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星空的琴弦,许子东现

作者:现代文学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是一本由许子东著作,理想国|上海三联书店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69.00,页数:43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文学的阅读》是一本由洪子诚著作,北京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38.00元,页数:286,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星空的琴弦:天文学史话》是一本由汪洁著作,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8.00,页数:208,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读后感(一):在“鲁郭茅巴老曹”之外,发现中国现代文学进化论

《文学的阅读》读后感(一):关于阅读的阅读

《星空的琴弦:天文学史话》读后感(一):“差不多先生”今日是否依旧

“鲁郭茅巴老曹”,无论是少年、青年或老年,但凡是有些学识素养的中国人,恐怕对这个词都不会陌生。数十年来,它就像中国文学的《兵器谱》排名一样,家喻户晓。

阅读是件幸福而自由的事,不过当积累了一定的阅读量,往往就开始对阅读的内容有所要求,比如:读哪个译本更好,要不要重读,需不需要找出这个作家过去的作品,亦或是该不该跳出熟悉的阅读领域去开拓新的兴趣范畴,等等。 《文学的阅读》是北大中文系教授,中国当代文学、中国新诗教学研究专家洪子诚先生关于自己阅读一些作家作品的感受,绝大部分文章曾经收录在其作品《我的阅读史》中。说到底,阅读尽管是极其私人化的事,但也很需要适当地与人交流、探讨,学习和借鉴他人的经验,才能有所进步,有所提高。 作为一名有经验的阅读者,阅读洪子诚先生的这本书,最大的感受就是,若非有大量而长期的阅读经验,是总结不出这样的内容的。读作品时,阅读者所处的环境,阅读动机、心情和方法讨论,以及读者和阅读对象应该建立怎样的关系,等等,《文学的阅读》中都有谈及。 洪先生引用纪德在《地粮》中的诗歌,来告诉我们,书本就是要“能教你对自己比对它感兴趣——而对自己以外的一切又比对你自己更感兴趣”。简言之就是:读书固然十分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走出书本,走向更广阔的生活,培养出观看世界的热情和方法。而这,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需要长久地努力的。 至于内容本身,个人比较感兴趣的部分是《阅读和阅读史》,有关文学作品的阅读和阅读史的总结方法,以及读北岛早期诗歌的《一首诗可以从什么地方读起》和谈论辛波斯卡的内容。至于对牛汉、商禽、张枣、许世旭等诗人和新诗的阅读记录,可能更适合诗歌爱好者参考。 比较意外的是,洪先生的文章中有不少涉及历史和政治的解读,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读起来不免感到有些“深奥”,反而是“专业跟非专业书籍,有时候不要分得那么清楚”的建议更深得人心。相较于一本正经的技法、流派、思潮分析,普通读者或许还是对“孙悟空的妥瑞症”和“杜丽娘的躁郁症”更感兴趣吧。 说到底,在日益浮躁的社会中坚持阅读,是为了帮助我们了解自己,了解他人,了解世界。阅读可以让我们放慢人生的脚步,获得各种不同的生命体验,进而找到一种平静的心情。而关于阅读的阅读,正是经由他人表达的经验去温习自己的体验,在思维的碰撞与借鉴中,不知不觉提升了人生的境界。

胡适有篇小文,叫《差不多先生传》,是这么写的:

至于这份榜单上的各位大作家本身,我们更是再熟悉不过——永远“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鲁迅,毫无疑问是“天才加流氓”的郭沫若,令人惋惜大过仰慕的老舍……面对这一切标签,我们早已经习以为常,似乎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对。然而,这时候偏偏有个人站出来告诉我们——关于“鲁郭茅巴老曹”,关于中国文学,其实可以更进一步看。

《文学的阅读》读后感(二):一个人的阅读史,可能是他的生命史

“你知道中国最有名的人是谁?提起此人,人人皆晓,处处闻名。他姓差,名不多,是各省各县各村人氏。你一定见过他,一定听过别人谈起他。差不多先生的名字天天挂在大家的口头,因为他是中国全国人的代表。他常说:“凡事只要差不多,就好了。何必太精明呢?”……

他,就是香港岭南大学学者兼中文系主任徐子东。

《文学的阅读》中的大部分文章选自洪子诚老师之前的那本《我的阅读史》,其中收录的文章大多数是洪子诚老师不同时间读同一本之后所做的文章,比如“读巴金”“读《日瓦戈医生》”“读北岛的诗”“读《鼠疫》”。

“有一天,他为了一件要紧的事,要搭火车到上海去。他从从容容地走到火车站,迟了两分钟,火车已开走了。他白瞪着眼,望着远远的火车上的煤烟,摇摇头道:“只好明天再走了,今天走同明天走,也还差不多。可是火车公司未免太认真了。八点三十分开,同八点三十二分开,不是差不多吗?”他一面说,一面慢慢地走回家,心里总不明白为什么火车不肯等他两分钟……

本书源于许子东先生在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的经典课堂实录,融会了几十年的积累,亦算是一部相对完整的中国现代文学简史。在这里,我们不仅可以读到标签以外的“鲁郭茅巴老曹”,也可以对中国现代文学有一份重新再认知。比如,意识到“进化”这个概念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关系。

这是一场很奇妙的阅读体验,读过似不敢给洪老师的阅读随笔扣上“书评”的帽子,有时候,读者读一本书写的是读后感,有些时候,写的是书评,但是有些时候,是历史。

“他死后,大家都称赞差不多先生样样事情看得破,想得通;大家都说他一生不肯认真,不肯算帐,不肯计较,真是一位有德行的人。于是大家给他取个死后的法号,叫他做圆通大师……”

一提到进化,大家脑子里立马能够本能的蹦出八个字——“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乔治·威廉姆斯在其著作《适应于自然选择》中则是进一步指出——适应,是达尔文思想的核心,而不是进步、进化。换言之,所谓“进化”,其实就是适应。适应,就是生存,繁衍。生存繁衍得更好,就是适应度更高。关于这点,另一位生物学家古尔德有进一步的补充说明:“适应一定是适应包围着物种的具体的环境”。

所以,洪老师才会说:一个人的阅读史,可能是他的生命史。

胡适是一位曾经系统学习过西方近代科学知识与方法的人,写出这篇讽刺小说,可见其弘扬科学精神的良苦用心。鲁迅也曾经说过:“中国四万万的民众害着一种毛病。病源就是那个马马虎虎,就是那随它怎么都行的不认真态度。”读完《星空的琴弦》,我想起了差不多先生,不知他今日是否安好。作为一个天文爱好者,书中的知识我早已熟知,打动我的只有这句话:比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科学精神。

中国现代文学,同理。

当文字已然上升到历史的维度,它会让我们肃然起敬,会让我们不得不用庄重的眼神去注视这些文字,它有关于书,有关于个人的思想,同时,它还关乎时间,甚至,它打满了时代的烙印。

我以前一直以为中国自古以来的科学成就挺高的,四大发明啊,后来才认识到科技发明和科学发现是完全两回事,差了不知道多少个量级。在这个差不多先生的国度,人们到清末才知道自己脚下的大地其实是个球,只能算作最晚普及“地球”概念的民族之一。中学历史课本讲,西方列强的入侵掐断了我国的资本主义萌芽。讲真,我是不太相信,即便没有西方列强,中国也很难自动进化出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原因很简单,差不多先生没有定量思维啊。中国古代官员普遍重文轻理,数学思维极差,我很难想象闭关锁国的他们会建立自己的汇率和股票系统,缺少精确的量化思维,市场经济是很难推动的。至于天文观测这种更高级的数学活动,别说没多少人做得了,就算是钦天监这些专业人士,也不敢认真研究。天象是为皇权服务的嘛,是玉帝给天子传达的旨意,乱说乱算搞不好要掉脑袋的。

从文言文到白话文,从旧思想到新思想,与其说是一次革命,一次进化,倒不如说是一次“适应”。当救亡图存成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中国之必须,当“民族”,“国家”意识成为了时代主流,当世人皆受“进化论”影响,要用西方的“先进”文化批评中国,用城市的“文明”标准来改造乡村。中国文学的“新与旧”,“城与乡”,“西与中”就此诞生。这,便是中国现代文学的进化,便是中国现代文学的“适应”。而所谓“鲁郭茅巴老曹”乃至更多同时代作家,则恰逢其时,成了文学“进化”时代的先驱。

在洪老师的阅读史里,时代的烙印是你不可能忽视的。比如他写读巴金先生,在革命之前,他是用什么心情读的;革命的时候,阅读变成了“命题作文”;些许年过去,巴金老人都作古之后,再读巴金,从文学性和思想性,洪老师又给出了怎么样不同的评价。在不同的时间里,你读的是巴金的书,但是又不是读的巴金的书,就像风天雨天读同一本书,风天会吹翻书页,雨天会打湿纸张,不同的环境是同一本书,但是不同的收获和心情。而你是“你”,又不是“你”,就像一把斧头,经年累月、风吹雨淋,斧头斧柄都换过,你还是不是你?你又怎么可能不是你?你又怎么能还是那个你?

我们不得不承认,欧洲是科学的摇篮,东方世界实在是没有为科学推进做出过太大的贡献。每一次我读到牛顿与胡克吹胡子瞪眼,读到爱因斯坦与波尔的花式过招,读到霍金与基普索恩的互相打赌,就会对这些科学巨人为各自的信念奋斗终生而肃然起敬。如果你能理解这些直男理科生的浪漫,就会发现他们近乎刻板的认真、热情似火的求知欲中,散发着一种浪漫的“高级感”。跟那些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抒情相比,他们是真正在同宇宙对话的人。

因为“适应”,在这本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婚姻上甘愿被旧文化束缚的鲁迅;因为“适应”,在这本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曾任职北伐军总政治部副主任,且有着复杂两性关系的郭沫若;亦是因为“适应”,在这本著作里,我们可以看到救国先救己的郁达夫,梁实秋,林语堂等人。一切的一切,与我们从小到大在课本里认知的,多少有些出入。我们也终于发现,原来所谓“新文学替代旧文学”,所谓中国现代文学革命,除却使命之驱动,或多或少,又有着些许无奈,些许偶然。

当这种奇妙的感觉涌来的时候,你会明白,阅读之于每一个人,都是一件小事,但是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它又是如此的不同。就像写作,有人只是用文字记录,有人用文字发表感慨,但是对于有些人而言,文字亦是历史。我们读一本书,一时一刻的感触与此时此刻的评论,在时间中,顿时显得渺小而浅薄。像洪老师这样经历了岁月的风雨,特别是走过一些特殊年代的人,或许这句“生命史”是带着生命的刻度说出来的吧。

我很感动那个各国科学家在金星凌日的时候为了攻克天文学第一问题“日地距离”而举行的国际大比拼。法国、英国、瑞典、俄罗斯、意大利、德国全都派出参赛选手,奔赴地球的100多个角落,几乎是一人一个地方,为了人类共同的问题,自发展开大规模的国际合作。很遗憾当时的中国人恐怕连听也没听说过这个天文学第一问题。法国科学家勒让蒂甚至直接住在观测地印度,用了八年时间建造观测站,虽然命运的玩笑让他的努力化为乌有,但是正是这种骨子里对求知的渴望、对科学精神的敬畏,让一代代科学家前赴后继,为科学殿堂添砖加瓦。海王星的发现又是另一段佳话,两个不知名的年轻人和一个德国天文台台长共享海王星的发现权。在没有计算机的年代,至少需要天王星10年以上的运行数据才能计算出海王星的位置,这是一个庞大到令人不寒而栗的工程。但是人类中就是会有那么执着的人,30岁的加勒和26岁的亚当斯硬是靠着纸笔,分别攻克了难题。

感谢许子东先生,因为他对中国现代作家们的讲述,我们读到了中国现代文学“适应”时代的另一面,这一面,关乎进化,关于“适应”,也关乎我们在21世纪的今天,到底应该如何阅读中国现代文学。

我小时候读《红与黑》,觉得名著也不过如此,不但读不懂还很磨叽晦涩难懂。二十几岁,在异乡求学,偶然的机会在图书馆借了一本《红与黑》,竟然读得一发不可收拾,那时才真正地站在我生命的某些岔路口,读懂了于连。所以,在读洪老师的这本“阅读史”时,心有戚戚焉。阅读是读者的事情,也是作者的事情,就像写作是作者的事情,其实也是读者的事情。这里面微妙的交流,和一层层叠加的生命感触,只有读和写的人知道,这大概就是阅读的奥秘。

总是有人会说,为什么要浪费时间研究与我们不挨着的宇宙,太空、星星于我何干。在我们心中,收益总是需要量化的,你可曾想过那些无法量化的财富。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当1969年美国登月时,当今硅谷的精英们还只是初中生,十三四岁的乔布斯们目睹了国家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在心中埋下了实现梦想、追逐勇气的种子。阿姆斯特朗叔叔、奥尔德林叔叔告诉他们怎样把想象变为可能,当他们三十而立的时候,又会将他们的想象力和自信心薪火相传。一种群体精神一定是具有代际接力作用的,不管是科学精神还是“差不多精神”,都会绵延传递到各行各业,当它们变为一个国家的国家精神时,那就不是“差不多”,而是“差太多”了。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读后感(二):写在《许子东现代文学课》前面

所以,喜欢阅读的人终生喜爱阅读,阅读渐渐变成了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的寻常事。只是我们这些大多数的阅读爱好者,还未能将“阅读”提升到“生命”的高度,而读此书,我突然想到,其实,隔一段时间再重新读经典,一读再读,写下来倒是能更清晰地关照自己的生命历程。

我们真的不能再拿是否有直接收益来衡量一种产品、一种精神的价值了。科学精神没有东西方之分,科学只有一套标准,科学就是科学,它起源于西方,但它是属于全人类的智力财富,没有国界,更没有文化的隔阂。甚至对科学来说,文化和情感都是多余的东西。人类的智商在5000多年中并没有明显提升,现代人的“聪明”只是知识积累和教育水平提升所造成的假象。缺乏科学精神就等于放弃了人类最根本的探索欲,将人脑的功能让渡给了人工智能,技术再发展也只是量的积累,只有科学进步才是质的提升。

下午闲来无事,观看了前几天的《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见面会。这次邀请了许子东、孙郁、陈晓明和李伦,梁文道照常担当主持。混的好不是没有原因的,道长虽然满腹经纶、四处云游,但当起主持来,逢迎玩笑的功力着实不弱,只差了窦文涛的自如。

还有感触,我们这个时代的人多么幸运。在我们这个时代,《日瓦戈医生》已经不再是大毒草,它是名著,如果你不知道读什么好而去翻名著,是有很大的几率翻到这本书的,而曾经,读一本这样的书,对于洪老师他们那个时代的青年,还是一件不被允许的事情呢。

最重要的是,我们也许没有太多时间来探索宇宙了。宇宙不会无限期地展示给我们。宇宙在一直膨胀,永远停不下来,河外星系相对于我们的退行速度只会越来越大。如果按这个趋势发展下去,那么几千亿年以后,银河附近的所有星系相对于我们的退行速度都会大于光速。换句话说,它们发出的光永远到达不了银河系,都会退出我们的宇宙视界,进入一个从理论上永远也看不到的区域。想象一下,几千亿年以后的智慧文明再来观察宇宙,它们会得出孤岛宇宙的结论,整个宇宙就只有银河系这一个孤岛,除此之外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当下,我们生活在一个千姿百态的宇宙,能看到几千亿个河外星系。在一个百花绽放的年代,在所有的花儿枯萎之前,为什么不尽情地享受它们的千娇百媚呢?

对于几位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来说,论及的干货并不算多。许老师在正式开讲之前,剩下的几位知识分子引经据典将他恭维了一番,从“美貌”到才华,绘声绘色的程度不下于追女孩儿时的表现。每当我看到知识分子,尤其是有话语权的,开始大肆称赞他人,或展示他们的“求生欲”,那游刃有余的样子总让我觉得有些尴尬。这是中年人的油腻吧。不必不近人情,称赞他人时点到为止,才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应有的姿态,何况相互之间都是朋友呢。无怪乎,陈丹青戏谑到,中国的传统文化是官文化。

阅读也是,且读且珍惜吧。

《星空的琴弦:天文学史话》读后感(二):有趣有真相的天文简史

说回正题,许老师虽自谦讲课很普通,但他这次的演讲既生动又扎实。他先讲到了媒介的交互,又顺口拿斗鱼、《百家讲坛》开涮,抨击了娱乐至死的年代。

《文学的阅读》读后感(三):极度朴素又极度骄傲 ——《文学的阅读》编辑手记

提起天文学类的书籍,尤其是天文学史著作,我们的大脑里可能会浮现冗长的注释、细致的星轨图片和深奥的公式。而汪洁这本《星空的琴弦:天文学史话》完全不同于一般的教科书式的天文简史,他一改天文学严肃的表情以及高深莫测的形态,采取有趣、有图、有真相的形式,将天文学活泼的展现出来。

他是聪明的,本次活动就是为了他的新书而设,又有了此前的恭维,所以他没有过多分析自己的书,而是回顾了文学课以及文学史教材的发展历程。其中他着重分析了夏志清写的文学史,夏的文风十分刻薄,而许老师又将夏的文学史与钱理群等人的文学史进行比较,钱等人的文学史是温和的,另外,夏的文学史是译作,译者几乎没有帮他润色,这些更突出了夏的尖刻。

去年年末参加了一个新诗百年的活动,去这个活动主要是听任洪渊,谢冕和洪子诚三位老师的发言。

初读此书,会感觉趣味盎然。书中采用了许多虚构的小说式写法,将书中的情节、人物对白文学化,引出了天文学发展的历程。汪洁写道:“毕达哥拉斯的学生说:‘俺……有点听不懂’……”“亚里士多德回应道:‘晕,你可真能想……’”使得书本规避了晦涩难懂的科学术语和干燥无味的实验叙述,用故事性、探索性的方式回顾天文学进步的每个脚印,引人入胜。

关于夏的书,许老师谈到的一点很有意思,夏的原话是Obsession with China,当时翻译成了感时忧国,而正确的译法应该是对中国的痴迷。许老师评论道,鲁迅作为一个小说家,艺术家,当他有了救国救民的考虑,想着去同情某个阶级、隐藏阴暗而深邃的沉思,这就会损害艺术,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不管这些的。而后的观众提问环节,许谈到了最近和帕慕克的会面,他说帕慕克像一个海峡,他不仅仅关心土耳其的问题,还对整个欧洲的文化与民族的关系有思考,而那时的中国的作家一门心思关怀中国,全然不理会外面的文化。

第一次知道任洪渊老师,是在一个诗歌活动上。任老师朗诵了一首诗歌,有力。回来读到任老师的两首诗《北京古司天台下》《1967:我悲怆地望着我们这一代人》。其中,有这样的诗句:一断废城/倒在斜阳。二千年的思想,没有照亮黑暗的身体/重新照亮思想的却是身体的黑暗。任老师在发言中讲到:自由生命中的自由汉语。

本书中精美的摄影插图更是美轮美奂。汪洁在修订书本的过程中开设了网络个人电台,在电台中播讲自己撰写过的专辑。枯燥的天文史讲述不仅没有无人问津,反而吸引了大批不同年龄段的粉丝。这其中就有极多的摄影爱好者。他们自愿出马,不惧远途,蹲点守候,只为去拍摄符合汪洁文字要求的星空画面。此外,还有不求回报的手绘师精心绘制的插图、作者从各种官网上选取的佐证材料……全书亦字亦图,全彩印制,具有极高的美观性。

他一边讲述严肃的知识,又能选择时机抛出与主题相关的趣事。除此之外,在接近尾声时,他说他知道冯提莫买跑车,视频流出之类的事情,引得观众大笑。

1966,1967这样的年份,我没有当时的记忆,却在读着《文革受难者》《牛鬼蛇神录》《一滴泪》等作品中勾勒出历史的记忆感觉。

这本书最重要的核心观念,也是全书黄金部分,则是作者传达的一种理念:比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科学精神。科学精神,不是几本书读来的小知识,不是倒背如流的公式,而是孜孜不倦的好奇与探索,是追寻真相时的思维方式和求证方法,是不轻信、不盲从的独立思考的品格。

追根溯源,是因为腾讯直播了许老师在香港高校讲的文学课,让象牙塔之内的文学课能够被一百多万非文学专业的观众所了解,这才有了书稿,有了活动。许老师一直活跃在学术界和银幕前,他有着专业的学养,又能说会道,镜头感不俗。事实上许老师这样的人很少,一般而言,有水准的学者不愿意抛头露面,例如钱理群说他害怕被批评;而爱炫的一般都没啥水准。说到底,这是表达方式的问题。在互联网时代,随着知识更容易被广泛地获取,学者的威严有了一定程度的下降,而各大高校的公开课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一趋势还会不断加大。作为学者,专心于象牙塔无可厚非,其中的一部分人能为大众普及知识也应该是必不可少的。学者不仅要对本专业有所贡献,更应该为社会担起责任。至少,许老师起到了黏合剂的作用,他弥合了一部分学术界与业余读者之间的隔阂,恰巧他研究的是文学,这是人人都能读一些,因而他的影响能惠及更多的人。

洪子诚老师在发言中讲到一点:1964年读到爱伦堡写茨维塔耶娃的序言,“极度的骄傲,极度的朴素”,很受感动。或许是因为坐在洪老师后面位置的原因,看到洪老师朴素的背影,感觉这句话讲得就是洪老师本人。

在这本书里,作者亦叙亦评,将科学读本又揉进了一层哲学的反思,使得这本书的层次从普通的浅层科普,升华到了哲学层面的思考。如何把科学精神贯彻入平时的生活,在生活中不断的经历与尝试,继而带给人们更美好的生活,汪洁以一种深入浅出的的方式将这些枯燥的知识更生活化、有趣化的展现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有欲望、有兴趣的探寻在宇宙中神秘的天体,更能想到用探索宇宙的精神探索我们的生活。

从一开始的直播课到这次活动,由大到小都离不开传媒的作用。麦克卢汉说,媒介即讯息。具体到这次活动,虽说实际的内容算不上多,但是各个学者的风范,演讲时的语气,姿态,与氛围都是自身内在价值的体现,也是一次良好的文学熏陶。文学不仅局限于文字本身,它最终会成为一个人言行举止的一部分。

一月中旬和洪老师约在万圣的咖啡店见面。见面当天下午,早早来到万圣,猫在书里面晃荡。已过约定时间半个多小时,又苦于没有洪老师电话。不得已和计老师询问了洪老师的电话,电话打过去,洪老师说刚才楼下的几个咖啡店都去了,就是没有见到你。

正如作者自述:我心目中的自我实现,就是创造出能对社会产生正面、积极影响,并在我离世后还能流传下去的非物质财富。我想,作者已经做到了。富有人情味的文字叙述、具有知识性的科普内容、带有哲学思维的思想与辩述、以及精美的摄影图片与插画,无论哪一条,都使本书值得捧起一读。

正如窦文涛所言,看他的节目观点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看如何表达。就拿许老师的讲演来说,可以感觉到,从始至终他都有明确的目标,在心里将内容划分成了几大部分。在说的过程中,他用语贴近生活,深入浅出地讲解,玩笑之余也不会离题太远,这体现的是他的学养与格调。无论如何,口头语言和身体语言与环境的结合,才能显出一个人究竟是丰富还是浅薄,是挺着的,还是跪着的。剩下几位来头都不俗,但一本正经的恭维,满脸的笑意,毕竟显出了一些丑态。

不得已,洪老师再次下楼。在请教洪老师的将近两个小时里,洪老师谈了当代文学的一些状况,也谈了个人的一些情况:

《星空的琴弦:天文学史话》读后感(三):就算你没有掌握足够的科学知识,也请你去多多领会一下科学精神

看完整个活动,我心想,做一个知识广博的知识分子不难,多读些书,多花些时间思考,总会有所裨益;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能一直有着自己的坚持与追求,在实现自身价值的同时,不要把腰弯得太狠,这才是难处。

“因为我也看了很多人很容易就表态,而且非常容易就跟着潮流就转换观点,对我来说就可能会比较难,所以我说我是永远跟不上形势的人,有时候一个新的东西,既使这个东西是正确的,或者有生命力的,我也要跟好久才能够慢慢把它消化,或者接受,或者说稍微靠近一点。”

对于天文学知识,有段时间我是相当的抵触的。

《许子东现代文学课》读后感(三):有一种文化叫许子东

和洪老师约书稿,洪老师说回去看看。

原因说起来可能有些可笑,那就是因为相比于宇宙的无限,人类实在是渺小的无法形容。因为对其无知,所以对其无法想象,再而对其心生恐惧。

我是一个非文学专业的文艺青年。这是我给自己的定义,不是文学专业但是爱往文艺跟前凑。

洪老师发来书稿,他在前言中讲到之所以将这本书取名《文学的阅读》的原因:“这些文字,大多是读一些作家作品的感受,但是会延伸到读作品时,阅读者所处的环境,阅读动机、心情和方法等的讨论;也就是读者和阅读对象建立怎样的关系的问题。这也是取名《文学的阅读》这个书名的原因。”

这个理由说起来很幼稚,但对我来说是的确存在的。

学习下定义是跟着许子东先生本书学的。这本书开始就讲中国现代文学的定义,让我是有些乏味的,但是他从时间、空间、语言、性质等方面论证“中国现代文学”定义的严谨态度我是佩服的。可能这也是书中说说的“和科学相反,文学就是要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吧。

《文学的阅读》共有13篇文章:

就算是放在今天,我对天文学也不是多么的热爱,以至于连带着我对于和宇宙有关联的科幻小说也不是多么感兴趣。这次的原因是因为每每翻看有关于天文学的知识书籍,总觉得专业性实在是太强,众多理论分析以及科学数据加上专业名词弄得我莫名其妙,看的时候感觉自己像个傻子。说白了,原因还是自己的无知。

对于我这样所谓的文艺青年来说,鲁迅、郁达夫、张爱玲等等这些作家的小说散文更有吸引力。当然他们的生平故事更加深我对他们文字的理解。所以本书在讨论鲁郭矛巴老曹他们这些文学大拿的时候,掺杂他们的人生经历,经历了、写出来就是文学。

阅读和阅读史

对于天文学知识,像我这种天文学白痴我还是得找一本最具启蒙性,最通俗易懂的来看。

文学不像科学有规律有公式可循,它是越含蓄越好,意思的理解也因人而异,所以许子东先生说“如果说得很清楚,就不是文学性;意思模糊,左可以理解,右也可以理解,这才是文学性。各种各样的暧昧、歧义、朦胧,都是文学的魅力。”所以

我的巴金阅读史

《星空的琴弦》这本书倒也不厚,勉勉强强有两百来页。作者汪洁是一位科普作家,第八届文津奖得主,据说他还是全国科技馆以及大、中、小学的人气嘉宾。既然他所讲述的知识连小学生都能够适应,那么他所写的这本书,相信对于我这种天文学小白来说应该还是很适合的。

书的讲义版式我喜欢。留出旁边的空间可以写随笔,让我有一种重回大学课堂的感觉。当然,旁批里面有一些作者添加的备注,读起来也很有意思。比如“打个比方,如果巴金是朱古力奶茶,矛盾是卡布奇诺,老舍是红茶,那周作人就是上乘的龙井了。”这个比喻有意思,对周作人这样的有政治问题的作家的中肯评价更是难得。

读金克木:“30年代初的孔乙已造像”

作者自己在这本书的前言中是这样介绍自己的这本书的、他要通过讲述天文学史上的小故事,来展示科学家们追寻科学真相的思维方式和他们的求证方法,让科学精神慢慢的注入到读者的头脑中,因为他们的做法是科学精神的最好注解。

书的另一个特色是有延伸阅读。讨论完一个作家后,都会有他的一两篇文章,让读者更好的体会作家的写作风格。比如在讲“两篇文章启动了文化政治的大变革”一讲的后面就延伸了胡适的《文学改良刍议》和陈独秀的《文学革命论》。读完两篇文章,他们俩的写作风格和政治志向立现。

读契诃夫:“怀疑”的智慧和文体

按照作者的思想理论,科学知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全部掌握的,但是科学的精神却是人人都有可能掌握的。有了科学的精神才能够更加理性的去认识这个世界,辨识所谓的伪科学或是科学谣言。

书的语言诙谐幽默。可能也是为了吸引学生们的注意力吧,毕竟照搬文学典籍好是好,但是学生不感兴趣,课还是失败的。许先生就用比较幽默轻松的语气,把近代文学大拿的种种娓娓道来。论述鲁迅最早的启蒙思考部分,男人控制女人的三个方法——关起来,物质笼络,思想控制,最能体现作者的幽默感。“铁屋”启蒙的悖论部分,作者对现在网络娱乐至死不讲文化的“铁屋”是悲观难过的,我们社会现在需要启蒙精神,需要文化的回归。

读《日瓦戈医生》:生活的多个面向

事实上现在的人的确是需要了解掌握科学精神的。看看现在的朋友圈和QQ群,到处都是转发的各种博人眼球的科学研究成果。挂上个权威机构研究论证,多年实验研究,再加上一些耸人听闻的科学结论,一篇所谓的科学研究成果便完成了。弄得一帮人根本不去思考或许也不会如何去思考这些问题的真伪性,然后就四处随手转发。弄得朋友圈、QQ群天天被一群盲目的人的转发刷屏,搞得你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

许先生对现代文学大拿的概括很到位。比如近代男作家大多幼年缺少父亲,他们的启蒙老师大都是母亲,生活困苦,所以心理上有阴影,难免作品中对父亲的形象刻画上掺杂怨恨。另外一个印象深刻的概括就是上面提到的“奶茶红茶龙井”论了。

读《鼠疫》:“幸存者”的证言

拜托,转发前请先动脑思考一下,实在思考不动那么请你先去多读读几本书再来转发。

书中唯一不感兴趣的就是沈从文的部分,不怪作者讲得不好,只是个人爱好的原因。阅读本书的遗憾就是“周氏兄弟与二十年代的美文”只有存目,没有文本。

新诗的阅读

说起来,作者在这本书中所用的语言描述方式还是挺通俗易懂的。他用讲述科学小故事的方式将天文学发展的历史介绍给读者。你将看到几千年来人类对于天文学的认知与研究是如何一步步发展起来的,人类的科学精神又是如何在这几千年的研究发展中逐渐确立的。

阅读本书,很多收获,也有小遗憾,或许这就是文学特有的魅力,这就是许子东的特有魅力吧。

一首诗可以从什么地方读起

此书作为一本天文学启蒙书籍还是挺不错的选择,至于其专业性知识到底如何?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