍看见比自己还可怜的人的眼泪

肖女士的父亲肖永昌今年63岁,是一名普通的退休职工。我的父亲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平日言语很少,但他与我生母之间的感情很深。肖女士说,1989年,她的生母因病去世了,从此之后,父亲如同变了一个人,有时一整天坐在母亲的遗像前,默默地吸着烟,流着泪,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将近5年的时间。

8年前,一个女人带着正上初一的男孩,在征得我爸妈,甚至我的同意后,寄居在我家,住在那个靠厕所的,不足6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小房间原本是我家堆放杂物的,勉强可以放一张双人床,她们母子俩厚一点的衣物和用不上的被褥只能放在床底。

继母情深

在寄居我家的前一月,女人刚刚接到她男人的判决书。听妈妈说,她男人因诈骗罪被司法机关收监。法院原本不打算没收她家房子的,女人愣是自己把房子给卖了,因为善良的她不忍看见比自己还可怜的人的眼泪,男人欠下的,她哪怕再难、再苦,也得还上

兄妹喊妈

男孩起得很早,因为他的学校离我们家有7站路的距离,还有他包下了我们家拿牛奶和买报纸的活,尽管他从不喝牛奶,也没时间看报。女人起得比男孩还早,因为那会儿妈妈的身体很不好,被神经性失眠、胃病折磨得够呛,早上那阵往往是妈妈睡得最香甜的时刻。而爸爸呢,似乎永远有加不完的班,出不完的差。我想,就算不是这样,女人也会这样做的。女人原本可以替她儿子做拿牛奶、买报纸的活,可她宁愿唤起熟睡中的儿子

继母刚进门的时候,我和哥哥都叫她阿姨,继母面带微笑地听了,什么话也没说。肖女士说,继母比父亲小9岁,她原先在一家布艺店从事技术工作,有一份可观的收入,两人结成夫妻后,继母没有嫌弃父亲,她每天照料着父亲的饮食起居,逢年过节的时候,总不忘将她和哥哥叫回家中,摆上一桌好菜,过个团圆节。肖女士说,1995年春节是继母和父亲婚后的第一个年头,在吃团圆饭的时候,哥哥端起酒杯,郑重地对继母说:妈,您这一年照料我爸,辛苦了!继母听到这句话,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