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洗发水,情深意浓在金秋

作者:故事寓言

一包洗发水

月亮已经挂上树梢。

浅踏着夏末的深绿,追随着金秋的落叶,我一不小心就迈进了十月的门槛。倚在十月的窗前,回首走过的点滴岁月,万般感触涌上心尖,亦让那万般滋味在瞬间充溢满我的胸怀。 月初,闲着无事的我去了妹妹家一个美丽而宁静的小村庄。那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醉人,那里的乡音是如此的亲切热忱,那里的家禽亦是如此的欢快俏皮,让久居小城的我们情不自禁的深深爱上了这个人间仙境。 记得一天晚上,我和妹妹偶出家门,不经意间的仰头,竟然让我看到了满天的星光。那璀璨的星星仿佛就在我的头顶,只要一伸手就能够触摸到它们通灵的星体。伫立在秋夜中良久的我,不由得被这片深邃亦灿烂的星光所震撼。秋风习习中,不时的传来农家小院里的犬吠声,亦能听到静夜中,早已进入睡梦中,但由于拥挤而需言语一声的鸡鸭们。我静静的站在妹妹家的庭院里,聆听风的呢喃,笑叹家禽的絮语,并与远处黛青色的高山进行着最澄澈,最直接的心灵的对话。 农家的生活是简单的,亦是最辛劳的。一日中午,妹妹领着我们几个去爬山。一路上不时看到仍在田间顶着烈日劳作的人们,那金黄的秋日景色也在我们拐过一个山坳后尽收眼底。路旁的树木高大挺拔,守护着这条干净整洁的黄沙大道。大道两旁,就是绵延亘远的农田。玉米杆早已卧倒在田里,只等天气略有好转后,农民就要把它们收回家。不远处那火红的一片,就是手心手背的课文里所说的红红的高粱了。俏皮的他俩,还在田边揪下一穗高粱,挂在耳际,让我给拍照。咱们是来玩的,可不许搞破坏哟。这其中的道理可是要讲给两个淘小子说滴哟。 喜欢小村庄的宁静与纯净,喜欢那里纯天然的地下水,喜欢那里自娱自乐的田园生活,亦喜欢妹妹家那热乎乎的炕头,躺在炕头,舒展劳累一天的筋骨,那份醉心的感觉,可是在别地没有的哟。 小住几天后离开的那天,我望着车窗外晨光中的高山,绿树,心里竟然有了一份小小的不舍。嗯,再见了,曾经梦中的高山;再见了,我梦中的绿树。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来的。这份单纯而美好的小幸福,我会用心去收藏。 十月,金秋时节,亦是一个悲秋的季节。于我而言,不想过多的渲染回忆的影子,可是那一幕幕关于故乡的景致竟然一次次的闯入我的视线,亦跌落进了我的心田,久久不肯离去。被我尘封数年的故乡情,也就在这样的季节里,悄然浮出了记忆的水面。 故乡的五角枫,你还好吗?算来我已经有十二年没有回去看你了,你还能记得我这个他乡的游子吗?这十二年来,奔波在这个小城里的我,一直都不曾把你忘记,只是不敢把你从记忆中拿起。我怕,怕感性的我在暗夜里再次的伤感,这么多年来,忧伤一直都不曾远离我的左右。不是我不感恩现在拥有的幸福,也不是身边的亲人对我不好,而是骨子里的那份莫名的忧伤,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造访我。我知道,今生的我有着爱我的辉,有着至交的同桌和两个丽,还有血脉相连的姐妹们,更有那淘气却也善解人意的手心手背,拥有这些的我是幸福的,也是快乐的。所以,偶尔的感伤,偶尔的情绪低迷,就当是我给自己放的一个小假吧。只要不影响到爱我的人的心情,请允许我偶尔的忧伤一次,好吗? 只是我梦中的香格里拉啊,你离我近在咫尺,却又似远在天涯。想你,是每年的秋日里,我无法放怀的情愫。梦你,亦是每年的秋夜里,我无法笑意相看的风景。故乡的凉亭,故乡的五角枫,故乡的黄沙路,故乡的学校,故乡的房舍,你们都还好吗?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你们可曾也想过我这个他乡的游子? 其实我不懂音乐,但却会在用心聆听乐曲时,感受到些许生活的感悟,偶尔的也会被一段触动心灵的旋律感动到落泪。此时的落泪,不是因为青葱岁月中的某些景象再次的回归,也不是因为某些遗失在红尘里的黄手帕,也许什么都不因为,感性的我就落了泪。也许语言在此刻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跳动的旋律与我产生了心灵的共鸣,仅此而已。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喜欢在博文里添加自己拍摄的图片,然后再配上自己凡俗的文字,自我感觉良好的抒写着自己的红尘碎墨。从没想过让自己的文字取悦他人,亦没想过用怎样优美华丽的词藻去堆砌出自己的细细碎碎,我只想在凡尘中,做一个真实的自己;亦只想在凡尘中,通过文字这个载体,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有意义。 后来,我又喜欢上了在博文里添加音乐。一段随心写出的或闲适,或忧伤,或欢快,或愤慨的文字再配上自以为很匹配的音乐,这多少让自己在打开博文,听到心仪的音乐时,心是舒坦的,亦是最释然的。 感谢红袖,几次突发的事件,让我的文字有了另外的一个安身之处,亦让我学会了给自己的文字备份,写博文,传图片,给文字配音乐。我想我不会离开红袖,毕竟这里是我情感的归宿地,是我永远的心灵家园。就如音乐,我不懂,但却深爱不已,这里,我会带着一颗想念的心《常回家看看》的。 听朋友介绍,去听了那首《荷塘月色》,听完第一遍,就再也放不下。那优柔的乐曲声中,仿佛迎面走来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婀娜多姿的江南女子,在烟波浩渺的雨巷里,独自前行。喜欢这首曲子的我,亦喜欢其中的这段歌词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萤火虫点亮夜的星光,谁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是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嗯,我不敢也不能安静的走开,只为想和你共赏那皎白月光! 忙碌的日子里,心亦盈满着被认可的快乐与充实。每日的奔波忙碌,为的只是一份信任的洗礼,为的只是一份心灵的涤荡,当然也为了在现实中,再一次的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掷地有声的真实。谢谢遥远的朋友们所给予我的信任与认可,我知道,幸福总会在忙碌中来敲门,所以现在的我会在日出日落中,让微笑漾在嘴角,亦让幸福溢满心田,然后,走出属于我的精彩! 浅踏着夏末的深绿,追随着金秋的落叶,我一不小心就迈进了十月的门槛。倚在十月的窗前,回首走过的点滴岁月,万般感触涌上心尖,亦让那万般滋味在瞬间充溢满我的胸怀。 月初,闲着无事的我去了妹妹家一个美丽而宁静的小村庄。那里的空气是如此的清新醉人,那里的乡音是如此的亲切热忱,那里的家禽亦是如此的欢快俏皮,让久居小城的我们情不自禁的深深爱上了这个人间仙境。 记得一天晚上,我和妹妹偶出家门,不经意间的仰头,竟然让我看到了满天的星光。那璀璨的星星仿佛就在我的头顶,只要一伸手就能够触摸到它们通灵的星体。伫立在秋夜中良久的我,不由得被这片深邃亦灿烂的星光所震撼。秋风习习中,不时的传来农家小院里的犬吠声,亦能听到静夜中,早已进入睡梦中,但由于拥挤而需言语一声的鸡鸭们。我静静的站在妹妹家的庭院里,聆听风的呢喃,笑叹家禽的絮语,并与远处黛青色的高山进行着最澄澈,最直接的心灵的对话。 农家的生活是简单的,亦是最辛劳的。一日中午,妹妹领着我们几个去爬山。一路上不时看到仍在田间顶着烈日劳作的人们,那金黄的秋日景色也在我们拐过一个山坳后尽收眼底。路旁的树木高大挺拔,守护着这条干净整洁的黄沙大道。大道两旁,就是绵延亘远的农田。玉米杆早已卧倒在田里,只等天气略有好转后,农民就要把它们收回家。不远处那火红的一片,就是手心手背的课文里所说的红红的高粱了。俏皮的他俩,还在田边揪下一穗高粱,挂在耳际,让我给拍照。咱们是来玩的,可不许搞破坏哟。这其中的道理可是要讲给两个淘小子说滴哟。 喜欢小村庄的宁静与纯净,喜欢那里纯天然的地下水,喜欢那里自娱自乐的田园生活,亦喜欢妹妹家那热乎乎的炕头,躺在炕头,舒展劳累一天的筋骨,那份醉心的感觉,可是在别地没有的哟。 小住几天后离开的那天,我望着车窗外晨光中的高山,绿树,心里竟然有了一份小小的不舍。嗯,再见了,曾经梦中的高山;再见了,我梦中的绿树。以后有机会,我还会来的。这份单纯而美好的小幸福,我会用心去收藏。 十月,金秋时节,亦是一个悲秋的季节。于我而言,不想过多的渲染回忆的影子,可是那一幕幕关于故乡的景致竟然一次次的闯入我的视线,亦跌落进了我的心田,久久不肯离去。被我尘封数年的故乡情,也就在这样的季节里,悄然浮出了记忆的水面。 故乡的五角枫,你还好吗?算来我已经有十二年没有回去看你了,你还能记得我这个他乡的游子吗?这十二年来,奔波在这个小城里的我,一直都不曾把你忘记,只是不敢把你从记忆中拿起。我怕,怕感性的我在暗夜里再次的伤感,这么多年来,忧伤一直都不曾远离我的左右。不是我不感恩现在拥有的幸福,也不是身边的亲人对我不好,而是骨子里的那份莫名的忧伤,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造访我。我知道,今生的我有着爱我的辉,有着至交的同桌和两个丽,还有血脉相连的姐妹们,更有那淘气却也善解人意的手心手背,拥有这些的我是幸福的,也是快乐的。所以,偶尔的感伤,偶尔的情绪低迷,就当是我给自己放的一个小假吧。只要不影响到爱我的人的心情,请允许我偶尔的忧伤一次,好吗? 只是我梦中的香格里拉啊,你离我近在咫尺,却又似远在天涯。想你,是每年的秋日里,我无法放怀的情愫。梦你,亦是每年的秋夜里,我无法笑意相看的风景。故乡的凉亭,故乡的五角枫,故乡的黄沙路,故乡的学校,故乡的房舍,你们都还好吗?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你们可曾也想过我这个他乡的游子? 其实我不懂音乐,但却会在用心聆听乐曲时,感受到些许生活的感悟,偶尔的也会被一段触动心灵的旋律感动到落泪。此时的落泪,不是因为青葱岁月中的某些景象再次的回归,也不是因为某些遗失在红尘里的黄手帕,也许什么都不因为,感性的我就落了泪。也许语言在此刻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跳动的旋律与我产生了心灵的共鸣,仅此而已。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喜欢在博文里添加自己拍摄的图片,然后再配上自己凡俗的文字,自我感觉良好的抒写着自己的红尘碎墨。从没想过让自己的文字取悦他人,亦没想过用怎样优美华丽的词藻去堆砌出自己的细细碎碎,我只想在凡尘中,做一个真实的自己;亦只想在凡尘中,通过文字这个载体,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充实有意义。 后来,我又喜欢上了在博文里添加音乐。一段随心写出的或闲适,或忧伤,或欢快,或愤慨的文字再配上自以为很匹配的音乐,这多少让自己在打开博文,听到心仪的音乐时,心是舒坦的,亦是最释然的。 感谢红袖,几次突发的事件,让我的文字有了另外的一个安身之处,亦让我学会了给自己的文字备份,写博文,传图片,给文字配音乐。我想我不会离开红袖,毕竟这里是我情感的归宿地,是我永远的心灵家园。就如音乐,我不懂,但却深爱不已,这里,我会带着一颗想念的心《常回家看看》的。 听朋友介绍,去听了那首《荷塘月色》,听完第一遍,就再也放不下。那优柔的乐曲声中,仿佛迎面走来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婀娜多姿的江南女子,在烟波浩渺的雨巷里,独自前行。喜欢这首曲子的我,亦喜欢其中的这段歌词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萤火虫点亮夜的星光,谁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是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嗯,我不敢也不能安静的走开,只为想和你共赏那皎白月光! 忙碌的日子里,心亦盈满着被认可的快乐与充实。每日的奔波忙碌,为的只是一份信任的洗礼,为的只是一份心灵的涤荡,当然也为了在现实中,再一次的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掷地有声的真实。谢谢遥远的朋友们所给予我的信任与认可,我知道,幸福总会在忙碌中来敲门,所以现在的我会在日出日落中,让微笑漾在嘴角,亦让幸福溢满心田,然后,走出属于我的精彩! 茫茫人海,相识一场实属不易。不要说谢谢,因为相识就是红尘里最美的缘分;不要说麻烦,因为信任才有了跨越千山的交流。我们都是渺小的,但我们却都心存感激,感激在这个大千世界里,我们能有缘相识!好想对你说认识你真好!真诚的祝福我们好人一生安康,快乐,幸福! 生活,在忙碌中,悄然前行; 功利,在磨砺中,渐入释然。 信任,在相识中,绽放笑颜; 秋思,在微瑟中,落入眉宇。 简单的幸福,被遗落在回忆的角落里; 安静的幸福,被悄放在心灵的角落里。 现实的幸福,被抒写在淡然的文字里; 红尘的幸福,被感性在每日的琐碎里!本文作者的文集给他/她留言我也要发表文章

去小城办事,在街道一角恰逢一家店铺开张。店铺前临时搭建的台子上有人歌舞助兴,一时台下人潮涌动。

桃园小学的学生是民工子弟,因此都住在学校。此刻学校的宿舍楼除地下室,其它的都熄灯。

因为歌手唱的歌是我喜欢的,我便驻足观看。这时,我注意到了他一个头发花白、夹在台前人群中的老者。因为身高过人,他从人群中突兀出来,露出宽大消瘦的肩背与乱蓬蓬的头。老人的上衣是缩了水的有些破旧的皱巴巴的长衬衣,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的午后,显得异常扎眼。

老吴正和妞子在地下室玩爬梯。

一曲歌唱过,扎马尾辫的男歌手开始和台下的观众互动了。他先向人们介绍了一番商家的情况,然后提问让下面的观众作答,答对有奖一包洗发水。台下的气氛很快活跃起来了,我看见老人也将双臂伸向舞台。歌手的问题很简单,他手里的洗发水很快派发完毕。一时无所事事的他开始寻找话题调侃,这时,他发现了人群中的老者。

爬梯是两人睡前经常在一起玩的游戏,老吴当梯,妞子闭眼往上爬,现在的妞子都能够一口气爬到他的肩膀上。每次看妞子憋足劲爬,老吴的脸就像喝蜜一样甜。

大爷,你今年几岁了?

不一会儿,见妞子已经睡,老吴拿起大衣和手电筒,轻轻地出去。

十八。

老吴原是校门口的乞丐,后来学校见他可怜,就让他住到宿舍楼的地下室里。每月还给他发补助。

人群中轰然一片大笑。

但老吴不愿白受恩惠,一直在宿舍楼打扫卫生,晚上还替学校值班巡逻。时间一长,学校所有人都接纳老吴。两年前,老吴在街上捡到一个弃婴,便给她取名妞子,此后,妞子便和他住在一起。

大爷,你真会开玩笑。你怎么会十八呢?我看你分明才八岁嘛。大爷这是几?歌手伸出一根手指问。

忽然,宿舍楼出现一片红光。

十八。

老吴猛地一震,朝宿舍楼跑去,当老吴赶到楼道口时,见三楼的西半段都淹没在火海中,火焰正在迅速地向周围蔓延。楼道口涌出滚滚浓烟和热浪,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和杂乱的脚步声从楼上传出,老吴没有想,一下子就冲进去。

人群笑翻了天。(伤感日志文章 )

漆黑的楼梯挤满孩子,他们哭喊,奔跑,迅速蔓延的烟雾使他们找不到方向和出口。

歌手此时忽然兴致大发,他仿佛一时找到了活跃气氛的杀手锏。

老吴一遍遍地呼叫,一趟趟地引导孩子撤离。火势越来越大,像一条条吐住信子的毒蛇,肆无忌惮地吞噬周围的一切,高温的火焰烧得老吴的脸疼,最终,在闻讯赶来的老师们的帮助下,孩子们全部安全撤离,受伤的孩子已经安排救护车。

大爷,远看你像周润发,近看你像刘德华,再看你像个大傻瓜。

大家都长舒一口气。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