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与守墓者,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 ...

摘要: 站住,大姐!听到有人打招呼,我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路灯下有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每人手持一根垒球棒。我调侃地说,年轻人,你应该叫我大妈正合适,俩侄子有啥事吗?瘦高个狠狠地说,少废话,把你身上所有 ...

摘要: ①异能的守墓者一个特别的晚上他走在马路上低声咒骂,他叫羽沼是一个小偷,今年18岁,他6岁就因为父母的一场车祸变成孤儿,邻居觉得他年幼可怜,收养了他,而他却偷走了好心邻居家的钱还留下来一张字条我不需要别 ...

“哎呀,怎么考成这样。”王主任一筹莫展地面对着年级成绩单,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站住,大姐!

①异能的守墓者

这已经是第三次打败仗了,前两次全年级的成绩与之前的考试相比一次不如一次(用一落千丈这词也不为过)已引起家长的“公愤”了,校长听到这些后,也没放过身为年级主任的他,没过多久 ,他就被校长叫去歇斯底里地“洗礼”了一道。而这次成绩又大大令人失望,他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校长那雷鸣般的话语:“如果年级下次再考差了,你那位置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了。”话虽模糊,但王主任不是笨蛋,连忙说;“校长,请您放心,下次一定考好。”

听到有人打招呼,我停下了脚步。抬头一看,路灯下有两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每人手持一根垒球棒。

一个特别的晚上——

“怎么办,看来我这个位置保不住了,”他叹了口气,迈着步子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

我调侃地说,年轻人,你应该叫我大妈正合适,俩侄子有啥事吗?

他走在马路上低声咒骂,他叫羽沼是一个小偷,今年18岁,他6岁就因为父母的一场车祸变成孤儿,邻居觉得他年幼可怜,收养了他,而他却偷走了好心邻居家的钱还留下来一张字条——我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和可怜!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碎了王主任的思虑。

瘦高个狠狠地说,少废话,把你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看到没有?我们手里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从那以后他就变成了人人讨厌的“老鼠”

“进来,”王主任生气地对门外吼了一句,心想,谁会在这个时候来,难道是校长,不可能,他还不知道这件事。他的心颤抖了一下。

我有些慌张的样子说,什么?叫了一声大姐,就让我给见面礼呀,这礼是不是重了些!可惜我身上没带值钱的东西。

“唉”羽沼仰望着星空,今天他一点收获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他恐怕会被饿死。

来人着实让王主任吓了一跳,不是校长,而是比校长令他更担心害怕的人——刘主任,副的。在这个节骨眼儿,只要有人向校长毛遂自荐,自己卸任没有百分之一百的可能,也有百分之九十。而姓刘的落井下石的可能性最大。想到这儿,汗珠不知不觉地从他的手心中溢了出来。

胖子晃了晃手中的棒子说,快点,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夜已经很深了,风吹来那是刺骨的冷,羽沼裹紧单薄的T袖无意向前方一看,只见一个光着脚丫,穿着白色连衣裙,小声哼着儿歌小女孩,小女孩在马路上轻轻地跳,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王主任,你好,”刘主任点头哈腰地说道。

我又镇静地说,值钱的东西没有,我这里只有钱,你们要不要?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些钞票拿在手里。

“呼。”羽沼向手心里吹了一口暖气,他从牛仔裤里拿出一把匕首,他准备绑架小女孩,然后要点钱。

王主任没好声好气地说;“你干什么?”

瘦高个动作很快,伸手要抢钱,我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腕,接着一扭,然后一记右拳打中了他的下巴,由于力量偏大,他顿时晕倒在地上。说时迟那时快,我又飞起一脚踹到胖子心口窝地方,其应声倒地,我向前一步迅速踩在他的脖子上。

羽沼放轻脚步声,他慢慢靠近小女孩,一下子向女孩扑去。

刘主任此时满脸讨好的笑,但对王主任来讲是狰狞的笑,要命的笑,他接着说:“就是这次成绩嘛,我们年级还是考得不咋样,王主任你也知道,”

我拿出手机报完警,说,今晚刚参加完市里的散打比赛,屈居第二名,还憋着火呢,你们还来打我的劫,我还想打你们的劫呢。

“额……”

“知道什么?”王主任一下打断,脸慢慢变成铁青色,心里不由地传来一阵阵寒凉。

羽沼扑了个空,他眼前的女孩居然凭空消失了!羽沼紧张的向用围张望,他不相信女孩消失了,因为他可能碰到了鬼!

“别急,主任,这次考成这个样,如果一旦公布,引起家长‘公愤’不说,校长肯定要来找你的,你也难堪,见你平时对我们这么好,”王主任冷笑了一声,刘主任仿佛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有个主意,可以瞒过他们,您听听,”王主任脸角好像笑了一下,“这次就别实分公布了,我们可以采取字母等级测评制度这种方式,这样,学生和家长都不知道具体情况了。主任,你觉得如何?”

“大哥哥,你在干嘛?”羽沼身后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羽沼转过身发现,说话的就是刚刚他准备绑架的女孩,女孩扎着两个小马尾,她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嗯,让我考虑考虑。”王主任嘴上虽这么说着,其实他心里不知说了多少个“好”了。

“你…你是人是鬼?”羽沼被吓得摔跤,眼前的女孩凭空消失了过后居然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