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一场车祸来付钱,笔者把笔者爸妈接来了

作者:故事寓言

结婚那天,酒店门前车水马龙.

2010年腊月三十这天,早上7点多钟起床,妻子已在包棕子,而持续了近月余的冷空气不知为何悄然远去,万里晴空上,久违的太阳笑了起来。天气不冷,我也即刻着手杀鸡煮肉,准备前往老屋。 自从父亲去世后,我就把母亲接出老屋到小街上与我同住,从而老屋就那样一直空闲着,但逢年过节我都要去老屋一趟。因为老屋堂中挂着祖先的灵位,去就是摆那么些饭菜,在牌位前点香燃烛烧纸,以示敬意和怀念先祖们。每年大年三十这天,我和妻子、女儿、儿子是雷打不动地要回老屋上香的。 忙乎到中午11点多才准备就绪,懒的拿摩托,我们就走路。好在老屋距我现在居住的小街不远,个把小时的路程,又是公路。临出门时,我交代母亲看家,等我回来再煮年饭。母亲听完我的话小心翼翼地问我:我煮饭等你们好吗?菜你们回来自己煮。 望着母亲的样子,我竟不知道说什么好。母亲随我生活五六年之久了,母亲连一餐饭都没煮过,碗也未洗过一只。之中的原因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母亲年老了,都79岁了。而那多功能的电压锅、电磁炉,母亲不会使用有危险。另外就是母亲的卫生不达标。 很小时,我们几姐弟全靠母亲一个人挣工分养家,母亲根本没有时间打理家务,随随便便地喂养我们,什么细菌邋遢,都不是母亲所要追求和讲究的,她讲究的是只要我们不饿死,只要我们能长大成人就可以。于是一直生活在农村的母亲,天长地久养成了不讲卫生的习惯。 我看见你煮过饭,懂得按那电锅上的哪一颗是煮饭的。我会把手洗干净,把锅、米洗干净的。母亲见我没吱声,就像小孩样对我保证起来。 母亲的话说到了这份上,我还能说什么?母亲虽然不太讲究卫生,但毕竟是我的母亲,在这样的大年日子里,我不能嫌弃我的母亲,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我们在屯里老屋上香后,又与乡亲们聊了会儿天,回到家时已是下午5点钟。我赶忙把那些备好的年菜拿出来一样一样的放到盘子里,摆开桌子,放上电磁炉吃火锅。当我去揭开电压锅舀饭时,不竟目瞪口呆,母亲煮了满满一锅米饭。这能吃的完吗?平时我们一家人也就煮那半斤装口盅两盅就足够了。再说,我一个月才一千来元收入,妻子又没有工作,两个小孩又读书,日子过的拮据自不必细说。常言说量体裁衣,生活中我从不允许家人干浪费之事,尤其在米饭方面。而母亲?真的是老糊涂了?今天竟煮这一大锅饭,我看要吃几餐都不完。而我又讨厌吃冷饭呢!倒丢多可惜啊!一斤米2元5角哟!在我愣神间,母亲搓着双手惶恐地来到锅边说:往年年夜饭,你们都够着煮那么点,吃的不剩。我今年就多煮了一点。 我知道这个习俗,母亲是图个好彩头----年年有余。母亲常愧疚地说她空活了一辈子,没给我们儿女置办得一样像样的东西。尽管我们无一埋怨她。如今母亲一定是感觉自己确实老了,她想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煮这样一顿年夜饭吧!煮下她的一个心愿,愿我这个贫穷的儿子能在来年富裕起来,年年有余。 感谢母亲。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磨难重重,他们最终还能走到一起吗? 丈夫车祸身亡, 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塌陷的天 今年30岁的陶仕苹出生在陕西汉中乡下。因家境贫困,陶仕苹高中未毕业就来到四川江油市打工。2002年3月,陶仕苹与开米粉店的王德才结婚了,2003年初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王欣。一家三口,虽然日子过得不富有,但也其乐融融。 2006年11月的一天晚上,王德才用三轮车拖着一件生米粉过涪江大桥头的斑马线时,被迎面急驶而来的一辆宝马撞倒,当场气绝身亡!幸好肇事司机没有逃避,主动报了警,交待了自己的情况。 肇事司机叫李凯,宝马车不是他的,他是帮一个醉酒的朋友驾驶的。由于雾很大,他没看清楚桥头的斑马线突然横过一辆三轮车来。 警方通过三轮车的牌照,很快查清了死者身份。陶仕苹接到警方的通知赶来,嚎啕着像母兽一般扑向李凯又抓又打。尽管李凯被打得浑身是伤,可他毫不避让。 愤恨难平的陶仕苹将李凯告上了法庭,提出了50万元的索赔。一个星期后,江油市人民法院判决肇事方承担20万元作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和被抚养人生活费。李凯只好竭尽所能为陶仕苹凑来了20万元。陶仕苹拿着钱,又哭叫着德才,昏厥了过去。 大树倒了,陶仕苹收获的是无尽的悲凉。 王德才的老家远在河南,儿子王欣尚小,无人给陶仕苹帮忙,她只好将米粉店低价转让出去。别人看见她拉着个孩子找工作,没有人愿意收留她。有一家酒厂招洗瓶工,不给底薪,计件制,才勉强同意陶仕苹去上班。陶仕苹背着王欣干了10天,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把他放下来自己玩,一不留神,王欣跌到了碎玻璃渣里,被划得满脸是伤。 陶仕苹只好将王欣全托给幼儿园。为了支付高昂的学费,她白天在酒厂上班,晚上还要到郊区的一家建筑工地帮人守夜。 为了保证财产安全,陶仕苹在眯眼时精神也是高度紧张的,稍有响动就得一跃而起,半醒半睡地打着手电巡逻。有一次,她真的遇上了贼,趁她不备,将她推到了水沟里。虽然她的呼救声惊动了四周的居民吓跑了贼,但她却被刺骨的寒冰冻得全身僵硬,在医院里治疗各种并发症就花了半个月时间。陶仕苹想到了放弃,可是为了孩子,她又不得不咬牙坚持。只是一想到丈夫,她就会躲在屋子里大哭一场。 李凯赔给丈夫的钱她不敢动,自己像浮萍一样漂在这个城市里,没有稳定收入,那钱要为孩子存着。办理完丈夫的后事,她把以前租的大房换成了小房,经常喝稀饭吃泡菜。一年多时间里,除去一切开销,她还攒下了七千多块钱,陶仕苹结痂的心里终于得到了舒展,对未来重新树立了信心 危难中向你走来, 爱意蹒跚伴随阴影盘旋 2008年6月的一天早晨,陶仕苹从工地骑着自行车回家,刚到小巷放自行车时,一辆急驶而来的摩托车将她碰倒在地,摩托车主见四下无人,连忙旋风般地离开了现场。陶仕苹大叫一声跌坐在地上,痛得几乎要昏厥过去。 这时,有人跑到她面前,双手扶起她说:来,我背你去诊所吧。陶仕苹定睛一看,竟是李凯!火辣辣的疼痛,让陶仕苹没有勇气拒绝,李凯把她背到诊所上了药,又背她回家休息。 半个小时后,他又为陶仕苹带来了米粉和牛奶,并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一张纸上,说:有什么需要就打我电话,对了,回头我帮你请假,晚上守夜我可以替你去。说完,他就要出门。陶仕苹惊异地问:你怎么对我的事这么清楚,难道你也住在这条巷里?是的,这儿房租最便宜。 李凯告诉她,车祸之后,为了筹集赔偿款,他将仅有的45平方米的房子卖了,换回12万元,另借了8万元的债,一家人搬到了这个城中村租房子住,出了事,他再也找不到车开了,一直在火车货站当搬运工。妻子忍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不仅做掉了已经5个月的孩子,还跟他离了婚。说到这里,李凯突然有了欲哭的冲动。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这样的情况,当时,我正在气头上,我太自私了!陶仕苹内疚地说。不,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连我都这么艰辛,你们孤儿寡母的生活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我就把房子租到了这里,还打着两份工,我再次向你们母子赔罪了!李凯向陶仕苹鞠了一躬,才转身离去。共4页1234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妈妈问我:坐在角落里象两个要饭模样的人是谁?

我看过去的时候,有个老头正盯着我,旁边还有个老太太,发现我看着他们时赶忙低下头。我不认识他们但也不象要饭的,衣服是新的连折印都看得出来。妈说象要饭的是他们佝偻着身子,老太的身边倚了根拐杖的缘故。

妈说天池是孤儿,那边没亲戚来,如果不认识就轰他们走吧。现在要饭的坏着呢,喜欢等在酒店门口,见哪家办喜事就装作亲戚来吃黑酒。

我说不会,叫来天池问一下吧?天池慌里慌张把我的手捧花都掉地上了,最后吱吱唔唔地说是他们家堂叔和堂婶。我瞪了妈妈一眼:差点把亲戚赶走。

妈说天池你不是孤儿吗?哪来的亲戚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