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快过年了,我去服装店给妈妈买了一件鸭绒袄,紫红色的,夕阳红牌,妈妈穿着非常合身,看出来妈妈很高兴。我说,这是她给你买的。妈妈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我接着说,她是晚辈,她也意识到错了,你就 ...

摘要: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忙着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儿子也一直期盼着爷爷奶奶能在那天来和自己一起吃蛋糕,可是当天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有见爷爷奶奶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第二天,我才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怎么就忘记 ...

摘要: 狗在村头窜,远处响一阵鞭炮,像跑肚拉稀带臭屁,不算脆,狗不惊,也不怎当回事。这年头,死个把人,稀松平常。年纪轻轻,英年早逝,顶多叹口气;年岁大的闭了眼,大气也不喘一口,屁也不肯放一个。当年,哪怕活到 ...

快过年了,我去服装店给妈妈买了一件鸭绒袄,紫红色的,夕阳红牌,妈妈穿着非常合身,看出来妈妈很高兴。我说,这是她给你买的。妈妈迟疑了一下,有些不相信的又问了一句。我接着说,她是晚辈,她也意识到错了,你就别太在意了。妈妈说,怎么会,进了咱俩的门,就是咱家的人,一家人,哪有那么多事。

最近一段时间,我都是忙着准备给儿子过生日,儿子也一直期盼着爷爷奶奶能在那天来和自己一起吃蛋糕,可是当天一直到晚上睡觉前也没有见爷爷奶奶来,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狗在村头窜,远处响一阵鞭炮,像跑肚拉稀带臭屁,不算脆,狗不惊,也不怎当回事。

那天二婶遇到我就说,你妈妈穿着你老婆买的衣服呀,整天的满村里转,遇到人就夸呢,把我们羡慕的不得了。我笑了笑说,我的老婆就是懂理,也是晚辈应该做的。

第二天,我才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怎么就忘记了孙子的生日呢!真是该死,老了就忘事了,不中用了,句句话语都透着他们的自责。我也想,我的儿子,你二老的孙子,一年一次的生日怎么就不记得了呢?你们让儿媳妇怎么想?孙子多么失望呀!

这年头,死个把人,稀松平常。年纪轻轻,英年早逝,顶多叹口气;年岁大的闭了眼,大气也不喘一口,屁也不肯放一个。当年,哪怕活到八十岁,死了也都惋惜,要历数其生前之善举,评价其为人处事,有意杨起善隐其过,以便彰显以死者为大的那份宽容。即便逝者生前与人结怨,那活着的对头顶多骂一句:老东西,你倒先去了,本事呢?之后便无话。

过年回家,妈妈对老婆热情了不少,老婆当然也和婆婆近乎了很多。我正为自己的计划暗自得意,弟媳妇对我老婆说,你给妈买的衣服真得体,颜色样式也都好看,我正想问你从哪儿买的?我也去给自己妈妈买件。老婆有些摸不着头脑,一直朝我这里看。我赶紧解围说,就在城里乐尚超市三楼的老年专柜,都是名牌,那里质量很有保证。老婆瞪了我几眼,脸开始拉的老长。

本来我每个周末都回家看看,这个周末我故意没有回家。爸爸打来电话说,估计你们大白菜吃完了吧,冬季吃大白菜对身体可是有好处,你妈妈刚磨了新面粉,来家拿点吧,放点肉包饺子,我孙子最愿意吃了。我借口工作忙加班,敷衍了过去。

人总是要死的,都不死地球会涨破。古代帝王为长寿,求仙问道,炼丹吃,中了毒死得不明不白。后人不炼丹了,长生不老的心思也还是放不下。便去找老寿星打探秘密,问他怎样吃,怎样睡,怎样生儿育女,怎样穿衣戴帽。老寿星们便有些装腔了,卡巴着眼胡诌八扯:三餐如何,睡姿如何,婚姻生活如何,叫你想仿效也办不到。其实,生死从来不由人。他们像那些早死的人一样并不十分清楚存亡的根本理由,话多了,说远了。

正在这时,老婆的手机响了。我当时还心里想呢,谢天谢地,电话真及时。听声音是丈母娘打来的,你老公买的衣服我特别喜欢,邻居们也说真好看,你告诉他一声,他来送的时候我出去跳舞了,你爹收的,还说我不知道卖衣服的地方,不行他去换,你对他说,不用换了。

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做的也不对,怎么和老人家生气呢?上次填个表,爸爸妈妈的生日我硬是想不起来,还打电话问了他们呢,现在也没有记在心里。对于孙子的生日,他们可能真的是老糊涂了。

要说的啄木鸟二叔活了七十三岁,与孔夫子同寿。因为我到过灵棚跟前,看过丧榜。那上面竖排写下这么一行文字“:新逝显考左公讳欣堂享寿七十又三之丧榜”以下是他的生卒年月日。本来还应细排到生死之时辰,因二叔光棍一条,事先不曾留遗嘱,故省略不计。“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抓自个去”,是古语乡谚。据传孟子孔子二人分别活了这俩寿数,因而设下世人生死之门槛。眼下,人寿大有增长之势。杜工部老先生的“人活七十古来稀”早已过时。于是,啄木鸟之死,人并不觉其高寿。所以,他生前无人与其交流养生之道;死后无人探讨其饮食起居。年轻的好事者们关心的是另一件事情:老东西咋有这么个古里古怪的外号儿?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