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却是我的眼,没有一种爱的名字叫卑微

作者:故事寓言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有很多的事情会让我们枯骨铭心.当你回过头来想想的时候.或许你已经泪流满面 当这栋五层的楼房倒塌时,霜正在一楼的办公室加班,吃着石给她送来的夜宵。 他俩是一对新婚数月的小夫妻,恩爱非常。石比霜大八岁,从三年前认识起便对霜如珠似宝地宠爱着。由于两人不在一个城市,几经努力仍无法调动到一个城市。直到半年前,石才辞去了工作,只身到霜所在的城市。 霜有一份报表必须在明天上交,但因为搞错了一个数据,使得总数一直对不上。不得不在晚上继续加班,到了10点半却还没找出问题出在哪,于是打了个电话向丈夫诉苦撒娇。于是石带了夜宵来陪她的妻子,并和她一起查对着文件中的数据.见丈夫走进办公室里,霜满肚的烦乱立刻烟消云散.石,一直是她的支柱,在外人看来,她是位很能干的女孩子,但在石面前,她永远是个小女人.看着丈夫英俊的脸庞,心情就象窗外的星空一般,灿烂无比.石怜爱的摸着她的头发,命令着说:乖,去吃东西.我来查.于是霜乖乖的端着夜宵坐到石的对面,一边吃着一边满含柔情地盯着他,他的脸,他的一切,是她永远都看不厌的.她相信,只要丈夫出马,便没什么办不到的事。果然,不到一刻钟,石便找出了那个错误,正微笑着想调侃他的妻子几句。而就在此时,这栋早在一年前便说要拆而勉强使用至今的办公楼,似乎在此时再也承受不起负荷,竟毫无征兆的轰然一声倒塌了。几秒钟之内,两人便被埋在了废墟之中。不知过了多久,当霜从昏迷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身上压着一条空心水泥板,但运气不错,这条水泥板的另一端却被另一条水泥板支撑着,只是压在她的身上令她无法动弹,却不会令她受伤。刚才的的昏迷是因为有东西砸在了她的头上,另外腿部不知道是被什么砸到,骨头似乎断了,并好象在流血,但因为板压着她摸不到自己的小腿.肩背处也有痛感,一摸也在流血。 石!石!你在哪?霜猛然想起了她的丈夫,叫着。没有反应,她怕极了,嘤嘤哭泣起来。 霜,我在这。你怎。。。怎么样?有.....有没有......受伤?石微弱的声音从她边上传了过来。她记起来了,在倒塌的一瞬间,石是扑过来一下压在她的身上的,但现在怎么会分开,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老公!你。。。你怎么样?!霜听着丈夫的声音大异平时,惊恐地叫着。 我没事。只是被压着动不了。石忽然平静一如平时,说着:宝贝,别怕,我在这,你别怕! 霜感觉石的手伸过来碰到了她的臂,急忙用手紧紧地抓着。石握着霜的手,有些颤抖,但有力,令她的恐惧顿时减轻了许多。 我的小腿好象在流血。。。霜继续说着:一条石板压在我的大腿上。老公,我们是不是要死在这了? 怎么会呢?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了。石紧紧握着妻子的手:用我的领带绑大腿,越紧越好。说完抽回手,将领带递了过来。霜照丈夫的话,把流血的腿给绑柱,但由于力气不够,并不能有效的止住血流。如果没人来救他们的话,岂不是流血都会流死了吗?霜恐惧的想着。 再伸过手紧紧的拉着石的手,只有这样,她才能不那么害怕。她突然觉得丈夫的手在抖,难道石也在害怕吗?这时,不知道从哪传来一声老鼠的叫声,霜尖叫了一声。她生平最怕的就是老鼠,现在这情形,老鼠就算爬到她头上,都无力抗拒。 老婆,别怕。有我在呢,老鼠不敢过来的。过来我就砸死它!石知道霜在怕什么,故意轻松地说着老天故意找个机会让我们患难与共呢。你的血止住了吗? 没有,还在流。在石的玩笑话中,霜也轻松了不少:唉,死就死吧。反正你跟我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霜想起了三年前和石认识的情景,那是她大学最后一年的实习期,在石所在的城市的一个公司里工作。有一日,两人在一部电梯里偶遇,石的脸上充满着惊艳的神色,霜仿佛视而不见。只有两种男人能引起她的关注,一种是聪明的,另一种是英俊的。而在电梯里呆望着她的男人,霜在她英俊的面庞里明显地看出了智慧。似乎很玄妙,但后来的了解也证明了她看人的眼光,石无疑是一位极其聪明的男人。但只有对着她时,才会显出些傻样来。共4页1234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从她记事时起,大舅就好像不是这个家的人。记得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刚被收容所送回了家,和街上的叫花子没有多大的区别。外婆在屋里大声地骂,他蹲在一旁小声地哭,像受伤的小动物。那么冷的天,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单衣。门口围了一群好看热闹的邻居,对着他指指点点。

每一次,我们和他们相见,都只不过是数分钟时间而已。我们,我和妻子,在天气晴好的傍晚,我们会沿着相对安静一些的环城公路去散步。看梦幻的云彩,看耀眼的夕阳,看春天地头的花开,看秋天田园的硕果,真是一件令人惬意的事啊。 在路上偶遇他们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他们是一对男女,或者是一对夫妻?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多岁年纪,消瘦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女人的五官算不上好看,但她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女人束一把马尾辫在脑后,黑黑的头发似瀑布一般,看得出,她是一个爱整洁的女人。女人坐在一辆轮椅上,轮椅边上竖立着一副木质拐杖。女人的两条腿又细又短,跟身体极不相称。女人没有力量的腿垂悬在轮椅前,随着轮椅的前行,她的双腿也会轻微的不由自主的摆动。推着轮椅的就是那个男人了,那男人看上去要显得年轻一些,男人有一米八左右的个头,他总是着一身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领上系一条枣红色的领带,脚下的一双皮鞋擦拭得透亮,男人看上去便显得英俊,风流倜傥。男人走起路来挺胸亮额,步履稳重。男人的腋下夹着一根差不多跟他身体一样长的竹竿,男人的双眼是睁着的,但他的目光没有光泽,没有清澈,男人是一个天生的盲者。 眼疾的男人总是推着腿疾的女人,我们不知道他们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男人和女人一路走着,也一路说着话,他们的脸上会时不时的爬上灿烂的笑容,女人的笑声很响亮,音色也好听,像唱山歌一般。 几年来,我们和他们有多次相遇,第一次,我跟妻子正高兴的交谈着,实在没有仔细打量他们。第二次,远远的见他们走过来,我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目送着他们消失在我的视线外。妻子拉我一把,说,楞啥呢?我说,我在向他们问好。妻子伸手摸摸我的头,说,没说胡话吧,我怎么没听见你说话呢?我说,你瞧他们说笑得多么开心啊,我怎么舍得去打扰他们呢?我只是在心里向他们问一声好。他们的幸福模样感染了我,我当然要向他们问一声好了。妻子点点头,紧紧抓住了我的手。 第三次,远远的见他们走过来,我又停下了脚步,然后转身,目送他们远去。妻子说,你又在心里向他们问好吗?我说不,我在向他们道一声谢谢。妻子不解,我说,你看,他们一个没有双腿,一个没有双眼,他就成了她的双腿,她就成了他的双眼。他们两人只有一双腿,可行走在路上却一点儿也不轻浮,一点儿也不胆怯,他们两人只有一双眼睛,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悲伤,没有丝毫的忧郁。在他们面前,我对我过往的那些升官、发财、票子、车子、房子的欲望感到羞愧,跟他们比起来,我是多么富有啊。人的一生中,会有很多次得到,也会有很多次失去,可跟一个失去了双腿和一个失去了双眼的人相比,你失去了的权利,名誉,金钱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我在心里感谢他们,感谢他们让我在困境里也能看见幸福,在失落时也能看见光明。 终于有一天,我们知道了他们来自哪儿,那天,我们比以往早了一些时刻上路,走到城的一头,妻子心血来潮,说,再往前走走吧。终于在距离城有一段路的长途车站门前发现了他们,那是一间不大的小报亭,报亭的平放着的铁皮门上摆放着花花绿绿的报纸、杂志。里面不大的货架上摆放着一些香烟、饮料、小吃。女人坐在轮椅上,微笑着跟客人打招呼,男人则忙前忙后,给客人递这递那,忙碌却有条不紊。我走近报亭,掏钱要一份都市报,男人准确无误的拿起一份报纸递给我。我说谢谢,男人憨厚一笑,一旁的女人说,大哥客气,我们该谢谢您呢。我说,你们是夫妻?女人羞涩一笑,白净的脸上飞起了一片红晕。我说,你们两个很幸福呢,祝福你们。女人用手指了指我身旁的妻子说,这是您夫人吧,我们也祝福您们幸福哟。女人的声音真好听,我回头看见妻子的脸上荡漾着喜悦。 男人已在收拾门前的杂物了,女人说,我们该关门了,忙了一天,也累了,嘻嘻。我终于得知,他们的家在城的另一头,他们在路上还要走很长时间。 男人推着女人上路了,此时的夕阳已差不多隐没在远方的山岭之中了,几抹依然灿烂的霞光映照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如一幅简洁明快的剪影。那如画一般的美好场景深深的刻印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遗忘共2页12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不多久外公回来,一见他这样子,就跑到门背后去拖了一根扁担出来,劈头盖脸地向他打去。他嗷嗷地叫着,却不敢躲闪。爸爸冲上去抢外公手里的扁担,他跪在地上含糊而大声地叫着,仔细地听,是爸爸我错了。后来她知道,那是她大舅,小时候生病把脑子给烧坏了,是个傻子。

外公那时在外面当包工头,还是有些关系和财力的。没多久,就将大舅弄到了养路段,反正是纯体力劳动,傻子也能干得下来。

大舅于是常常回家来,手里拎着单位发的东西,有时是油,有时是水果,有时是肉。巴巴地送到外婆面前,却还是常常被骂一顿。她当时年纪小,觉得外婆一定是大舅的后妈,否则怎会如此待他。直到成年,她才知道,亲人之间也有世态炎凉。

大舅待她也是极好的,每次回家总不忘给她带上些好吃的:糖葫芦、棉花糖、大苹果,开始她很高兴,但年纪慢慢大了,她也就不太稀罕这些小玩意了,也开始像家里的其他人一样,冷眉冷眼地对他。一年年地过去,大舅一直是家里可有可无的编外成员,没人心疼注意他,都希望离他远远的,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