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源音信,救世天下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没有找到日记,我是不可能把那天的时间和情节说的那么清楚的。但不能否认那半天的经历真得是难忘的。1997年12月30日,沈阳。今天真潇洒,午饭后,无聊,我们6个人一起压马路,因没有暂住证 ...

摘要: 梦露、伍尔夫、卢梭、蒙田……这些世界顶级作家艺术家们,有关他们的传奇浩瀚如星辰,无论是在世或去世。但从未有人从他们的“牙齿”这一特殊道具着手编撰故事。来自墨西哥的80后女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通在《我牙 ...梦露、伍尔夫、卢梭、蒙田……这些世界顶级作家艺术家们,有关他们的传奇浩瀚如星辰,无论是在世或去世。但从未有人从他们的“牙齿”这一特殊道具着手编撰故事。来自墨西哥的80后女作家瓦莱里娅·路易塞利通在《我牙齿的故事》这部颇具实验性的小说中,通过一名叫“高速路”的拍卖师,将这些牙齿和他们背后的故事串联了起来。在小说中,作家还将故事里诸多平凡人物以大作家命名,例如悉达多、胡里奥·科塔萨尔、拿破仑、卡洛斯·富恩特斯,甚至福柯、乔伊斯、萨特都写进了故事,赋予他们全新的角色——主人公冷漠的儿子、古怪的邻居、活得像一出“喜剧”的叔叔们和擅长演唱“毒鸡汤”的歌手……与以往中国读者熟知的马尔克斯、略萨、波拉尼奥等西语作家不同,这位获萨满·鲁西迪、恩里克·比拉·马塔斯盛赞;受乔伊斯·卡罗尔·欧茨、阿里·史密斯热捧的文坛新星不仅用这部题为《我牙齿的故事》(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作品复兴了拉美传统,更用了实验性的笔法打碎了艺术与大众间的高墙,书写了西语文学的新篇章。在本书的后记中也提到了成书的背景。19世纪现代连载小说作为文体兴起的同时,在古巴诞生了一种风行拉丁美洲的奇特职业:雪茄厂朗读者。为了减少手工劳动者重复劳作所导致的单调倦怠,工厂会安排一位工人为其他正在工作的同伴朗读雨果、左拉甚至大部头西班牙历史的书稿。21世纪这种文体在墨西哥的胡麦克斯果汁厂复兴,而重新发现这项拉美文学传统的人,就是这本书的作者瓦莱里娅·路易塞利。她受胡麦克斯艺术馆(与果汁厂仅一街之隔)委托,期望用一篇文章拉近艺术和普罗大众的距离。于是她借鉴了“雪茄厂朗读者”的历史与“连载小说”的文体,为果汁厂工人写一部每周连载,适合高声朗读的小说。《我牙齿的故事》讲述了世上最好的拍卖师古斯塔沃·高速路和他牙齿的故事。一部关于“我”的收藏品们、它们独有的名字和它们经回收后焕然重生的专著。

摘要: 第一卷:逃亡篇第四章:少女西希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脸枕在了冰冷湿润的草地中。不过暂时是安全的。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雷雨的 ...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如果没有找到日记,我是不可能把那天的时间和情节说的那么清楚的。但不能否认那半天的经历真得是难忘的。

第一卷:逃亡篇

1997年12月30日,沈阳。今天真“潇洒”,午饭后,无聊,我们6个人一起“压马路”,因没有暂住证,被带到了派出所。

第四章:少女西希

到派出所,民警吩咐把身上的钱、东西都拿出来。他们五个人把钱、传呼机、电话号薄、顶针,连手纸都拿了出来。我也把我的用来看时间假传呼机拿了出来。“都拿出来”严厉的吼声后,又有人拿出一些钱。接着有民警吩咐“洗一洗”并说,“洗到以后别怪不客气了”。我被洗了一下,逃过一劫,因为我的衬衣口袋里有16元人民币,一摸就会摸到的,真庆幸他没有拍到那个部位,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一民警见没有多少钱,吩咐道“重新洗一次”。我被吓的打了一寒颤,但此时只能咬紧牙关,听天由命了。还好,天公作美帮了我,正好要搜到我时,搜者在接了一通电话后,出去执行其他公务了。

雷雨在参天盖地的树林里拼命奔跑,逃跑了两天两夜的雷雨终于再也支持不住,双膝跪地向前扑去。

然后,大家规规矩矩的站着。“嘟”,又“嘟”了一声,放在台上的传呼机告诉我们在这里已站了2小时。脚累了,肚子饿了,我请假上厕所,顺便及其谨慎的从衣服底下摸出衬衣口袋里的钱,转移到衬裤口袋里,这一系列动作均是在大衣的掩护下小心翼翼完成的,因为我担心厕所里装了监视器。出来后,我站到原处,如释重负。因为穿警服带国徽帽的人都不在这间房里,渐渐地,我们有的人坐了下来,有的人看起来报纸,还有人偷抽了放在台上的“自己的烟”,并且开始了低声、小量语言交流。屋子里有一个我们不认识的小姑娘,始终未吭一声,她安然的坐在那里端详着报纸,时不时从兜中掏出寻呼机看看,可一个也没回。我想,这个寻呼机应该是设置在震动上的,这个小姑娘可能是来这里实习的。但后来证明,她也是被带过来的。

脸枕在了冰冷湿润的草地中。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很乐观,因为我们知道老板会尽快想办法来“救”我们的,尽管有人吼不要说话。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句话的威力也逐渐减弱。其间,老侯的寻呼机响了,看过号码后,他不敢回,我真替他着急,心里真觉得他是窝囊废,我依上面的号码用派出所的电话回了过去,原来是燕子,一直喊着侯哥,我没告诉她我是谁,她笑嘻嘻的问我们,“要不要送饭啊,”老侯的老婆也凑过来说了两句,我郑重其事的对她说,“你赶快把老板叫来。”派出所的同志看到我用他们的电话也没说什么,可能他们看我还有点顺眼的缘故吧,谢了你嘞,不对我发官脾气的民警。

不过暂时是安全的。

有人来了,那个小姑娘被来人保了出去。台上有五根皮带,其中有两根是贵一点的,当时200多元吧,后来得到批准可以拿回皮带。一民警跟我们说:“叫你们老板一小时内过来,不然送你们到‘大二环’劳动改造去”

听不到追兵的声音,这使雷雨的心理上好受了很多。虽然被他们追上是迟早的事情,但是逃走了总会有一丝生机。

钟声告诉我们,在这里呆了五个小时,夜色告诉我们往日这个时候开饭了,站在这里很难受,多希望老板赶快把关系疏通好,带我们离开这里。

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雷雨便不会放弃。

其实,今天此事的起因是,我们同事的一个宿舍楼,由于他们的疏忽,忘记关了水龙头,导致楼下被淹,激起民愤,派出所曾经让我们老板去一次,而我们老板失约,派出所觉得挺没面子,所以才以没有暂住证为名,逮住了我们。

自从在雷氏族寨得知赫战他们要找的‘天命之人’就是自己的时候,雷雨就已经策划了逃跑的计划。

其实,我们老板也有错,好公民应当依法办事,你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里”租房营业,你就应该按人家的规定把手续都办全办妥了。不就是一个暂住证吗?有了它我们今天怎么会受这个罪呢。或者如果你事先把这些当官管事的都疏通好,不办也没关系的。你们这样的不负责,让我们出来打工的,总觉得像欠人家多少钱似的,生怕被人家逮住,一点安全稳定度都没有。我真愿办个暂住证,哪怕自费也踏实。在我做过的地方,不都有暂住证吗?这个暂住证,在居住时是个临时户口簿,等你离开了,就成了我们人生经历中的美好印记和证明,何乐而不为呢?看,我就收藏了南京、北京、上海、桂林、青岛、长春等地的暂住证!

抓住赫战他们急切寻到‘天命之人’的下落的弱点,雷雨便以‘天命之人’下落为诱饵,将赫战他们诱骗到茂密的山林中,待他们抛下步兵与弓箭兵以骑兵急忙赶至此处,才发现此处竟是深山密林,那时只得弃马步行入山。

不多时,老板在一人的陪同下来了。这位女士是我们的一个顾客,本地人。社会关系相当了得。你看她,个子高挑,身材匀称,打扮入时,举手投足之间足可以感觉出她的高贵典雅,与众不一般的气质。在她与民警随意的轻言细语,和银铃般的笑声过后,我们被告知,可以走了,我们向出了笼的小鸟,首先争先恐后的走到了门外,二曹、燕子、金顺等,都来接我们了……

这时,雷雨的逃跑计划便已成功大半。

就这样我们在派出所度过了难忘的半天。

下了马的骑兵,又怎能比得上他这常年在深山游猎的人呢。

于是入林后,雷雨便设计夺取那个粗心大意的扎耳哈的配刀,凭借着自己对山地的熟悉与他剑师的实力,成功逃离而去。逃离时,雷雨还留下自己便是他们要寻找的那个‘天命之人’的信息,以吸引赫战的注意力,以免再去寻找族人们的麻烦。

急促的呼吸使肺中的空气几乎被抽空.一阵阵晕眩袭击着雷雨的大脑神经。

雷雨以无比的毅力和意志支撑着。他不想被人像捉只猪那样捉回去见帝都国主!那个视人命如草芥的暴君。若是被捉,别说那个未见过的暴君,光是被他骗得团团转的赫战也绝不会让他活下去。

“呵呵,他此时定然气炸了把?”雷雨这时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轻微的脚步声随着吹来的风送进耳朵,还有猎犬的吠声,雷雨心中一震,条件的伸手到背后,握着背后那把大刀的刀柄。若是单对单,他们没有一个会是自己的对手,包括他们的统领赫战在内。

虽然雷雨未曾与赫战交过手,但是他有那样的自信。

这是一个剑师的自信。

雷雨一咬牙,爬了起来,朝着高过膝盖的草丛林一脚高一脚低踉跄的奔去。

四周的草木越来越茂密,雷雨不得不拔出从扎耳哈那里夺来的大刀,为自己劈开出一条逃跑的去路。很快,雷雨疲倦到不能动弹的肌肉陷入了完全麻木的境地。

支撑着雷雨的,只是他顽强的意志力。

若非从小被雷傲天以出色剑手的要求严格训练,他恐怕早已倒下。

“也不知父亲与族人们现在怎么样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