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谎言,感人故事

作者:故事寓言

媳妇说:煮淡一点你就嫌没有味道,现在煮咸一点你却说咽不下。你究竟怎想怎么样?

拿着重点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果,忧的是,母亲体弱多病,家境贫寒。面对未来,他有些迷茫。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棵又高又大的苹果树。一位小男孩,天天到树下来,他爬上去摘苹果吃,在树荫下睡觉。他爱苹果树,苹果树也爱和他一起玩耍。

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二话不说便把饭菜往嘴里送。她怒瞪他一眼。

他的父亲在他七岁那年因一场车祸离开他们,十多年来他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对他的爱和付出,他心知肚明。虽然没了父亲,母亲也因工厂效益不好而下岗,但靠着父亲车祸事故的赔偿金,及母亲帮附近一家私人店铺打零工赚的小钱,他的生活没有比其他小伙伴差,不管学习上需要什么用品,还是学校组织什么活动,他母亲从不对他打折扣,并总对他说: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家里还有钱。而他母亲,十几年来从没添置过任何新衣。

后来,小男孩长大了,不再天天来玩耍。一天他又来到树下,很伤心的样子。苹果树要和他一起玩,男孩说:不行,我不小了,不能再和你玩,我要玩具,可是没钱买。苹果树说:很遗憾,我也没钱,不过,把我所有的果子摘下来卖掉,你不就有钱了?男孩十分激动,他摘下所有的苹果,高高兴兴地走了。然后,男孩好久都没有来。苹果树很伤心。

儿子试了一口,马上吐出来, 儿子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

如今,考上大学,仅学费,就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还要生活费什么的,且录取他的大学,又是一线城市,生活成本较高。他心中甚为怅然,呆呆地坐在门槛上。

有一天,男孩终于来了,树兴奋地邀他一起玩。男孩说:不行,我没有时间,我要替家里干活呢,我们需要一幢房子,你能帮忙吗?我没有房子,苹果树说,不过你可以把我的树枝统统砍下来,拿去搭房子。于是男孩砍下所有的树枝,高高兴兴地运走去盖房子。看到男孩高兴树好快乐。从此,男孩又不来了。树再次陷入孤单和悲伤之中。

那好!妈是你的,以后由你来煮!媳妇怒气冲冲地回房。

儿子,儿子,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吗?母亲从外面急匆匆走进来。

一年夏天,男孩回来了,树太快乐了:来呀!孩子,来和我玩呀。男孩却说:我心情不好,一天天老了,我要扬帆出海,轻松一下,你能给我一艘船吗?苹果树说:把我的树干砍去,拿去做船吧!于是男孩砍下了她的树干,造了条船,然后驾船走了,很久都没有回来。树好快乐但不是真的。

儿子无奈地轻叹一声,然后对母亲说:妈,别吃了,我去煮个面给?

他不说话,默默将录取通知书递给母亲。

许多年过去,男孩终于回来,苹果树说:对不起,孩子,我已经没有东西可以给你了,我的苹果没了。

仔,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妈说,是就说好了,别憋在心里!

哎呀,就是该到了嘛。我刚才经过老王家,听他们说他们女儿已收到录取通知书,我就想,你的也应该到了,所以急急赶了回来,果不期然。母亲兴奋抱住儿子,我的好儿子,我们终于有盼头了。

男孩说:我的牙都掉了,吃不了苹果了。

妈,公司下个月升我职,我会很忙,至于老婆,她说很想出来工作,所以

妈,读大学要很多钱的。他轻轻推开母亲,紧皱眉头对母亲说。

苹果树又说:我再没有树干,让你爬上来了。

母亲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妈去老人院。声音似乎在哀求。

没事,钱不是问题,妈能够供你,只要你好好读书。

男孩说:我太老了,爬不动了。

儿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寻找更好的理由。 妈,其实老人院并没有甚么不好?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没有时间好好服侍。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顾, 不是比在家里好得多吗?

你哪来那么多钱?

我再也没有什么给得出手了,只剩下枯死下去的老根,树流着泪说。

可是,阿财叔他

有的,有的。母亲又一次抱住他,对他说:妈还有钱,你爸的赔偿金还没用完。

男孩说: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我感到累了,什么也不想要,只要一个休息的地方。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方便面,儿子便到书房去。他茫然地伫立于窗前,有些犹豫不决。

十几年了,剩下的也不会多?他嘟囔着。

好啊!老根是最适合坐下来休息的,来啊,坐下来和我一起休息吧!男孩坐下来,苹果树高兴得流下了眼泪

母亲年轻便守寡,含辛茹苦将他抚养成人,供他出国读书。但她从不用年轻时的牺牲当作要胁他孝顺的筹码,反而是妻子以婚姻要胁他!真的要让母亲住老人院吗?他问自己,他有些不忍。

哎,你还不相信妈?母亲扳着他的双臂,直视着他。

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这颗树就是我们的父母。小时候,我们喜欢和爸爸妈妈玩长大后,我们就离开他们,只在需要什么东西或者遇到麻烦的时候,才回到他们身边。无论如何,父母永远都在那儿,倾其所有使你快乐。你可能认为这个男孩对树很残酷,但这就是我们每个人对待父母的方式。

可以陪你下半世的人是你老婆,难道是你妈吗?阿财叔的儿子总是这样提醒他。

相信,相信,但您最好核实一下。他依然不放心。

这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故事。这颗树就是我们的父母。

你妈都这么老了,好命的话可以活多几年,为何不趁这几年好好孝顺她呢?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啊!亲戚总是这样劝他。

我昨晚才看存折的,放心!母亲在他肩膀重重打了一下,但忽然身子一晃,有点站不住。

小时候,我们喜欢和爸爸妈妈玩长大后,我们就离开他们,只在需要什么东西或者遇到麻烦的时候,才回到他们身边。

儿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会改变初衷。

妈,你怎么了?没事吧?他扶住母亲,关切地问。

无论如何,父母永远都在那儿,倾其所有使你快乐。你可能认为这个男孩对树很残酷,但这就是我们每个人对待父母的方式。

晚,太阳收敛起灼热的金光,躲在山后憩息。一间建在郊外山岗的一座贵族老人院。

没事!母亲眯着眼,把头扬起,又微笑对着儿子。

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是的,钱用得越多,儿子才心安理得。当儿子领着母亲步入大厅时,崭新的电视机,42英寸的荧幕正播放着一部喜剧,但观众一点笑声也没有。几个衣着一样,发型一样的老妪歪歪斜斜地坐在发沙上,神情呆滞而落寞。有个老人在自言自语,有个正缓缓弯下腰,想去捡掉在地上的一块饼干吃。

妈,你近几年身体越来越差。我出去读书,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

儿子知道母亲喜欢光亮,所以为她选了一间阳光充足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树荫下,一片芳草如茵。几名护士推着坐在轮椅的老者在夕阳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静得令人心酸。纵是夕阳无限好,毕竟已到了黄昏,他心中低低叹息。

没事,儿子,你在网上查到被录取的消息时,妈就想好了。你呢,安心去读书,我也锁上门,到你小姨那里住。

妈,我我要走了!母亲只能点头。他走时,母亲频频挥手,她张着没有牙的嘴,苍白干燥的咀唇在嗫嚅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小姨?最近我们都没怎么往来,你突然去她哪里住,行吗?

儿子这才注意到母亲银灰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以及打着细褶的皱脸。母亲,真的老了!

早就说好的啦。我等你上学后再去。

他霍然记起一则儿时旧事。那年他才6岁,母亲有事回乡,不便携他同行,于是把他寄住在阿财叔家几天。母亲临走时,他惊恐地抱着母亲的腿不肯放,伤心大声号哭道: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走! 最后母亲没有丢下他。

我跟小姨联系一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