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史的读后感10篇,文学种子

作者:现代文学

我要在中国文学史上建立自己坐标

《中国文学史》是一本由钱穆 讲述 / 叶龙 记录整理著作,天地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45,页数:400,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文学种子》是一本由王鼎钧著作,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26.00,页数:251,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我要在中国文学史上建立自己坐标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一):鲜活的文学史

《文学种子》读后感(一):文学种子,读书新知

望江南与郑新对话

鲜活的文学史

2016年5月27日,深圳布吉,读完第一遍。

郑新:望江南先生早晨好。

这是第二次看学生整理的上课笔记类书籍了。这样的书籍往往难得。因为授课已经过去很长了,授课者往往没了底稿,有底稿的话,兴之所至,课堂上会有临时的发挥。只有学生认认真真地纪录,用心地保存,才会留下笔记。一个优秀的老师加上一个优秀的学生,才能促成此类书籍的出版。

如何领会文学创作要旨?本书从语言、字、句、语文功能、意象、题材来源、散文、小说、剧本、诗歌,以及人生、宗教信仰与文学的关系等角度,条分缕析,精妙点明作家应有的素养和必备的技艺。

望江南:同好。

在大学课程中,我学过文学史,分为现当代文学史和古代文学史。叶龙记录的钱穆老师的这个讲稿算是古代文学史。

语言

郑新:最近我听人说您在一次文学演讲上说要建立自己文学坐标。

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讲法,也会参考一些资料,怎么样的才可能讲得好?授课者对中国文学史理解得越透彻,越有自己的见地,眼界高,见识广,才能讲出独到的地方。则带给学生的养料越多。钱穆是国学大师,一代通儒,所以,这本书带给我们的是普通的大学老师所不能比拟的。

文章就是说话。写文章就是写你要说的话。

望江南:是的。

这本书可以算是线装的吧,每一页可以翻得很开。字疏疏朗朗,怕了那种密密麻麻的字,加上难懂的内容,让人充满了焦虑。国学大师钱穆造诣很高,讲解深入浅出,能考虑学生,于是,我们这些读者看讲稿的时候,也就能更好的理解了。听这样的课就是一种享受,我们仿佛又坐到了课堂上,欣欣然跟着名师遨游在文学的海洋。

我们通常所说的写作,就是把内在语言转换成书面语言。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我们要“表达”。

郑新;您不怕别人说您狂妄吗?

相比较于我以往看过的古代文学史,这本书更鲜活。文学史离不开作品,大师阅读的作品数量,是惊人的。我们从小学到大学,都会学习这些人的作品,接触作品多,了解作者少。

望江南: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不能进行左右。

文学史上值得一提的诗人是很多的,作品的话也是不计其数。大师不一样,博学强知,高屋建瓴。没有让我们陷入茫茫的作品中,讲该讲的,研究该研究的,含英咀华。眼界不到的人评价名满天下的诗人及其代表作,可能人云亦云好好好,真正的高人,能看清哪里好,哪里不足。钱穆一定就是这样的高人。

作家用字要善用本义,要善用引申义,要善用字形来帮助表达,善用字音来帮助表达,要善用某些字的历史文化色彩来加强表现效果。

郑新:您打算如何建立自己坐标。

这本书气氛活跃的是唐宋八大家部分,读来饶有趣味。这本书上许多人的名字都如雷贯耳,但是他们的面目模糊。钱穆老师的讲稿,人,作品,才生动起来。想来上课的时候,学生听到老师的讲解也是津津有味的吧。也有些以前觉得名字不熟的,也有值得一观的作品。

中国字有四万多个,一个现代人能使用五六千字 、要学会炼字

望江南:作家要用作品说话。我建立自己坐标,就是与别人不同坐标。我的坐标我自己定位于忧愤文学坐标。为什么我说我自己文学坐标是忧愤坐标,因为我的作品多数写小人物眼泪与悲哀,失意与酸楚,写底层人物无奈、艰辛、痛苦。

这本讲稿按照朝代、文学的发展来编排。钱穆老师的讲稿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每一章都值得你玩味。

一个字可以分成字义、字形、字音三部分。三者以字义最为重要,字形是教人看了知道是什么意思,字音是教人听了知道什么意思。

郑新:您认为您能够建立自己文学坐标吗?(经典美文摘抄 )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二):以死者之心讲述中国文学史

字义有“本义”、“引申义”。有文学效果的语句,多半爱用字词的引申义。如:拿破仑字典无难字、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

望江南:目标催人奋进,没有目标人一事无成。

中国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国家,在这漫长的时间长河里,出现过众多璀璨的文明,比如文学就是其中之一。如果把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文学串联起来,就构成了一部非常厚重的中国文学史。

写作的人早已发现,字形、字音跟文学上的表达有密切关系,先说字形。“齿”与“牙”、大户人家燈火辉煌,我赞成写“燈”,若是“人儿伴着孤灯”,我赞成写“灯”

郑新:您为什么要建立您的忧愤文学坐标?

文学和历史的关系一直是紧密相连的,如果你细细地去剖析中国文学史,它就是一部漫长而辉煌的历史,许多朝代的盛衰兴亡都能在里面找出蛛丝马迹。因此在阅读和学习中国文学史时,不能抛开历史的层面,否则犹如纸上谈兵。

恶人姓巫、刁

望江南:我经常看中国历学史,我发现凡是流传千古大家无一不是忧国忧民,比如屈原、比如柳宗元、比如白居易、比如韩愈、比如鲁迅,因此我才打算建立自己忧愤文学坐标。

就像钱穆老先生在本书中所说的那般,讲文学应先明白历史,并非就文学讲文学,文学只是抽出来的,并非单独孤立的。明白了这样的关系以后,再去理解与实践,就可以更快地摸出门道了。

字音:有些字音能强化字义,而不同的字音能引起不同的情绪。如吊儿郎当、那面锣响得坦坦荡荡、上台一条龙,下台一条虫

郑新:您忧愤文学坐标与您早年提出不为富贵写得意,只为贫贱写血泪有什么联系吗?

说到钱穆老先生的这部《中国文学史》,它比较特别,因为它并不是钱穆老先生本人所撰写的,而是由他的学生叶龙,根据当年的听课笔记,整理校订之后出版的。也就是说,这本《中国文学史》的原型是来自于钱穆老先生开授的一门课,至今它已经沉睡了60年之久。

作家用字,除了考虑到字形字音,还考虑到某些字的历史文化色彩。如梅、姓氏的:关、岳、孔、西洋的:云雀、橄榄、罗马,如星空非常希腊

望江南:两者是一脉相承。

钱穆老先生是众所周知的一位国学大师,一代通儒巨匠,他不仅博学,同样著作等身,开课无数。按照叶龙的回忆,钱穆老先生在当年的新亚就开课有:中国通史、中国的秦汉史、文化史、思想史、经济史、文学史,以及社会经济史、《论语》、孟子和庄子等,其他还有韩文与《诗经》。而这些,并不能称之为全部,可见钱穆老先生的博古通今不是过誉。

郑新:现在中国有些作家都热衷文学奖冲刺,他们认为只有得到文学大奖,他们才得到承认,您认可这一观点吗?

这本《中国文学史》共分为31章,从诗经一直讲到明清章回小说,把整个中国古代的文学完整的串到了一起,整体脉络清晰,语言通俗易懂。尽管是完全口语化的讲述,但不少句子堪称神来之笔,而为了活跃当时的课堂气氛,钱穆老先生还不时穿插些逸闻趣事,钱师的幽默感也是别有特色。

字和词在进入句子以后,立刻发挥作用,尽其所能。如春风又绿江南岸、红杏枝头春意闹

望江南:对于文学奖,我曾经说过得文学奖作品不一定都能够流传,凡是流传作品不一定都得文学奖,如果得文学奖是我幸,不得文学奖我也无所谓,我文学创作不是为文学奖而创作。

钱穆老先生在讲课时多次提到今日青年人的国文根基已经很差了,他老人家所说的今日是指当时的1955年,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现在的年青人不说保持当初的水准了,能有当时一半的水平就算不错了。提及经、史、子、集,恐怕能够完整说出它们所指为何作品的人都寥寥可数,更别说熟读和通晓了。

文学贵创新,我们在下笔写作时,尽可能写出内容和形式都新的句子。新句又分两种:一种是句法新,一种是内容新。

郑新:现在中国文学界都在发出这样声音:诺贝尔文学奖什么时候才能够再度关注中国,您怎么看?

因此也难怪,当年的钱穆老先生在讲授这门课时,是以死者的心情讲述死去的中国文学。在20世纪50年代,白话文已经成为主流,而经典文学的地位不仅日落西山,更是遭到了很多人的舍弃,作为一名国学大师,那种悲壮的心情可想而知。

句法新,这是形式上的改造或创造。如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望江南:我曾经说过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作品不一定都好,不得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作品不一定不好,鲁迅就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但是谁也不能否认鲁迅文学大师地位。

在书中,叶龙也多次提到钱穆老先生开课时说过的一句话:时至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这句看似得罪前人的话,其实说的并不为过,因为事实就在眼前,有还是没有很容易分辨出来。

意思新,内容新。如形容美女之美,说“瀑布见了为之不流”

郑新:谢谢您让我采访您。

这本书在未面世之前,叶龙先生曾在《深圳商报》上做了连载,当时还请了很多位文教界学者一起讨论,不少人对钱穆老先生的这本书持以赞赏和肯定的态度,钱穆老先生一生以治史闻名,终于能在今天看到他老人家关于中国文学史的大作,这种心情不言而喻。而大家也都认同,文学史应该是个性化的,它应当有独特的理论对话,对文学史的发展有独到的描述,这些部分,钱师的《中国文学史》都完整的呈现了出来。

形容一个人一口气喝下大碗水,可以用“牛饮”、“鱼饮”

望江南:谢谢您对我采访。

当我读完这本厚重的《中国文学史》时,我仿佛看到了六十多年前的钱穆老先生,他的音容面貌丝毫未改。他穿着蓝布罩衫,脚蹬布鞋,操着一口无锡话站在讲台上对着我们说道:时至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

语文功能

但是从此刻起,钱穆老先生的这部中国文学史讲稿,注定会载入史册。

记录、论断、描写

文/颜先生

在作家笔下,记录、论断、描写,并不截然分立。三者经常综合成一体。只有真正掌握了这三者,加以综合,才真正掌握了语文。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三):一列关于中国文学发展整体脉络的动车

意象

周末,迫不及待地将《中国文学史》带回家学习。这是国学大师钱穆在亲自创办的新亚书院教书时的讲义,尘封60年后,由学生叶龙先生整理后出版。内容从诗经到明清章回小说,读后逐渐在脑海里搭建起一列关于中国文学发展整体脉络的动车,车头是诗经,车尾是明清章回体小说,而学生时代语文课本中的知识也能准确地安放在动车恰当的车厢。具体而言,中国文学源于《诗经》,根据来源和用途不同分为风、雅、颂,这也是完全符合西周社会政治、生活需要的。根据作诗方法不同,又分为赋、比、兴。中国从古就有史官,因此最初的散文都类似史,《尚书》记言,《春秋》记事,但都来源于真实历史,这与西方喜欢戏曲、小说等虚构文体迥异。到春秋战国的动荡时期,有一类平民在关注社会发展、国家兴亡中有了自己的观点,百家争鸣,诸子散文出现,如《论语》、《孟子》、《庄子》、《荀子》等,其中《论语》、《孟子》的篇章还比较零散,到《庄子》就已经属于完整独立的寓言体文章,《荀子》则是同样结构完整、深入浅出的议论体文章了。文学,一方面是时代性,另一方面是地域性;在南方,《楚辞》出现,由于可唱,后来演变成曲。进入汉代,散文和韵文的综合体——赋盛行,当然历史散文同样并行存在,如《史记》,司马迁很好的解答了文学与历史的结合问题。汉末动乱,士大夫苦闷,无心政治,创作出《古诗十九首》一类专注于人生悲欢离合、社会琐事的作品。三曹父子的建安文学,继承之前的五言诗风格而来,重视表露人生独立观念。伟大的文学总与伟大的朝代珠联璧合,如果说魏晋南北朝的文学的觉醒,唐诗则是其跨越式发展。从初唐四杰到李杜王孟、韩柳白、颜柳,文以载道,促进社会进步的功能日渐凸显。词在诗的基础上发展而来,后来又演变成曲,《花间集》是中国第一词选。由宋词到元曲,文学更加社会化、平民化,后由曲演变成明代的传奇,通过唱的方式演进,“百戏之祖,百戏之师”的昆曲出现,后清人入关,昆曲衰落,演变成京剧、川剧等各地剧种。在清朝,满足民众需求、以说书形式为基础的小说盛行,章回体即是每日说书的分段。至此,中国文学史脉络清晰地印刻在脑海中,受益匪浅,值得回味。

在文学作品中,是最能引起类似的经验,诗最需要意象来表现,是读者神游于意象之中,人或称为“文字的催眠术”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四):人生识字始忧患

为什么需要意象,因为语文有两大缺点:第一个缺点是,语文代表事物,但事物永远在变化、在演进,语文永远追不上、说不完。另一个缺点是,我想说的是这个意思,可是他偏偏认为不是这个意思、是那个意思,而她又认为是另一个意思。“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传奇小队长 来源:?uri=/note/600366625/ 题目原句是“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苏轼《石苍舒醉墨堂》的句子。大意是,人的一生忧愁苦难是从识字开始的,做人其实只需认知自己姓名即可。将“始”字提前,意思改变了,人生识字始忧患,人从读书识字开始,开始感知和关注祸患。而祸患常积于忽微,如果发现自己对周遭细微事物有了能更形象具体的感知和观察,应是读书的功劳。 寒假没怎么看书,想到还有字数与年级数成正比关系的寒假作业没写。于是提笔。算是一个推动力,算不上一个目的。因为去年我就没交暑假作业。 念了一本书,由钱穆先生讲述,他的学生叶龙整理的《中国文学史》。这本书封面装帧与推广方式均不是我所能欣赏的风格。但是,排版我很喜欢,字体和行间距都很大,纸张又厚,一个小时下来,就感觉自己看了很厚一摞似的,就会很有些成就感。其实并没看多少内容,也没有多少能记住的东西。但是写这份读书笔记,就很想用这个题目,适用于钱穆先生。 初次知晓钱穆先生,是一个高中同学告诉我的,她当然关注的是学术大家的风花雪月,印象不深,只记得先生名字了。 大一参加学生工作,得书《中国历代政治得失》,是钱穆先生写的。当时的感觉是,这题目大如浩瀚星空,但书却很小很薄,很是诧异。重点是就算这样,至今我也没有看这本书。这是之二印象。 之三便是寒假看的《中国文学史》了。严格意义上并不是他写的书,而是他学生听他课所写的读书笔记。书中最后对钱穆先生评价很高,说中国历史上得一学术专家容易,但得一通儒很难。意思是钱穆先生是几百年一见的通儒,想来也是,经济史文学史各种史,研究对象浩瀚无垠,应该可以称为通儒,之所以用“应该”二字,是因为我没读过他的书。二是我也没读过其他人的书,无可比较,因此也不晓得是否是“几百年难得一见”。这又让我想到大多数人的困境:读书不多但是想得太多。罢了,不讲那么远,还是讲书。而且只讲书的内容,封面装帧排版纸质也一概不讨论了,虽然我一般很喜欢讨论这些外在的肤浅的东西。 凡史书均有体例,体例大致六种——编年体、纪传体、纪事本末体、国别史、断代史和通史。文学史也应算是史书。反正总是文史哲是很难分解的。《中国文学史》全书包括绪论和结论共分31篇。并不是严肃的学术著作和史书,勉强归纳成编年体。 除绪论、结论二篇,剩下二十九篇是,中国文学的起源、诗经、尚书、春秋、论语、中国古代散文、楚辞,赋、汉赋、汉代乐府、汉代散文、汉代奏议、汉代五言诗,建安文学、文章体类、昭明文选、唐诗、宋代古文、宋词、元曲、小说戏曲的演变、明清古文、明清章回体小说。其实从也可以看出,体例是大致的,史书很难割裂使用单一的体例,往往是融合的多线索的,就算这样,也很难把一段历史讲得透彻。 这本书本来就是讲稿的整理,大家上大学的知道老师上课时是怎样讲课的,所以这本书浅显易懂但是想真正了解文学史,还差得远。想到这里,我流下痛苦的泪水外加一个wink。 以下是大致读这本书我觉得应该记进脑子里的东西。 1.《诗经》赋、比、兴的含义。 叙物以言情谓之赋,情尽物也; 索物以托情谓之比,情附物也; 触物以起情谓之兴,情动物也。 风雅颂是体类分别,是文学的体格。赋比兴是作诗方法。 2.读古人诗词不能照字面直解,其实各有其委婉曲折之深意。 3.《春秋》是记事的,看起来像现在的电报,极为简要,。此书乃句斟字酌的,有其文学意味和法律性。 4.我国古代散文,分为两个时期,即“史”和“子”两个时期。前者记事,记录历史事件的经过。后者是思想性的。 5.中国古代散文 从论语开始,我们又可以将古代散文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像《论语》这本书可以说是散的,零星的,即是有由许多章凑合在一起而变成一篇,但并无连贯的意义。 第二阶段,如庄子一书,已进一步成为假设的对话体了。孔子和孟子都有学生记录他们的言行,庄子则没有。故庄子,自己写作。且假设如二人对话般的问答体。庄子一书的进步内七篇之片名都成为有意义的了。而且庄子之每一篇均可分章。且不能将甲篇中之一章任意插入乙篇之中,各章均有其整体性,然而可以分章来读。不过,庄子一书也有取首字词为篇名的方法。 第三阶段,至于荀子这本书已在进一步发挥其个人整套有体系之思想与意见了。 6.楚辞 讲起文学,可以分别从两方面来讲。一方面是时代性的是纵的。另一方面是地域性的是横的。文学是人类心灵中发出来的表现。它是受着地域的限制的,地域方面最重要者包括气候和山川风俗等。真实的文学来自广大的群众,需采自当时某一地域的民间文学的创造,尚需加上技巧。楚辞是地域性的,也是文学性的,是南方文学。 7.赋 赋是韵文与散文的结合体,它在叙事时用散文,形容时则用韵文。起源于战国。 《汉书·艺文志》将赋分为四派:主客赋、屈原赋、荀卿赋、陆贾赋。共七十八家赋。 8.奏议是政治上应用的散文,上行文。 诏令是政府写给民间,下行文。 9.文章的体类从文学的内容、对象、工具与技巧谈起。 分为,言志、说理、记事、抒情。 10.唐代的划分 初唐,西元618至712 盛唐,西元713至765 中唐,西元766至846 晚唐,西元847至902 ...

文学作品是字句组成,也是意象组成的。意象加意象,好的意象写得好,把最好的意象放在最适当的位置,这就是文学。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五):“一个人”的文学史

题材来源

钱穆先生被称为国学大师、一代通儒,著述颇丰,其在历史、经济、哲学等方面均有深厚造诣,但个人却坦诚,最爱的是中国的文学,令人不禁好奇,在他的《中国文学史》讲义中,他会如何谈起他所爱的中国文学?

通常,你需要什么就特别注意什么,经常注意什么就能多知道什么。作家由观察、想象、体验的得来的材料,在写作时加以选择组合,成为“题材”。

中国文学的历史延续数千年,以其悠久的历史、独特的审美、丰富的形式著称于世,但是惟其如此,也格外难以把握文学之历史发展的脉络,而钱穆先生的这本《中国文学史》提纲挈领,不落窠臼,得一“简”字,就如先生在书中谈及中国文学的炼字一般,书中知识点并不冗杂啰嗦,自诗经始,至明清章回小说终,历数诗、赋、散文以及词、曲、小说发展脉络,将文学做为一个整体做来研究,就可看出其间的传承与演化,也就能看出何为主流何为支流,莫要小瞧了文化的历史,历史本身对于未来有其指引作用,只有厘清了文化的渊源与变化,才能找到中国文化的根,不致偏差。

a.观察:

而本书也尤以其“个性”取胜,看惯了四平八稳的历史之后,再看此观点鲜明的文学史,不仅拍案叫绝,或许你不喜尊崇儒家,或许你不爱汉赋,也可能你并不能完全同意作者的观点,但是这样的一本书却展现了作者独特的文学史观,也激发出了每个读者内心的观点,就如钱老先生在结论中所说:今日只有共同的意见,而无共同的问题。如果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不仅学习到了新的观点,也促使读者思考关于文学的新问题,那么就是成书的一大成就了。而钱穆先生其以一代宗师的身份,偶然指点一二,已经令人受益匪浅,如著史的两个要点、最好的诗是超脱时代与个性的、中国文学的政治性、对儒家思想的解读等等,都令人有茅塞顿开之感,而他提到:中国几十年来在文化学术上的毛病是:一是意见的偏;二是功夫的偏。更是如黄钟大吕一般,实是治学良言。令人不禁思考近代文学研究之得与失。

观察人生百态:生老病死喜怒哀乐聚散离合得失荣辱

同时,这本书也可以培养出读者对于中国文化真正的热爱,教导读者何为中国文化之美,在经历了太多教科书式的古板讲述与过度讲解之后,实难有心情去感受文学之美,而钱穆先生为了激起学生的兴趣,也在文学史之余,为学生上起了鉴赏课,诗、赋、散文的名篇佳句,在先生的讲解中,品出不同的味道,虽然中国文学难脱其政治根源,但亦不乏真挚佳作,诗之苍茫万象,词之婉转悠扬,散文之千变万化,都将人带入独特美好的意境中。

观察自然万象:春夏秋冬请与霜雪鸟兽虫鱼湖海山原

这本书的缘起也颇具传奇色彩,钱穆先生流落香港之际,潦倒艰难中亦心系中国传统文化,遂创立新亚书院,令一干同样潦倒困苦内心失却方向的青年们“鼓起勇气”抵抗无情的生活,本书的记录者叶龙就是其中一员。故此,这本书才能得以面世,文学与思想本身的薪火相传令人格外动容,本书称“国学大师以死者的心情写死去的文字”固然令人沉痛,而这本书本身更像一束燎原的火种,代表了一种希望,一种寄望,就如先生在课中反复提及的:时至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既是一种殷切的盼望,也是一种鼓励,这是一本关于一个人的文学史,却又不仅是关于“一个人”的文学史,希望后人能够写出这样理想的“文学史”,至少也可以由此点燃对于文学的热爱。

看人怎么适应自然改变自然利用自然,也看自然怎样影响人生充实人生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六):重写文学史

观察以眼睛为主,但听觉、嗅觉、触觉也是观察力的一部分。

我们从不缺乏教科书式严谨的文学史,但床头永远空缺一本“理想”的文学史。当毕业后,我们才会发现自己再也不需要一本文学教科书,我们只想要一本读起来不那么“一样”的中国文学史。

如听觉“此时无声胜有声”、嗅觉“重帘不卷留香久”、触觉“温泉水滑洗凝脂”

正如我们读完西方哲学史教材,也需要读读文德尔班、黑格尔或罗素等那些一个人完成的哲学史。现在看来也许漏洞百出、既不严谨更不科学全面。但他们成功地一次次摆脱僵化感,以个人的精神理解重新诠释了哲学史。你会觉得历史被重新切开,以前的疤痕上重新散发出血腥味。你就像读一本新的、从未发生过的历史。这样的历史才是一本好的历史书,既能搔到痒处,又有足够的幽默感。可惜清爽而自在的东西总是少数,所以钱穆才会说:“过去还没有出现过一本理想的文学史。”

.想象

相比西语文学,汉语言文学常常面临死去与活来,剪不断与理还乱的尴尬。有人说:一种语言成熟的标志是当下作家的写作文学传统来自当下,而不是另一种语言。很遗憾的是,一个当下诗人追忆他的文学父亲,可能更多想到卡瓦菲斯、叶芝或奥登的面庞,而不是陶潜、杜甫的胡须,即便他在成年后努力向后者靠拢。这是我们的现状,每个有志于写作的人,似乎都要面对一个睡着的父亲和一个醒着的邻居。前者你永远叫不醒,而后者又不情愿带你玩。当然,你也可以把这作为一种幸运:你是一个没有布鲁姆式焦虑的写作者,你不用害怕杀父娶母,也不用担心阉割。无论你成功地叫醒前者,还是趋近后者,都是一种完成。

卧看牵牛织女星、

重写文学史是一种寻根的常识,也是一种当下的探索。“文学在今天已到了非创造不可的时代”。伊格尔顿说:“如果人生有意义,那个意义肯定不是这种沉思性的。人生的意义与其说是一个命题,不如说是一种实践。它不是深奥的真理,而是某种生活形式。”钱穆《中国文学史》是对文学魅力的复活。这是一本口头上的文学史,很长一段时间,它只有声音而没有留下文字,像圣经、论语或维特根斯坦的《棕皮书》《蓝皮书》一样,我们在叶龙的记录下,有幸读到这样一本文学史,一本叶龙意义上的钱穆,就像柏拉图意义上的苏格拉底。书中体现了对中国评注体裁的关注和对话体的厚爱,包括叶龙的整理过程中《深圳商报》的连载。

想象有两个好处:“想象“不但能使作家得到那可能发生的事,也使作家得到许多根本不可能的事。

这本书的缘起更说明了“重写文学史”不是一个命题,而是一种实践。“1949年,钱穆流落香港,与唐君毅、张丕介等人一起创办了新亚书院,目的是要“替中国文化讲些公平的话”。“在新亚书院,钱先生开过两次《中国文学史》课程,一次是1955年秋至1956年夏,一次是1958年至1959年,从中国文学的起源,一直讲到清末章回小说,自成一套完成的体系。”本书称“国学大师以死者的心情写死去的文字”固然令人沉痛,但这种重写文学史的尝试,更像一束燎原的火种,代表了文学与思想本身的薪火相传。

帮助我们去发现新的事实,扩大观察的范围。。如新闻记者的“新闻鼻”

博客:

c.体验

公众号:玟涛

许多作家设法扩大自己的生活经验,像旅行、换职业,登山、潜水、从军,跟各种性格的人做朋友。

《中国文学史》读后感(七):一部“钱穆色彩”的中国文学史

扩大经验还有一个方法:帮助别人。

在“百度百科”中,钱穆的职业是中国现代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在中国学术界,钱穆被尊为“一代宗师”,更有学者称他为“中国最后一位士大夫、国学宗师”。而台湾大学中文系何佑森教授则说,钱穆是一位通儒,即“要有匡时救世的心术,要有明体适用的学识,在著述上,要有‘综贯百家,上下千载,详考其得失之故,而断之于心,笔之于书’的表现”。钱穆先生的成就是完全当得起这个标准的。

正如记录、论断、描写相互为用,观察、想象、体验也有密切关联。

在钱先生的诸多著述中,《中国文学史》算是较特殊的一本。因为这是由他讲述,他的弟子叶龙记录整理出来的。这是一本时隔60年的课堂笔记,之所以能在今天得以面世出版,实在是很多机缘巧合。叶龙去新亚的时候,选修了钱穆先生整年的完整课程,他听得懂钱穆的无锡官话,他学过专业的速记,他的学习精神和学习态度都极好。感谢这样的“机缘巧合”我们才有幸看到这本有着浓厚个人色彩的“中国文学史”。

体裁之一:散文

因为是课堂记录,所以整本书以口语贯穿,没有那种板起面孔的陈词滥调,就像书的推介中说的那样,它或许并不是“理想”的文学史,也没有严谨到可以作为教科书,但是它活泼,有自己的思想,即便隔了一个甲子,读起来仍然觉得兴味盎然。

文学四体:诗、散文、小说、剧本

这本书一共三十一章,从《诗经》一直讲到明清章回小说,脉络清晰,对每个阶段的文学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带有浓郁的个人色彩。我们常常说“文史不分家”,钱穆先生即是从历史的角度讲述文学,从中可以看到中国文学的传承变化,并总结出中国文学“最大的观点是带有政治性而并不独立,是为促进人类文化的工具,用文以载道,政治并属人道中的一部分”。

如果说文学作品是说话,是说话的延长。那散文就是谈天,是谈天的延长。

钱先生认为《离骚》是中国纯粹文学的开始。他认为好的文学作品“必须具备纯真与自然”,“文学是有情感的,是生命”“文学又是时代的”“最高的文学是不求人解的”,这些观点是他“天人合一”思想的具体体现。我们可以在他的课堂上看到他对历史的考证,如对屈原的诗中“洞庭”的解释,对《古诗十九首》秦以前的阴历和汉太初改历的对比,真是很严谨的;对某个作家的评述,如韩愈和柳宗元,其生活轶事也是补充得具体生动。对于某一部作品的赏析,更是从语句到思想情感,有详有略,让人见微知著。读起来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重回教室聆听教授传道授业。

题材是道出了意象与意义的关联,体裁是道出了内容与形式的关联,文学作品的形式恰当地表现了内容,就像裁缝出了件合身的衣服。

钱穆先生研究文学还注意中西文化的对比。对于小说戏曲,在西方算是正宗,中国则不然。而神话故事,在西方是先有神话、故事而后有文学,中国当时则没有形成文学,是由于文化背景不同造成的。“中国版图疆域广大,难免有了众多地方性”而“埃及、希腊等外国地区因其国土狭窄,故地方性的神话、故事特受重视”。所以,我们常常能看到希腊神话、罗马神话,却很难把中国的神话系统化。不过,想想,中国五十六个民族,分散在各地,信奉的图腾各不相同,确实很难统一。这样想,就很好理解了。同时,他还指出,“中国用文言抒情,可能已达到最高境界,此乃西方所无”“中国的人生在诗中表现,诗落实下来则为散文;西洋人生在戏剧中,落实表现则成小说”。此外,先生还讲到了中国和日本文学上的区别,这点也是很少见到的。

散文的特色

对于现代文学,钱先生也敢于大胆直言,说到了用白话文骂人的,除了鲁迅还有吴稚晖。他觉得“中国近数十年来一直搞纯文学的,可说只有鲁迅一人,但他的尖酸刻薄体裁是否可流传后世,则是一大问题”,“中国几十年来在文化学术上的毛病是:一是意见的偏,二是功夫上的偏”。这些个人色彩极浓的观点在“正式”的文学史中是很难见到的吧!

a.在一个“散”字。拘束少,可以加工的成分少,没有非达到不可的目的。

而除了文学上的研究外,这本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先生对学生在学业上的谆谆教导和做人上的诲人不倦。他在一开课就说,“直至今日,我国还未有一册‘理想’的‘文学史’出现,一切尚待吾人之寻求创造”,激励学生发愤图强。在讲到杜甫的时候,他说:“不论今人古人,他们各有不同的技艺本能,好名声不是白白得来,新的是从旧的传承而来,所以新人古人同样值得吾人来尊重他们。”“口是心非、阴奉阳违的,那才不配作为孔孟之徒”。在学习方面,他教导学生说:“文章不光是靠写的,还要会读、会朗诵,甚至会唱。”在写作上,他说:“我们要学习文章,当然创造较模仿容易得多,我们在创造前,也不妨先有模仿。因为创造是要有客观的条件才能形成的。”在书的最后,他还给启发鼓励学生去从事创新著作:“一个人的本领与长处要自己去发现,但不要表现。不发觉本身内有的本领是可惜了,冤枉了。不要吝啬自己,怜悯自己。今天中国学术界有待开荒,早已无人栽种,故如有人花了心机去研究学术,必会有所得”。这便是匡时济世的心情了,也是别的“文学史”书上看不到的。

.作者可以直接表现他自己,以非常主观的态度发言。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