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能兴旺,文学回忆录

作者:现代文学

1、宝玉见黛玉,说这位妹妹好像哪儿见过。我见拜伦,这位哥哥好像哪儿见过。

文学,是一个民族的语言艺术,反映的是一国男女的精神世界,想象力,智慧。文学的主要工具是语言和文字。尤其文字,它能定格思想。现在科技发达了,科大讯飞的语言工具已经傻瓜化,带着一个语言盒子可以走遍世界无障碍。

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2、给恶人定性定名,给善人一种快感,看透一个恶人,就超越了这个恶人。

也发现周围的好多男女,借助手机,可以解决许多问题。包括通信联系,根本不须写字,语音说几句,电脑变成文字了。因此,许多人不会提笔写字了,写十来行的短信文字,错别字一大堆。手机现在最火,视频类,如抖音之类,好玩,不像弄文字枯燥,看图说话,娱乐性极强。

获奖作品名单

3、文学的最高意义和最低意义,都是人想了解自己。这仅仅是人的癖好,不是什么崇高的事,是人的自觉、自识、自评。 ----木心

胡说也做一个科幻试想,人类的毁灭大概从抖音就启步了。将来动脑子,思想,复杂的劳动都交给计算机办理,机器人将比人聪明,而且还更有想象力,有智慧,有比人更科幻的科幻。机器人哪天不开心了,和地球开个玩笑,人类就彻底牺牲了。

中篇小说奖

4、如果甘于二流三流,就已经居于下流。

为什么人类要走向毁灭,因为人一旦走向造物主设计的反面,不想吃苦受难,不想付出代价取得,文学也娘希匹的完蛋了,养一群贪图享受的动物干什么?

《世间已无陈金芳》 石一枫

5、天才必经修炼、涵养,才有味。 ----木心

说的玄乎了。是不是这么个道理,有胸有脑的自己想去。反正全民闹钞票,科技速度日行千里,把文化扔到一边做了娱乐游戏,真不知道人要活成一个什么样子。

《十月》 2014年第5期

6、像样一点的思想,是有毒的。 ----木心

说到正题。全国又在大跃进文旅了。文化旅游,目标很明确,也是为了产业化,弄钱,造血,养活人。有什么错呢,政府给百姓着想,吃饭是天大的亊。于是就大把的烧钱,许多人跟风注册,有脸没脸的都要搞文旅。呵。

《蘑菇圈》 阿来

7、我是日本文艺的知音,知音,但不知心----他们没有多大的心。日本对中国文化是一种误解。但这一误解,误解得好。 ----木心

最近,连续接触了多个国企的、民营的投资公司老总,都活在了云梦山云雾山,迷失了方向。都愁着寻找好项目。可现实又如此的残酷。国家鼓励发展的产业,怎么文旅产业投资这么效果差。

《收获》 2015年第3期

8、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不差都不行。主要是什么原因,胡说的判断是,文学都快咽气了,文化灵魂都快饿死了,广大人民群众没有了想象力,去的地方没人讲出美好的故事,水泥钢筋铸上一批高大上的人和物,外加豪华的游乐设施,呵呵。娱乐产业大发扬了。

《李海叔叔》 尹学芸

9、一个人要从远处回,从高处下,从深处出。 ----木心

文学咽了气,壳子就是娛乐了。文化是什么玩意儿?全民都乐呵呵游呀逛呀,精神没了。

《收获》 2016年第1期

10、英雄和伟人是不同的。用在历史人物上试试看,很灵的。嵇康是英雄,孔子是伟人。 ----木心

文旅产业没有文化、文学的灵魂支撑,打出来的必然是一张张烂牌无疑。

《封锁》 小白

11、生在西方,就做伊卡洛斯;生在中国,只有做做脱线的风筝。

没有文学会是什么?

《上海文学》 2016年第8期

12、神话,是大人说小孩的话,说给大人听的。 ----木心

就像没有了堂吉珂德,人们会忘记了马德里这个城市是哪国的。没有了果戈里,托尔斯泰等,俄罗斯的形象会贬值,没有了历史皇帝的故事,紫禁城不过是一座宏大的老院子。如果没有了上帝,全世界的尖顶教堂,就是座座模样雷同的砖瓦建筑物。没了佛菩萨的内容,你到古刹对着泥塑磕头又是什么意思!

《傩面》 肖江虹

13、“创世记”是历代画家的脚本。作神话看,很壮观重视其中永恒的象征意义,艺术家必须读“创世记”,其他三记是叙祭祀献礼、民事讼诉、人际关系,你们大高没耐性读。我从前读,觉得古代人也难对付,愚蠢而复杂为不讲理,口头最喜欢讲道理。“利未记”有一句:“你要爱你的邻人如爱你自己。”整个基督教真谛,就在这句,但正是这句,问题最大你的邻人是什么人?他利用你的爱,损害你(佛家还要糟糕:“舍身饲虎”)。宗教总是从情理开始,弄到不合情理,通人弄虚作假。 ----木心

文学,这些壳子里装的就是文学。

《人民文学》 2016年第9期

14、我憎恶人类,但迷恋人性的深度。已知的人性,已够我惊叹,未知的人性,更令我探索。你们都是我探索的对象——别害怕,我超乎善恶。

人类生产力的持续发展,都是以思想的一次大解放为前置。欧洲十七、八世纪的工业革命,首先是伟大的文艺复兴。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取得这么大的建设成就,最应感谢的也是真理标准大讨论,以及相应的文学艺术大繁荣。人的内在动力和热情释放了,社会生产力自然进化的快。

短篇小说奖

15、世界乱,书桌不乱。 ----木心

且不说文化,文学已是奄奄一息。

《父亲的后视镜》 黄咏梅

16、我自得恶果,所以不必悲伤;我不抱希望,所以不绝望,我自寻路,一个人走,所以不反激。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 ----木心

现在网上线下码字的人属于可怜人。笔者如此。号称勤快辛苦的小网虫,自从蹭上了自媒体,手就痒的闲不下来。人有了欢喜的心,就会犯贱。爱上了码字,也是娱乐工具了。捎带弄点儿思想,把人们鲠在嗓子里想说说不出的话,爬在手机屏上,有一吐为快的兴奋。

《钟山》 2014年第1期

17、友谊有时像婚姻,由误解而亲近,以了解而分手... ----木心

文学的作用就是给人们讲故事,把正儿八经的想法记下来。把当下记住,把明天的好梦记录了下来。或者编成诗歌,小说,戏剧等,制作出需要的精神食粮。

《1987年的浆水和酸菜》 马金莲

18、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破坏它。 ----木心

曾几何时,文学家,作家都很值钱。玩弄思想的人,正符合国学大成圣人孔子的说道,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草根人明白这两句话,意思是用脑子劳动的人管人,用身体辛苦劳动的人被人管。

《长江文艺》 2014年第8期

19、天才有两条规律:一是把事情弄大。一是把悲哀弄永恒。 ----木心

臭老九,在改革开放后空前的吃香了一阵子。上世纪80年代,百花齐放,有战国时代诸子争鸣的活跃气氛。思想要解放,头脑需灌浆,杂志报纸满天飞。工资也才5、60块,弄思想的臭老九写几篇稿子,稿费几十上百是常事。弄个作家、诗人玩玩,走到那里也被供成了大爷。

《俗世奇人》 冯骥才

20、最早的文学,即记录人类的骚动、不安,始出个人的文学。所有伟大的文艺,记录的都不是幸福,而是不安与骚乱。 ----木心

后来分化了,所谓科技的老九们,踩在了时代的脉膊上,直接能造成了鸡的屁(GDP),地位也就越来越高。直至现在科技创新,只要能混到副高正高,走到趋势点上,运气好的拿项目投资,国家补贴。这批人活的顺风顺水。有没成果无所谓,反正是搞经济,糟践多少也合理。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6年1月

21、不死而殉道,比死而殉道,难得多。 ----木心

文学人可就惨了。国家不给花这份闲钱,资本家更是趋利的动物了。

《出警》 弋舟

22、自然是徒劳的,生命是虚空的,物质存在是骗局——凡政治、文化都是骗局,因为都是人的意志制造的。都不要入这种骗局。 ----木心

这个社会什么最值钱,钞票。发财不是最要紧的,钱也不是最重要的,关健是没钱。没钱就会遇到一系列生活难题,买房子,买车子,娃上学,病了应对白衣天使。

《人民文学》 2016年第7期

23、宇宙观决定世界观,世界观决定人生观。——不从宇宙观而来的世界观,你的世界在哪里?不从世界观而来的人生观,你不活在世界上吗?所以,你认为你有人生观,没有、也不需要世界观,更没有、也更不需要宇宙观——你就什么也没有。 ----木心

寸步难行的时候,你才明白文学其实狗屎不如。不行试试,你跑到乞丐扎堆的地方,给他们吟诗弄句的话,他们会拿打狗棍儿戏弄你,嘲笑诗人是神经病。自古文人多寒酸,尤其今天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流氓婊子有钱,照样体面的风光。清贫文人,没有寒酸,只有更寒酸。

《七层宝塔》 朱辉

24、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木心

因为思想不值钱,文化不值钱。

《钟山》 2017年第4期

25、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文学到底是怎么了。笃定是弄不下去了?

报告文学奖

26、一个人衷心赞美别人、欣赏别人,幸福最多———他是在调整自己,发现自己。 ----木心

笔者自小就是文学爱好者。啃水浒,看三国,中国的外国的思想家,作家,心里非常敬拜这些讲故事的人。他们把平淡的事情串成人物命运,描写出吸引人的动人故事,一串串故事变成文化信息,一代又一代溶化到世间男女的血液中,久而久之成了历史文化,地方文化,民族文化。这些东西谁也知道,它是一方土地最宝贵的财富。金银财宝变成灰,而这些文学却是不朽的遗传。

《朋友:习近平与贾大山交往纪事》

27、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文学正被当今社会抛弃,剩下几个玩弄风花雪月的闲客当茶水喝了。

李春雷

28、我读书的秘诀是:看书中的那个人,不看他的主义,不要找对自己胃口的东西,要找味道。 ----木心

没有文化文学的文旅产业,试问能做出花吗?

中国言实出版社 2014年5月

29、读书,要读进去,还要读出来。 ----木心

我们在省城这个制高点俯瞰全省。

《西长城》 丰收

30、卢梭长得很俊,这类人都长得蛮好看,这是他们的本钱。

前几天,与一帮本省文坛的大V聚会。席间听到议论,说代表本省最高水准的XX文学,订阅量不足一千。还有相应的几本文学文艺刊物,发行量都少的可怜。如果没有政府给些补贴,这些个编辑部都得关门大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年9月

是什么原因呢,大致有几个。一是互联网的冲击,传统印刷读物没人看了。二是没市场了,写的东西烂,关心文学的人不多了。互联网呢,是老板的平台,早就让经济股评人发财,暴发户讲座,国内外玄乎事儿,情色视频,明星绯闻等分割占领完毕。干净的文学只挤占一丁点儿份额。

《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

文学这只丑鸭子,人们不再待见她了。

许晨

价值决定价格。

《中国作家》纪实版2015年第11期

多年前,有这样一种现象。当我们上学,或者就业或调换新的单位时,总要填一份人事表格。表格其中有自我介绍的特长一栏。就是让你自述有什么本亊和长项。在这一栏中,好多人不约而同的填上了文学爱好。为什么呢,这是很体面的,表示自己经常看书,阅读文学当然属于有文化了。文化人当然招人喜欢了。

作家出版社、青岛出版社 2016年4月

现在呢?特长栏里很少人写文学了,写的大都是计算机,唱歌,跳舞等。实用嘛。码字又创不了效益。阅读更和利润无关。

《大森林》 徐刚

这也就累积成了民族阅读数据,以色列人均每年看书六十四本,匈牙利六十三本。国人看几本。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7年5月

文学文艺人活的寒酸,但民间还是有一帮不离不弃的情怀男女。去年,有热心的朋友,召集了20位男女,到他的文艺沙龙小聚漫谈。这些男女都有自媒体小平台。在谈到个人收益这一块,大家都觉得脸红。如果专业做解决吃饭的营生活儿,恐怕连方便面也泡不起。

《乡村国是》 纪红建

这边是文学的奄奄一息,那边是文旅产业的大干快上,鲜明的反差。硬件可以成千万成亿的去烧,烧砸了,烂尾了也不要紧,只当交了学费。而对文化文学的培育,政府没有看见或没当回事。觉得弄这些笔墨的,这些吃饱饭码字的,那些个愤青弄思想的,纯粹是酸文人的游戏。现实也是,写书法的,绘画的,唱歌跳舞的真不少,大家都当这些个是文化了,而且大师满地走,名家多如狗。声色犬马,游戏的热闹。

《中国作家》纪实版2017年第9期

对金钱,权力的崇拜,对文学文艺的蔑视,斗鸡斗狗热闹,沉淀读书败兴。整个社会文化不浮躁不行。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17年9月

文化旅游的根本目的,不是给山水穿衣的,不是给闲人找亊的,它应是一个民族一个地方的文化自信,是主客到这些地方,与灵魂的探索和对话。

诗歌奖

禁不住就想到了,假如文学咽了气,文旅能兴旺?

《去人间》 汤养宗

中国青年出版社 2015年8月

《落日与朝霞》 杜涯

北岳文艺出版社 2016年1月

《沙漏》 胡弦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6年8月

《九章》 陈先发

安徽教育出版社 2017年10月

《高原上的野花》 张执浩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7年12月

散文杂文奖

《山河袈裟》 李修文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7年1月

《北京:城与年》 宁肯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2017年7月

《遥远的向日葵地》 李娟

花城出版社 2017年11月

《流水似的走马》 鲍尔吉•原野

湖南文艺出版社 2017年12月

《时间的压力》 夏立君

译林出版社 2017年12月

文学理论评论奖

《中国当代文学传媒研究》 黄发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4年10月

《有关20世纪中国文学史研究的

几个问题》 陈思和

《文学评论》 2016年第6期

《必须保卫历史》 刘大先

《文艺报》 2017年4月5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