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手迹,笔者来到那些世界

作者:现代文学

图片 1

我从来没敢想象我的幸福来得那么突然。

图片 2

贺新郎·赠杨开慧 

那一天,他出现了,像一束光,把我和我的四周以及我目光所及的世界照亮。

采桑子·重阳

毛泽东

我是那么幸福,浑身暖融融。我失去过爱,才懂得如何珍惜爱,才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爱情。

毛泽东

一九二三年底

我忘记了高声说话的感觉,我回到了18岁。

一九二九年十月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
    苦情重诉。
    眼角眉稍都似恨,
    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
    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
    天知否?

“我有一个儿子,你能接受他吗?”在我们相爱的开始我认真地问他,因为这对我太重要。

人生易老天难老,
岁岁重阳。
今又重阳,
战地黄花分外香。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
    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
    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
    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
    和云翥。

“当然。”他说,“我从来都希望有个儿子,但这需要你做一定的工作,让他接受我。”

一年一度秋风劲,
不似春光,
胜似春光,
寥廓江天万里霜。

他有一个14岁的漂亮可爱的女儿,我见了她,我们像成年人那样谈了话。我愿意做她的亲人,因为我的心里洋溢着太多的爱,我愿让人分享它。我爱他所有的亲人和朋友,我乐意付出,只要他能够快活。

但我担心巴图,因为他还太小。他怎么能够理解我们将打破从前的模式,去过一种全新的生活呢?他怎么能够懂得妈妈对感情的期待和寻求归宿的急切心情呢?他能接受这个高大的陌生人吗?我惶恐不安,我决定让他们见面。我在心里祈祷着他们能够彼此喜欢,因为这对我至关重要!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