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上市,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吕布对着他义父方向叩了叩头,说声带马,又舞了几下枪棒后欲离去,众官说:“送温侯(因吕布多次战功,被封为温侯)。”吕布和其他官员离开宴会场面。而王允还在场,说:“啊,王司徒,老贼做事太凶狠,残害忠良杀张温,强忍怒气回府。”走了几步,王允又说:“想觅一个良将,斩佞臣。”王允才离开宴会场。

章节试读

余少同半仰在足道馆巨大的沙发上,一边不时地看一眼坐在他脚前给他按脚的小妹,一边想着心事。小妹的工作服是一件碎花无领的小褂,胸脯上一小片白白的皮肤显现着,身子前倾用力的时候,一小处乳沟便若隐若现,刺着余少同的眼睛。余少同觉得角度不太够,脖子有点累,他就说:小妹,请你把那边的枕头拿来,我再垫一下。小妹起身拿过了旁边沙发上的枕头给他,余少同把枕头放在后背,觉得这样的角度正好。他说:好,这样正好。小妹就说:先生,你这样坐起来没有躺着舒服的,躺下去眯一觉,我也就做完了。余少同笑着说:躺着就看不到你啦,这样正好。小妹发现了余少同望向她胸脯的目光,明白了余少同是在说什么。她下意识地抬手掩了一下胸前的衣襟,笑着说:先生你太直接了吧,偷着看看也就行了,哪有你这样子直说的?余少同哈哈地笑了两声,他觉得很有趣:这有什么,好看的东西,谁不想看?偷偷摸摸地看,还不如大大方方地看。小妹,你不觉得那些想看又要偷偷摸摸地看的男人很虚伪吗?小妹拿下了掩着前胸的手,说:你说得也是,先生真有意思。那,你就看吧,我又少不了什么。余少同觉得这小妹也蛮可爱。两个人这么一说,他倒是不太好意思盯着人家看了。再说本来也就是插科打诨,真要是盯住人家的胸脯看下去,还不成了精神病?余少同虽然喜欢女人,但他从来不打按摩妹、洗脚妹的主意。开句玩笑也就罢了,来真的就没意思了。一是没品位,二是觉得这些小妹也挺可怜,男人更要尊重她们。三是,真要打她们的主意,太容易上手了,没有挑战性。他更愿意进攻那些他中意的、又不易得到的女人,征服了她们,才刺激,有成就感。余少同到足道馆这样清静的地方来,就是来想心事的,想那些和女人有关的心事。他眯上了眼睛,把手里已经灭了的烟斗也放在旁边的小茶几上。小妹见他要睡觉的样子,也知趣地不说话了,低头认真地干活。余少同在想那个叫钱小欧的女人。他又被女人打动了,想不打动都不行,这是没有办法的事。离报社不远,有一家银行的营业部,营业部不大不小,是个中型的。余少同经常来这里存钱取钱。做了总编助理以后,收入逐渐多了起来,他就办了一张VIP金卡。办业务的时候,可以进到特备的贵宾区,那里面既干净又安全,人也少,基本上不用排队。那天下着小雨,余少同进去取钱。他前面的一个人业务很复杂,办得很慢。余少同就在沙发上坐下,翻看着银行为顾客预备的时尚杂志。这时候又进来一个人,正巧窗口那个人也办完了,站起身要走。后进来的那个人一下就把卡递了进去,里面的营业员接过了卡就办了起来。余少同心里不舒服,他起身走到窗口,轻轻敲了下玻璃,说了声:对不起,轮到我了。营业员是个小姑娘,她抬头看了看外面,面无表情地说:算了,就你们两人,着啥急啊。余少同更不快,但脸上仍带着笑说:小姑娘,看来我得教你怎么说话了。你应该先微笑,然后说“对不起,我忘了是您排在前边。要是不急的话,请您稍等等”。小姑娘可能从来没人教她这样说话,她盯着余少同说:你这个人,咋这么认真?不就几分种吗?余少同说:你越说越不对了,我不差几分种,我差我的权利和你的态度。请你道歉。小姑娘声音高了:道歉?道什么歉?余少同叹了口气说:你显然缺少培训。算了,我找你们领导。这时候,钱小欧就进来了。她那天是值班经理。余少同看到她的胸牌,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和职务:钱小欧,副行长。

我们决定去那座古堡,也许那个地方就是解开失踪事件的关键。我本以为矫治会因为害怕而不打算去古堡,但是出乎我的意料,他决定要去,并且发誓一定要解开古堡之谜。其他人听矫治这么说,胆子也大了许多,就这样我们收拾了东西,在矫治的带领下,我们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在行进的路上,我发现在我们右手边不到20米处的地上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我们决定去看看。这是一个半径只有5米左右的一个圆状烧焦地,在圆的中央,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尸体还没有腐烂,我突然想起了昨晚我丢的那个烟头。看来尸体是被埋在枯叶下……不对,与其说是被埋在枯叶地下,准确的说是自己死在这,然后被枯叶盖住。因为没有人会这么埋尸体。我们没有花过多的时间在这具尸体上,20分钟后我们离开了那里,继续向着古堡的方向走去。在路上,我在想,为什么那具尸体的鞋子底板上会有被踩碎的玫瑰花瓣和一颗特别的棕色图钉。也许,古堡会给我答案。

董卓来了,见到吕布,问:“你刚才到什么地方去了?”吕布说:“你管我去哪儿!”董卓说:“吕布呀,你简直就是一个小畜生!”吕布说:“你是个老东西!”董卓气的瞪圆了眼睛,说:“反了,反了,吕布你到我面前来听我讲话,小畜生,小畜生。”说完向吕布打去,反倒扭了自己的腰。董卓责骂吕布,你与我爱妾搞什么关系,董卓又打吕布,满腔怒火,未消恨啊。最后董卓和吕布打在一起,互相厮打后,两人背到着手,却哈哈大笑起来。董卓朝吕布吐了一口,并拿一把短刀,我要你的命啊!我儿看斩,董一手刺过去,却被吕布一把攥住。董卓与吕布打斗,恰好李儒夹在中间,李儒对吕布说:“不可呀,不可呀。”吕布下去了。

专业点评

现实对话,不仅需要勇气,还得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守得了底线!2015年国内最优秀的长篇原创小说,讲述你我都市人身边的事、眼中的人。他们似曾相识,却又无法对号入座。可是,他们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他们的事,就是你的事。我相信当你阅读后合上书,你会这样告诉我:阅读时,每每有一种心照不宣,却又觉得匪夷所思。无奈,这就是人生。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隐约看到了古堡,我高兴的转过头想对他们分享我着喜悦的心情,但我看到的是矫治一脸的恐惧。“矫治,你没什么问题吧?”“额……没事,不用担心。”我看得出,矫治还在因为昨晚看到的场景然感到害怕,也对,无论换了谁遇到那样的事,也会害怕的,包括我在内。我们几个大着胆子走到了古堡前,这才清楚的看到了古堡的样子。这是一座中世纪的古堡,虽然略微显得有些陈旧,不过那种历史遗留下来的气息还是令我们感到有几分莫名的畏惧。古堡很大,说实话,除了在照片上看到过这样大的城堡,还真的没有亲眼看到过。城堡外面有两颗松树,还有一个不大的水塘,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座森林里会有这样的城堡?我想知道真相的欲望越来越大了。

这时,吕布来了,董卓问:”有事没有?“吕布说:”没事。“董卓说:”我们虽为父子关系,以后再来,先通报一声,这是规矩,不可随便进入我的房间,老夫要上朝了,你陪我去吧!“但这时,吕布正和貂蝉用手比划着,说些什么。被董卓发现了,说:”你好大胆,竟敢欺负我爱妾,给我滚出去!“吕布走了。董卓说:”真是岂有此理啊!“貂蝉说:”刚才走的那个人,就是偷看我的人,请太师替我说说叫他以后不要来了。“说完哭起来。董卓说:”不要哭,我要是抓住他,一定把他轰出去!我要上朝去,你一定要防备吕布那坏小子“

图片 1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矫治发了疯似的跑……

吕布走出来,感叹地说:“老贼强暴我貂蝉,真令人生气,我要去看看貂蝉的情况。”貂蝉做哭泣状。此时,王允说:“太师是太缺德了,你为何在此长叹呢?”吕布说:“为了貂蝉啊!”王允对吕布说:“你们还未完婚吗?”吕布说:“她已经被老贼霸占了。”王允说:“有这等事?此地不是讲话之处。”吕布随王允去另外一个地方谈话。王允说:“太师做出这等事?这种事可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下官年迈体衰,也就罢了。可你年轻气盛,若无动于衷,岂不让人笑吗?”吕布说:“可悲呀,我一定要杀死他,以雪我仇。”王允说:“下官失言了,失言了。”吕布说:“我们有父子之情。”王允说:“你姓吕,他姓董,怎能谈得上父子关系?”吕布恍然大悟说:“如果不杀老贼,誓不为人!”吕布问王允,可有什么办法?王允说:“假传圣旨,你我共同把他杀掉。”

摘要: 继《我的娜塔莎》之后,我国著名编剧、作家祖阔的全新巨作,讲述都市人在官场、职场、婚姻、男女中的思辨与纠结,挣扎与救赎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8日书讯:近日,著名编剧祖阔全新巨作《喧 ...

“嘿,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对站在窗户边上的保罗示意,“这墙上好像有东西。”保罗走过来,对着这面棕色的墙打量了一番。他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小瓶液体,小心翼翼的喷在了墙上。突然,墙上出现了一点一点的荧光。稍后,他又在旁边的墙上以及楼梯的扶手上喷洒了这种液体。“怎么可能!?”鲍勃似乎很惊讶,“布鲁斯,这房子里到处都是血迹!”“什么!?”我惊讶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鲍勃看着他手上的瓶子,“知道这是什么吗?”我摇头示意。“这是鲁米诺试剂,一种可以和血液反应让其产生荧光的化学试剂。”他看着我,“这房子里的许多墙上以及楼梯扶手上曾经沾满了血液,这一点是肯定的。”我看着那些荧光,突然感到一丝的寒意。

这时,吕布来了,说:“我是盖世英雄,胜略高,各路诸侯难以敌我,啊!刚斩温侯,打死十八路军,让太师认作义子。刘关张也不是我的对手,必败无疑。王允把金冠相送,如此厚礼,我该去看他一下。”吕布说:“壮士们,我们去王允府。”

编辑推荐 现实对话,不仅需要勇气,还得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守得了底线! 2015年国内最优秀的长篇原创小说,讲述你我都市人身边的事、眼中的人。他们似曾相识,却又无法对号入座。可是,他们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他们的事,就是你的事。我相信当你阅读后合上书,你会这样告诉我:阅读时,每每有一种心照不宣,却又觉得匪夷所思。无奈,这就是人生。

由于不知道矫治往哪个方向走,我们三个人只好分头行动,尽管这样不太安全,不过为了能尽快找到矫治也别无选择了。我们商量过,只要一找到矫治就发信号弹,当然,如果遇到危险也是如此。就这样,我们分开了。

美人计

内容提要

《喧城》讲述的是三个大学同窗好友吴江白、余少同、林汉,在毕业前有着共同的梦想——文学梦,而在步入现实生活的大舞台之后,在经历了现实的喧闹、浮夸、冷酷无情后,曾经的热血青年备尝艰辛,使他们陷入迷茫,从而三人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作者在文场、职场与情场的交织叙事中,书写了当代文人得失兼备的生活现状,揭示了他们难以自主的个人命运,并以一种反思与批判的姿态,检省文人自身,叩问社会现实。书中呈现的是关乎他们的心灵困惑、精神蜕变、道德挣扎与自我救赎,以及对他们人生的考验,也体现了当代青年人的精神面貌和实现人生价值的意义。

夜幕降临,天空刮起了风,虽然树上的叶子已经不多,但地上厚厚的枯叶被风刮起的声音还是很清晰。我是第一个开始值班的人,除了听到风声与枯叶卷起的声音,我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两个小时很快就过了,我进帐篷叫醒了保罗,于是他去值班,我就进帐篷睡觉了。不知道了什么时候,我被鲍勃叫醒了。这个时候并没有天亮,我看了看手表,是凌晨三点。鲍勃说矫治不见了!我急忙走出了帐篷,他们都坐在火堆旁边,除了矫治。我询问了矫治的情况,保罗说他叫醒矫治去值班后,自己就去睡了,不过没多久就因自己喝了过多的水起来去上厕所,然后就发现矫治不见了……我们决定让鲍勃守在营地,担心矫治突然回来却看不到我们。我告诉鲍勃,如果矫治回来或是你遇到突发事件,你就往天空发射信号弹,我们会马上赶过去。于是我们其他三个人就动身起寻找矫治了。

貂蝉端着香炉出来了,说:“董卓贼太专权,挟天子以令诸侯,近日,老爷进府来,愁眉不展,定有为难的事,难对人言。”貂蝉走了几步,把香炉放在地上,站起来,双手合十,对月磕了一个头。后面王允走来,貂蝉说:“愿国家与黎民平安无事。”王允嗯了一声,说:“何人在此长叹?”貂蝉说:“是你的女儿貂蝉。”王允说:“大胆貂蝉,不去安睡,在此长叹,莫非有什么事不好谈?”貂蝉说:“老爷,切莫动怒,请听我肺腑之言。”王允说:“站起来说。”貂蝉说:“是,近日来见老爷愁眉不展,想必朝中出了难言的事,弟子来此花园,对月长叹。”王允说:“朝中有事你一个女孩家也办不到啊,还是回去歇息去吧。”貂蝉说:“老爷呀,弟子虽是女流,正气也知道。”王允与貂蝉向四周查看一番。貂蝉说:“那董卓,加害忠良,涂炭生灵,我简直要把董卓杀死!”王允说:“貂蝉一句话,足见她,颇具肝胆,这重任莫非要我女儿承担,我这里与貂蝉肺腑相见,为社稷我跪拜貂蝉,”貂蝉说:“老爷快快请起——”王允说:“貂蝉啊,董卓老贼,别有野心,他的义子又骁勇善战,兵权全都掌握在他父子手里,”停了一会儿,王允又说:“我无机可乘,遇到你我倒想起一个计策来。”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8日书讯:近日,著名编剧祖阔全新巨作《喧城》由时代华文书局出版。祖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全委。1956年生于丹东,现居长春。曾插队,当兵。多年从事文学编辑及影视制作人工作。1982年始创作,著有小说集《等你到秋风萧瑟》, 长篇小说《恋曲1976》《我的娜塔莎》及影视作品。

“这不就是一只普通的水壶吗?”矫治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说明这个地方曾经有人来过并且在这里像我们一样有营地!”看的出,保罗有些兴奋。“那好吧!明天我们一起去保罗发现水壶的地方,看看是否能发现点别的东西。”他们都点了点头。太阳光慢慢的变得微弱,就这样,我们的一天中有阳光的时间就这样过了。出于我们所处的地方是森林,因此我们五个人决定晚上轮流值班,以防止有什么突发事件。

四个漂亮姑娘翩翩起舞,貂蝉上来说:“我领群芳,献歌舞,故意献媚传情。”董卓从酒席上,下来与貂蝉共舞,丑态尽出,令人大笑不止。跳舞完毕后,董卓低头看漂亮的貂蝉,并哈哈大笑,说:“歌姬中的貂蝉,又美又俊,倒叫我年迈人起了这少年心。”他说完,又哈哈大笑,问:“这领舞者是何人?”王允说:“她叫貂蝉。”董卓开玩笑地说:“好响亮的名字啊!”王允说:“貂蝉上前见太师。”貂蝉说:“是。”接着行万福礼,说:“参见太师。”董卓想抱她,却又说:“罢了,啊,貂蝉,我来问你多大岁数啦?”貂蝉羞羞答答地说:“一十八岁了。”董卓笑着说:“一十八岁了,可我五十八岁了,巧的很啊。”说完又哈哈大笑起来,说:“貂蝉,真是仙人啊!”王允说:“你既喜爱此女,下官把她送给你,你看如何?”董卓说:“你讲的当真?”王允很有把握地说:“当真!”,董卓又问:“这是事实?”王允说:“就是事实!”董卓说:“多谢了,多谢了。”董卓丑态尽出。

继《我的娜塔莎》之后,我国著名编剧、作家祖阔的全新巨作,讲述都市人在官场、职场、婚姻、男女中的思辨与纠结,挣扎与救赎 !

这时正值秋季,森林里许多树木都已经开始落叶,地上也是一层厚厚的枯叶,树木很多,但很少看到还挂有緑叶的树木。我们的车子进入森林二十多分钟后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路太过泥泞,只能步行。

突然,董卓传令要宴请大官。去了四五个大官。董卓说:“同仁们,摆桌开宴。”四个官上座,参见太师。落座后,王允说:“太师,唤我等人有何事?”董卓说:“我儿战胜十八路诸侯,劳苦功高,请列公前来,与我儿欢聚一番。”众官说:“我等奉陪。”董卓说:“列公请坐。”众官员说:“太师请坐。”董卓与众官饮酒。

朝阳慢慢的升起,天空也变得明亮,似乎一切都是新的,不过依旧没有鸟儿清脆的叫声。矫治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我们都在等着矫治醒来,我们心里有太多的疑问,这一却需要矫治醒来才能水落石出。在焦急的等待了4个多小时后,矫治终于醒了过来,他一看到我们就变得异常激动,我们急忙安慰矫治,帮他稳定情绪。几分钟后,矫治的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这个时候我们才问他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

貂蝉走出董卓的睡房,说:”我只所以和董卓同床,是为了除国害。“貂蝉心里想:美人计,安排的好;董卓老儿他不知道,为何吕布还不来?想到这里,貂蝉打扮起来,涂红嘴唇,修眉黛,走了几步,吕布来了。貂蝉自言自语地说:”窗外有一人走动,是谁呢?莫非是吕布?“吕布真的来了,还用手势向貂蝉打招呼。这时,董卓来了,说:”貂蝉啊。“吕布急速逃跑了。董卓凶狠地说:”貂蝉,你掺我来!“貂蝉说:”太师,你起来了。“董卓说:”昨天我喝酒喝醉了,今天才起来。“董卓坐在凳子上,说:”我还是去上朝吧。“貂蝉说:”就不要上朝了。“董卓说:”这是为何?“貂蝉很生气地说:”我睡午觉时有人在外面偷看我。“董卓说:”是谁呀?“貂蝉说:”好像是吕布。“董卓疑惑地问:”真有这等事?“貂蝉很肯定说:”确有其事。“董卓说:”那一定是吕布那小子,那吕布是酒色之徒,他再来时你应该回避。“

我们在一个比较平整的地方搭了两顶帐篷,吃了点东西之后,我们五个人打算分成两组去找线索,我与鲍勃和矫治一组,杰克与保罗一组,四个小时之后回到这里集合,稍作讨论之后,我们出发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