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是永远也列不完的清单,多攒些假日回来陪

作者:故事寓言

男人是军官,常年在外,一年唯一的一次探亲假,就成了他和她的蜜月。每次分离,都仿佛是一块肉生生被拽开,两块都滴着血。女人更是愁肠百结,郁郁寡欢。 男人来信了,说:明年是结婚周年纪念日,我要多攒些假日回来陪你。 男人的假日是这样攒下来的:在一次军事演习中,因为表现出色,获得嘉奖。颁奖的时候,他红着脸对首长说:能不能把所有的奖励换成几天假期?首长笑了:那就给你十天假期。还有一次,他发表的论文引起专家的关注,在接受奖励时,他又提出同样的要求。他在信中忍不住兴奋地写道:算上探亲假的三十天,我一共积攒了六十天假期,整整两个月啊 女人捧着信看,喜悦的泪水滴在了信纸上,慢慢洇成一朵笑着的向日葵,心跟着轻舞飞扬起来。她终于领悟到,等待也是一种幸福。 再次离别时,便不再那样凄悲。因为她知道,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独特的幸福,与分秒不离、长相厮守的爱情比起来,他们的幸福更加显得珍贵。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有个人,在母亲八十大寿那天,想列一个母亲为自己做了那些事的清单,以示母亲一生的辛劳,表达自己的孝敬。他越列越多,越列越多,只得由衷的说:母亲为我做事的清单,是永远列不完的呀!试问,谁能列完母亲一生为自己做了多少事? 我出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我出生三天后,母亲就到生产队里参加劳动了。到地里干一会活,小跑着回家给我喂奶,喂饱我后再小跑着去地里干活。每天忍受队长的训斥和白眼,忍受社员的嘲弄和讥笑。地里家里两头跑,天天如此,一年跑的路有多少公里,恐怕不亚于长征。 小时候,我身体不好,经常犯病。父亲在外工作,都是母亲抱着我去大队卫生院瞧病。要是天晴路干还好,碰巧夜里犯病,又赶上刮风下雨,母亲一手抱着我,一手打着伞,走一步都是困难的。到卫生院我衣服干干的,母亲的衣服淋得湿透,冻地牙直打颤。 我长大了一点,每天跟着庄里的小伙伴一块疯跑。今天爬树,明天掏鸟,衣服经常剐得千疮百孔。母亲打骂我后,噙着眼泪给我补衣服。有时毁坏了人家的东西,踩坏了人家种的菜,母亲领着我给人家赔不是,听人家的数落,看人家的脸色,陪着笑脸求人家宽恕。为了我多难听的话都要听,多难咽的事都要咽。 上学了,下雨下雪的天气,母亲把家里唯一的一把伞和唯一的一双胶鞋送到学校,然后冒着雨顶个破塑料袋,拎着鞋赤着脚赶回家。那一天作业多了,我在学校写作业,没回家吃饭,下一顿母亲会偷偷的给我打个荷包蛋。放假的时候,当我把奖状交给母亲,母亲会高兴地给我冲碗糖茶,说几句夸我的话。 毕业后,分配到离家不远的单位上班。母亲经常到单位帮我拆拆洗洗,缝缝补补。我说这些活我能干,您不要再来辛苦了。母亲说男孩子干针线活不中,我还没有老,干这点活累不住。为了维护我的面子,母亲都是把我换季的衣服带回家洗。 后来,我调到了城里工作,家也搬到了城里,想把父母接到城里享福,母亲说我给你爹现在还能动,谁也不麻烦。农闲时,母亲背着我最爱吃的红芋,花生和晒干的南瓜笋到我那儿。把我家的灶台,家具,抽油烟机,只要能够得着的地方,都擦得干干静静。我劝她休息会,母亲说在这蹲着不干活急得慌。 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为我们姊妹几个操碎了心,忙白了头,累弯了腰,流尽了汗。我这四十多年,母亲冬天给我盖过多少回被子,夏天给我扇了多长时间的蒲扇;为我缝了多少件衣服,做了多少双鞋,喂了多少次药,流了多少次泪;在村口迎风望了我多少回,离家时目送我多远母亲的每一道皱纹都是操持我的印记,每一块老茧都是关爱我的相片,每一根白发都是惦念我的见证。母爱是永远也列不完的清单,能列完的只是我们为母亲做了多少事。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打开电视,电视上播放的是一个醉酒驾车伤人案。主持人说,当汽车狂奔而来时,男人首先去扑救孩子,孩子得救了,可女人却因为没有来得及躲闪,当场被撞成重伤。在医院里,记者当着女人的面问男人,当你只能去救一个人时,你为什么选择孩子,而不是妻子?在你眼里,你的妻子是不是没有你的孩子重要? 男人被这个非常棘手的提问给难住了。他看了看心爱的女人,嗫嚅了半天后,竟一连说出几声对不起。是啊,他太爱他的孩子了,但他也很爱女人,如果可以救女人,就算撞伤的是自己,他也心甘情愿。女人看着窘迫的丈夫,赶紧帮他解围说:他不仅不该对我说对不起,而且我是多么感谢他,因为他救的是他的孩子,但也是我的孩子。说实话,当时如果我反应快,我也会首先想到要去救孩子,而不是先救他,因为爱的端口,总是向下的,先救孩子不仅没有错,而且是人性的一种本能。 女人的话,瞬间感动了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次,父母和我一起坐在颠簸的农用拖拉机上,当我和母亲一起从车上摔下的瞬间,父亲想的首先是用双手托举起我的身体。那次,父亲没能及时拉着母亲,结果母亲被摔成重度骨折,至今脸上还留着疤痕。见我安然无恙,摔成重伤的母亲,不仅没有责怪父亲置她于不顾,反而还是异常高兴。 工作后,为了在城里有一套房子,每次还完房贷,我就成了月光族,我的日子过得极其艰难。一次,母亲来到我家,见我炒的菜没有多少油,她心疼地说:你本来身体就不好,吃的油都没有,这样下去怎不把身体搞垮?母亲回老家后,把这事告诉了父亲。第二天,父亲把家里的口粮给卖了,让母亲给我送来了三千元钱。我说:妈,你把口粮卖了,往后你们吃什么?母亲悲伤地说:孩子,你知道吗?1960年,村子里饿死的人到处都是,为了孩子们能够活命,你外婆自己坚持不吃一粒米,她甚至也不让你的外公吃,你的外公并没因此而怨恨过你的外婆。最后我们活了下来,而你外公外婆,却活活饿死了。说到这里,母亲抹了一把眼泪接着说:我们只能这样了,孩子,父母能帮你到哪一步,就到哪一步,就像当年你的外婆对我一样! 母亲的话,突然让我的眼里噙满了泪水。我想,父母对孩子的爱,是人世间最为真挚的,正因为人类有了这种爱,人类才从远古时代走到今天,才有了今天的人类文明。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