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好书推荐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这是一篇关于文学和文学评论书籍的私人书单(书单撰文者据闻是一名中文教师),书单以轻松、简练的文笔写到了在2014年里作者所读的文学书籍和一些感受。虽然说是私人书单,但是由于撰文者本身知识的专业性,所选书单 ...

摘要: 寒假后,省图书馆一座难求,每天有很多人到这里看书学习。摄影 孙建一都说假期是孩子最好的阅读时间,尤其寒假,天寒地冻户外活动少,看书是不错的选择。在这个为期两个月的漫长寒假,很多中小学都为学生开出了寒假 ...

摘要: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 ...

图片 1

图片 2

繁华的街道车水马龙,犹如强光,刺痛着眼睛。看似繁华实则空寂。少了一些人少了一些事。再多的风景依旧是那么的空虚寂寞。抬头仰望星空,一轮明月斜斜的光在天际,几颗淅淅沥沥的星星围绕在月亮的四周。月明星稀。好似秋季高大的树木,只是依稀的几片残叶留离在枝头。随着风摆动着,即将坠落。天边有一颗星星,惟一一颗明亮的星星,在哪最远的天边,月亮徘徊在天际,依稀的星星,只是少了那最亮的一颗。

这是一篇关于文学和文学评论书籍的私人书单(书单撰文者据闻是一名中文教师),书单以轻松、简练的文笔写到了在2014年里作者所读的文学书籍和一些感受。虽然说是私人书单,但是由于撰文者本身知识的专业性,所选书单虽是文学,但思想不易窥见(撰文者本人也说到某些是硬骨头)。另外,日本文学是其所推崇的,言其气质纯正、独特。书友们,您怎么看?

寒假后,省图书馆一座难求,每天有很多人到这里看书学习。摄影 孙建一

假期。2

2014年对我而言并不是轻松的一年,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做着一件并非很力所能及的事,带孩子。好在家人的帮助下仍有一些间隙可以摸摸书本,零散地记录一些读书心得,于是就有了如下这份书单。因为是私人性质的总结,所以没有一味选择今年出版的新书,也未标明出版社,只是一份记录,如果看到它的人在阅读这件事上是与我心有戚戚的,那就是非常完美且圆满的事啦。我稍后会在公众平台里逐步推送这份书单中提到的书的相关评论,算是对2014年做一次真正的完整的总结吧!

都说假期是孩子最好的阅读时间,尤其寒假,天寒地冻户外活动少,看书是不错的选择。在这个为期两个月的漫长寒假,很多中小学都为学生开出了寒假书单,不同学校、不同年级的书单都不同。加上微博、微信、朋友圈流传的各种所谓名校推荐书单,更让家长有“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感觉。“别的先不说,买吧!”是多数家长的共同选择。

三年前,踏着清晨已有几丝燥热的马路,自己来到了**中学。那时的清一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的小孩。只是每天无忧无虑的玩耍。开学的第一天,清一就注意到了她,一个文静不怎么爱说话的女生,后来清一问了一下才知道,她叫忆菲。此后的时候,清一都经常关注这个女孩,每次看到她,清一的心都会跳动的那么的沉重,或许自己是喜欢上她了吧。这是清一第一次对女生有这样的感觉。清一发现原来放学时和她顺路。于是此后的每天,清一都等她,每天都是学校里的人快走完了,清一才慢慢的推着车子,漫步在校园中。忆菲好像在等人,每天都走的很晚。清一就跟在她身后,天天如此。清一很喜欢自行车,骑车也很快,忆菲也是一样,每次放学回家,骑车都是那么快。

苏珊·桑塔格:《同时》

我看桑塔格的文章真是看都看不完,很难想象她怎么能写那么多!看了她30岁之前的阅读书目后,我更确信至少在做学问这行当里,若不勤奋天才他就是个屁!我喜欢看桑塔格对文学作品和作家的评论,她的思路很活跃,有专属于自己的逻辑,这显然是建立在大量文本阅读的基础之上的,否则她不敢这么说话,没人敢这么说。此外,桑塔格看作品作家都有着极为准确犀利的眼光,顺着她的思路再去读原作,并试着同时理解文本和她的评论,那种感觉十分奇妙。做书评人做到极致就应该是桑塔格这样的,这不是狂话,这是我的目标。当然,我知道没有那么勤奋,更没有那么天才,但目标高一点,至少是个鞭策!

“这一串寒假书单 想买全真挺费劲”

有一天,清一总算鼓起勇气对她说了我喜欢你,她只是笑着沉默不语,狠狠的摇头。清一一脸的无奈:也是,人家学习那么好,怎么会想这种事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于是那次以后清一有意的躲开她。清一每天还是那样风驰电掣的骑车回家,只是不会刻意的等她了。直到有一天,清一的车子半路坏了。他蹲在马路边摆弄着自己的车子。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去,那正是忆菲。清一寻思道:她不是每天都走的很晚吗?怎么今天走的这么早?是不是有事啊。第二天,清一有意骑的很快,然后拐进了学校边的一个胡同里。只见忆菲匆匆忙忙的骑过去,不时地看看前面。清一明白了,原来她是在等自己,原来她每天走的那么晚是在等自己。清一骑车冲上去,“你喜欢我对吧?我们交往吧?”忆菲低下头,笑了笑,然后拐弯离开了清一的视线。那天清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原来她喜欢我啊。

乔治·斯坦纳:《语言与沉默》

说来惭愧,直到今年我才知道斯坦纳这么一位评论家的存在,过去这几年我是浪费了多少时间!不说他的名气,我爱他首先在于他的真诚。他是多么真诚地评论着他所热爱的文学作品啊!他的文字比学院派的有感情,也有气势,他首先把自己当成了读者,而非教授。可能现在很多作家都讨厌评论家的原因即在于后者总是觉得自己站得很好,看得很多,殊不知作品的两头只能连着作者与读者,没评论家什么事儿。至今忘不了书里对卡夫卡的评论,感觉自己和斯坦纳及卡夫卡在那一刻是连在一起的,那种美妙的感觉,只有真正优秀的评论家才能缔造出来。

家长学生很苦恼

就这样,清一每天放学都去找她,一路缠着她。第二个学期的时候,忆菲答应了清一,那天清一很开心。他们就这样,天天在一起,忆菲依旧是那么腼腆,清一则天天给她买棒棒糖吃。两个人过的非常甜蜜,却又非常平淡。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小于一》

布罗茨基的《小于一》终于有了中译本,并在内地出版,这绝对是出版界的大事,所以当当一到货我就去买了。但可能是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吧,我仍然更喜欢那个旧译的不完整版《文明的孩子》,而有意思的是,即便是这个不完整版,我也不是完整看的。布罗茨基的文章基本都是通过网络进入我的视野,他评米沃什,评曼德施塔姆,评那些和他一样重量级的文学殿堂里的大神,几乎篇篇都出自刘文飞老师的翻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模仿过布罗茨基的笔法,他的文学评论不光有敏锐开阔的思路,不挖到本质不罢休的魄力,更有一种深情,而这股深情是我评判一个文学评论家是否优秀的终极标准。所以这次看完《小于一》(主要是看一些之前为得以一见的文章)后,我又回过头去看《文明的孩子》,重新领略我熟悉的语调,那种写作说话的方式,很舒服。刘文飞老师是非常难得精通英俄双语的翻译家,且翻译过《布罗茨基传》,这对翻译布罗茨基这样一位美籍俄裔的作家来说确实是个优势,所以黄灿然的一本稍逊一筹也是可以理解的。(好书推荐尽在:www.xiaoshuozhu.com)

刘女士的女儿甜甜上小学一年级,这个寒假是孩子上学后的第一个假期,刘女士和丈夫格外重视。“这才上了半年学,孩子就表现出爱学数学、不爱学语文的倾向了,老师建议通过阅读增加她对语文的兴趣。”刘女士说,对此她和丈夫也认同。

直到那天,暑假的一天,面临着中考的压力,忆菲提出了分手,清一对着电脑屏幕哭了很久,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打出了两个字,可以。开学之后,每每清一主动找忆菲的时候,忆菲都会有意躲开清一。此时的清一总算领略到了心碎的滋味。他放弃了,只是心中一直放不下她。下半学期,清一转学了。临走的前一天,清一脱下自己的校服,让全班的人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唯独是忆菲,他怕自己去找她又被她拒绝。但是他还是去找她了,忆菲没有拒绝,清一在校服最中间的地方留了一个位置,那是属于忆菲的位置。清一看着忆菲写下自己的名字,不禁鼻子一酸,但是他不能哭,清一强忍着泪水说了一句谢谢,低头离开了。那天周五,放学的时候全班的同学都很安静,清一独自一人收拾着东西,老师走了出去,几个同学围过来,对清一说着那说着这。清一看着忆菲,她没有抬头,只是自顾自的收拾好东西,然后站在自己的座位上发呆,此时的清一终于忍不住了,苦涩的泪水在这一刻决堤,泪水顺着清一英俊的脸庞滑落到衣领上,绽开了一朵朵灿烂的泪花。忆菲起身走了,清一擦了擦眼泪起身那好东西追了出去。一路清一都在忆菲后面慢慢的骑着,直到忆菲进去了小区。清一站在路边,眼泪再一次决堤,这一别,或许不会再见面了吧?

V·S·奈保尔:《米格尔街》,《魔种》

奈保尔今年八月来上海书展,群情激昂,可以想见,但我因家中琐事,只能闭门读书,遥望这位活着的大师,心中虽有遗憾,但也并未见得就不是一种庆幸。比起垂垂老矣的奈保尔本人,他的作品可是精彩多了。《米格尔街》和《魔种》正好是奈保尔的第一和最后一部作品,虽然不是他最著名的,但对照着看,却非常有意思。文学中的殖民地叙事是奈保尔写作的标志,但我不喜欢给作家划框框,而《米格尔街》正好不属于那种“很标志”的作品,它短小,淳朴,意外地表现出作者可贵的普世情怀。处女作不见得有那么宏大的叙事,但一定是作者充满激情和深情的写作,它可能有些缺陷,但其中的情感力量却让人动容。相对而言,《魔种》作为作者最后的小说,读起来就颇有荒凉之感了,我想,作者并没有为他深爱的那片被殖民的故土找到出路,至少在文学中,没有,所以《魔种》以一个颇为反讽的典故作为总结,奈保尔确实该收官了。

“甜甜学校的两本寒假作业大本是提前发下来的,我看语文大本头一页上推荐了一些阅读书目,就马上给她买了。谁知跑了几家书店只买到两本,这些寒假书单,想买全真挺费劲的。”刘女士说,后来家长群里有人建议到网上书店买,刘女士在三家网店分别下单,最后还是差两本没买全。“其中一本《日有所诵》一年级全阅读在几家网店吉林地区都脱销了。”

“到了。”轻易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师傅这是钱,别找了。”“这小伙子!哎呦。”清一转身对着司机摆出一个漂亮的笑脸。下车出门了。XX小区门口,一辆电车停在那里,一个身影坐在电动车上,一件白色的上衣,加上一条黑色的背带裤,颜色搭配是清一喜欢的风格呢。看到清一下车,那个人走了过来。“你是清一吧,第一次见到你呢。”“哦,多指教哦。哪里有招工的啊?”“那边,我带你去。”“算了吧,还是我带你把。”清一走到电动车旁,习惯性的捏了捏车闸。“上来吧。”“哦。”很好听的声音呢。人也很可爱啊,呵呵。清一笑了笑,他喜欢那种很可爱容易接近的女生。

若泽·萨拉马戈:《双生》

看这部小说,我首先想到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萨拉马戈絮絮叨叨,左右为难,前后矛盾,时而沉思时而又癫狂的叙述语言像极了陀氏。而陀氏,正是现代主义小说的滥觞。人是如何失去和夺回自我的,典型20世纪的文学主题,而萨拉马戈的优势时,他不走叙事的极端,不以玩转技术为目标,他喜欢讲故事,所以他的小说永远不会难看。这一点,姜文似乎应该好好学学哈~

这么一段采购寒假书单的“插曲”,让刘女士深刻感受到“孩子一上学,家长这小夹板儿就套上了”。

车子向前走了一段,“就是那条街咯,那里有很多饭店的。”“哦哦哦,了解啦。”清一点了点头,走过路口把车子靠边停下,一旁的雨诗已经开始一家一家的询问了,清一锁上车子,快步走过去,“有没有招工的啊?”“暂时没有。”雨诗摆摆手,一脸的无奈,“没事,这条街还很长呢,慢慢来。”清一和雨诗就这样一家一家的问着,终于找到了一家,是一家店面不大,两层楼的干锅店,由于是夏天,外面还卖烧烤和龙虾田螺什么的。眼看接到就快到头了,估计也没有什么招工的了。清一说:“不如就这里吧?”“可是这里很累的。”“没事,正好锻炼一下。”雨诗笑了笑,点了点头。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暗店街》、《青春咖啡馆》、《地平线》

大部分是重读,因为莫迪亚诺获奖后有媒体请我写一些文章,而我需要通过不断阅读获得一些特别的感觉。莫迪亚诺对我来说并不是容易啃的骨头,他很难被评价,我觉得即便用诺奖颁奖词对于来概括他都有些狭隘了。虽然莫迪亚诺的作品背景几乎都是德占后的巴黎,但这只是背景,而不是全部。虽然从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或作者生平入手或许可以解释小说里的很多内容,但这样做其实很煞风景,因为作者明显更擅长将一些永恒的文学命题融入小说,比如人的迷失,记忆的抒情性,孤独和惶恐,等等,这些很诗意的东西才是作品的前景,是文学的灵魂。

网传的名校书单靠谱吗

店长是个比清一大不了多少的姐姐,人一看就很面善,这也是清一愿意在这里打工的原因之一。“明天下午就可以来上班了,四点准时到哦。由于你是临时工嘛,薪水不会太高,一个月800可以吧?”“知道了姐姐。”清一摆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对着店长摆了摆手,“那我先走了哦。”一旁的雨诗笑眯眯的看着,得意的摆了摆手,“走了啊,清一,我妈妈还叫我回家呢。”“对了,谢了哦。等我发了工资一定请你吃饭。”“这怎么好意思啊?”雨诗说道,“在这里上班很累的,每天回家会很晚,注意安全哦。”“哎呀,这个你放心好了。不相信我?A城谁敢动我?”清一说罢,沉默了一下。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