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会让你弯腰,美满的爱情其实很简单

作者:故事寓言

- 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就是幸福,就是美满的爱情。他叫张留军,她叫王朵,他们年少时便开始相爱。高中毕业时,王朵家里遭遇变故,用光了所有的钱,当时张留军家里也很穷,而且他考上了大学。王朵家里便做主让王朵嫁到一个有钱人家,张留军的家人也劝他收收心,奔前程算了。结果,张留军与王朵选择了私奔外出打工。两人年年回家,年年给双方家长一万块钱。第八年,两人结了婚。第九次回家时,是王朵抱着张留军进家门的张留军遭遇车祸,成了植物人。 王朵说她要守老公一辈子,两家人都劝她放弃,她这么年轻,不能被一个毫无知觉的人误了终生。但最终王朵还是选择了坚守爱情。后来她和家里分开过,自己一边种地,一边办了个养鸡厂,日子过得不比谁家差。 有一个为爱情自杀的女人,她被人救下住院时,家人给她讲了王朵和张留军的故事。她听完后,认定王朵的坚守只是一种愚昧和无奈,肯定不是爱情。出院后,女人偷偷去王朵家求证,她先打听好王朵家的住址,再等到晚饭后村里的小巷鲜有人经过时,才悄悄到王朵家的房后面隔着后窗听。 屋里的王朵,正在逗她老公:老公,笑一笑,不笑我打你,对了,笑了笑了然后王朵就咯咯笑了,想必是老公有反应了,她也跟着开心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的声音渐渐小了,女人知道,王朵刚刚像拍着孩子一样唱的催眠曲有效果了,张留军睡了,她也慢慢睡着了。 那天,女人心里有些许触动,但她还是打心眼儿里觉得王朵这样的状况是偶然的守着一个木头一样的老公,怎么可能天天如此开心呢?之后女人又偷偷去了7次,每次她都听到王朵的声音里带着笑意似的哄老公,好像对她来说,爱就是表达,就是付出。第八次去之前,女人决定要见见王朵。那天,是王朵给她开的门,听女人说明来意后,她有些手足无措,接着就是傻笑,那样子可爱极了脸蛋儿绯红,明显一副带些顽皮的幸福模样,那是只有最幸福的爱情才能让一个女人拥有的脸色。 好客的王朵把女人请到屋里小坐,女人因此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张留军,他静静地躺着,脸上有一种幸福且满足的笑意虽然并不知道植物人会不会笑,但她确定张留军那一刻确实在笑,而且是写满爱意的笑。 女人间总是有很多共同话题,聊着聊着,女人就把自己为情自杀的事说了出来,王朵也对她敞开了心扉。她说:老公真的很好,那8年的点点滴滴,是我几辈子也回味不够的女人问:守着一个不能给你回应的老公,你不觉得苦吗?王朵听到这话很惊讶:怎么会这样想呢?就算当初老公真的走了,曾经恩爱过的细节也足够温暖我一生,但那样就看不到他这个人了;你那么爱一个人,却见不到他了,那得有多苦啊?想到这儿,我就觉得老天对我真好,它没有把老公带走,让我可以天天看见他,还可以跟他说说话、聊聊天,这难道不是最美满的爱情吗? 女人终于明白,美满的爱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把和爱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当做永远的幸福,就是在每一个相处的细节里做永不分离的夫妻,只要在一起,便能超越一切灾难。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我:妈,没钱了,打点钱吧。 妈:多少? 我:200 爸:给300吧,钱多放点,当心身体。 我:那我上课了,早点给我打钱。 第二天,账上多了500块。 大一: 我:妈,我想家了。 妈:啥时候回来? 爸:缺钱了吧,爸给你打。 我:没,不习惯,就是想家了。 爸妈:恩,放假早点回来,早点买票,当心身体。 爸后来告诉我,打完电话,妈哭了,非怪我爸,当年任由我自己选了这个不熟悉的城市。 大二大三 妈:你很久没打电话了,忙什么呢? 我:事情多啊,没时间哎。 爸:***想你了,她一个人在家,没事多打打电话。 我:知道了,最近忙呢,有时间再打。 爸:什么时候的车,回头来接你。 我:不用了,今天留在县城了,再同学家吃饭。 妈:我做了一桌子的菜呢,咋又不回来了。 我:难得回家和同学聚聚嘛。 妈:你也难得回家,我们半年才看到你一次啊。 终于到家了,吃饭时间已经过了,饿得很,冰箱里满满的菜,几乎都没动过,老妈说,你不在,你爸喝酒都没有心思。 实习: 我:妈,实习太苦了,我要回家。 妈:回家,歇着,养得起。 爸:回家,你爸还能干活呢,连你都养不起,我白混了。 他们的话,让我很没志气的跑回家躲了很多天。 实习到东北: 妈:最近还忙啊,吃饭了没有啊。 我:很忙呢,随便吃了点面。 妈:不能光吃面,要有营养的,哪怕到外面点个菜吃。 我:恩,知道了。 过年回家,院子里晒了N多干货,香肠,家里N多腌制的鱼肉。老妈说,这些不烦神,直接就可以烧了吃了,比吃面条好多了。她冬天手都是开裂的,那些腌肉,都是用盐细细码好的。 现在: 我:妈,等我稳定了你出来玩吧,我现在有钱了。 妈:你能有几个钱,外面花费那么贵,省着点。 我:我真有钱了,你来也有地方住。 妈:我还得照顾你爸呢。 老爸是离不开老妈的,我知道,老妈永远是个操劳的命。 每天一个电话,就那么几句话,以至于我觉得老妈都烦了。前天太忙几天没给家里电话,昨天打回去,刚响,老妈就接了,问冻着没,问吃饱没,问累着没?我以为每天都有电话,没有那么多话说的,其实她一直在等我的电话。 每次回家,桌上总有那么些个你喜欢的菜。 每次聊天,他们总是会问问,吃饱没,穿暖没,累着没,而我们很少或者根本没有问过。 他们曾今是天,说一不二,你从不能违抗。可是现在,他们都听你的了,你说什么都是对的了。因为他们老了,他们开始寻求依靠了,而他们这辈子,拥有的只有我们。 多打打电话吧,三分钟的时间真的没有那么难挤出来。可以和爱人一天一个小时,也请给他们三分钟的时间吧。问问今天忙些啥,问问今天吃写啥,就像当年他们问我们的一样,他们不会像我们那样,觉得烦了。 记得有一次跟朋友聊天,朋友说:就按我一年回家5次算,保佑咱爸妈能活到100岁也就还能见他们200多次,真少!我努力地连搬指头带思考地想了想,确实!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天刚蒙蒙亮,父亲就挑着柴火和我上路了。那时我刚到县城里上初中,父亲的负担因此更重了。隆冬将近,父亲经常抽空上山砍柴,然后卖到县城,由此给我凑生活费以及学杂费。每个周末,我都会回家帮助父亲一起砍柴,然后周一凌晨再走二十里的山路到学校去。这一次,因为我额外需要五元钱的奥数测试费,所以父亲昨晚又摸黑砍了一担柴,等到今天早晨在县城卖掉后再把钱给我。 最近钱是越来越紧张了。父亲挑着担,边走边嘀咕。自从到县城上学,这句话我听了已经不下百遍了。一阵轻微的冷风袭来。天渐渐亮了,山脊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有白而软的东西从空中飘下来,落在父亲的身上,倏忽就不见了。忽然又有两个落到我的鼻子上,用手一摸也没了,鼻尖只留下一点冰凉的酸。抬头远望,雪花正从天而降,有些大一点的树叶上已经挂白了。除了扁担的颤悠和我们轻重不一的脚步声,山路静谧而空明。 街上大部分的人家还没有开门。父亲挑着担,带着我挨家挨户找买主。由于担心耽误我上学,又怕柴火打湿了没人要,父亲走得很快,我能听到他的喘气声越来越大了。最后终于在一条城乡结合部的弄堂里遇到了买柴人。父亲卸下柴火,从那人手里接过一沓毛票,仔细地数了数,一共四元。父亲说:同志,我这担柴要五块钱哩。什么?昨天不还是四块吗?那人瞟了一眼父亲。昨天是昨天。您没看我这担柴,比别人的要厚重得多吗?父亲小心翼翼地说。那我不管,都是四块钱,我又没有让你搞这么厚重。那人没有丝毫加钱的意思。今天下雪了,您看我多不容易。您就加一块吧。父亲几乎是哀求的口吻了。 我从门缝看见那人在裤兜掏来掏去,终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钞,然后把那沓毛票从我父亲手里抓过去,又把那张纸钞从门缝往外一扔,丢下一句话:拿去吧! 风裹挟着雪吹过来,纸钞落到门槛前父亲的脚下。父亲怔怔地站着,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累,他的鼻气变得忽粗忽细。等我走过去刚要把地上的钱捡起来,父亲忽然把我拉到一边,然后低下头,弯下腰,缓缓地把那张纸钞拾了起来,揣在怀里。父亲弯腰去捡钱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身体几乎弯成了一个零度角,头几乎触到了地上。父亲站起身来,对那人说一声:多谢了!然后转身拉着我默默离开。 爹,你冷不冷?等走远了,我问父亲。因为要挑担,父亲出门的时候穿得有点少。你可得给我好好读书,父亲顿了顿,说:没有别的出路,只有读书才能进城里哩。 雪下得越来越大,整个县城变成了一片银白色。父亲没有急着回家,他要一直把我送到学校去。爹,本来我不想花那么多钱去那个什么测试的。可是老师说了,要是获得好名次,将来能保送上北京的大学。眼看快到学校,我终于忍不住说了心里话。我有点想哭了,眼睛湿湿的。测试好啊,爹和娘支持你。要是能保送上大学,那真要感谢老祖宗了。父亲摸着我的头说:我当年也想上大学呢!看来这个愿望你能帮我了啦。 到学校门口了,父亲从怀里把那五元钱掏出来,塞到我的书包里。好像生怕它还会飘走似的,他使劲地把书包捏了又捏。孩子,爹还有一句话。父亲望着我,神情与以往大不一样。等你将来有钱了,假使也遇到了像我这样的人,你最好、不要让他 什么?爹? 在你面前低头弯腰。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