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精选10篇,经典读后感10篇

作者:现代文学

《天文学家的女巫案》是一本由[英] 尤林卡·罗布莱克著作,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CNY 59.00,页数:292,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是一本由刘再复著作,东方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36.00元,页数:304,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耶鲁大学公开课 : 文学理论》是一本由[美] 保罗·H.弗莱著作,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60.00元,页数:424,文章吧小编精心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天文学家的女巫案》读后感(一):为什么要抓女巫呢?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读后感(一):如何让文学带我们领略人性深处的多种可能性

《耶鲁大学公开课 : 文学理论》读后感(一):《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值得文学和写作爱好者去品读!

刚入手的新书!

文/友竹

《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是我至今看过的唯一一本文学理论方面的著作。虽然说是写文学理论的书,但亦然可以看做是一本简述西方文学史的书籍,甚至是一本教学写作的书。但这本书又不同于我曾看过的其他写文学史的书籍,譬如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因为这本书的的理论性极强,以致在该书每一章中基本都会出现崭新的文学理论概念,所以,对于别的读者,我想给的建议是,尽可能的选取整块的时间来阅读,并做以相关的标记或笔记。除此之外,该书中被作者用来举例作证的作家均来自于西方国家,所以,对于西方文学少有涉及的读者,在阅读和理解上会较有吃力。 该书共有二十六章,整体可以分为六个部分。 导论部分,最开始我试图跨过导论直入正文,但现实告诉我,我错了。这部分将我们带入了阐释学概念的世界,或许你无法找到阐释学的定义,但它却是这本书的方法论吧。它同样教给了我们要善于“怀疑”,而且文学本身,也是一种善于“自我怀疑”的表现。 什么是文学?文学是如何产生的?什么是作者?什么是读者? 而这一切又绝非毫无价值。福柯就认为,相信作者存在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笔者会将之视为权威。类似于这样的论点,我是一次所闻,且可以说是醍醐灌顶,这位这不仅仅是对文学概念的讨论,也是对写作的重新思考。 第二、三部分可以说是对文学构架上、主题上和体裁上的辩证思考和理论研究。众所周知,我们在评价某位作者的文学作品时,往往是缺乏绝对的客观心理的。因为每一位作者的作品中总是会带着自己的特有的“色彩”和“味道”。以中国的文人的文章做例,苏轼的总是豁达与宽广,李白的总是怀才不遇,鲁迅的总是针砭时弊,徐志摩的总是对爱与自由的追求。所以说,我们再去看一篇文章的时候,我们往往是戴有“有色眼镜”去品读的。而这一切,都源于作者所经历的生活、历史甚至是追求和志向。 此外,针对于文学,作者还认为可以从多角度的观点去入手区别。比如从语言学的角度去分析,或者从文章内涵的阐述手法去分析,亦是一种新颖的思路。无论任何的符号与语言,在整体其体系中都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于是我们则可以将某个作品位于该语言或者符号体统下的特定阶段下的的价值予以评价。而对于文学文章内涵的阐述手法和目的也是各不相同的,甚至还有一定的地域性,当然亦可以说是历史性的产物。 其中作者就单独将俄国形式主义但为一章作述。作者看来,俄国形式主义不同于他自己对于文学的理解,作者更偏向于文学是一种作者与读者、社会甚至是与自己的交流媒介,而俄国形式主义却并非如此,虽然它也并没有完全的摒弃了交流的价值。俄国形式主义更多的关注点则放在了各种文本之间的组合方式,他们自己认为其实科学的,而在旁人看来更像是一种“叙事文体”。 第三部分则是文学与心理之间的关系了,这是不难理解的,尤其是熟悉佛洛依德的读者更会如此。幸运的是,我就曾经读过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的书籍,所以对于弗洛伊德的观点可以说是意料之内的。而深受他的理论的两位学者——Peter Brooks和Jacques Lacan则是该部分的主角。因此,“无意识”一定将是这部分的关键词,犹如在弗洛伊德的理论中的地位一般。书中告诉我们,我们经常可以发现,在阅读中我们常常可以感受到文章中并没有提及一词的东西,这个东西是隐秘的、看不见、摸不着的,却可以感受的到,这就是“无意识的”重要特征。 例如小说中会利用某些手法,带领我们“重温”一遍某些不愉快的经历,虽然你与作者不曾一同经历,但你却可以感受到其中的痛苦,这则是源自于作者与你的“无意识”所达成“一直意见”的结果。 该部分最后提及的后现代精神或许更多的是作者的一种“心里话”吧。文学与政治或许正是通过“无意识”建立起了一架无形的桥梁。 下一部分,阐述的则是社会语境与文学之间的关系。对此我的更通俗的理解,就是社会历史性。这部分是我认为《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一书所有理论产生均具有的一般性属性。每一位作者都是过去世界的读者,而每一位读者也是当下世界的作者,作者,读者,亦此亦彼。 在后面几章中作者又提及了一些涉及政治观点和地域性或性别性等上的因素对文学的影响,对此作者以文学批评方法待之。在历史的长河中,学术思想亦是文学的政治敏感性不断增长,文学不再单单是一种“交流”,而变成了一种“宣言”。而种族、性别、身份地位、权力、资本都有可能成为“宣言”的主题。 最后,《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在结尾也阐述了作者对于文学理论现状的担忧——新实用主义的兴起,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学理论是否会被摒弃。而在二者之间之所以产生的分期后续就是来自于书中所说的言语和语言的区别。对此,书中的说明是十分接地气的,如人们说,火的目的就是为了做饭,山洞的目的就是居住。同理,书中的观点认为,,语言不是为了交流而存在,言语才是。 《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一书,是值得一看的,尤其是对于文学和写作有兴趣的朋友,但是在阅读的层次上有三点困难。一如最开始所说,理论性极强的阐述对于读者是一份考验;二是本书是从西方文学的角度入手,从西方的文学理论、哲学甚至政治的层面去剖析文学理念所以对于西方文学不了解的读者会亦然是个不小的挑战;三是个人觉得本书的翻译的部分语句并不是十分的符合我的语言成分逻辑,这一点个人因素极大,所以仅供参考。 但整体而言,该书不仅向我阐述了文学理论的多角度观点,更是向我展现了理论对于某个主题的重要意义,理论的剖析往往是打破了常规的思路,单刀直入,将本质从繁杂的学说中整理出来,作为文学理论而言,对于读书和写作,均可受益。

一位科学家的母亲被判定为女巫,听起来还挺讽刺的。

好的文学作品能够写出人性的真实,向人们传达人性深处的声音,从而令一代又一代的读者品尝不尽、回味无穷。关于人性的真实,高行健指出,真实不是现实表层的真实而是现实底蕴的真实。这就纠正了一种普遍的误解,以为真实是现实的表象,生活的故事,而忘记了真实的根本是人性深处的各种可能性。

《耶鲁大学公开课 : 文学理论》读后感(二):看清事物的本质

比较好奇的是,巫术文化不是一直在悄然盛行吗?即便是到了科学及其猖盛的今天,依旧可以听到女巫的消息。在一篇公众号上看到过,特朗普被当选为美国总统之后,许多女巫联合起来诅咒特朗普。不过,至今似乎没有显示出拔群的效果。

所以,所谓真实的人性是没有绝对的好,也不存在绝对的恶的,因为一个人的性格往往带有多重暗示。正因如此,我们才能在经典文学作品中频频发现经典文学人物人性深处那极为复杂的多方冲突。人性冲突的多方面呈现才能使人物的性格张力充分展现,而这正是文学作品牢牢抓住人心的根本。

有人忙忙碌碌,有人闲庭信步;有人看似很努力,很多年过去了却依然原地推磨,有人虽然只着力于一两件事,却完成了人生的跨越。究其原因,是后者看清了事物的本质,虽然只用了一点点力,却起到了四两拔千斤的效果。

占星、塔罗牌、水晶球应该是女巫们常用的手段。水晶球我不太了解,占星和塔罗牌还是有点熟悉。虽然很多人不相信这一套,可是许多女生似乎发现了这里面惊人的准确性——男友和闺蜜真的和星座物语里说的一样!

但是,本书告诉我们,作家要抵达人性深刻的真实绝非易事。历史上种种文学思潮和创作实验,总的来说都是为了抵达人性更深层面而作的努力。但是,就我国的文学发展情况来说,作家想要抵达真实的人性,却常常成为创作禁区。以下两种错误的理念常常导致这个问题:一是把“主义”当作创作的出发点;二是把“社会批判”作为创作的出发点。

那么如何才能拥有看清事物本质的能力呢?生命有限,我们谁都无法经历完所有的事情然后总结经验,那么就只有从书中学习从别人的经历中学习。多读文史哲,努力提高自身的人文素养,当你积累到一定量以后,再从逻辑层面把你所积累的东西串起来,形成个人的知识体系。

不好意思,我也有点相信这一套。虽然也不是全信,但每次看到星座的消息还是会点开来看看。有时挺准的,有时又不怎么准。这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个智慧的老人来说一说,这里面到底蕴藏着怎样的玄机。

须知,种种“主义”最易使人性陷入概念化、公式化而变得不真实。 “高大全”式创作方式如此,今天的穿越文、霸道总裁文同样如此。总之,这种以丧失文学性为代价的写作方式不可取。我们不提倡作家将“社会批判”作为出发点的主要原因也在于:热衷批判社会的态度不可能引领作家真正进入人性的深处——一个作家所有的揭示、判断都自带某种认定自身正确的光环,所以很难进行客观叙述。

那么为什么要读文史哲呢? 限于篇幅,本文先只说说文学。阅读文学,不仅可以使读者沉浸在作者所描述的世界里,感同身受, 促使读者进行自我探究,而且可以使读者对社会有初步的了解,看见现实背面更贴近本质的一面,从而提高分辨力、批判力,培养同情心和多元价值观,进而使读者在读书遇事时能够理性的、多角度的看待问题。

所以说,为什么要把女巫给抓起来?!

那么,今天的作家要如何返回文学的真实,向人们传达人性的声音呢?本书告诉我们作家的文字应该“有感而发”,这意味着文学是出自生命的需要而发,出自心灵的需要而发;而绝不是因有利可图而发,因政治需要而发,因世俗目的而发。这里就涉及到了文学与自我的命题,也是本书特别强调的一点文学常识:从事文学的第一条件是必须说自己的话,发出自己的声音。

当你积累了丰富的感性认知,这时就需要提高自己逻辑思维、批判性思维能力,从逻辑层面把你所积累的东西串起来,这就涉及到理论。理论对被思考对象进行总结,研究根本性的问题。

《天文学家的女巫案》读后感(二):即便我被万千人指控,幸好还有你为我辩驳

能够守住自我品格的文学家,应该是这样一类创作主体:他们冷静地洞察人性与人类的生存处境,他们拒绝一切浪漫、夸张、膨胀,面对的只有实实在在的人和人的生存条件,他们既正视社会的复杂,也正视自我的黑暗。在此,可以拿曹雪芹的《红楼梦》来作一说明。曹雪芹对当时的社会问题、宫廷斗争内幕不可能不了解,但是他并没有写成政治和社会批判小说,而是将其写成了反映真实人性的动人杰作。

《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可以帮助读者从理论的高度分析文学作品。本书是由耶鲁大学教授保罗•H.弗莱大多侧重于用例子来作为论据。即便是理论性稍强的《文学理论教程》,提及“文学典型”、“艺术真实”、“文学接受”、“期待视野”等抽象专有名词时,也倾向于用耳熟能详的古今中外文学作品或名人警句来条缕分析,

女巫是西方文化中使用巫术、魔法、占星术等并拥有超自然能力的女性。一方面,他们受人敬重:因为他们可以利用超自然能力救死扶伤;但另一方面,他们也被迫害:他们是恶魔的同类,被恶魔用来残害人类。西方的童话故事里就经常出现“巫婆”,但通常她们都是坏人,总是给王子、公主施加魔法,阻碍他们成长、寻找幸福。

然而,对每一位作家来说,写出人性的真实与生存环境的真实,都不是容易的事。因为人性极为丰富、复杂,生存环境也极为丰富、复杂。实际上,人性本身就是人性困境,生存环境本身就是生存困境。看起来人人生而自由,实际上却处处枷锁。既然如此,我们要求文学展示真实的人性还有什么意义吗?当然。因为文学对于我们的意义恰恰在于它可以让我们超越眼前的困境而进入保持和充实生命的本真状态。

看惯了中国的叙事方式,来看西方的文学理论,自然有些稍不适应。夏志清用英文写作后翻译成汉语的《中国现代小说史》就明显表现出口语化的特征,且引用大量的史料。但主观情感背后有着客观理论的依托,他独具慧眼地洞察出张爱玲、沈从文、钱锺书这些在国内还不知名的作家作品中的巨大文学价值。

据统计,仅1500至1700年间,欧洲就审判了73000名“行巫者”,处决了40000至50000人。伟大科学家开普勒的母亲卡塔琳娜就是被审判的“女巫”之一。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开普勒,想必没有人会对卡塔琳娜感兴趣,也不会去研究探索。英国剑桥大学历史学教授尤林卡·罗布莱克所著的《天文学家的女巫案》就是对卡塔琳娜女巫案的一项历史研究。

《文学常识二十二讲》读后感(二):文学,人生的必修课

而《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则是将口语化和理论化这两大特征展现地淋漓尽致。口语化是因为作者弗莱2009年在耶鲁大学开设了一门“文学300”的课程,被录制成公开课后受到文学爱好者的追捧,遂成此书。

尤林卡·罗布莱克教授研究近代欧洲史,出版过主题广泛的相关史学著作。主要代表作品有《欧洲宗教改革》、《近现代德国的妇女犯罪》、《穿衣戴帽: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认同》、《简明历史指南》等。而《天文学家的女巫案》一书,既是对开普勒如何为母亲洗污一探究竟,也能让读者感受一番那个时代西方的风土人情,并且,对于开普勒的研究也能有所了解。

从小到大,文学作品便是阅读的主要对象。除去教科书的文章外,四大名著、世界文学、杂志期刊、甚至武侠小说与如今盛行的网络小说,都同属于文学范畴。可究竟文学是什么、有何特性、带给人何种内涵,却从未细细思量过。由著名文学家、人文学者刘再复先生的《文学常识二十二讲》,如手术刀般精确剖析了文学的方方面面。

此书大抵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导论,重点梳理“理论”的前史及其兴起。除了给文学下定义,还提出了诸多历来困扰人的问题:什么产生了文学?文学的效果是什么?什么是作者?文学权威的本质是什么?而为了解决阅读是怎样完成的问题,自然而然需要讨论阐释学。

尤林卡·罗布莱克教授指出,开普勒认为

这本书所说是常识讲座,却深入浅出的道出了不少真知灼见,信手拈取几条品咂,不仅回味无穷:

接下来的三部分弗莱从形式、心理和社会方面展开探讨。与其说这是一本探讨理论的著作,不如说其中渗透了西方文化和哲学的发展史。从俄国形式主义到符号学、语言学,再到结构主义。随后从形式和语言方面过渡到心理学侧面,从弗洛伊德,影响论到后现代主义。最后一部分则是偏向于讨论社会与文化方面。

当时社会对寡妇的敌对情绪、新公爵即将采取的行动和文化上对老女人由来已久且根深蒂固的恐惧

文学的功能界定为“见证真实的人性”和“见证真实的人类生存环境”。

其中,影响论的论述尤为特别。西方历史上,“摹仿”这个传统概念由来已久: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认为诗即是模仿,且是“对自然的模仿”。只不过柏拉图认为诗歌所做的模仿是拙劣的,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做得很好。

是当时大多数被指为“女巫”的妇人被审判的主要原因,而开普勒的母亲确实如此。

这句话既道出了文学描述的对象——内在的人性与外在的环境,又点明了核心在于真实。

不过,两人的摹仿理念是大致相同的。摹仿的理念在发展过程中发生了转变,从对于自然的摹仿转为对文学模式,对语言的摹仿。亚历山大·蒲柏在《论批评》中有一个论点,他认为荷马创作《伊利亚特》、《奥德赛》是因为当时并无文学模式可供模仿。而维吉尔所处的时代不仅依旧可以模仿自然,还可以模仿荷马。

开普勒的父亲海因里希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且好高骛远。时不时的离家出走,说是为了成就一番事业,要过上好日子。他最后一次离家出走后就再也没有归来。时间久了,大家就当他死在了异乡。

文学弥补人生缺陷与人格缺陷,让人们从“物化”、“异化”的技术、公式中解放出来。

即从原先单一地摹仿自然到后来摹仿自然与摹仿艺术,也就是摹仿人和历史事件与摹仿语言同时并行。这是理论上的一大突破和转变。

卡塔琳娜也真是瞎了眼,会选择这样一个男人,还为他生儿育女,并且独自抚养他们长大。搁现在,这是一个伟大母亲的形象,但在那个年代却不是。

如今人们更多的追求物质与科技,单一的追求使心灵日渐麻木。文学则让人类的思索从物质转向真实的生活,也从标准化的答案转向复杂多变的人性上。

由于影响论是属于心理学层面,所以无法绕过心理学鼻祖弗洛伊德学说对文学的影响。T.S.艾略特和布鲁姆的观点可以作为研究的两大视点。作为一名浪漫派,布鲁姆推崇个人心灵,而艾略特则强调欧洲心灵比个人心灵更为重要,要充分意识到一个人不是自身,且无法成为自身。

而且,在那个医疗条件极差的年代,大部分人的寿命都不长。但卡塔琳娜却相当长寿。就算是搁现在也算是高龄了。她被当做“女巫”抓起来那年已经73岁,从指控到审判,长达6年之久。卡塔琳娜经历了病痛折磨、牢狱之灾,但这些都没能夺走她的性命。于是,在别人的眼里,她更显得另类,并且是异类。

文学是自由心灵的审美存在形式,具有“心灵”、“想象力”、“审美形式”三要素。

这令我想起鲁迅唯一的爱情小说《伤逝》,里面描写涓生和子君在爱情失去附丽后依旧回归旧家庭的悲剧,实则蕴含了批判当时激进的个人主义,而暗含小资产阶级的个性解放需要融合到大众中去。强调集体的理念与此有相似之处。

虽然有许许多多的邻人指证卡塔琳娜是女巫,并且一一列出了所谓的“证据”。但开普勒并未放弃对母亲的营救,他一次又一次的写信为母亲洗刷冤屈,并且利用科学家独有的缜密逻辑,对那些所谓的“证据”一一进行驳斥,做出合理并能让人信服的解释,同时,他还整理了一份简洁、有说服力、框架清晰的法律文件为母亲辩护。最终,卡塔琳娜被释放。

光从三要素而言,就恰恰点出今日人们所稀缺的内容。与生俱来的能力被人们弃之如敝屣,成功学与心灵鸡汤等脱离现实生活的长篇大论反而大行其道。

在论述“影响论”这一章节中,《耶鲁大学公开课·文学理论》也举了乔伊斯的《尤利西斯》作为例子,这本“天书”并不是“无根之作”,它的根便是《奥德赛》。不过它并非简单地摹仿,而是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原作中的英雄观,对近代社会的日常生活做了毫无英雄气质的记述。这种消解崇高,回归现世平凡的特点在中国当代的后朦胧诗中也可窥知一二。

在还没有看书的时候,我原以为卡塔琳娜被指控为“女巫”是因为开普勒极力维护哥白尼的“日心说”造成的,看完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并非如此:当社会上的大多数都觉得他们的价值观是正确的时候,当大多数拥有相同的政治倾向的时候,小众的“我”就会被当成异类来打击。

文学最大的特征就是无“用”,即超功利。

对比研究中国的文学理论,和西方“影响论”相类似的可以说是“文学接受”。其中涉及一系列的接受过程,包括期待视野、接受动机、接受心境等等。进一步发展,便会出现还原与变异,正解与误解等。

但幸好,即便我被万千人指控,仍有你为我辩驳。

大多数人对于读书都会暗自怀疑:读书到底有什么用?熟不知,无用之“用”最是可贵。这就好比练武之人的内功,若无内功,招式不过是花拳绣腿,若内功深厚,则可折枝成剑。

这文学接受在作家的作品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以中国现当代的作家沈从文为例,其作品就明显受到《史记》与《圣经》的影响,可谓中西合璧。而抒情笔调更是与《圣经·雅歌》一脉相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天文学家的女巫案》读后感(三):中世纪的黑暗欧洲

文学的两大天性——真实与超越。

试举一二例:《雅歌》被誉为“歌中之歌”。其艺术特点是借助丰富绚烂的意象大胆热烈地倾吐心中所爱。如新娘在形容她的良人时,把他视作一棵“凤仙花”、“苹果树”、“我的良人好像羚羊,或像小鹿” ;新郎在夸赞自己的新妇时,也用了一系列纯洁美好的意象形容书密拉女:“百合”、“小鹿”、“鸽子”、“石榴”等。

——

文学展示的是人性的复杂性与人生的巨大困境,因此它必须基于真实,忠于人性深处的各种可能。但它又势必超越时代与个人,那些反映人类根本困惑的作品,最终成为跨时代的经典。

这些带有浓郁的古代西亚地区特色的意象组合,勾勒出靓丽的新娘和俊美的新郎,也将男女间的真挚爱情描绘地鲜活灵动。沈从文借鉴了《雅歌》中奇特瑰丽的意象,借此来塑造人物与抒发情感,作品中最常见的便有“百合”、“白鹿”、“狮子”、“羊”等植物或动物。

提到女巫,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很恶心,毕竟我们从文学作品或者是影视作品中得到的女巫形象都是很丑陋的,带着高高的帽子,脸上长着脓包,在对篝火上架着的大锅施展魔法或者骑着扫帚飞来飞去,给人们带来灾祸!其实这些都是形象大部分来自与历史的以讹传讹,真实的女巫是什么样子,你绝对想不到!你知道么,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开普勒的母亲卡塔琳娜也是女巫哦!在中世纪的时候就卡塔琳娜被指控是女巫,而开普勒为了替母亲洗脱冤屈开始了长达六年的辩护。

文学写作必须去学生腔、去教化腔、去文艺腔,只讲述、不表演。

《雅歌》中互诉爱情的男女,是所罗门与书密拉女。所罗门王俊美华贵,智慧超群的形象在沈从文作品屡屡显现,他们仿佛是所罗门王另一种外化的生命形式,凝集着智慧和爱欲诞生了。和所罗门相对应的,是在“耶路撒冷的女子们”中美貌与德行并存的书密拉女,这类女性在沈从文笔下更是“花团锦簇”,他热烈地赞美他心目中如书密拉女一般的女神,创造出一大批“书密拉女”系列的人物。

开普勒,新思想的先行者,我们学过物理的都知道开普勒三定律,但对于他的生平就知道的很少了!真实的他除了是天文学家、物理学家以外,还是一个数学家,孝子。开普勒的人生受到了她母亲的影响甚多,在困境也不放弃就是她从母亲身上学到的精神。开普勒的成长时期并不算是幸运,从他出生开始就主要收到母亲的照顾,父亲基本上总不在家,并且在他十七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他的母亲卡塔琳娜通过自己的努力,以一己之力养活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并且生活的还不错,有了一定的资产。但是就是因为这“不错”埋下了祸根!开普勒母亲的案子其实很戏剧化,最严重的职责来自于开普勒的弟弟小海因里希,儿子指控自己的母亲是女巫的原因是想要母亲的家产,而且当地的地区长官也蓄意偏袒,其实说白了就是也看上了开普勒母亲的财产。这个可怜的老寡妇将近七十了还被投入监狱,卡塔琳娜一生可以说是不幸的,但是这个坚强的女人,凭借强大内心和聪明的头脑在残酷的社会中生存了下来,她是幸运的,在她入狱德的时候,还有开普勒等另外三个孩子为自己奔走!

此话简直就是对中国学生时代文学教育——鼓励用辞藻堆砌,用排比喊口号,点中心唱高调,结构固定是起承转合、起因经过结果、论点论据论证等套路——最好的“打脸”。

《雅歌》作为抒情诗歌,其情节却不显松散。在新郎与新妇的爱情对歌中,青年男女以身相许,互订盟约。同时,以书密拉女和所罗门不断在旷野、牧羊地找寻彼此为情节。沈从文的散文和小说中,也不乏这一特点:文中往往糅合了大量苗家青年倾诉衷肠的情歌对唱,也曾出现为寻爱人在山色里徘徊游荡的身影,显示出的追寻与追求的叙事模式和《雅歌》相暗合。

本书通过详实的史料记述了中世纪欧洲的社会制度以及新思潮与保守思想之间的冲突碰撞!可谓是波澜壮阔!原来现在自由开放的欧洲光鲜亮丽的外表之下也有极少为人知的黑暗过去!

文学创作是因心灵有所需求,是有感而发。

而文学接受的最高境界,则是超越摹仿,进行一系列创造性转换,形成独特风格的文学艺术。这一点在沈从文的作品也很好地彰显出来。

提到中世纪的欧洲,很多人都会想到几乎让整个欧洲大陆人口减少三分之一的“黑死病”,也就是鼠疫。但是你可能不知道除了这次悲剧以外,还有更为残忍的“猎杀女巫行动”,这简介的导致了将近十万的女性死亡。其实,哪里有什么女巫,这些死去的妇女们要么是被觊觎财产而被污蔑成女巫;又或者是当时的教廷为了转移矛盾无端制造出来的“女巫”!觊觎财产很好理解,就像是开普勒的母亲那样,有些财产,结果被自己的不孝子和行政官看上了。而被污蔑指控为“女巫”!很多无辜的妇女们就因为有一点财产就被绑上了火刑柱。而被教廷构陷的更是可怜,就是以莫须有的罪名处死。当时如果有天灾或者是粮食作物歉收,人们就会以为是有女巫作祟,是她们带了灾祸,其实这与当时民众的认知有关系,偏听偏信,盲目狂热,仔细想想,要是女巫真有那么大的魔力,怎么会让你们抓住然后活活烧死!对于觊觎财产而诬陷别人“女巫”,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而被莫须有的构陷,那就没有翻身的时候了!这就是中世纪的欧洲,黑暗的时代,但所幸还有开普勒这样的学者能在黑爱中带来一丝光明!

文学本身是一种释放,良知的释放、自由的释放、灵魂的释放。好的文学作品绝不会来自空洞的功利目的,因为文学本身是创作者生命的一部分。

沈从文仿写《雅歌》中对于身体和爱欲的描写,创造性地构建出具有“古朴湘西”风格的意象。在他的文字中找寻失落的爱欲合一的理想爱情,不遗余力地表现心目中完整健康的生命形式。他汲取了《雅歌》中“园”的喻意,塑造自己的“希腊小庙”——湘西。追忆《雅歌》般纯净自然、不悖于人性的生命存在,期望重建一个古朴的湘西世界,来求得精神上的解脱和慰藉。

《天文学家的女巫案》读后感(四):开普勒的另一面

文学具有净化、警示、范导等潜功能,文学教育通过“心灵自觉”实现。

文学的深层次阅读不止步于获得心灵的愉悦,在理论的基础上进行鉴赏,你会有另一种视野和体悟,从而获得更为深刻的阅读体验。不是朦胧地感应到这本书写得不错,而是运用理论这本利器对其进行肢解咀嚼。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