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出版上市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最洵美的红颜情事,最深婉的爱情传奇。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9日书讯:近日,素莲新书《待我长发及腰,娶我可好》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素莲,素雅温婉,清绝无垢,以莲的姿态行走红尘人世。好 ...

摘要: 文/贠爱迪一、我是单身贵族遭遇了婚变,我对婚姻不再寄予爱情的含义。从某种意义上说,为了找到心理上的另一种平衡,我想在第一时间把自己再嫁出去。思忖再三,我逆行在别人有血的教训的道路上,迎着被骗的危险登 ...

摘要: 我是一条狗。确切的说我是一只混了不知道什么血统的博美狗。我也不知道是我母亲哪一次不检点的性生活后有了我。虽然人类也流行混血,不仅如此,混血还尽是些特别的漂亮、特别的聪明、特别的让人羡慕的孩子。可是狗就 ...

图片 1

文/贠爱迪

我是一条狗。确切的说我是一只混了不知道什么血统的博美狗。我也不知道是我母亲哪一次不检点的性生活后有了我。虽然人类也流行混血,不仅如此,混血还尽是些特别的漂亮、特别的聪明、特别的让人羡慕的孩子。可是狗就不同了,狗的混血只能叫做窜种——也就是杂种的意思。我属于串了种的典型:毛色杂,嘴巴长,鼻翼两侧还有两撇黑色的毛,像极了电影了就是封建地主的八字胡。主人说,每一窝里都得出现一个残次品的,我就是我们这一胞狗崽中的残次品。

最洵美的红颜情事,最深婉的爱情传奇。

一、我是单身贵族

狗长得丑了就得努力。凭着我不知疲倦的上蹿下跳的讨好,主人渐渐还是喜欢上我了。他们说狗妈妈这一窝四崽中就我最最难看,也就我最活泼、性格好。可是我妈不喜欢我,可能是因为我总是咬疼她的乳头吧。两个哥哥一个妹妹也都不喜欢我,因为我总能争得主人的宠,主人也就不自觉的给我自己开些小灶。为这,每次吃奶的时候他们总是齐心协力的把我挤出妈妈的肚皮外,我妈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越是这样我就故意咬她的奶头,终于她不再愿意给我吃奶了。主人心疼我吃不到自己亲妈的奶,更加的对我偏心……如此恶性循环,我终于要被主人送走了。这是我在他们卧室门外听到的,男人说:“得把球球送走了(其实我不喜欢我的名字,很俗。狗的世界里叫球球就和人类里小明的名字一样让人无法忍受),狗妈妈的奶不够吃,其他小狗对它也不和善。”女人说:“四个小狗中球球最活泼,我想自己留着呢。”男人说:“反正这些小狗最后都要送走的,只是先后的问题。”女人说:“要不留下球球,把小美送回老家爸妈那吧?”(小美是我妈的名字,虽说也很俗,但是比我的名字强多了)男人说:“不能,小美是母狗,还年轻。至少还能下个三四窝。现在市面上的博美都买到五六百了。以后好好配种,可以把小狗拿到狗舍去,卖不少钱呢。不仅小美不能走,花花也得留着自己养。(花花是我妹的名字,我之所以勉强接受自己名字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妹的名字更难听)”从此我知道了,我妈比我值钱,我再讨好也只能是送走的命。可是我不能停止,因为我得吃饱肚子。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9日书讯:近日,素莲新书《待我长发及腰,娶我可好》由中国华侨出版社出版。素莲,素雅温婉,清绝无垢,以莲的姿态行走红尘人世。好琴好茶好书卷,爱中医爱美容爱古典。茶煮谷雨,诗写梅花;清悠度世,娴静如莲。有风月美文,见诸报刊杂志。

遭遇了婚变,我对婚姻不再寄予爱情的含义。从某种意义上说,为了找到心理上的另一种平衡,我想在第一时间把自己再嫁出去。思忖再三,我逆行在别人有血的教训的道路上,迎着“被骗”的危险登了征婚启事。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启事曰:某女,37岁,身高1.60米,偏瘦,带一品学兼优的14岁男孩。欲觅有房有正式工作,无不良嗜好,45岁以下男性为伴。

其实不撒欢的时候我也思考,自从我知道主人因为我是男的才不要我的时候我就常常思考,为什么女人生了孩子要跟男人姓,而女狗的崽子就属于自己呢?是人类进步还是狗类更合理?我常常想,常常想,可从来没有想通过。

编辑推荐

真正登出去了,才开始担忧,就自身这条件,又带一个“拖油瓶”,还高标准要求,呵呵,真以为离婚女人是地球的稀有动物了!岂料,承载启事的刊物一出,我的电话几乎在第一时间成了热线。小心翼翼地聆听着任何一位都有可能成为我丈夫的男人的自我介绍,还有让人脸红耳赤的爱情宣言,一下子我的心豁然开朗:呵呵!原来这世间竟有这么多的好男人离了婚,看来除了我是个不幸的好女人,其他离了婚的女人应该脑子有问题!

终于我被新的主人带走了。新主人家有一个刚刚五岁的小男孩。我之所以知道他刚刚五岁的原因是因为我就是作为他五岁的生日礼物来到他家的。小男孩大眼睛,白皮肤。一看就知道是个帅哥胚子。可是就是因为人见人夸助长了他长得好看就能征服全世界的少爷脾气。他喜欢对着我嚷嚷“握手!立正!齐步走!”然后提起我的两条前腿往前拽。我不喜欢他。可是每次被他折磨完之后我还必须在他面前欢呼雀跃的摇着尾巴,只有这样我才能骗到他手里各色各样的零食。他长得好看,可是脑子不十分好用——至少我这么认为——每次闻到他手里的零食我总能在第一时间跑去,摇摇尾巴、打个滚或者“握手,立正,齐步走”就能将他的吃食骗来一大半。

走过唐诗,路过宋词,相约在江南的美文佳景。我的长发,你的臂弯,寂静淡然,许你今生。待到春风吹绿江南,你轻轻盘起我的长发,悠悠看我穿上嫁衣。

接下来,一位38岁自称家庭条件殷实且在某实力公司就职的未婚男士,成了我按奈不住内心激动的第一人选。他说话声音富有磁性,他说:我是单身贵族!就这一句话,差点使我的心嘣出胸口,我感谢老天爷给了我如此夸张的奢侈!

小男孩虽然长得漂亮,可是到五岁了还在尿床。家里人的态度是不敢嘲笑不敢吵。女主人怕伤了小孩子的自尊心影响以后成长,所以一方面严厉禁止任何人提及小男孩尿床的毛病,一方面找各种治小孩子尿床的偏方。这家人晚饭从来不喝粥,七点就开始禁止小男孩喝水了,可尿床还是屡禁不止。越是这样,小男孩越会不好意思,每天早起只要见他一声不响的自己偷偷翻箱倒柜找睡裤我就知道准是又尿床了。我跑去闻闻褥子就能知道他头一天吃的是什么牌子的冰棍。女主人看见我跑去小男孩房间扯褥子就知道是她的宝贝儿子尿床了,其实我本是想把褥子扯下来,拉到阳台的,希望能表一功,混个早饭吃。可是无奈自己身板太小,每次都是在柔软潮湿的褥子中间绕来绕去,不但拉不动还把自己缠了进去。这时候女主人就会拿着扫把出现,狠狠一记打在我身上。虽然裹在被子里,可还是很疼的说,我窜出来,跑了。

最洵美的红颜情事,最深婉的爱情传奇。待我长发及腰,一起领略江南的风花雪月,感受诗词里的古典江南。

我们约定在中心广场见面。那天风和日丽,我站在和煦的阳光下,密密麻麻地想着心事等待那位在我心里已经定格成高大潇洒、凤毛麟角的才子的到来。几乎是幻觉般,在我很随意地眺望远处的时候,看见一个一瘸一拐的人直冲我走近,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是干什么的人,吓得心里“咯噔”了一下想躲闪,就在紧要关头我的电话响了,“喂!”电话里是那我熟悉的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但,我还听见在离我只有两米多远的男士好像也“喂”了一声,我举着电话分不清声音到底来自哪里,男士“咯”地朝我笑了一下,我的心猛烈地一紧,像是被他的笑容咬了一口!……

我虽然很聪明。可是毕竟是一条狗。我想跑,想撒欢,想找电线杆。小男孩每天只带我出去半小时,遇到阴天下雨或者上钢琴课的话,半小时也没有了。于是我时常也会找墙角或者椅子腿下解决生理需求。可是后来我发现,每当我有生理需求的时候就是我挨打的时候。主人还经常在我撒尿的地方打我,又一次我明明已经逃脱了,主人愣是把我拎到了犯罪现场,当着我还散发着余温的尿液狠狠揍了我一顿。女主人说:“在哪尿的就在哪打,下次它就不敢再乱撒尿了。”我只知道了不能再这条椅子腿下尿,可是每个椅子都有四条腿,那么多椅子,那么多墙角,我怎么知道都不能尿?可是狗也是有尿急的时候啊!因为我想帮小男孩晒褥子我经常挨打,因为我要撒尿,我还是经常挨打。

内容提要

在最美的年华,与最爱的人相约江南,共享浪漫。春风十里,珠帘漫卷,在诗意与古典中,探寻江南的柔媚与多情,那些红颜情事,风月传奇,还有关于你我前世今生的记忆。爱无言,千回百转;情无声,寂然欢喜。风吹发散,行遍江南,走过人间风情万千。我终于知道,你多情的臂弯,才是我今生最好的港湾。待我长发及腰,卿归来,娶我可好?惟愿诗书琴画,与君好。惟愿岁月静好,与君老。

一对上号,他就开始海阔天空地阐述他自己的发展史。他是从他自己婴儿嗷嗷待乳的时期开始讲的,我听得心不在焉,用800度的近视眼注视着他那顶应该是白色的“黑”太阳帽,还有太阳帽下面的蓬头垢面,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电话里的体魄强健的单身贵族怎么会在一夜之间落魄到此境地?

这天,遛弯的路上我遇见了一只小母狗。真漂亮。我对她一见钟情。她也是串了种的杂交狗,已经看不出是哪一支血脉,可是毛色却是相当纯净的白色。只是因为没有洗澡的原因,略显的脏了些。她身上有一种种莫名其妙的气味,这味道让我让我血管喷涨——当然这只能为我自己感知——小男孩眼中她只是一只流浪狗。经常混进小区来找吃食,而且这只母狗行为不检点,小区里的一些发情的小公狗总是被她耍的团团转。原来对她一见钟情的不止我一条狗。

章节试读

你是谁朝思暮想的少年,白衣翩翩。我的青丝飞洒在菲薄的流年,光华可鉴。红尘辗转,我把箫再叹。何日重逢,我要为你绾青丝,展红笺,铺十里红妆可愿?有人说,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最好的纪念,便是想你的时候,取一丝青丝,收进锦囊,每一丝都光华可鉴,缀满相思。这样,等某一日你归来的时候,我要用发丝将你轻轻缠绕,漆漆黑发,每一丝都能泛起我们的清浅时光。一根、两根、三根、四根,无数根,锦囊被青丝缀满。我看见,那些美丽的光华,在发丝上闪烁流淌,仿佛你的泪光点点。仿佛你还在我的身边,细语呢喃。你的十指穿过我的发,你的纤手在我的腰肢处下滑……忽然想对你说,待我长发及腰,君可归巢,与我束发画眉,日日好。“伊昔不梳头,秀发披两肩,婉转郎膝上,何处不可怜。”烛影摇红了流年。我不知道,到底要经过多少生离死别,才能换得我们的团圆?我将青丝深绾,让前世的回忆深陷。那枚倾国倾城的玉簪,是你从玉倾城求得的上品,这么多年,我一直小心收藏,舍不得把玩。玉簪上,那些古典的浪漫,缠绵的记忆,仿佛一片清凉月光,一直映照在我的身上。荡开去,便是一片花好月圆,深情眷眷。此生足矣。何以飘零去,何以少团栾;何以别离久,何以不得安。我在午夜的灯下盘桓。更深夜寒,蜡烛泪残,菱花镜里映出了谁的容颜?谁的漆漆长发,又苍老了谁的年华?如花美眷,似水流年,回不去的过往,留不住的韶华与容颜。今夜,我将琵琶反弹,寄君一曲《相见欢》。何日重逢,把酒言欢?桃花歌尽,杯深酒浅,我将青丝绾下,不去问曲终人散,侯门深浅。情如风,意如烟,琵琶一曲过千年。我只等你,等你凯旋,挽我的长发三千。

他一直在不停地讲,我一直在盯着自己的鞋尖从可怜、荒唐、庸俗、无聊等等一大堆词语里寻找能说明我的举措的最恰当的一组。最后他讲到了对我儿子的安置问题上,象是发布命令似的,他说,你儿子必须改成我的姓,而且必须叫我爸爸,必须对我……我的忍耐性终于达到了极限,不由暗自讥笑:呵,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看了!

“嗨!”我情不自禁跟她打了招呼。

专业点评

走过唐诗,路过宋词,相约在江南的美文佳景。我的长发,你的臂弯,寂静淡然,许你今生。待到春风吹绿江南,你轻轻盘起我的长发,悠悠看我穿上嫁衣。最洵美的红颜情事,最深婉的爱情传奇。待我长发及腰,一起领略江南的风花雪月,感受诗词里的古典江南。

后来,我的耳膜终于忍受不了他海口乱侃,耍了个小心眼想遛之大吉,岂料他还是争分夺秒地说了一句让我一生难忘的话,他说:我也就因为大脑受伤落下腿残才找你这样的,否则,别说你带着一个孩子,即就你是十八岁的姑娘,我还看不上你呢!

“你好。”她的外交场合的正式用语即刻拉开了我们俩之间的距离,我越发觉得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

毫无办法,这话真够狠,也真让人窝火!

“你真漂亮。”我围着她转了一圈,充分利用时间享受她身上的芳香。

二、我是白领我独尊

“谢谢。你真会搭讪。”她好像有点接受我了,并没有避开我的鼻子。

遭受了突兀被贬的礼遇,我低调了许多。应征者的电话依然络绎不绝,有自称是本市某实力公司蓝领的,也有自称是南来嘉飘的有房有车一簇的,还有自称某某建筑公司屁股底下压着老板椅的,等等,我不敢越雷池半步,一律报以轻蔑:鬼才相信呢!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怎么说?”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是有戏的。

许多时候,人的警惕性还是有限的。比如,很快我的眼球就被一条短信粘住了:我是白领,国家公务员,工程师,已知天命的我欲与你携手共渡余生,愿缘份让我们相遇、相识、相爱、相守!

“那一群傻狗明明知道我没有主人却还总是问我住在哪一栋,我只是进来混口饭吃。你不介意我是一只流浪狗吗?”虽然没有家,但是她真的很傲气。

我不是什么文化人,但我喜欢这文化气息浓厚的文字。于是,我主动出击,想见见庐山真面目。

“我……我只是……”还没说完小男孩就跑来把我抱走了。他看到我一直围在小白(她本没有名字,大家叫的多了,也就这么叫了)屁股后面打转就喊我回家,可是我不想理他,现在小男孩手里的牛肉干远比不上小白的魅力了。于是小男孩“亲征”跑来抱起我就走,还说教式的说:“球球乖,不能和脏孩子一起玩,有跳蚤。”我在小男孩怀里回头和小白说再见的时候,看到她嘴角的一丝嘲笑。

可,要见他一面还真不容易,他总是很忙很忙,真像短信上说的一样是已知天命的人了,仅一个“稳”字是概括不了他的全部的。几天时间他都没有定下来到底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见面!不过,还好,终于有一天中午,他忽然邀我去某某地方坐坐,我一下慌了手脚,因为好不容易盼来的时刻,眼看就要因为我当时正忙而错过了。我心急如焚,咋办?忽然想到了此次在暗中帮我“操纵”婚姻大事的一位朋友,觉得她正好能帮忙,赶快给她编短信:老头现在总算有时间了,要见面!可我正忙走不开,你能不能帮忙先去应付一下?我马上就去!

回家之后我很狂躁。我围在门口大叫小白的名字。我追着小男孩求情,求他放我出去跟小白约会。我甚至在客厅正中间撒了一泡尿想以此激怒主人,让他也把我扔出去跟小白一起流浪。可是一切计划都失败了。小男孩对女主人说:“球球是不是有跳蚤了?小白又跑进咱们小区啦,趁我没在意的时候还跟球球玩来着。”女主人听见小白的名字很夸张的吓了一跳,大声说:“你怎么能让球球跟她玩呢?流浪狗多脏啊?快去给球球洗澡。”于是女主人带着小男孩开始手忙脚乱的给我洗澡。我本来就不喜欢洗澡,在这个春心大发的时候我就更不愿意了,我大声呼唤小白的名字,希望她能像超级女英雄一样就我于澡盆之中,然后带我浪迹天涯。可是我没有等来小白,却等来了一针。女主人看我叫的厉害,怕我被小白传染的病而疯掉,带我去打了一针。我终于明白,人类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我的爱情了。于是我学着把爱情放在心里,等待再见到小白的日子。

真是争分夺秒的意思了,可就在我轻轻一按的时候,这条短信就像误闯人家窗户的蝴蝶一样轻轻地滑入那位白领的手机。我一下傻了,知道惹下麻烦了,因为那条短信不但仿佛藏着某种阴谋,主要是携带着两个很有“杀伤力”的字——“老头”。记得那位白领曾在电话里一再给我强调说他并不显老,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呀!想像着那位白领看到“老头”两个字时的复杂情绪,我哭笑不得。本来,一开始我是称其为“那个人”的,不过,因为总需要在“那个人”前面加一串代名词,我的那位朋友听了认为既绕口又麻烦,也因为其年龄在应征者中的特殊性,朋友一开口就“老头”长“老头”短地称呼了。几圈下来,我也顺口了,就跟着这样称呼其为“老头”了。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我把短信也发错啊!

自从我安静之后,小男孩开始恢复我的正常散步时间。然后,我就自然而然的遇见了小白。避开小男孩,我们躲在草丛里聊天。

但,已经错了,怎么办呢?朋友出招说她替我打电话“道歉”,我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那天我发错短信的代价是那位白领把当天的约会延续到了“改天”。“改天”是个遥遥无期的等待,我想我和那位白领的缘纷就像误闯人家窗户的蝴蝶,折翅是它最终的结局。岂不料,第二天就又受到了那位白领的邀请,见面地点改到了他的家中。因为还差半个小时就到凌晨了,我怕在途中遇到不测,索性就叫上了那位替我道过歉的朋友一起去赴约。

“这几天你去哪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