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01章伟大诗人陆游乘时光机从宋朝飞临阔别九百多年的故乡浙江绍兴,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曾经热恋过的唐婉。在五星级大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就到他就和唐婉来到曾约会的地方沈园。在一个 ...

摘要: 想当年,她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还是个未断奶的孩子。等到他上小学三年级后,她已经是初中三年级了。他初中三年级时,她已经是大三了。命运就像两个端点,他永远也跟不上她,好吧,当他的大学三年级第二学期时, ...

摘要: 作者:李梦凌今天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天,哥哥千辛万苦将我弄到了这间名派大学,它原称:音豪斯顿学院,是不是听了都觉得很气派,那是必须的,因为里面都是呆着些所谓的千金之身的少爷和小姐们,不过能进这间学校当然 ...

陆游和唐婉的爱情故事01章

想当年,她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他还是个未断奶的孩子。等到他上小学三年级后,她已经是初中三年级了。他初中三年级时,她已经是大三了。

今天是我上大学的第一天,哥哥千辛万苦将我弄到了这间名派大学,它原称:音豪斯顿学院,是不是听了都觉得很气派,那是必须的,因为里面都是呆着些所谓的千金之身的少爷和小姐们,不过能进这间学校当然不是靠简单的钱而已还要有足够的学习成绩,不过我可一点儿都不中意这间学校,年学费那么贵都可以让我吃好几辈子了,虽然我们家比一般人家庭好了那么一点儿,但是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等,一定不知道里面的掌管人是一个特别年轻的少年,听到这里,我还是有些期待的说,毕竟我也算是花痴范了,呼呼~

伟大诗人陆游乘时光机从宋朝飞临阔别九百多年的故乡——浙江绍兴,他来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曾经热恋过的唐婉。在五星级大酒店住了一夜,第二天他就到他就和唐婉来到曾约会的地方——沈园。

命运就像两个端点,他永远也跟不上她,好吧,当他的大学三年级第二学期时,很意外的是,她站在他的教室讲台上成为了他们班的数学教师。

“喂,莫晓菲,你是欠揍吗,叫你那么多遍你都听不到”这狮子般的吼叫不用多说都知道是我哥的了“到了,还不快点给我滚下车去,你若是在学校惹事你就玩蛋了”走之前都不忘记损我一顿,唉,我也认了谁叫他是我哥呢。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春天,也是清明祭祖的时刻,就到我俩曾经约会的地方沈园,过去的一幕幕出现在眼前。园子绿树成荫,各种奇花开遍,曲径通幽,美景令人目不暇接。荷花池里,荷叶铺满了湖面,一股清新之气飘过来,让人神清气爽。我独自漫步荷塘边,我不由的有些伤感之情,虽说不久前自己凭借自己的才华和文思博得了考官陆阜的赏识,被荐为魁首,但是此刻没有一点喜悦之情。

那时候,他不认识她,她也不认识他,纯粹的关系只是师生而已。

“ohmygod!这这实在是太奢侈了,欧式的耶,我莫晓菲上辈子哪招来的福分能来这种学校”好吧,说到这你应该就知道我只不过是平凡的家庭而已,我两眼发呆,顿时觉得自己像个多年没吃饭的“乞丐”一样,一个身穿黑衣,戴着墨镜的中年人像我走来,他二话不说将我抬起,我拼命挣扎“这位大叔,你是疯子吗,快将本小姐放下来”他依然往前走去看来完全没将我的话当一回事,随后就听到“啊,我我的屁股王八蛋呀你”~~~~呜呜

我在湖边一个亭里坐下,倚在栏边,顷刻间一片“红云”从荷叶间飘出,直涌到我眼前,原来是成群的红鲤!我自言自语地说:“这里的红鲤很罕见,婉妹见了一定喜欢。”笑容僵在我的脸上,“婉妹”这两个字像锤子一样敲着我的胸口……

学校很多男方的老师包括学生们都喜欢她,如果她不是老师的话,可能早就成为学校的第一校花,是的,她长得很漂亮,给人的感觉,只需要三秒钟的时间,就会有人自愿一见倾心于她,她就像天使融化他们的心灵。

这都些什么世道呀,第一天上学就遇霉运了,我起身拍打着身上的灰尘,随后就听见身后冒出一股冷风,接着那股冷风离我越来越近,直到……听到后面另一个疯子的喊声“丑女,前面那个丑女还不快点给本少爷让开”我毫不知情的走着,然后便看到那疯子从“劳斯莱斯”车上下来,天呀,我没看错吧,那是一双有着女人的双腿,婴儿的肌肤,一双冷中带褐的眼睛,一头黑色混搭着金黄的头发,人世间尽然有如此帅的人居然能够被我撞到,他慢慢的接近我,我脸红的往后退了一步,不知是什么东西阻碍到我的步伐随后身体往后倾斜我闭上眼睛“怎么这么香,难道我到天堂了吗”我睁开眼睛看到是那人搂住了我,好香呀从他身上传出一种茉莉花香,静静的看更加让人痴迷,他的眼神深邃让人难以捉摸。

新婚不久,我和唐婉就搬到家里的荷花池附近。因为唐婉喜欢荷花,最喜欢读《爱莲说》,所以我命人在荷花附近收拾出一间屋子,以方便婉妹随时随地看到荷花。自从搬到这里,每天早起收集荷叶上的露珠,到池塘边喂鱼成了唐婉每日的功课。没成婚的时候,我们俩总是粘在一起品诗、作画,可成亲后,唐婉好像有意避着我似的,每日早早出门总是看不到她。果然,她在荷塘边喂红鱼,我悄悄走过去。

相对于他来说,他上课能不睡觉,能不旷课,这对身为老师的她自已经算是最好的了。

“请问你是要看多久呢”一股邪笑从他嘴角露出,紧接着就是我亲爱,的屁股再次着地,“喂,疯子,你解救了我干嘛还要让我屁股受罪呀”

我说:“婉妹,你每日都去荷塘,出去许久不见你回来。是诚心躲着我吗?”唐婉听见我的声音,起身面朝着我,绞着手上的帕子,说:“表哥,我没有。只觉得闷在屋里不太舒服,就出来走走。”我说:“那你叫上我,我陪你去,不是更好吗。”我拉起唐婉的手。唐婉说:“快放开,被人看见了成何体统?”

进教室第一件事,似乎开始习惯了要向他扔粉笔的动作了,因为每次她进教室都可以看到他趴在课桌上的睡姿各式百态,所以习惯了朝他扔粉笔头的习惯,刚开始能打的中他,只是后来他也就习惯了能接的住了,这优雅地动作让同学们大跌眼镜。她真想问他每天晚上都干嘛去了,天天睡觉?好吧,其实她也不是很爱管学生,但想想拿着工资总得对学生们付点责任吧。

“呵呵,是吗,丑女我根你说你在跟我多说句话,你的性命就难保了”他说完便坐上那“劳斯莱斯”唰的一下就走了,秋,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靠父母的钱撑起的吗,什么名牌,什么少爷,什么帅哥去死吧,气死我了,慢着,随后我看了看手表“天天呀,快迟到了都”一走进校园,我用我的法宝在找教学楼的地址,当然就是地图了,没办法由于学校太大不得不拿个地图,经过我神速的步伐终于找到了,额,对了忘了说,我可是国家级的运动员呀,这点路可难不倒我什么,大一二班,当我正要跨进教室的时候我便看到刷刷的眼神向我望来,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妇女走向了我,她推了推眼镜“好,现在我向大家介绍,今天我们班来了个新同学请大家欢迎她,鼓掌,请这位同学介绍下自己吧”我走向讲台“大家好,我叫莫晓菲,是国家级运动员,跑步是我的强项哦,请大家以后多多指教,谢谢大家”对自己的介绍极度满意,老师拿了拿眼睛目光呆滞的望着我“好,欢迎莫晓菲同学,你可以先下去找个空位坐下”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以及欢呼声,伴随着我的脚步,一个长得特别像个公主可爱的女生像我打着招呼“你好,我叫余精,你可以坐我旁边哦”我欢快的答应了“好呀,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她点了点头,看着她乖巧的脸蛋,似乎都被她迷住了,这学校的美女真多,看着她我都不禁抱怨上天的不公了,怎能被人都有张漂亮的脸蛋和一个好身材,我莫晓菲上辈子是不是得罪过上帝呀,让他那么讨厌我呜呜~

我有点不知所措,怎么已经成了夫妻,爱妻唐婉到这样拘束?

记得考试时,她监考,他都能在考试场上睡大觉,她叩了叩他的桌子,他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翻过身继续睡,最后他交白卷了。

我转身45度角处看到一个趴在桌上睡觉的一个长得特别清秀,一身运动装,传达着一种气质,同样有着稚嫩的皮肤,用帽子遮住了脑袋,不知是不是他感觉到我在看他,他慢慢的睁开了眼,脱下帽子将那酒红色的头发露了出来,在阳光的照射更显高贵,他转头恰好眼神对上了我,那是纯黑狐狸般的眼睛,以及像股清泉在流淌,闪闪发光,我不好意思的看向黑板,心里骂着自己喂莫晓菲你是没见过世面吗,好吧我知道你没,但你也不用死命看着帅哥发花痴吧,好吧我不得不承认他比我早上看到的那人更显一筹。

唐婉说:“你快去读书去吧,原先总是我占你的时间和你写诗作画,如今我们已成婚,我知道你有大志向,读书要紧。”我说:“哪天不能读书?我现在正和你赏荷花。”我吩咐小厮:“小福,搬几张桌子来!”小福就搬了几张桌子来。

她能看得出来他的成绩其实很好,只是他懒得动脑,真怕他再这么睡下去,就永远睡不醒了咋办?

上篇完结,请待续~

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02章

然后也是第一次,她把他叫进办公室进行政治课的开导。

我拥抱含情脉脉的妻子唐婉,我心中无限幸福,我与婉妹自小一块长大,她的表兄弟姐妹也不少,只是我与婉妹更合得来,婉妹的才华一点也不逊于自己,我俩每天吟诗作对,感情在一天天接触加深,书上不是写“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吗?婉妹不就是这个人吗?有妇如此,夫复何求?

她苦口婆心地说了自认为一大堆大道理时,他却一直在旁边偷着乐,她怒,质问笑什么,他的回答,有了让她第一次想揍人的冲动,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老师,衣领开了,已经露出来了!”

一日,母亲过来对我说:“近日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郊外的无量庵烧香祈福。”

她差点没甩他一巴掌骂他流氓了。

我说:“不知母亲身体有恙,儿子实在不孝。不知找过大夫诊过了没有?”

从此后,她不再管他的事,爱他怎样就怎样,将他视为空气,只要不在她的课堂上惹出祸来她都随他。

我母亲说:“也没什么大病,就是想去庵里烧烧香祈福,庵里有个旧相识,想去探望一下。”

平平静静过来一学期,他进入了三年级了,而她不再是他的老师,因为她申请为别的班代课了,班上很多同学都表示可惜,而他的生活照旧,偶尔泡下妞。

我说:“母亲既然身体好,那儿子就放心了。那儿子明天就陪母亲去烧香去。”

听说她跟她班上的某一位男同学走的很近,这些都是传言,学校没有这些传言那还真不叫学校。

我母亲说:“你就不必去了,安心在家读书吧,功名要紧。让婉儿和我同去就行了。”

他和她在学校经常碰面,偶尔他会向她打声招呼,然后屁/股两散就走人。而她对他永远都是老师招牌礼貌的微笑。

我说:“儿子还是同去吧,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接着说:“做娘的曾说过,大丈夫功名要紧,一日的时间也耽误不多功课……”母亲也不等我说完,站起身就出去了。我不知他母亲为什么这么坚持,最近一段时间去请,母亲总是要仔细叮嘱一番让我好好学习,以前母亲从来不问及有关他功课的事来。

她对他说过,让他上课别再睡觉,不然怕是连毕业证书都有可能会拿不到。

我看到一旁低头站着的唐婉,过去拉住她的手,说:“我晚上再求求母亲,我知道你不喜欢烧香磕头的这种事。”

忘了说他是美术系的,他除了这方面认真过外,其他课程都是想怎样就怎样,他喜欢画画,而画画那也是他的天赋。他在他的的美术馆里画画里面都会把自己的衣服弄的一团糟,还好他系着围裙,他最喜欢的就是坐在窗口反复不停地画着窗外夕阳的风景,他认为那是学校最唯美的地方。直到那天她坐在他窗外那条座椅上看着书,刚好他又在画着窗外的夕阳,一抬眼投足,便看到她坐在了那里挡住了他的风景,好吧,他也把她当成他眼中的风景将那画面画了下来,说实话,他不怎么喜欢画人。这算是他的画中第一次有人的背影,不过她看书时的认真,嘴角勾勒出的笑,真的为之倾城,他将这幅画面的作品命为《夕阳》。

唐婉抬头微微一笑,说:“无碍的,婆婆想去,我这做媳妇的总要尽尽孝道。”

在他大学最后一学期,学校已经传出她跟某个系的老师走在一起了,可说是走在一起,却有没看到她和那老师走在一起的画面,难道还在solo,也不大可能。

我看着唐婉,说:“你是真心的吗?不怕那讲经的烦吗?”我接着说:“小时候舅母一叫某人去礼佛,这人就肚子疼,这个人不是你吗?”

而他做人也够失败的,大学这四年,都没有一个正经的女朋友,应该是没有谈过一个女朋友,弄的他那几个哥们都以为是不是GAY了,甚至唯恐避之。

唐婉微红了脸,说:“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还拿出来取笑人家?”

大学毕业后,大家都各自散,开始步入社会,还有的还是继续钻研。

我说:“你的事我怎会不知道?”

他的工作挺不顺的,刚出来的大学生工作难找是真的,以为有个证书就OK,但不是工资低,就是对方公司要求太高,连进个正规的公司当个业务员,都有硕士抢来竞争,这哪还有他的地盘,只能说社会太残酷,太现实。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