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经典读后感10篇,2019诺贝尔

作者:现代文学

17、我自得恶果,所以不必悲伤;我不抱希望,所以不绝望,我自寻路,一个人走,所以不反激。我也有脾气要发,但说说俏皮话。 ----木心

1968年,瑞典银行在纪念它成立300周年之际,决定设立“瑞典银行阿尔弗里德·诺贝尔纪念经济学奖金”,常简称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每年由这家银行提供与当年诺贝尔奖金相同金额的奖金,交由诺贝尔基金会统一使用。诺贝尔经济学奖,由瑞典皇家科学院负责颁发。对获奖候选人的推荐、奖金的评判和授奖仪式等规则,基本与其他诺贝尔奖金一致,其相关获奖内容也发布在诺贝尔奖的官方网站。

厨子可不是指人,而是一种置物架,又叫御厨子,御厨子棚,最开始是用来放食器的架子,后来被放在贵人座位旁边,用来摆放各种器物、草子等。它有两层,下层有对开的柜门,颜色有白木、黑涂、梨子地等,非常美丽,可以想见,这样的架子放在美人身侧,两相辉映,是怎样的饱人眼福。

28、世界荒谬,卑污,庸俗,天才必然是叛逆者,是异端,一生注定孤独强昂。

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 Olga Tokarczuk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 Peter Handke诺贝尔奖诺贝尔奖设置了5个奖项,即诺贝尔物理学奖、诺贝尔化学奖、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诺贝尔文学奖和诺贝尔和平奖。其中诺贝尔物理学奖、诺贝尔化学奖和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被称为诺贝尔三大自然科学奖。

《源氏物语》剧照

20、真正的基督徒只有一个,即耶稣。天才的命运都是被利用的,被各人各取所需。 ----木心

自1901年诺贝尔奖初次颁发至今的100余年,其获奖者或获奖工作有争议、不足,甚至有错误,但基本上反映了现代自然科学的主要成就。而诺贝尔文学奖和诺贝尔和平奖,由于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和分歧,几乎争议不断。这里主要介绍的是与生命科学相关的诺贝尔奖获奖工作,主要是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获奖工作,也有一些与生命科学相关的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工作,以及一些未获奖的重要工作。

平安时代的女性,除了接受缝制和染色等实用教育,同时也接受写字、和歌和音乐等艺术教育。这些教育项目让当时的上流社会女性,有丰富的涵养,和审美。在艺术熏陶下培养出优秀的女性,是平安时代女性教育的目标。

25、宗教的宿命是专制的,顺从的,牺牲个人的,积极的,目的论的,群策群力的,信仰的——其实就是政治。 ----木心

池田龟鉴先生,虽然只活了60岁,但其一生相当忙碌而高产。日本第一部经过学术考证的《源氏物语》校本,为他所著,这一直是研究《源氏物语》不可或缺的一部著作。这部著作最后一本出版于1956年12月,仅仅几天之后,池田龟鉴先生就病逝了。如果将他的随笔、小说等全部计算在内,一生著书,据说足足有800部。

12、凡是纯真的悲哀者,我都尊敬。人从悲哀中落落大方走出来,就是艺术家。真的悲哀者,不是因为自己穷苦。哈姆雷特、释迦、叔本华,都不为自己悲哀。他们生活幸福。悲观,是一种远见。 ----木心

《源氏物语》,紫式部

24、我憎恶人类,但迷恋人性的深度。已知的人性,已够我惊叹,未知的人性,更令我探索。你们都是我探索的对象——别害怕,我超乎善恶。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读后感(七):《源氏物语》背后的平安朝,千年前已达的美学巅峰

26、天堂人间不能共存,世俗和理想难以沟通。 ----木心

“嵯峨帝所书《古万叶集》选集四卷,延喜帝所书《古今和歌集》,纸为唐国浅缥色纸所继,封面裱以绮罗,为同色较浓纹样,同色玉轴,书绳为缎制,作唐式式样,优雅无限……”

22、对生命,对人类,过分的悲观,过分的乐观,都是不诚实的。看轻世界荒谬,是一个智者的基本水准。看清了,不是感到恶心,而是会心一笑。 ----木心

融合在这种节日活动之中的也有女性的娱乐活动,她们的娱乐活动主要是以精神娱乐为主,如吟咏和歌,鉴赏物语,弹奏琵琶,练习书法等等。对当时的女性而言,这些娱乐活动可以使她们的生活变得平静而幸福。

18、卢梭长得很俊,这类人都长得蛮好看,这是他们的本钱。

《紫式部日记》 作者:紫式部

10、要不求甚解地去解,不求甚解就是一种解。 ----木心

《紫式部日记》中也有写到,她的父亲对她不是一个男子,觉得很遗憾,具体是这样记述的“予兄式部丞少时读《史记》,予在侧旁听。兄于此书理解迟缓,时有遗忘,不知为何,予则速通其旨。予父酷爱学识,常叹曰:‘此女非男子,时不幸也’。”从这个记载中,就可以看出当时女性的地位。

4、给恶人定性定名,给善人一种快感,看透一个恶人,就超越了这个恶人。

平安朝的女性和我们古代的女性一样没有和男性一样平等的受教育机会,她们一般是在家庭内部接受教育的,这种教育一般是识字、音乐、和歌这三项。平安朝的女性美德是儒家思想和日本固有的思想相结合的产物,因此重视对于妇德的教育,可以用八个字来概述:深藏若虚,典雅娴静。同时也倡导“和”的精神,在三从四德的基础上容纳了宽容、和谐等美德,可以说由“和”所统一的人格,正是平安时代女性教育的理想。

29、他们悲观,是一想就想到根本上去。 ----木心

而女性通常会被这些官立或私立的大学拒之门外,只能接受家庭教育。比如清少纳言在《枕草子》中,就“扫兴之事”一条中就写道:“博士赓续得女。”也就是说在博士的家中,如果只有女子出生,就会被认为是令人扫兴的事,因为才华横溢的博士,不能把自己的学问传授给后代,真是件令人遗憾的事。

30、为人之道,第一念,就是明白:人是要死的。生活是什么?生活是死前的一段过程。凭这个,凭这样一念,就产生了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可是宗教、哲学、文化、艺术,又是要死的……教堂、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煞有介事,庄严肃穆,昔在今在永在的样子,其实都是毁灭前的景观。我是怀着悲伤的眼光,看着不知悲伤的事物。 ----木心

在平安朝的文学里,葬礼,可作云烟化

9、一个人衷心赞美别人、欣赏别人,幸福最多———他是在调整自己,发现自己。 ----木心

平安时代,后宫中除了嫔妃宫女,还有很多才女。比如紫式部、清少纳言、和泉式部都曾在后宫供职,他们相当于皇家的技术人员,那么,平安朝的后宫中为什么会有才女呢?这些女性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入宫的呢?

7、先知,到头来都是狼狈不堪。 ----木心

“前途没有什么希望,把自己的一切都寄托在不可靠的丈夫身上,愚直地守着结婚之后那点虚假的幸福,这样的人是我看不起的。身份相应之人的女儿,还是应当去宫中任职,见识世间的种种事物。”

21、人类的悲剧,是对自身的误解。 ----木心

到了这个时候,死者的近亲、家人会焚香与死者告别,子女、父兄、亲戚等全部身着丧服,手持白杖,徒步护送棺柩到阴阳师勘申过的墓地。

14、诗意上来时,文字不要破坏它。 ----木心

2、 厨子

3、讲开去:一个人到世上来,来做什么?爱最可爱的、最好听的、最好看的、最好吃的。无奈找不到那么多可爱、好听、好看的,那么,我知道什么是好的。我在“文革”中不死,活下来,就靠这最后一念——我看过、听过、吃过、爱过了。”文革“中他们要枪毙我,我不怕,我没有遗憾,都爱过了。但还要做点事。我深受艺术的教养,我无以报答艺术。连情感、爱,也不在乎了。爱也好,不爱也好,对我好也好,不好也好,这一点,代价付过了。唯有这样,才能快乐起来,把世界当一个球,可以玩。如果你以艺术决定一生,你就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生活。 ----木心

对于自古以来都以祖先崇拜为中心的日本人而言,对丧礼仪式就更是格外重视。

19、历史学家要的是“当然”,艺术家要的是“想当然”。美术史,是几个艺术家的传记;文学史,是几个文学家的作品。 ----木心

从前的女性,只知道用和歌来表达个人的情感,《士佐日记》的出现,为她们开辟了一条新路。

5、说到底,悲观是一种远见。鼠目寸光的人,不可能悲观。

像《源氏物语》和《枕草子》这类的古典作品,描写的大多是古代官宦之家的一些日常琐事,贵族们的衣食住行,穿戴着用。与其说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不如说是知识匮乏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对古人的文化礼仪、风俗习惯的无知,才是我们无法沉浸式阅读古典文学的根本原因。

8、现代作家,自己应该又是伯乐,又是千里马。伯乐是意识,潜意识是千里马。一个伟大的小说家应是潜意识特别旺盛、丰富,而意识又特别高超、精密,他是伯乐骑在千里马上。 ----木心

该书的作者池田龟鉴,是东京大学的教授,著名的日本文学研究家,对《源氏物语》、《紫式部日记》、《枕草子》等女性文学颇有研究,对平安时期女性的地位、生活、精神追求等也极为了解,开设的讲座“日记文学与宫廷生活”广受欢迎,在听讲人的强烈要求下,才有了今天的这本《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

1、文学的最高意义和最低意义,都是人想了解自己。这仅仅是人的癖好,不是什么崇高的事,是人的自觉、自识、自评。 ----木心

榻榻米是日本的称呼,在中国的本名叫席居,它在平安时期仅供贵族使用,是身份的象征,草席也是中国传入日本。榻榻米、草席、茵垫对女性美的烘托,是通过色彩来实现的,它们有不同颜色、不同纹样的包边,比如繧繝端,以各种颜色染成浓淡交替的彩色;高丽端,在白绫上用黑色织出云形、菊花形等纹样,纹样有不同的大小,另外还有紫端、黄端等。这些不同的色彩,与女子衣裳的色彩互相渲染、呼应,使得室内的人物更加突出。

15、美学是我的流亡 ----木心

平安王朝,是日本文化的高点,续奈良时代的唐风文化,开国风文化之先风,可谓日本文化之精华尽在其中。而其受唐风影响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平安京的规划布局。

16、现代人类文化的悲哀,是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 ----木心

平安京是恒武天皇按照长安城进行的设计,一直到明治维新都是日本的首都,持续了1075年之久。从大内里的正门朱雀门延伸而出的朱雀大道将整个都城分为“左京”和“右京”。以朱雀大道为中心,又有很多的小路向外延伸,分为六条大路。

23、生在西方,就做伊卡洛斯;生在中国,只有做做脱线的风筝。

当然,在平安时代,在特殊情况下,也会进行土葬。例如,那时候的皇后定子,在交待自己身后事时,写下歌曰:

13、可惜他刚刚开始怀疑,就找到了信仰。 ----木心

其一,是注重穿法。女房们会特意将唐衣前襟拉开,让它们松松地挂在肩上,以展示粉嫩的后颈,及肩部的曲线,打造一种慵懒、飘逸的味道。

11、哲学很容易战胜过去和未来的恶,但现在的恶却很容易战胜哲学。

而且禁止市民私自开店,如果想要售卖商品,只能将商品顶在头上,行走行商,在《宇津保物语》、《源氏物语》、《今昔物语》中均有记述这种情况的诗文。

2、爱情上,柳暗花明,却无一村。 ----木心

总而言之,平安京与唐长安的规划布局都承周制,以方格网布局为主。他们形制都来源于《周礼·考工记》“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面朝后市。市朝一夫。”

27、宗教总是从情理开始,弄到不合情理。 ----木心

我们之所以喜欢宫廷剧,很大一个原因也是被宫廷剧中演绎的女性之美所吸引,她们精致的妆容、服饰以及美容的方法也是宫廷剧很有体系的一个文化范畴。

6、少年人一定要好的长辈指导。光是游历,没有用的。少年人大多心猿意马,华而不实,忽而兴奋,忽而消沉。我从十四岁到廿岁出头,稀里糊涂,干的件件都是傻事。现在回忆,好机会错过了,没错过的也被自己浪费了。 ----木心

因此,虽然本书的书名可能改成《平安朝宫廷女性的生活与文学》更加合适一些,但换一个角度看,恰恰是这些后宫女性创作的文学作品,决定了今天大多数人心目中平安时代的景象。在想象平安时代的同时,我们必须认识到,这幅景象所代表的,主要是当时的后宫女性对世间的认识,而不一定是当时的贵族男性——遑论平民百姓——对世间的认识。池田龟鉴并没有撰写一部风俗史著作的意图,这本书的目的,归根结底还是为了让读者更好地理解、欣赏平安文学。

电影《源氏物语:千年之谜》剧照

在平安朝的文学中,死亡,逝如秋叶之美

先看看物质的追求,平安朝的宫廷女性对于美容方法有自成一派的方法,对于女性的审美往往从面貌、脸色、体型、举止等多个维度予以考虑。而她们进行美容的方法也大抵分为沐浴、理发、化妆三项,沐浴用品讲究的十分细致,样式美丽都能做室内的装饰品。沐浴之后就是洗发,但是洗发不是像我们现在一样随时都可以洗,一些月份就不能洗发,连《枕草子》中都将洗发之后着香薰之衣称为“心动之事”。

死,对于中国人,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在古代,上至天子,下至平民,只要有条件,都会提前将身后事进行准备,无论是否风光大葬,最终,体面地入土为安,才是了了最后心愿。

《周礼·考工记·匠人》;战国时代

葬礼,其实还是一个相当禁忌话题,死亡更多地带有黑暗、消极、痛彻心扉的意味。

音乐

可见,美则美矣,越高的级别,才越能享有美的恣意。

参考资料:

在《源氏物语》的《野分》卷中,也提到了紫之上精于染色。可见平安时代的人们对色彩的感觉极其敏感和发达。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读后感(一):译者序 |《源氏物语》研究者普及平安朝文化的“烹小鲜”之作

女房可用的牛车,主要是槟榔毛车、丝毛车、八叶车等。槟榔毛车将槟榔叶撕成毛状,铺在车厢顶部和侧面,上皇、亲王以下,四位以上的公卿、高僧、女房才有资格乘坐。

当时,日本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源氏物语》权威版本。和几乎所有的日本中世古籍一样,《源氏物语》的内容也分散在各种抄本中,文字不乏遗漏、龃龉、矛盾之处。更何况,这些抄本自身大多也是名门望族或资产家的收藏品,和今天不同,一介学者很难看到这些珍贵的资料。为了将《源氏物语》的内容整理得尽善尽美,这部著作很快就超出了纪念会一开始的计划,变成了池田龟鉴自身的事业——为了这部著作,他耗尽了自己的整个后半生。

池田教授在《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中告诉我们,在平安时代宫廷中的贵族女性,在成年后除了结婚生子,相夫教子之外,也可以选择进宫成为“女宫”,也就是女性的官吏。

女性入宫主要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成为女御,或者中宫。然后通过生下皇子,母凭子贵,让整个家族都蒙上荣光。

不过,上面这四种色纹,得分等级来使用,《海人藻芥》记载:

三、关于注释和引文

内里清凉殿

灯笼是木制的,有四边、六边等不同形状。笼顶的檐子涂黑,不同面上贴着薄物,顶上有挂钩,一般用布条悬挂。

2、宫廷女性的活动

下方为槟榔毛车,拍于《日本历史风俗图录》

原书所用词汇训法为“旧假名遣”,与现在通行的“现代假名遣”略有不同。在遇到这种情况时,译者全部照原样保留。此外,书中所有“现代”“今天”均指20世纪50年代,在阅读时敬请留意。

和歌

在平安朝的文学中,丧礼,静默以瞻

平安朝时期对于日本,就像是唐朝对于我国,都是两国经济、文化最为繁荣的一个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中产生了无数的文化名人、传说、风俗以及对于美学的演绎与实践,从而为整个民族遗留了难以忘却的历史回忆,与极为重要的文化血脉,哪怕已经相隔千年,再提起这些过往的故事,我们依旧心生向往,因为可能当时已经是巅峰。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介绍,平安时期,男性的教育,可以通过官立大学和私学进行,教学的内容是纪传、明经、明法、算道这四科,它们都与汉学有关。

众所周知,日本是个国土面积有限的岛国,四面环海,土地资源极为有限。随着人口的不断增加,土葬墓穴用地紧张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另外,随着土葬而来的,还有卫生问题,因各种疾病而死的人,直接埋葬在土里,对周围环境的影响,也困扰了人们很长时间。

随着佛教的传入,佛教中所提倡的火葬观念在平安时代的日本,得到了当时贵族阶层的接纳,火葬,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押出跟打出不同的地方,是只露出袖口,不露出褄。

团扇和榻榻米,都不是日本的土产,而是中国的原创,在唐代时传入日本。

女性禁止到官方学校接受教育,也不能学习官方的学问,即汉字文化,但她们可以在家里习字,学习和歌、音乐。《枕草子》就记载了村上天皇的女御在未出阁前,父亲是怎么教育她的:

这里必须要说一下,在平安时代,只有贵族男子才能学习汉字和阅读典籍,汉字和汉籍是一个稀缺性的教育项目,只面向于有身份地位的人。

唐长安规划图二、平安王朝的女性

比如《枕草子》中女房们抢着给中宫定子缝制无纹御衣,清少纳言更将“卷染、村浓、纹染”的结果列为她的“欲尽快得知之事”。从这些记录中,我们可以得知,当时的女性缝制手艺都不错,而且染色技术已经十分进步,还有各种各样的染色方法。

池田龟鉴出生于鸟取县日野郡福成村,其父是当地的小学校长。20岁时,他从鸟取师范学校毕业,成为小学教师;这看起来是一条复制父亲人生经历的道路,但仅仅任教两年,他就从地方去了东京,在东京高等师范学校进修之后,考取了东京帝国大学,从此正式走上了研究平安文学的道路。

平安时代,是日本文化之高点,续奈良时代的唐风文化,开国风文化之先风,可谓日本文化之精华尽在其中。而《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塑造了我们对平安朝的历史想象, 再现了《源氏物语》与《枕草子》中所描绘的平安盛世,让我们得以领略盛极一时的平安朝风貌。

为何日本人,对本是冰冷葬礼,却可以拍出“逝如秋叶之静美”的日式意境?这大抵可以追溯到日本平安朝时,许多优秀诗歌与文章,会以死亡为创作题材,从中记录的关于死亡的风俗与制度有关。

1、平安朝时期的建筑规划

《紫式部日记》中记载皇子诞生时的情景:“环视帘中,见诸多听用许色之人,皆着青或赤色唐衣、印染之裳,表着俱为苏芳色织物。”其中“听用许色”就是指允许穿着服饰的质地和颜色两者。 二重织物是在织出纹路的绫上再以别种织线织出别的纹路,华贵优美;织物是仅用纬线织出纹路稍加点缀;而平绢则是普通的经纬交错的织法。裳的质地为绫和平绢,但只有“听用许色之人”才能着绫。而一般的普通女房,只能在白色或淡色布地上印染出图案。 以上基本上就是宫廷女性们的日常装束,但有时她们外出旅行的时候,特别是在参拜寺庙和神社的情况下,为了显示虔诚,会特意徒步前往,这时她们会穿一种被称为“壶装束”的服装。这种服饰是先穿下着,再穿小袿或袿,在腰上系上腰带,将衣摆握在手里或者系上,然后戴上市面上卖的一种馒头形斗笠。 二、从上到下的着装之味 层层加增的单衣确实能增加一个人的美感,但在盛大集会或庆典时,为更增添动人的美感,官方会别出心裁地推出打出和押出两种方式,来更烘托出女性之美。 打出是指女房从竹帘或车帘下露出自己的袖口和褄。《荣花物语》的《着裳》卷写道:“大宫之女房自寝殿南侧至西侧打出,计有藤色十人、卯花十人、踯躅十人、山吹十人,气势宏大。枇杷殿宫之女房于西之对东侧至南侧打出。”也就是根据衣物颜色和种类,共分四组,一组十人的形式打出。与我们现在庆典活动组成的方队差不多,每队有标志性的颜色与明显标记。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里,就提到了很多这样的物事,从女子自身的服饰,到室内的器物,到她们乘坐的牛车,无一不是女性美的有力烘托,与女子的容颜相得益彰。

文 玖羽

那么平安朝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从开出第一朵花,到满树繁花,只需四到五天左右的时间。开始一两天比较缓慢,然而从第三天开始,几乎一夜之间,就会开满枝头。当人们还在欣赏着满树绚烂的樱花时,几乎又是一夜之间,又凋谢殆尽,化作脚下春泥,只剩下繁花过后的枝头,惹人轻叹。

这部《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就从各个角度带我们进入了那个遥远的时代。

不过,美丽不是相对于任何人都是平等的,根据宫中女子或女官的不同地位,对于裳、唐衣的颜色和质地都有规定,红色和青色,只有三位以上的女官,或者特许的情况下,才可以使用,而且,由于裳的质地分为绫和平绢,绫可以刺绣纹路,而绢是不能绣出纹路的,因此,也只有允许穿着红色和青色衣服的人,才够格使用绫,其他普通女子,只能在白色或淡色的布料上印染出图案。

什么是死,该如何对待死去的人?

最后是注重细节。

这些所思所感,堵在心口,总有一天要尽情抒发。

《源氏物语》 作者:紫式部

八叶车的车顶用桧皮斜编成网代,并且网代是嫩黄色的,上面缀着黄色的八叶纹,分大八叶和小八叶两种,女房一般只能乘坐小八叶。

池田龟鉴在《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里,对室礼的定义是:室内的器具和装饰。这个范围可就相当宽广了,一帘、一帐;一桌、一几;一书、一墨;一瓶、一罐……都可称为室礼,它包括沂溪风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的竹帘、几帐、屏风、袄障子等屏障具,今天我们就在其他类别的室礼中,挑几样来说一说。

拍于《日本历史风俗图录》

衣服对女人来说,如同第二层肌肤,既起到隐藏和保护身体的作用,又有显示和展示体态的妙处。

和歌是中国古代的乐府诗,在传入日本后,不断演变发展成的诗歌,因为日本又叫大和民族,古代诗歌都是要吟唱的,所以称为和歌。和歌有长歌、短歌、片歌、连歌等形式,在发展中短歌受到了欢迎,它有五句三十一个音节,每一句的字数为五、七、五、七、七。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为死者沐浴及入棺了。

随着类似于《甄嬛传》《如懿传》《延禧攻略》等热播剧的推出,人们对于宫廷女性的活动越发好奇和向往,历史上的平安朝也是宫廷女性发展文化趣味和宫廷生活体系化的历史阶段。这个时期的宫廷女性的生活也是丰富多彩、繁复多样的。

日本的平安朝,是日本古代最后一个历史时代,时间从794年桓武天皇将首都从奈良迁至平安京开始,直到1192年源赖朝建立镰仓幕府一揽大权为止。对应着中国的历史朝代,大约是晚唐-南宋期间。平安朝时的文字,多为宫中女性所写,她们用其细腻的文字,用自己的视角,记录下了周边生活,也采用了多样化的人称叙事方式。寥寥数词的描写,可能会被用于表达某种非常复杂的情况或意义,因为当时穿衣、用物、行事,无不有严格的规定,某事物在某场合出现有什么含义,对于平安朝代的作者和读者来说,都是常识。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读后感(三):在等级森严的皇宫里,平安朝里任职的女官,如何穿出女性之美?

3、宫廷中的才女

接下来为死者换上印有经文的和服,或死者生前希望换上的衣服后,为死者整容,让死者面容平静,将容颜尽可能弄到最美。

正是因为女性对假名与和歌的学习,在汉诗文兴盛的背后,和歌悄悄地在以女性为中心的聚会,或私人社交场合焕发出生命力,日语的表达也开始慢慢形成体系,为后来《源氏物语》、《枕草子》及各种日记、随笔等假名文学的兴盛,奠定了基础。

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在《天真的和感伤的小说家》中说过,小说的普遍性和局限取决于日常生活的共同层面。也就是说,文学中很多物品、环境都是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和群体记忆的,

《紫式部日记》紫式部

化妆是宫廷女性最重要的美容方式,甚至让人看到不化妆的早晨的素颜都是第一等羞愧的事情,化妆的步骤一般就是在脸上涂白粉、擦红,还要画眉,染黑齿。值得一提的是染黑齿,这个化妆方法比较特殊,是用铁放在酒中得到的酸化物来做颜料,而且染黑齿的年龄在不停地降低,到了《源氏物语》创作的时代染黑齿的年龄至少到了10岁左右。

《紫式部日记》中写道:“予兄式部丞少时尝读《史记》,予在侧旁听。兄于此书理解迟缓,时有遗忘,不知为何,予则速通其旨。予酷爱学识,常叹曰:‘此女非男子,实不幸也。’”

所谓打出,就是女房们从竹帘或车帘下,露出自己的袖口和褄。举行庆典的时候,从寝殿的南面,东边对屋的第三、第四、第七柱间等规定的地方打出,每十人一组,分成数组,根据当时的情况,决定不同组的十个人,统一穿什么颜色和种类的衣服。《荣花物语》就描绘过这样的盛况:

灯台由一个长柄和一个托盘构成,盘里有水平的金属环,环上放置油坏,油坏里注油,放灯芯。

《枕草子》中写道:“尚未出阁之时,其父即有言道:‘第一应习字。第二,抚琴之艺应胜于他人。第三,《古今和歌集》二十卷,须悉数牢记。此君之学问也。’”

平安时代的女性,在追求外在美的同时,更关注个人的精神内涵。特别是紫式部和清少纳言等才女,在宫廷中所向往的,还有更高一层的精神追求。而这些女性文人,对知识孜孜不倦的追求和对美学的探寻,引领了整个平安时代的潮流,是平安时代最先进的女性代表。

除以上这些主要成就之外,池田龟鉴还积极地投身于向普通民众普及古典知识的活动。从1930年开始,他经常出席古典文学的普及性讲座,其中,1942年夏季的讲座“日记文学与宫廷生活”极受欢迎,讲座结束后,听讲者纷纷要求他把讲义结集出版,是为翌年出版的《宫廷与古典文学》。1952年,该书经修订后重新出版,就是这本《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

“叠之事,帝王、院,繧繝端也。神佛前半叠用繧繝端,此外实不可用者也。大纹高丽,亲王大臣用之,以下更不可用。大臣以下公卿,小纹高丽端也。僧中僧正以下,同有职非职,紫端也。六位侍,黄端也。诸寺诸社三纲等,皆用黄端云云。四位五位云客,用紫端也。”

道路均成方格网布局,整个都城形成了仿若围棋棋盘一般的整齐规划。朱雀大街两侧设有东西市,用来进行商品的交易,在《宇治大纳言物语》中有记载,去市集购物的不仅有庶民,也包括达官显贵。

不过,这衬托美貌的外物,自身也必须具有美感。《源氏物语》里曾经描写几本典籍的样子:

那么作为平安朝的女性作家,她们的社会地位和处境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人的一生,如樱花花期般短暂,所以人活着,就不能浪费一分一秒,得拼尽全力去做一件事情。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是一本由[日] 池田龟鉴著作,后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2.00元,页数:312,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源氏物语》以奢华绚烂的平安王朝为舞台,讲述了男主人公光源氏与多位女性的爱情故事。

其它参考书籍:

推荐阅读

都城正中有南北向的朱雀大街,它对应的南城门叫朱雀门,这用了唐长安的名字,在《伴大纳言绘词》中有记载,朱雀门被名副其实的涂成了朱红色。

团扇在中国古代又叫宫扇、纨扇、罗扇、合欢扇,是一种有柄的扇子,因为圆形使用最多而得名,最初进入日本的时候,只有宫廷贵族能使用。扇柄用料有竹、木,甚至象牙等,扇面则用纸、绢、纱、绫等等,越是高端的用料,越是讲究扇面的精致,既可画上花鸟虫鱼,也有山水、人物的刺绣。这样一把美丽的团扇,作用可不仅仅是“引风逐暑”,它更重要的作用,是让美人“犹抱琵琶半遮面”,为面部容颜增加深度,打造一种朦胧、含蓄的美,一种娴雅文静的姿态。

直到1942年,池田龟鉴才出版了阶段性成果《校异源氏物语》,这是日本出版的第一部经过学术考证的《源氏物语》校本;最终在1953年,这项事业以《源氏物语大成》之名“大成”;迄今为止,这一直是研究《源氏物语》不可或缺的一部著作。这部巨著的最后一本出版于1956年12月,仅仅几天之后,池田龟鉴就病逝了。

和歌是平安时代女性的必修课。延喜年间,醍醐天皇敕命编撰《古今和歌集》,后来又陆续编了《后撰和歌集》、《拾遗和歌集》等。原本和歌比汉诗低一个档次,天皇的命令使敕撰集成了国家的事业,和歌的地位由此得到了提升,这也算是日本国民文学确立的标志。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