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六弹三枪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第三章:逃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血战一触即发。慢着!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 ...

摘要: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 ...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五章:少女西希雷雨虽然不明其中原因,却绝对信任她。如果西希要对付自己,早在他昏迷的时候就下手了。而且西希那么清纯可爱,雷雨对她大有好感,故此,雷雨毫不迟疑钻进黑洞里。黑洞是一个 ...

第三章:逃

这日,南宫鹰把公署里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无所事事,看着外面的雨——淫雨霏霏,慢慢地就想起了他的家乡上海,想着夏季却到郢中来看雨,其实上海的雨更好,因为有带着咸味的气息而非这里淡淡的感觉。看着看着就倦意来袭。索性就躺在窗户旁边的沙发睡下了,外面是雨打芭蕉。就在他刚刚睡下的时候,他梦见了自己在一场激烈的枪战中。忽然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电话那头是司徒处长;“南宫啊,你赶快带着你总务处的兄弟们去灞上镇,记得每人至少两把冲锋枪和一把手枪以及六七颗手雷,去支援卓阿鲁去,到哪里,一切听从卓队长安排。”

第一卷:逃亡篇

赫战抬起左手,喝道:“弓箭手准备!”

南宫鹰一听这装备——三枪六弹,自知问题重大。自然不敢怠慢,立马带领二十来号兄弟向郢中出发。在路上,他的司机诺威对他说:“哥啊,这路要是非常平整,道路宽阔而且畅通,我们我敢打包票,我们半个小时就可以到灞上。”南宫鹰并没有回答,只是疑惑地看着这个道路上同时行驶的军方的车队。虽然他没有过多的问司徒处长,但是他一看就明白,这次事件非同一般。南宫鹰自己有自己的原则就是:服从命令,不该问的不问。他也清楚,自己是外来的,在司徒的眼里他至多就是个备胎。关键还是卓队长,不过,他也很享受这样的情况,备胎永远不会冲锋陷阵,只是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力挽狂澜。当然,作为领导,也不会第一时间考虑他,但是,第一时间之后不得不考虑他。关键是自己:态度决定一切。

第五章:少女西希

与此同时雷傲天低喝道:“大家准备!”

当他准时到达灞上镇的时候,卓阿鲁在镇上迎接他:“你来的太是时候了,一切都靠你的枪杆子了。”南宫鹰笑道:“为兄弟两肋插刀吗。”卓队长答道“这次情况非同一般,搞不好,我们两个人,三百多斤都要交代到这里。”南宫鹰嬉笑道;“我听李元芳常常讲,如果你喜欢一个姑娘,但是那个姑娘根本不喜欢你,可惜,那个姑娘有困难了,你难道不帮她吗?如果经常和你玩的很好的朋友已经成为兄弟了,突然有难处了,你难道不帮吗?如果一个人突然落水了,恰好你又有游泳的能力并且路过,你难道不帮吗?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做人啊,不要戾气太重,我佛慈悲吗。”停了停,南宫鹰继续说道;“一个人处在艰辛万苦的时候,也就是那么一两回,人生在世也是那么几十年,现在不帮,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雷雨虽然不明其中原因,却绝对信任她。如果西希要对付自己,早在他昏迷的时候就下手了。而且西希那么清纯可爱,雷雨对她大有好感,故此,雷雨毫不迟疑钻进黑洞里。

雷氏族人皆握紧手中武器,只待族长一声令下,便要拼杀出一条血路。

卓阿鲁听罢,长叹一声“你呀,真能扯。”南宫鹰听罢“呵呵。”

黑洞是一个可以容纳个把人的小空间,待雷雨缩进去后,西希将一堆干草堆放在圆盖上,然后她也钻了进来,玉手轻轻地将盖子移好,顿时,黑洞真正的变成了黑暗的世界。

血战一触即发。

窄小的空间里,西希紧紧地挤在雷雨的怀里,而丰满和充满弹力的臀部,毫无保留地坐在他大腿上。

“慢着!”

瞬间,一股前所未有的刺激与快感从他的大腿神经游离全身。雷雨起了男性最原始的反应,一个帐篷从他胯间蓦然升起。

这时,从雷氏人群中冲出一白净少年,大声道:“我知道天命之人的下落。”

好在黑洞里乌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不然定少不了一份尴尬。

“摁?”赫战放下手,望向突然冲出的少年,道:“你是何人?”

雷雨赶紧弓起身子,以免被西希不小心给碰到。但是在这容纳两人便拥挤在一块的狭小空间,雷雨一弯身子,嘴便朝着西希的侧脸贴了过去。

“雷雨!你给我回来!”雷傲天见雷雨竟不知从哪冲了出来,连忙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胳膊。喝道:“给我退回去。”

正巧西希这时要与他说话,头微微向后仰来。于是乎,雷雨的嘴唇自自然然的碰上了西希滑嫩细软的嘴唇,嘴唇处一股滑腻略带冰凉。

雷雨偏过头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说:“我一直都在后面躲着。你早就知道帝国军队会来,所以才急忙的让我离开这里,想将我赶走,对吗?”

西希“嗯”的一声,身子似棉絮般软在雷雨的怀里,大腿碰到了雷雨胯下的顶起。只觉到一股温热从大腿处传来,西希似有察觉,一股奇异的电流游遍全身,整个浑身变得滚热,身子不自主的扭捏起来

“你!…”雷傲天望着自己最溺爱,却从小便严厉甚至苛刻要求的儿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雷雨手足无措的抱着怀中的少女,随着西希的轻轻扭动,胯下之物传来阵阵柔滑与弹性摩擦的快感,同时一股股属于处女的芬芳也随之雷雨的呼吸涌进他心灵深处。

“让我来,我有办法对付他们。”雷雨给雷傲天一个自信的微笑,拍了拍抓住他胳膊的手,道:“父亲放心,我不会去送死的。”

对于从未这样接触过女性的雷雨来说,这个感觉亦是美妙到了极点,刺激到了极点。眼看雷雨被刺激得要把持不住了的时候,一阵急剧的马蹄声由远至近,瞬间驰至。

在雷傲天发愣中,雷雨转过身大声道:“回禀将军,小的叫雷雨,乃是雷氏族长的三子。曾在偶然之下见过将军所说的天命之人。”

雷雨猛的一阵激灵,并从欲海中惊醒过来。难道是赫战他们已经追到这来了?雷雨心中警觉道。

“哼!你可知与本统领说假话会是什么下场!”

这时外面便传来一阵叱喝声,雷雨从声音可以判断出来人大约有十人,只是不知队伍里面都有些什么人,赫战与扎耳哈有没有来。

“将军神威不怒自发,小的丝毫不敢生出欺瞒将军的心思。”雷雨鞠身道,眼睛却眨也不眨的盯着赫战。

不待他细想,“砰!”的一声,柴房的已门被人踢开。

经雷雨这么一说,赫战心中顿时惊喜万分,急切问道:“那你且与我说说,那天命之人所在何处。”

一个粗豪的声音喝道:“人呢?你不是说那小妮子就在这里喂马吗?怎么没有看到人!”

雷雨微微笑道:“小的自然要将那恶人下落告知将军,但请将军能放过我族人性命。”

软在雷雨怀中的西希听闻此声,顿时身子一颤,似乎很惧怕此人。不过这样一来,雷雨反而心中安定了。因为若是她认识的人,自然就不是追杀他自己的帝国战士了。

赫战嘴角流露出一抹冷笑,大声道:“那是自然!只要你所说属实,本统领不仅保你一族安然无恙,还会重重的赏赐与你。”

这时,一个尖亢的声音响了起来:“马棚那边也没人,阿狗他们去农田那边搜索去了,那个妮子如果不在柴房定然是去了那边。”

“那便多谢将军!”雷雨闻言一稽首,又道:“小的是两年前去山上游玩,无意中遇见在溪边玩水的男孩,他与我一般大小的年纪,但是他的左脚心处却有一个七星胎记。小的好奇之下便与他闲聊了起来,他说这个七星胎记是自打娘胎出来便有的,而且每到夜里还会发着淡淡的星光,神奇无比,小的当时误以为他是天神下凡。呀!竟想不到,他居然是转世的恶魔。真是可恶,居然骗了我!”

另外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附和道:“桀桀~如果那妮子在农田那边,定然是跑不掉了。大人到时就只管好好享用。”

说到这,雷雨作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然后指着右方山头道:“他家就在那座山头另一边的一个小村落,小的这就可以带将军去寻找他,只消一炷香便可抵达,捉拿住那转世恶魔。但请将军只抓他一人,莫要伤害他人无辜性命。”

尖亢的声音提醒道:“不要托大,那妞跟西老头学了那么几招,颇有两下子。”

赫战听雷雨所述,与国君陛下对他说的一般无二,而且见雷雨那副真切的模样,并不像说谎,于是爽朗应道:“好!你是个善良的孩子,我答应你只捉拿天命之人,绝不伤无辜人的性命。”

阴阳怪气的声音道:“管她三下四下子的,再厉害最多也就是个剑士,我们大人连西老头都不怕,岂会害怕一个黄毛丫头。”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