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父亲,我不想再失去一个

作者:故事寓言

在古色古香的校门口,我遇到契肯老师。 早上好! 蒂娜妮,早上好!契肯老师热情地回答我,并拍了拍我的右肩。他准备到五楼有阳台的那间备课间去。我想再说一句:再见,契肯老师!可没有。 老师转过身,询问母亲有无交给他的信。 啊,正好,差点忘了。老师,是妈妈给的,呶。那是我们的约定。 半年前,我从5区学校回家时,发生了一件令社区居民和学生深感恐惧的事情。 我上了交通车,买了票。我坐下了,这时,邻座一位二十八九岁的男士向我打招呼:漂亮的女孩子,到皇后区吗? 这是一位看上去很帅的青年,我乐意他同我打招呼。你看,整辆车上,那么多女孩子,他只跟我打招呼呢!嗯,回家。 你的头发很漂亮。真的! 我抬头望了望他那张可爱的脸,他微笑着,笑的样子让我心动。我不好意思了,我说:您,您赞美我,是不是有事求我啊? 我在同学中是被看作很聪明、很上进的孩子,我想他一定需要我的帮助。 啊哈,好聪明!我我是要求你的帮助。 那帅哥似的男人对我的理解力表示倍加欣赏。他伸出手来,无意识地捏住我的手,待车停下时,牵我下了车。 车并没到达我预定要下车的站点,可我忽视了。 我下车时,被一种乐于助人的心境给幻化了似的,当时就是如此。 命运是灰色的吧?我真没料到,竟是一个魔窟等着我。我被他引进一辆轿车里,带到了几百里以外的村庄。我想,那车是事先准备好的,不然,他的犯罪不会如此顺利。 那家伙有一个团伙儿,他们逼迫我吸毒。我不从,他们就打,狠狠地打,甚至用宽宽的牛皮鞭子狠抽。再不行,他们把我的头发揪起来,往水缸里一次一次地按,让我呛得直想去死。这是些恶魔呀!世界那么美好,怎么会滋生出这伙儿野兽! 命运又是蓝色的吧?是蓝色,像天空那样的蓝色。谁也没想到,契肯老师跟踪了过来。他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来往于伦敦和那乡村的秘密地点。他没有报警,是因为他怕。怕什么?怕那群野兽在闻到一点蛛丝马迹时,把我们给撕掉了。 契肯潜入村民里去,装成一个疯老头,他慢慢地接近了那个魔窟,探清了里面跟我同厄运的有12个女孩。他竟然能钻进地窖里面,骗过看守把我救出来,契肯真是英雄! 老师这才报了警,端了那伙魔鬼的巢穴。揭露出来的罪孽,让世人震惊,他们已联系好了,不日就要把我们贩卖给印度的跨国毒枭。 父母不知怎样感谢契肯。政府要授予老师孤胆罗宾汉奖章。契肯却回答说:我没做什么,只不过是我已失去一个女儿,不想再失去一个。啊,多年前,契肯的孩子丽吉丝尔就是放学后失踪的,真是可怜的老师。 妈妈告诉我,契肯老师当天正好从皇后区回校,他发现了那家伙与我的事。引起他的注意,是因为我很像他失踪的女儿。不过,很快妈妈便排斥了这种想法因为老师的女儿的年龄比我大得多。 老师,我想做您的女儿,是的,我没有其他办法来感谢您! 父母让我自己来作选择。因为他们也只有我一个孩子。不过,母亲说:让蒂娜妮做契肯老师的孩子,是上帝的安排。 可契肯不同意:假如我只是因为蒂娜妮像我女儿,才救她,那么我不配做老师。 这是件难办的事情。我想,假如我是一把琴,把我借给契肯老师,那该多好。 看到我们一家的感恩真情,老师说:我可以要求你们做件事,仅一次,仅仅一次。 妈妈说:您说吧! 让克里斯蒂娜到我教的学校念书吧。就这要求。 老师认真地说:这可要孩子的母亲回答。 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2001年冬天,闻伟的母亲因病去世。这一年,闻伟才14岁。第二年,他有了继母。可不久,父亲闻培军开始不停地与继母吵架。

你突然打电话说要来我家,电话里,你轻描淡写地说:听你二伯说,巩义有家医院治腿疼,我想去看看。先到你那里,再坐车去。你不用管,我自己去 你腿疼,很长时间了。事实上你全身都疼,虽然你从来不说,但我无意中看见,你的两条腿上贴满了止痛膏,腰上也是。你脾气急,年轻时干活不惜力,老了就落下一身的毛病,高血压、糖尿病,心脏也不好,老年人的常见病你一样都不少。年轻时强健壮实的身体,如今就像被风抽干的果实,只剩下一副空架子,弱不禁风。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你就来了。打开门后我看见你蹲在门口,一只手在膝盖上不停地揉着。你眉头紧锁,脸上聚满了密集的汗珠。我埋怨你不应疼成这样才去看医生,你却说没啥大事。 你坚决不同意我陪你去医院,你那么忙,这一耽误,晚上又得熬夜,总这样,对身体不好你的固执让我气恼。正争执间,电话响了,挂断电话,却不见了你。我慌忙跑出去,你并没有走出多远,你走得那么慢,弓着身子,一只手扶着膝盖,一步一步往前移。 看你艰难挪移的样子,我的心猛地疼了一下,泪凝于睫。我紧追过去,在你前面弯下腰,我说:爸,我背你到外面打车。你半天都没动,我扭过头催你,才发现你正用衣袖擦眼,你的眼睛潮红湿润,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风迷了眼。又说:背啥背?我自己能走。 纠缠了半天,你拗不过我,终于乖乖地趴在我背上,像个听话的孩子。我攒了满身的劲背起你,却没有想象中那样沉,那一瞬,我有些怀疑:这个人,真的是我曾经健壮威武的父亲吗?你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在我的背上不安地扭动着,身子使劲弓起来,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到小区门口,不过二十几米的距离。你数次要求下来,都被我拒绝。爸爸,难道你忘了,你曾经也这样背着我,走过多少路啊? 18岁那年,原本成绩优异的我,居然只考取了一个普通的职业大专。我无脸去读那个职专,也无法面对你失望愤怒的眼睛,便毅然进了一家小厂打工。那天,我正背着一袋原料往车间送,刚走到起重机下面,起重机上吊着的钢板突然落了下来。猝不及防的我,被厚重的钢板压在下面,巨大的疼痛,让我在瞬间昏迷过去。 醒过来时我已经躺在医院里,守在我床边的你,着实被吓坏了。你脸上的肌肉不停地跳,人一夜之间便憔悴得不像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那块钢板砸下来时,所幸被旁边的一辆车挡了一下,但即便是这样,我的右腿也险些被砸断,腰椎也被挫伤。 治疗过程漫长而繁杂,你背着我,去五楼做脊椎穿刺,去三楼做电疗,上上下下好几趟。那年,你50岁,日夜的焦虑使你身心憔悴;我18岁,在营养和药物的刺激下迅速肥胖起来。50岁的你背着18岁的我,一趟下来累得气都喘不过来。 就是这时候,你端来排骨汤给我喝,你殷勤地一边吹着热气一边把一勺热汤往我嘴里送,说:都炖了几个小时了,骨头汤补钙,你多喝点儿我突然烦躁地一掌推过去,嘴里嚷着:喝喝喝,我都成这样了,喝这还有什么用啊?! 汤碗啪地一声碎落一地,排骨海带滚得满地都是,热汤洒在你的脚上,迅速起了明亮的泡。我呆住,看你疼得龇牙咧嘴,心里无比恐惧。我想起来你的脾气其实很暴烈,上三年级时我拿了同桌的计算器,你把我的裤子扒了,用皮带蘸了水抽我。要不是妈死命拦住,你一定能把我揍得皮开肉绽。 然而这一次,你并没有训我,更没有揍我。你疼得嘴角抽搐着,眼睛却笑着对我说:没事儿,爸爸没事儿!然后,一瘸一拐地出去了。 你完全像换了一个人,那么粗糙暴烈的人,居然每天侍候我吃喝拉撒,帮我洗澡按摩,比妈还耐心细致。我开始在你的监督和扶持下进行恢复锻练,每天早上五点起床,你陪着我一起用双拐走路。我在前面蹒跚而行,你紧随着我亦步亦趋,我们成了那条街上的一道独特的风景。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因为家里再也找不到温暖,闻培军下班后开始不回家,与一帮朋友在一起喝酒,打麻将赌钱。自从沉湎于牌桌后,他不再向家里交钱,把每个月的工资输得精光。2004年春天,闻培军又离婚了。

一次,父亲又好几天没有回家了。闻伟放学回来,饥肠辘辘地在牌桌上找到了父亲,父亲头发蓬乱,双眼熬得通红,一副赌徒的丑态。闻伟在父亲身边站了半个小时,父亲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扑通跪在父亲面前,苦苦哀求:爸爸,别赌了,回家吧!闻培军一把推开儿子:别来烦我,一边玩去!

闻伟哭着离开了

2004年9月,18岁的闻伟考入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就在这时,闻伟才知道,父亲已经陆续从熟人和朋友那里借了7万多元,这笔钱已经被他输得所剩无几。闻伟含着泪给父亲的熟人和朋友打电话,哀求他们不要再借钱给父亲了,他是还不起的。

几天后,借钱四处碰壁的闻培军知道是儿子在捣乱,回到家对他大发雷霆。闻伟的怒火终于爆发了,他与父亲大吵了一顿。姥姥和舅舅帮他凑齐了学费,闻伟一刻也不想在家多呆,他拎着简单的行囊,一个人提前到大学报到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