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卷原来如此回顾,你读完它们用了多久

作者:现代文学

编者按:明天是4月23日世界读书日,读书是一种不可取代的乐趣,在书的世界里,每一种感受都得到真实的显现和重视,不再是无足轻重的。但是想要读书有成效,决定在于怎样读。小编今日为大家推荐9位名人的读书方法,大家可以收藏起来慢慢尝试,总结出一套适合自己的读书法。

《阅读是一种具有美感的人生方式》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FONT-SIZE: 16px;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MAX-WIDTH: 100%; COLOR: rgb(122,68,66); PADDING-BOTTOM: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0px">贾平凹:“触一通三”法

作者/曹文轩

编者按:巴尔扎克所说:“持续不断的努力是人类的规律,也是艺术的规律。经典的铸就不是分秒就能得到,小编为大家盘点了耗时在10年以上的经典作品,你读它们用了多久?

图片 1

作为人,修炼的重要方式便是读书。

01 |《浮士德》

▲ 贾平凹

我一直

作者:歌德

贾平凹认为,书之为友不能一日不交;书是财富,要逼者自己静心地读书。他将自己的读书方法总结为“触一通三”法。他认为读书面不可狭窄,文学书要读,政治书要读,哲学、历史、美学、天文、地理、医药、建筑、美术、乐理、武术、绘画、舞蹈……凡是能找到的书,都要读。若读书面窄,借鉴就不多,思路就不广,触一而不能通三。他甚至主张连植树造林、做饭炒菜方面的知识都要略知一二才好。

坚信,阅读不仅仅是一种行为,还是一种人生方式。阅读是对一种生活方式、人生方式的认同。阅读与不阅读,区别出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或人生方式。这中间是一道屏障、一道鸿沟,两边是完全不一样的气象。一面草长莺飞,繁花似锦,一面则是一望无际的、令人窒息的荒凉和寂寥。

耗时:60年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FONT-SIZE: 16px;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MAX-WIDTH: 100%; COLOR: rgb(122,68,66); PADDING-BOTTOM: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0px">老舍:“印象”法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一种人认为:人既然作为人,存在着就必须阅读。人并不只是一个酒囊饭袋——肉体的滋长、强壮与满足,只需五谷与酒肉,但五谷与酒肉所饲养的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这种可以行走、可以叫嚣、可以斗殴与行凶的躯体,即使勉强算作人,也只是原初意义上的人。关于人的意义,早已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生物学意义上的人便是:两腿直立行走的动物。

《浮士德》是歌德根据16世纪一个民间传说写成的诗体悲剧,它花费了60多年的时间,倾注了毕生的心血。全书长达一万两千余行诗句,分上下两部;它描写了主人公浮士德一生探求真理的痛苦经历。

▲ 老舍

现代,人的定义应该是:一种追求精神并从精神上获得愉悦的动物——世界上唯一的那种动物,叫人。这种动物是需要修炼的,而修炼的重要方式——或者说是重要渠道,便是对图书的阅读。

02 |《聊斋志异》

老舍说:“我读书似乎只要求一点灵感。'印象甚佳’便是好书,我没功夫去细细分析它……。'印象甚佳’有时候并不是全书的,而是书中的一段的最入我的味;因为这一段使我对全书有了好感;其实这一段的美或者正足以破坏了全体的美,但是我不管;有一段叫我喜欢两天的,我就感谢不尽。”

明知阅读的意义,却又被享乐诱惑不去亲近书,就是明知故犯的犯罪。

作者: 蒲松龄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FONT-SIZE: 16px;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MAX-WIDTH: 100%; COLOR: rgb(122,68,66); PADDING-BOTTOM: 0px; PADDING-TOP: 0px; PADDING-LEFT: 0px; MARGIN: 0px; PADDING-RIGHT: 0px">鲁迅:“跳读”法

另一种

耗时:38年完成了这8卷宏伟巨著

图片 5

人认为——其实,他们并没有所谓的“认为”,他们不阅读,甚至并不是因为他们对阅读持有否定的态度,他们不阅读,只是因为他们浑浑噩噩,连天下有无阅读这一行为都未放在心上思索。

图片 6

▲ 鲁迅

动图图片 7

《聊斋志异》为蒲氏一生得心血所萃。作者从青壮年时代,就从事资料得搜集和写作,正如他的挚友唐梦赉在序言中所说的:“于制艺举业之暇,凡所见闻,辄为笔记。”由于作者广泛取材,于是“四方同人,又以邮筒相寄,因而物以好聚,所积益夥”。从稿本所记故事情节的时间(最晚时间是清康熙四十六年的《夏雪》《化男》篇,蒲氏时年67岁)和稿本修改情况分析(除个别篇章、条目有修改外,其余大部分是誊写工整的),当是作者晚年最后的修订稿本。所以,他的儿子蒲箬等所作的祭文都说:“暮年著《聊斋志异》。”

鲁迅先生认为:“若是碰到疑问而只看那个地方,那么无论到多久都不懂的,所以,跳过去,再向前进,于是连以前的地方都明白了。”这种方法是对陶渊明的“不求甚解”读书方法的进一步发挥。它的好处是可以由此节省时间,提高阅读速度,把精力放在原著的整体理解和最重要的内容上。

即使书籍堆成山耸立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可能思考一下:它们是什么?它们与我们的人生与生活有何关系?吸引这些人的只是物质与金钱,再有便是各种各样的娱乐,比如麻将,比如卡拉OK。

03 |《战争与和平》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