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要让他受苦受难,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周六。何韵,龚蓝蓝,柯语彤三位舍友在金玉堂的至尊包厢里,宁致远和三位美女谈笑风生,东拉西扯,等候着姗姗来迟的曾小乔。本来,三位舍友是胁迫小乔同行的,但半路,小乔被一个神秘的电话给拦截走了。时钟迈向十 ...

摘要: 曾小乔同学常被舍友笑她说是被203宿舍阴差阳错招进来的招财进宝。开学的时候,本来她不在203的,结果,当时有位同学临时退学,于是,每个学生按人头向前挪一个床位,于是,她便被招进了203。不过是替换了新舍友,本 ...

摘要: 曾小乔站在病床前看着双目紧闭的宁致远。这家伙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命在旦夕,倒像怡然自乐闭目养神。喂!宁致远,你装死啊?曾小乔拍拍他的脸,丝毫没有一丝反应。曾小乔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宁致远,再不起来 ...

周六。何韵,龚蓝蓝,柯语彤三位舍友在金玉堂的“至尊”包厢里,宁致远和三位美女谈笑风生,东拉西扯,等候着姗姗来迟的曾小乔。

曾小乔同学常被舍友笑她说是被203宿舍阴差阳错招进来的“招财进宝”。开学的时候,本来她不在203的,结果,当时有位同学临时退学,于是,每个学生按人头向前挪一个床位,于是,她便被招进了203。

曾小乔站在病床前看着双目紧闭的宁致远。这家伙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不像命在旦夕,倒像怡然自乐闭目养神。

本来,三位舍友是胁迫小乔同行的,但半路,小乔被一个神秘的电话给拦截走了。

不过是替换了新舍友,本来也没什么,但是,当曾小乔同学以一身儒雅端庄大家闺秀之姿迈着款款动人莲波微步,引得一路狂蜂浪蝶纷纷缴械投降,无数鸳鸯立即分道扬镳这样的气势推开203宿舍的大门之后,瞬间便激发了正在整理行李的三位善良室友“灭口”的邪恶心肠。

“喂!宁致远,你装死啊?”曾小乔拍拍他的脸,丝毫没有一丝反应。

时钟迈向十二点三十,三人捂着肚子抱怨:“小乔怎么还没到呢?”

老娘们活了十八年,真没见过这等倾国倾城的货色,这么一柱国色天香摆在宿舍里,还叫人怎么活?三位舍友捶胸顿足翻白眼。

曾小乔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宁致远,再不起来我扒你的衣服了!”

“我来了!”

相处过一段时间后,三位舍友发现曾小乔人长得漂亮性格也好,美貌与智慧并重,加上203渐渐成了男生们进贡朝拜的“金銮殿”,三位舍友从中收获颇丰,他们便用坦荡的胸怀接纳了曾小乔同学的存在。

没有反应。

语音落下,门打开的瞬间,跟在穿旗袍的礼仪小姐身后的曾小乔穿了一身水蓝色的连衣裙,披着一头柔顺乌亮的长发,宛如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文艺女青年舍友龚蓝蓝有了心事,她喜欢上了二年级的学长宁致远,说道宁致远,又是位风流人物,文艺社社长,学生会副主席,跆拳道社长助理,轮滑社首席技师,优秀学生代表,一等奖奖学金获得者,头衔多的能够按斤甩卖,长得又是一番人模狗样,恨死一千俊男,可他又有一个奇怪的特征——不近女色!导致常有流言说他有那个啥倾向,又气死一千美女!但是,爱情总是瞎眼的,即使宁致远真的是那个道上的人,龚蓝蓝也要飞蛾扑火的证明一下自己就是只妖蛾子。

曾小乔伸出手来,干净利落的解开某人的病员服,又往下开始褪裤子,手碰到宁致远腰部的时候,他一个激灵,从床上弹跳起来,一副警备状:“曾小乔,我服了你了!”

宁致远刚想迎接仙女驾到,她跨进门的时候,又闪过另一个高大的身影,宁致远心里咯噔一下,有种半路杀出个捉鬼的钟馗一般煞风景的赶脚。

相对内向的龚蓝蓝同学想到了曾小乔,小乔同学一向侠肝义胆,两肋插刀,于是,她用一顿肯德基豪华午餐收服了小乔,让小乔为她替天行道,做传达爱意的“柴可夫司机”。

曾小乔瞪他:“不是跳河溺水吗?不是昏迷不醒吗?碰到我神医曾小乔什么问题都没了吧?”

关键是,这钟馗长的还真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他暗吸一口气,面对大敌,自然要集中精神,做足准备。

于是,在某个夕阳斜照的傍晚,X大学的食堂里便出现了那样惊心动魄的一幕:一位美丽的靓女走到一位帅气的男生面前,重重一巴掌,拍在餐桌上,然后,又听到一句更彪悍的话:“喂,宁致远,龚蓝蓝喊你去203拿情书!”

宁致远早已佩服她到五体投地,作委屈状:“曾小乔,那我这不是为了追你嘛!想请你吃饭,你却拿出韩硕这一无敌挡箭牌,想向你告白,却被你反咬一口。后来,我想了好久,碰到你这样的高手,不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显示不出我情商之高!为了制造一个和你单独相处的机会,我决定用这招——起死回生!”

曾小乔微笑着走进来,帅哥很绅士得为她挪开了椅子,她坐定之后才在她身边安静的坐下,曾小乔笑眯眯的指着帅哥说了句:“我老公!”众人差点跌破一干眼睛。

“是装死吓人吧!”

“未来的!”

“随便你怎么说!”宁致远正色道,“曾小乔同学,你是否愿意做宁致远的女朋友?无论他是无聊还是无耻还是无惧你都将不离不弃挺他到底?”

“哦——”

“宁致远,我可是有老公的人,虽然你也是玉树临风,但作为中华儿女,从一而终是道德。”

“当然,也可以说是现在的!”

“嘿嘿,我若有证据证明韩硕和你并非夫妻关系,又当如何?”

“啊?”

“哦?那就给你个机会咯!”

“甚至可说是以前的!”

宁致远拿起身边的包,把电脑拿出来,播放了一段录音,是她和韩硕的对话。

“前夫?”

“哥,你就帮我整整宁致远那家伙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