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车站影评,最爱影评

作者:书评随笔

最爱影评

中央车站影评

诺丁山影评

坊间一再传闻,此100分钟时长的“阉割版”《最爱》,并非顾长卫的初衷——原本他想要拍摄的,是一部时长150分钟,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社会大片。然而,从《魔术外传》到《魔术时代》,再从《罪爱》到《最爱》,片名的更迭逐渐缩小了他想要展示的电影全貌,甚至精髓。而造成如今这种结果的,各种让人憋屈的理由,不说也罢!因为,就连顾长卫自己,都曾在采访中说到过“若一开始就要删减50分钟,绝不干,扭头就走。”

影片一开始看到的是一位在里约热内卢中央车站靠替人写信为生的退休教师朵拉,目睹了曾代为写信的男孩约书亚的母亲在车祸中丧生,约书亚开始流浪街头的事实。刚开始她还是做冷漠的旁观者,直到她看见一个年轻人偷东西在逃跑的过程中当场枪毙后,她开始转变对约书亚的态度,于是将他带回了家。到这里并没有说明她找回了良心,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她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后来良心发现,又夺回了约书亚,并踏上了带约书亚寻找未曾谋面的父亲的漫漫旅途。

第一次听到这个电影还是在《非诚勿扰》里,葛优的几句戏言,让我特别想看看这个灰王子的故事。

事到如今,《最爱》作为能够全国公映的电影,虽然总是笼罩在“被阉割”的阴影下,但就影片自身来说,故事发生的背景没有变,变化的只是故事的主线,以及形式。所以,对于导演的勇气,以及他所秉承的个人主义,人们更多的是理解,和嘉许。

在旅途中两个人从狐疑、防范到亲近和信任,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其间触发的感情,虽不经意却很真实,流露出的是脉脉温情。两个人在这寻父旅程中,男孩找寻自己现阶段人生的定位,而朵拉则在给小男孩找父亲的过程中,寻回自己的人生、情感,发掘她已迷失的真正自我,朵拉的家的感觉复归了。她爱上了无私帮助他们的卡车司机,并试图展开爱情攻坚,从而找到自己的归宿。等到她抹上借来的口红要向卡车示爱时,那个人却悄然离去。于是她对家的期待和追求成了泡影。

我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它把一个有点庸俗的题材拍摄的很不庸俗。灰王子的故事是每一个小朋友心中的梦想,无论男生还是女生。而单纯的一个题材怎么把它拍出新意才是最重要的,题材不在旧,改造好了一样是好电影。威廉萨克一个普普通通的书店老板,是什么让他变得不平凡,能够得到安娜斯各特这样的大明星的青睐,而安娜斯各特一个这么不平凡的人,又是什么让她渴望和普通人一样。我想我从这部电影里看到的是,所谓的名与利都只不过是人们身后陪衬的东西,丢开名与利,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安娜斯各特一开始摆脱不了舆论的困扰,她把威廉萨克这里当做了一个避难的场所,她喜欢威廉萨克是因为他是一个最最正常的普通人,甚至身上有着诸多的缺点。而威廉萨克最初也是被安娜斯各特的外在所吸引,他不可能一开始就了解一个人的内心,外在也是美的一个重要标准。随着两人交往的深入,他们渐渐爱上了彼此,但是他们却不明白自己爱上的是对方的什么。恋情的曝光让两人面临选择。安娜斯各特选择离开,威廉萨克选择放弃,他们在最开始都输给了名与利,可是经过时间的积累,朋友的劝导,他们最终都选择了对方,都可以无视媒体的关注,无视人们的言语。

原本,这将会是一部以人物群像的集体陨落,来刻画艾滋病病人生活的社会题材电影。尽管影片的宣传方也一再祭出了“世纪绝症下最伟大爱情”的旗号,但比之顾长卫在处女作《孔雀》里对个体生命悲鸣的刻画,以及《立春》里对主人公理想主义的渲染来说,《最爱》的爱情噱头其实单薄的可怕,远远没有影片宣传的那样让人动心。所谓的爱情,在电影里,只能作为一种被妥协过的证据而存在。

寻找的结果,两人各得其所。对约书亚,找到的是真实的家;对朵拉,找到的则是丢失以久的亲情。当影片最后两个人各自拿着合影幸福的看时,不禁想到了一句话,“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一株花,这株花只长在亿万颗星之中的一个上面,那么观看群星就足以使人感到幸福”。虽然朵拉和约书亚可能不会再见,但他们会在底片上感受到彼此的幸福。中央车站,个人的自我寻找救赎之路。

电影所反映的趋势,也正是现今社会的趋势,如今的明星已经不像以前一样不可以恋爱结婚,因为人们开始更加关注他们的唱功和演技,关注他们的实力,而更少关注他们的私生活。观众的素质在提升,另一方面对演员的要求也在增加。越来越多靠实力走红的明星,真正丰富了我们的娱乐生活。

此外,影片中所有可能继续发展的戏份,都做了点到即止的考量,这恐怕也是影片的另一种妥协吧!影片以一个无辜孩子死于非命开始,死去的孩子用自己的视角来描述他眼中的这个世界,带着一种冷静的、与己无关的淡漠态度,这是否也就是人们对艾滋病群体的态度呢?在他眼中,所有人的生与死,只不过就是挪了个地方而已,在他的那个死亡世界里,人们一样生活,一样过日子,唯一不同的就是,再也没有“恶”的存在了。这种理想化的处理方式,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所展现地就是现实社会的冷酷,因为疾病,人们畏如虎;因为憎恨,无辜的孩子惨死;因为死亡,生活才更美好,爱情的喜马拉雅山才不会倒塌。

影片的侧重点始终只有一个字“家”,而主题也是永恒的“回归”,不管是回归家园,还是回归灵魂。这在影片中是很亮眼的。回归的最终目的是重生。

诺丁山影评

按照现行的影片来看,《最爱》的主题其实是生与死、希望与绝望、寄托与毁灭。得了艾滋病的人是一个群体,而非一个人。所以,无论是作为主角的赵得意、商琴琴,还是更为出彩的粮房姐、大嘴、老疙瘩和四轮叔,他们其实都是同一类人,过着同一种生活,带着同一份希望与生命抗争,然后,带着同一种绝望死去。

影片中有一出鲜明的对比,那就是朵拉生活的中央车站和约书亚哥哥的生活的镇子,那么井然有序、美丽温馨的平房,那么悠闲、无争的场面,与嘈杂混乱的中央车站比起来,宛然一个“天堂”。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作者的意旨就是回归。

很多人长大后都无法用寻常的语气去复述一个爱情故事,不论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现实里感情的道路从来都不会平坦,但也有那么多人为此披荆斩棘。爱情当然是美好的,不过我们可能也有太多儿时童话里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后而带来的后遗症。朱莉亚罗伯茨走进诺丁山的一家寻常书店的可能性有多大,爱上书店男主人的故事又有多少可信度,这个世界三只脚的青蛙很多,但相信我,那肯定不是你面前的这只。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所寄托的精神支柱,一旦这种寄托被摧毁,人也就不复存在了。这种理性化的表现方式,正是顾长卫所擅长的。

《中央车站》是一部典型的低成本、小制作的影片,既没有靓丽的演员,也没有精彩的对白;既没有复杂的情节,也没有壮观的场面。影片从头到尾都是讲的社会底层小人物的故事,其中有名字的角色都还不超过10个人,可就是这样一部电影却屡获殊荣,我觉得这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以下几点:

我相信大多数好莱坞编剧和我们一样,小时候都喜欢听童话故事,那是关于幸福的启蒙教育,所以那些爱情往往只是从他们的大脑里被提取出来,以另一种大众化的格式转存——大明星爱上小书童,跟公主爱上小木匠一样,丘比特的利箭有着美好的弹道,这样的故事也让我们似曾相识。但当我们长大之后,我们会发现我们的城市原来是没有翅膀的,它物质而死气沉沉,我们不会怀疑远方有座森林,森林里有座城堡,不会怀疑公主的吻会解救变成青蛙的王子,王子会唤醒沉睡中的美人,但我们却难以相信,在我们身边的城市里,会有这样的一段爱情。

蒋雯丽再次扮丑饰演的粮房姐,执着于对大米的渴求,花脸猪的偷吃,无疑是在毁灭她,所以她死去了;孙海英饰演的四轮叔,念念叨叨的小红本究竟藏了什么秘密?无人知道。只是在他死亡后,掉在地上的,他青年时的照片,意义风发的样子,才会让人们恍然大悟,那就是他挂念的青春啊;王宝强饰演的大嘴天天拿着的喇叭,和当年血头齐全奔走在山间,呼唤众人用血致富时用的喇叭,其实就是同一个喇叭。齐全丢弃了这个喇叭,走向了更为“恶”的境地,而大嘴则用这个喇叭寄托着自己的生命——“喇叭没电了,我也快没电了”,掐下野花带在耳旁的微笑,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动人的一笑。

第一,首先是剧本相当成功。整个故事表面上看来是相当简单的,几乎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就是朵拉帮助小男孩寻找父亲的故事。而编剧的成功之处就在于,用寻找某个具体的人作为主线,其实是在寻找已经迷失的自我。对于小男孩来说,自我的意识并没有形成,父亲、母亲和家庭对于他来讲,就是全部的自我,对于一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来说,寻找从未谋面的父亲,就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期望。而对于朵拉来讲,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中央车站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她为了生存也渐渐适应了周围的环境,也许她第一次收别人的钱没有帮别人寄信时会感到一些愧疚,可是时间久了也就相当麻木了,甚至以此当成娱乐的项目。当他将小男孩卖给人贩子的时候,人性中的贪婪和冷酷达到的顶点。

诺丁山有多少书店,卡萨布兰卡又有多少酒吧,朱莉亚仿佛多年前的英格丽褒曼,她们偏偏同样走进了这样离奇的一段爱情里。大明星和小市民的爱情绯闻,可能最容易成为娱乐版的头条和巷尾的谈资。因为即使是在国际象棋的棋盘上,小卒子想吃掉皇后,那需要高超的技艺,谁会相信白天鹅会垂青诺丁山的一只小蛤蟆。在现代社会里,往往这般童话的爱情犹如一颗原子弹爆炸,让人嫉妒到寸草不生。然而即使有着大众的闲言杂语,镁光灯下的痛苦折磨,故事的结局依然透着一股童话的单纯和简洁。但我承认朱莉亚说的那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站在一个男孩面前,请求他爱我。却是带着所有爱情所中共有的真诚和勇气。

最后是比主线爱情更为深刻的,李建华扮演的老疙瘩对琴琴红袄袄的执念,窝窝囊囊的老疙瘩守着对爱情的诺言,偷走了片中最娇艳的一抹红,忍受着众人的讥讽,在生命弥留之际,看着爱了一辈子的老婆,终于穿上了红袄袄,娇艳的红袄袄因为老疙瘩妻子的身材而不断地崩开扣子,笑?如何能笑得出呢,这微妙的点滴细节,透露的其实就是社会底层人民的挣扎,老疙瘩得病的原因不言而喻,比之琴琴因为“一瓶城里人的洗发水”而患病的理由也更为深刻,更为辛酸。

可是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这一切也渐渐地发生改变。虽然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小男孩的父亲,但他知道他和他母亲并不是被抛弃的,而且父亲也在寻找他们母子俩,这使他重新获得到被人尊重的价值和自信。当朵拉决定将信真正寄出去的那一刻,她也找到了曾经迷失的自我,重新找回了人性深处的悲悯与感激。在电影结尾处,剧本不仅仅表现了朵拉与小男孩分别的伤感,更让人感觉到重获新生的畅快淋漓。表现上影片从头到尾要找的人都没有找到,似乎结局并不完美,然而在我看来,这是电影中最完美、最精彩、最耐人回味的结局!

我们的生活或许有奇遇,奇遇中或许便有爱情,可我们会掩饰,我们永远不会在暗恋的人面前鼻子变的老长。童话里的爱情是一壶温水,又温暖又艰辛,而现实的爱情却往往烧的沸腾,甚至能把一只死猪烫到起死回生。讨论电影和现实的差距本来就是个很荒诞的命题,就像我们的书店老板常常戴着高度的眼镜,也或者被掩埋在倒塌的书柜里死掉而无人知晓,而我们的女明星们却永远只会出现在大师大款大导演或者某位陈姓男演员的床上。

与这个艾滋病群体相对的是以齐全为主的另一个“恶”的团体。濮存昕梳起大背头,装上大龅牙饰演的齐全作为“恶”的代表,诠释了一种人性的张狂,通过琴琴的描述,齐全是个不公道的商贩通过因为输血而弭患艾滋病的黄鼠狼等人的描述,齐全不仅黑心,还是一路黑到底的角色。他赚活人的钱,赚死人的钱,他能如此猖狂,是因他看透了人性的罪恶,他不怕,所以他将所有能化为己用的,都化为自己的,别人没有他彻底,所以他成功了。

第二,导演才华横溢。导演WalterSalles对整个剧情的理解与把握是本片成功的关键,尤其是在一些细节的表达方面,将整个剧情和人物特征描写得入木三分,简直可以说是神来之笔,不细细品味,几乎察觉不到其中的味道,可见是多么的自然流畅,毫无做作的感觉。

我们不接受这样的童话般的爱情是因为它和现实所具有的巨大的落差。与其说是长大后的我们慢慢放弃了相信童话,不如说爱情原本就是童话里千篇一律的恶习,它们被不负责任的杜撰的华丽美好而铺张,而长大后的我们似乎都还没有为自己的感情生活预备足够的悲伤。但我们终究会发现,每一个小红帽身边总是有一只大灰狼——童话作者真是很讨巧的职业,因为即使我们由于自己身上不太童话的爱情,流过再多的泪,受过再多的伤,我们也永远不会说,他们都是骗子。

死亡是影片的大主题,但戏份渲染的都不多,唯有“恶”的代表齐全为死去的孩子做阴亲时,这种农村丧葬戏才被刻意渲染了,然而在孩子的眼里,这是多么的荒谬啊!他笑着用画外音讲诉自己结婚了,和自己的二叔得意二婶琴琴在同一天,和一个死去的县长家的亲戚结婚了。这种荒谬的事情还发生在黄鼠狼痛哭流涕地躺在真皮棺材时,生的希望不在了,他们作恶也不过是为了能在另一个世界过的更好一些,这和粮房嫂等人的执念一样。

第三,演员表现平实自然。

诺丁山影评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