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践卧薪尝胆,第十四章

作者:故事寓言

  尼俄柏是个骄横的女人,她的丈夫安菲翁是底比斯的国王。缪斯女神送给他一把漂亮的古琴,琴声美妙,他弹奏的时候,连砖石竟也自动地粘合起来,建起了底比斯的城墙。尼俄柏的父亲坦塔罗斯,是神的上宾……当然是在他被打入地狱以前。她自己统治着一个强大的王国,而且漂亮动人,仪态万千,遐迩闻名。不过最使她感到高兴。自豪的是,她有七个儿子和七个女儿。她被视为幸运的母亲,而且因此自鸣得意,但她的自骄自矜招来了杀身之祸。

  日往月来,物换星移,几千年来,人类走过了一条不寻常的道路:兴盛与衰微,辉煌与悲怆,和风丽日与腥风血雨,多少事如烟而逝,多少事留传百代,多少人悄然而去,多少人浮沉史海……这一切汇成了浩瀚的历史长河,铸成了灿烂的现代文明。人类走过的每一步都是那么艰辛,世界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是那么值得回味,值得深思!

吴王阖闾打败楚国,成了南方霸主。吴国跟附近的越国(都城在今浙江绍兴)素来不和。公元前496年,越国国王勾践即位。吴王趁越国刚刚遭到丧事,就发兵打越国。吴越两国在槜李(今浙江嘉兴西南,槜音zuì)地方,发生一场大战。

  有一天,盲人占卜家提瑞西阿斯的女儿曼托受神指使,在街上呼唤底比斯城的妇女全都出来祭拜勒托和她的双生子女阿波罗和阿耳忒弥斯。她吩咐她们在头上戴一顶桂冠,并献上祭品。底比斯城的妇女一起涌了出来,尼俄柏也带着她的女侍出来了。她穿着一件镂金嵌银的长袍,光彩照人,美丽无比。妇女们在露天献祭,尼俄柏站在她们中间,环顾四周,露出得意而骄傲的目光大声说:“你们敬奉胡乱编造的神,难道疯了吗?可是,这天国的神难道真的来到了你们中间?你们给勒托献上了祭品,为什么不向我顶礼膜拜?我的父亲可是赫赫有名的坦塔罗斯,他是唯一可与神们一起用餐的凡人。我的母亲狄俄涅,是普雷雅德的妹妹。他们都像天上闪闪发光的星座一样。阿特拉斯也是我的祖先,他是一位力大无穷的人,把整个天体都扛在自己的肩上。宙斯是我的祖父,他又是众神之祖,所有的夫利基阿人都听从我的指挥。卡德摩斯的城池,包括所有的城墙都属于我和我的丈夫,它们是由于我们弹奏古琴才粘合而成的。我的宫殿里珍藏着无数的珍宝,我身材漂亮,如同一位女神。我生了一群儿女,世界上谁能与我相比:七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七个体魄强壮的儿子,不久我将有七个女婿,七个媳妇。请问,难道我没有足够的理由骄傲吗?你们不敬我,竟敢敬奉勒托,一位提坦神的不知名的女儿。她在陆地上几乎找不到一块生养孩子的地方,只有漂浮的提洛斯岛怜悯她,才给她提供了临时的住处。她一共生了两个孩子,真可怜啊,刚好是我的七分之一。我难道不可以比她高兴七倍吗?谁能不承认我应该更幸福,谁能不承认我应该永远幸福?命运女神如果要毁灭我的一切,那她还得忙碌一阵,否则不是那么方便的!所以你们应该撤掉祭品!散开回家去!再不要让我看见你们做这类蠢事!”

  哲人培根说过:“读史使人睿智”。是的,历史蕴含着经验与真知。学习历史,不仅是为了掌握关于过去的一门学问,更不是只为获得展示儒雅、炫耀渊博的一种资本,了解昨天,更重要的是为了把握今天,创造明天,是为了充实自己的头脑,汲取宝贵的人生启迪。

吴王阖闾满以为可以打赢,没想到打了个败仗,自己又中箭受了重伤,再加上上了年纪,回到吴国,就咽了气。

  妇女们惊恐地取下头上的桂冠,撤掉祭品,悄悄地回家去,不过心里都在默默地祈祷,试图平息这个被得罪了的女神的怒火。

  古往今来,有所成就的有识之士,大都是通古博今的人:二战时期久负盛名的英国首相邱吉尔精通各国历史,过人的学识可与历史学家相媲美;伟人毛泽东对许多历史问题都有深刻的见解,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孜孜不倦地研读史书;马克思、恩格斯在史学领域更是多有建树,他们所提出的众多理论学说已被后世学者奉为经典。纵观当今世界,没有哪一个发达的国家,不是在众多的学科中给历史緼科学以极高的地位,不是在国民教育中给历史知识教育以特殊的重视。

吴王阖闾死后,儿子夫差即位。阖闾临死时对夫差说:

  在提洛斯的库恩托斯山顶上,勒托带着一对双生子女,用一双神眼,把远方底比斯发生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你们看,孩子,”她说,“我作为你们的母亲为生下你们而感到自豪。除了赫拉以外,我不比任何女神低微,今天却被一个傲慢的人间女子侮辱了一番。如果你们不支持我,我将被她赶出古老的圣坛。我的孩子,连你们也遭到尼俄柏的恶毒诅咒!”福玻斯打断了母亲的话,他说:“别生气,她早晚会遭到惩罚!”他的妹妹也随声附和。说完,兄妹二人都隐身在云层背后。不一会,他们就看到了卡德摩斯的城墙和城堡。城门外是一片宽阔的平地,那是供车马比赛的演武场。尼俄柏的七个儿子正在那里戏嬉。有的骑着烈性野马,有的进行着激烈的比武竞赛。大儿子伊斯墨诺斯正骑着快马绕圈奔驰,突然,他双手一抬,缰绳啪的一声滑落,原来一支飞箭射中他的心脏,他顿时从马上跌落下去。他的兄弟西庇洛斯在一旁听到空中飞箭的声音,吓得连忙伏鞍逃跑,可是仍被一支飞箭射中,当场毙命,从马上滚落下来。另外两位兄弟,一个以外祖父的名字命名的坦塔罗斯,另一个是弗提摩斯,两人正抱在一起角力,这时他们听见弓弦响起,结果被一支飞箭双双穿透射死。第五个儿子阿尔菲诺看到四个哥哥倒地身亡,便惊恐地赶了过来,把哥哥们冰冷的肢体抱在怀里,想让他们重新活过来,不料胸口也遭到阿波罗致命的一箭。第六个儿子达玛锡西通是个温柔的。留着长发的青年,他被射中膝盖。正当他弯下腰去,准备用手拔出箭镞的时候,第二箭从他口中穿过,他血流如注,倒地而亡。第七个儿子还是个小男孩,名叫伊里俄纽斯,他看到这一切,急忙跪在地上,伸开双手,哀求着:“呵,众神哟,请饶恕我吧!”哀求声尽管打动了可怕的射手,可是射出的利箭再也收不回来了。男孩扑的一声倒在地上死了,只是痛苦最轻。

  早在半个世纪之前,历史哲学家柯林武德就曾指出:研究历史就是为了对人类目前的活动看得更清楚。看来,学史确实有着实实在在的“功利性”。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不了解本国和本民族的历史都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情;而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只把目光盯在自己的国家和民族,对世界的历史一无所知,也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

“不要忘记报越国的仇。”

  不幸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城。孩子的父亲安菲翁听到噩耗,悲伤之至,拔剑自刎而死。他的仆人和国民哭声震天,悲泣声立刻传进了内宫。尼俄柏久久不能理解她的不幸,她不相信天上的神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可是不久她就彻底明白了。这时她跟从前的尼俄柏判若两人。她刚才还把众多的妇女们从伟大的女神的祭坛前驱散,并且趾高气扬地走过全城,不可一世,现在却一下子惊慌失措地扑在野地里,抱住儿子的尸体亲吻他们。她向空中伸开双臂,呼天抢地地叫着:“勒托,你这个残酷的女人,看着我的苦难,你幸灾乐祸吧,你也该心满意足了吧。七个儿子的死,也会把我送进坟墓的!”

  当人类登月的幻想已成现实,当人类探索的足迹已布满宇宙,当人类用以代步的交通工具越来越进步,当人类生存的环境及未来的命运联系得越来越紧密,人们关于时间与空间的观念也在进行着一场革命,人们有理由把自己居住的星球视为一个“村庄”。观念的革命势必带来行为的转变,社会发展至今,谁再对别国历史不闻不问,谁再对异邦文化横加排斥,谁就难以成为一名眼界开阔、前途远大的“地球村”村民。可以说,对于现代人来说,哪一方面历史知识的缺乏,都是知识结构的一种欠缺。

夫差记住这个嘱咐,叫人经常提醒他。他经过宫门,手下的人就扯开了嗓子喊:“夫差!你忘了越王杀你父亲的仇吗?”

  这时候她的七个女儿穿着丧服来到她的身旁。风儿吹散她们的长发,她们悲伤地站在那里,围着七个惨遭杀害的兄弟。尼俄柏看到女儿,苍白的脸上突然闪出一种怨恨的光芒,他忘乎所以地看着天空,嘲笑着说:“不,我即使遭到了不幸,也胜过你的幸福;我即使遭到了惨重的灾祸,我还是比你更富有,还是一位强者!”

  历史知识的普及向历史读物的通俗性和趣味性提出了较高的要求,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大部分读物是无法满足这一要求的,其中尤以世界史读物为甚。

夫差流着眼泪说:“不,不敢忘。”

  话还没有说完,空中就传来一阵弓弦的声音,每个人都十分恐惧,只有尼俄柏无动于衷。巨大的不幸已经使她麻木了。突然,一个女儿紧紧地捂着胸口,挣扎着拔出箭镞,无力地瘫倒在一个兄弟的尸体旁。另一个女儿急忙奔向不幸的母亲那儿,想去安慰她,可是一支无情的箭射来,她也一声不响地倒了下去。第三个在逃跑中被射倒在地,其余的几个也相继倒在死去的姐妹身边。只剩下最小的一个女儿,她惊恐地躲在母亲的怀里,钻在母亲的衣服下面。

  在浩如烟海的史学书籍中,要想找到一本真正把知识性和通俗性、教育性和趣味性融为一体的世界史读物,并非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长期以来,人们普遍对各类史书有一种望而生畏的感觉。枯燥无味、晦涩难懂的语言形式,呆板平直、缺少生气的叙述方式,似乎已在历史书籍与普通读者之间筑起了一道壁障。

他叫伍子胥和另一个大臣伯嚭(音pǐ)操练兵马,准备攻打越国。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