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作者:书评随笔

摘要: 寒露刚过,东北的秋意便很浓了。寒潮滚滚,弥天漫地,万物都蒙上了一层萧瑟可怖的面纱。这征候叫人畏怯,令人忧伤。这天上午刚从小吃部出来,就觉得一股冷飕飕的风钻进衣领里,直刺肌肤了。一个人踽踽孤独地走在大 ...

摘要: 丈夫回到家,见到妻子急急的,仿佛隐瞒着什么,眼睛不禁地向四周看去,但也没发现什么,便也放下了心中的疑问。吃饭的时候,丈夫又见到妻子十分紧张,便问妻子发生了什么事,妻子支支吾吾,丈夫认为妻子是太累了,便 ...

摘要: 第一章:心 锁天空下着大雨,一位女子跪在坟前,哭泣。三日前,宫里来传旨说:三年一次的选秀到了,爱卿之爱女年龄真是出闺之年龄。矣,封于柔妃, 者日进宫。听到这个消息,丞相瘫坐在地。说:"完了。爽儿说:爹爹 ...

寒露刚过,东北的秋意便很浓了。寒潮滚滚,弥天漫地,万物都蒙上了一层萧瑟可怖的面纱。这征候叫人畏怯,令人忧伤。

丈夫回到家,见到妻子急急的,仿佛隐瞒着什么,眼睛不禁地向四周看去,但也没发现什么,便也放下了心中的疑问。吃饭的时候,丈夫又见到妻子十分紧张,便问妻子发生了什么事,妻子支支吾吾,丈夫认为妻子是太累了,便叫妻子早些休息,便也没在说什么。

第一章:心 锁

这天上午刚从小吃部出来,就觉得一股冷飕飕的风钻进衣领里,直刺肌肤了。一个人踽踽孤独地走在大街上,仿佛丢了魂似的无所依托,简直和一个流浪街头的乞丐别无二致了。往日的万丈豪情仿佛从万丈悬崖上跌落深谷,再也爬不起来了。此刻,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曾经的许多人和事一时间都变成了记忆的碎片,怎么也连缀不起来了。索性什么也不去想,只顾默默地埋头走路。走着走着,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突然在耳畔炸响。抬头看去,是一家店铺开业了。没有多少人围观,只有打扮妖艳的女司仪站在台子上手舞足蹈地说着,唱着。那声嘶力竭的说唱声,听起来竟是那样刺耳,甚而有些牙碜。店面不大,门楹上悬挂着一块黄色的牌匾。牌匾上支腿拉胯地写着几个醒目的草字:东北亚商贸中心。“东北亚”?"中心“?我不禁笑出声来。这笑声有些阴冷干涩,似乎不是从自己的嘴里发出的,也不像是从鼻腔里发出的,倒仿佛是从很远的哪个角落传过来的。巴掌大的小店竟冠以天大的名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半斤八两了。

傍晚,见到妻子心神不宁的样子,丈夫终于是提起了心中的疑问,从妻子种种的表现来看,妻子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丈夫在床上偷偷地看着妻子,终于,丈夫仿佛发现了什么。妻子时不时看向厨房,眼神恍惚,丈夫想,厨房一定有着什么。妻子微微一愣,急忙冲向厨房,丈夫向妻子询问厨房里有着什么,妻子结结巴巴说了半天没有,丈夫仿佛明白些什么,质疑着再次询问妻子,这次明显带有些许愤怒。妻子却是一口咬定没有,声音沙哑。丈夫站了半天,轻叹了口气,再次询问妻子,问妻子敢发誓吗?妻子急促地举起手,毫不犹 豫的发了个誓,丈夫摇摇头,头也不回地向外面走去,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地很长、很长……

天空下着大雨,一位女子跪在坟前,哭泣。三日前,宫里来传旨说:“三年一次的选秀到了,爱卿之爱女年龄真是出闺之年龄。矣,封于柔妃, 者日进宫。”听到这个消息,丞相瘫坐在地。说:"完了。”爽儿说:“爹爹,我不要嫁个那个暴君。传说那个暴君昏淫无度。还爱杀戮。我才不要嫁给这样的人呢。”丞相说:“好,那就不嫁。王管家,备车,送小姐出去躲躲。”王管家说了一声啊就走了出去。可是如今的如今,整个丞相府都因为我而死,就连柳大哥也未能幸免。那女子越想越伤心就开始放声大哭。那女子的丫鬟说:“小姐,我们要为老爷报仇。”那女子重重的点点头说:“我一定亲手剐了他,为爹爹报仇,”那丫鬟说:”时候不早了,小姐我们回去吧。”上官柔说:“今日他灭我全家,明日我必然让他九族陪葬。”说完就绝然离去。云儿看见往常较弱得小姐瞬间变得这么强大,心里很是高兴啊。

的确如雪儿所说,近来我的心态变啦,变得连我自己也感到陌生。自从阿丽离去以后,总觉得心里很不平的,烦躁的情绪一直如影随形地纠缠着,搅扰着我的心。于是总觉得什么都不顺眼,什么也不顺耳了。

从厨房闪过一道人影,由于是晚上的缘故,看不到他的面目。

第二章:入宫

”我看你还是放不下小丽,是吗?“刚才在小吃部的饭桌上雪儿这样问我。

不久,从法院传来一张离婚的传单,那天的那个人影,也去世了,死因不明……

清晨的阳光照在马车上得两人身上,上官柔说:“云儿这次进宫我就没打算活着出来,所以我这有五十两,你找个好人嫁了吧。”云儿说:“不, 我不要离开。”上官柔说:“不行,这次必须听我的。马夫停下。”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上官柔说:“云儿,忘了上官夫的一切,找个好人嫁了吧。”说完就 给云儿推了下去。云儿追在马车后面哭得痛彻心扉。上官柔潸然泪下。心里不由发狠起来说:“狗皇帝,要不是你害得我家破人亡,我何止如此。”不一会马车停在了宫门口说:“小姐,皇宫到了。”上官柔被门口的侍卫拦了下来说:“皇宫重地,不得入内。”上官柔那出圣旨说:“小女子上官柔,前来复皇 命。”侍卫打开圣旨看了看说:”等着。”完事转身朝宫里走了过去,不一会的功夫那侍卫带着一个太监回来。那太监说:“欢迎柔 妃娘娘回宫。”上官柔说:“客气了。”那太监说:“柔妃娘娘,皇上已经在御书房等您了,“上官柔说:“那有多谢公公了。”

"怎么可能呢,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我已心如止水,什么也不再想啦。”

妻子望向初升的太阳,目光迷离……

第三章: 香消玉焚

“你何必这样违心地折磨自己呢,你还是主动一些的好吧。”

到了御书房之后,那公公说:”杂家就送到娘娘这了。上官柔说:“多谢公公了。”上官柔走了进去之后看见皇上说:“草 民参见皇上。”皇上转过来说:”美人不必多理。”说完色咪咪的看着上官柔。上官柔对着皇上妩媚一笑,勾的皇上就更不知道北在那了。说:“皇上,”皇上说:“美人有事。”上官柔说:“你过来一下吗”皇上含笑靠近了上官柔。上官柔忽然抱住皇上说:“抱紧我好不好。”皇上贪婪的闻着上官柔身上的味道。上官柔突然之间抽出匕首刺向皇上,皇上难以置信的看着上官柔大喊了一声有刺客。所有人都冲了进来。上官柔抽出匕首又刺了几刀。所有侍卫的刀都刺向了上官柔。上官柔含笑倒在了血泊里嘴里说到:“真好,柳大哥, 我可以来找你了。”

“我还能怎么主动呢?我实在已经太累啦。你知道么,飞鸟迟迟找不到栖息的树枝时,也会产生疲倦的感觉,奔马久久找不到正路时,也会产生迷途知返的念头啊。”

“你就是嘴硬。看你这些日子白发添了多少,脸也憔悴啦。”雪儿不无关心地说,“你干脆再找小丽谈谈,当面把话说开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