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理论入门,上海文学

作者:现代文学

中篇小说

一说狗日的,肯定是粗俗,农耕糙文化。但这话不是胡说的产品,咱也是引经据典的,话有出处。

Language is not a 'nomenclature' that provides labels for pre-existing categories; it generates its own categories. But speakers and readers can be brought to see through and around the settings of their languages, so as to see a different reality. Works of literature explore the settings or categories of habitual ways of thinking and frequently attempt to bend to reshape them, showing us how to think something that our language had not previously anticipated, forcing us to attend to the categories through which we unthinkingly view the world. Language is thus both the concrete manifestation of ideology - the categories in which speakers are authorized to think - and the site of its questioning or undoing.

喊 魂·王小龙

记得路遥,是因为我看过人生改编的电影。故事也简单,一个叫高加林的农村后生,有了文化后,进城还是回乡,村里有爱他的女娃,城里又有中意他的姑娘,很烦很纠结很难下砝码。没有重彩浓墨,淡淡的写意画,定格了一个社会变革阶段的人脸。文学这个玩意儿,和绘画和建筑艺术不同,人家是画皮留骨的,文学是钻进肚皮里切脉络,找神经,把时代的骨髓和血相留住了,也即准确表现了时代横断面。这就是文学的价值所在吧。

4审美对象

2018年1月目录

狗日的文学,你是什么命呢?

这么说来我们唯一可知的是,文学与思想相关。

词语的梯子与时间·吉狄马加

路遥的原版,狗日的文学这句话,据传是源于他的文学作品获奖。作品在北京被评了大奖,按说是应该高兴的跳起来的,他只高兴了几分钟,马上眉头皱起了。原因是,一分钱还难倒英雄汉,去北京一个来回,汽车火车还有旅馆费,好大的一笔钱呢。路遥愁坏了。最后还是同胞兄弟给他帮助了几千块。在临上火车的时候,他不知道是怎样的心情,憋出一句,狗日的文学。是的,麻烦的根源就是喜欢了这种又恨又爱的码字营生。

理论的效果主要是批评“常识”,即对于意义、写作、文学经验的常识。它继而探讨可供选择的概念。

点击蓝字

文学,狗日的,虽然它是千秋万代的东西,虽然它说起来是民族的气,民族的魂,可它弄不来鸡的屁,它似乎和每个人家过的好不好沒任何毛关系。我们有的是世界顶尖的高楼大厦,有足够宽的大马路。

旣然理論本身把哲學、語言學、歷史學、政治理論、心理分析等各方面的思想融合在一起,

钱寓琐闻

路遥没赶上好时光,如果他活到今天,一定不会骂出狗日的文学。他走了后的20多年的世界,是他梦不来的风景。他若活到现在,估摸着有两种结果,一是更加深沉,当年笔耕的辛苦,呕心沥血才让它短命。今天的故事,上心的作家得把肠子肚子挖出来祭笔。也许能写出惊天动地的力作。还有种可能,路遥或许彻底抛弃了狗日的文学,在作协的写字楼里弄到一张很大的班台,有衔有车有秘书,笔墨生金,坐台就有出场费。他有条件啊,陜西的大作家其次,关健他在50年前还住过梁家河的窑洞,和大大彻夜倾心相谈过的,那是不一般的情分啊。

“语言是说话人具体可控的行为,还是具有组织个人与世界关系的效果?”

回溯·足迹

路遥的名字,恐怕现在社会上逐渐进入江湖主流的80后,90后们是陌生的。路遥的作品,年长些的或许有模糊的记忆,如《平凡的世界》《人生》等。

作者的意图?

青年人的小说·程光炜

狗日的文学,是陜西籍著名作家路遥的语录。

也就是说,语言不是“系统命名法”。我们不是先有了这些东西,一一赋予他们名字,相反,命名就是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因此语言不是形式系统而是概念系统。索绪尔的论证方法就是,如果这些概念先于人类语言而存在,那么在所有语言中,每个事物都能找到一一对应的名称。而事实上不是如此。举例:比如cousin对应表哥表姐表弟表妹堂哥堂姐堂弟堂妹;这说明英语语言社团对于亲戚称谓并不详细区分,这其实说明的是英语社团和汉语社团的不同思维方式。

文学是人学·赵丽宏

或许也有一天,我们也会突然意识到,狗日的文学,也许就是山寨壳子里的软件。那个忽视了的中国芯,要比高大的骨头架子重要的多。

】】】

抱 河·双雪涛

文学这种东西,太入戏了伤神伤心。作家为什么是神圣的名号,胡说以为这个名号是仅次于佛爷和菩萨的。佛菩萨自己艰苦修行,读懂了世界,后来把自己也搞明白,觉悟了以后就普渡苍生,用心来启发大众,减少挫折,减少灾难。作家呢,做的是灵魂加工的活儿,挖苦心思的呼吸现实的气味,把这些灰白的生活还要加料做菜,讨好的编成一段段故事,给俗世男女做出一道道文化餐,让人们透过迷雾看到现实的本质,把美好和正能濡化到人的心间,把历史定格在一面。辛苦吧,狗日的文学。

情节、表述、聚焦

我所知道的王元化·章念驰

少年才华毕露,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活40岁的路遥太惋惜了。功不能尽使,力不能尽用。做文学是熬心的事,笔下流出的不是黑字,是感受了社会现实后,加了心血炖出来的情感和精神。你看中外历史上的大文豪,俄国写《当代英雄》的莱蒙托夫,还有我国唐朝不逊于李白杜甫,号称诗鬼的李贺。都是少年才气闪耀,声闻大地,可怜都是活了27个华年都撒手人寰。所以,聪明人千万不要做文学,上了这条道的不是一根筋,就是神经病。若有这份心力,股市上弄钱,或者弄个干部,上好的日子过。

语言并不是为先于它而存在的各种范畴提供标签的“命名法”,它生成自己的范畴。但是说话者和读者都可以被带进他们的语言环境中,透过或围绕这个环境看到不同的现实。文学作品探索各种思维习惯的环境和范畴,并且常常试图改变或者重新塑造它们,告诉我们如何思考那些我们的语言没有预见到的事情,迫使我们关注那些曾不假思索地用以看待世界的各种范畴。这样,语言既是意识形态的具体表现,是说话者据此而思考的范畴,又是对它产生质疑或进行消解的基地。

陷 阱·胡 迁

狗日的,这是句骂人话。可在山西陜西等北方省份,在村街在家户,这句话是常挂嘴边的,不一定非是恶毒的攻击,多是不如意的发泄。

《文学理论入门》读后感(四):校讎拾得 by xiaosheng

阿袁:他乡|杨遥:补天余

路遥的才华横溢,可惜他英年早逝。1949年生,1992年就因病归西了。在中国文学界,他走的有点过于仓促,不然一定可以成为巨匠。现在文坛上号称巨星闪烁,阿猫阿狗只要讨人乖巧的叫几声,有插翎子的捧几下,巨星的商标就可以沾上。于是就能有了名片上写不完的衔头,出场费也有了明码。

索绪尔认为符号的最精确特点就是“它是别的符号所不是的。”差异性makes sense.

吉狄马加诗歌新作《词语的梯子与时间》,展现诗人的心灵风景。

作家,概念细掰开说,就是创作是专业,发现是本分事。这种行道的残酷性就在于和别的职业不同。一种事业的深化成功,就在于一根触须的坚持,咬定青山不放松,坚韧必有成就。作家不是。作家是天然的操闲心,像海里的水母一样,长着无数根的触须,扫描全方位的动静,与己关系的事,不相干的风吹草动都走在心里。外界一丝一缕的情感,自己憋在那里会掰扯成千丝万缕。然后写成诗,编织成故事,给作画编舞留下想象,再弄成哭笑哀乐的戏剧让人们欣赏。所以文化对人来说,是逃不脱的熏染。吃饱喝足的,肚皮欠缺的都得去文化。文化呢,得先有文学加工了灵魂,然后再披上戏剧,绘画,书法,舞蹈,音乐等外衣,现在时髦了,动漫,游戏,呵,掉到地上,大众共享。娱乐死了,是你自己的责任,电影局文化局蛋的过失找不着。人类演化的各种艺术,说来说去,文学肯定是艺术之母。作家的角色,和丑陋的老母亲一样,孩子一个个长的漂亮俏俊,自己却辛苦的老迈。你看古往今来,遇到讨厌文化的皇帝,从秦皇到清祖,首杀的就是码字的作家。遇到歌舞升平发财的年代,作家是鸡身上的肋骨。所以,路遥为什么说狗日的文学,大概是发泄存了好久的郁闷。亲爱的路先生咋死的,他是肝硬化肝腹水,一直心里不痛快,把人间的戏变成自家的戏,陷进泥沼里出不来,呜呼哀哉了。哼,狗日的文学确实害人不浅。

依照杂草理论,在文化层面上的文学涉及:文本、程式、语境

邀请函

好在改革开放了,怀旧文学,伤痕文学,热闹了多少年,一下子又被互联网捏住了麻穴。码字的杂志、报纸突然变成没多少人带见的丑小鸭。谁还顾得上思想,游戏足够耗时间,全社会的男女都忙着发财挣钱腐败。除了作协那些个老码字匠关起门来自娱自乐,作家成了最不称钱的浑号。谁要再靠码字去养家糊口,方便面必须是家常便饭。有了视频,有了随手的自媒体,厕所也可以编出喷饭的段子,要作家何用?会逗人笑的,长两条好大腿就巨星了。狗日的文学,路遥真有先见之明。心脏跳动就好,温柔躯壳了,灵魂有没有真无所谓,只要眼晴是雪亮的,走在路上别错过掉在地上的金子。

谁的分析方式更好

天上星辰,地上的《红楼梦》·刘再复

作家,文学,狗日的骚动越来越少了。谁敢说文化沙漠了?可是闹艺术的越来越多了。书法家,歌唱家,画家,舞蹈家等,大师遍地走,专家教授多如狗。这些快乐艺术好啊,开心鸡汤,可以设计金银杯子玩奖场,可以复古跪礼收虔徒,多好玩儿啊。码字的傻子廖若晨星。况且,码了谁看呀。码字的事情是掏心挖魂的,经常把藏在骨子里的肮脏抖擞出来,给美丽的世界扒出粪来,尽是制造烦恼的多不好。想码也行,你看现在诗人满天飞,风花雪月,圣贤赞歌,或者跳进林妹妹葬花的河里,或者爬进皇家皇妃的坟墓堆中考古,学习人家二月河。呵呵,狗日的文学。

叙述的逻辑与科学解释对立,但生活多是叙述的逻辑——因此叙述结构是有说服力的。

第一只苹果·陈 村

2语言的综合

2018年第1期《上海文学》已印行。今年本刊开本改为小16开,文字容量不变。

虚构

安静的风暴·周晓枫

“那兒”當作“那”或“那麼”

何立伟:昔有少年|李西闽:我离死亡那么近

我感觉文学没啥用.

卷首语

审美对象

2017年精选

各部分协调去实现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作品本身,或者说是作品引起的愉悦感。

张怡微:过房|林那北:双十一| 张炜:超验阅读及其他

区别是,文化的对象是错综的结构还是社会整体性的表征?

禅修记·陈蔚文

至于文学,这种分析的意义就更为重要:文学可以理解为一种行动,它创造所指的事态;文学言语中的意义不是其中说话人决定的。因为述行语“所言即所为”,没有真假。文学也是如此,文学究竟说了什么,不由它自己决定。

离 乡·朱 岳

原文:

何立伟中篇《水流日夜》,在看似寻常的男女纠缠中,滤出多重声线,每个人物都有各自的可怜可恨,小说结尾的不确定感,预示着一切远未结束。

理论是什么?

木心:上海赋 | 史铁生:我与地坛| 阿城:棋王、还乡| 李娟:火车快开| 杨炼:诺日朗| 骆一禾:四月| 北岛:我们每天的太阳| 顾城:粉笔、白昼的月亮| 张枣:大地之歌| 邵燕祥:我的乐观主义| 雷抒雁:春神

《文学理论入门》读后感(二):做个读书笔记摘抄什么的。《文学理论入门》

赵丽宏:乡音的魅力| 马原:小心踩到蛇| 须一瓜:有人来了

2. 更重要的是,能指和所指本身各自是声音层面和思维层面的程式化的划分。不同的语言对于声音层面和思维层面的划分是不同的。

一个中性事件·沈大成

译者:李平 译林出版社 牛津通识读本

“川普”在《上海文学》

《文学理论入门》读后感(七):笔记

白色水母·郭 楠

五,扯了半天,到底该怎么解读文学?

废铁托拉斯·路 明

互文或自反性

殷健灵专栏“访问童年”,是作者正在进行的一个非虚构系列,本期《消失的父亲》通过采访一位老先生,重现他自童年起对父亲的特殊记忆。

为意识形态服务,却也是使之崩溃的工具。

吉狄马加新作

语言的“突出”

理论与批评

《文学理论入门》读后感(五):多元多变状态的呈现与发疑创新精神的激发――乔纳森·卡勒《文学理论入门》

哀悼中的日耳曼尼亚·汪涌豪

身份、认同和主体

访问童年

语言的综合

短小说特辑

译文:

人间走笔

我读这书最服气的就是作者, 第一章就说理论并不那么靠谱

新诗界

四,索绪尔的理论

心香之瓣

文学与文化研究

彭小莲:胶片的温度 | 裘山山:调整呼吸

那兒理論家們爲什麽還要勞神看他們解讀的文本究竟是不是文學的呢?

信 使·吴重生

这些本质无疑都是文学的特点,但它们都不是必要充分的。说回来,文学的矛盾和特征便是遵守又同时超越上述的程式。

消失的父亲·殷健灵

继之而来的问题是:叙事/故事如此有说服力,这是一种知识还是幻觉?

水流日夜·何立伟

我所欣喜的是能看到这个问题的提出,我思考过这个问题。“历史的真实”未必是“思想的真实”,“历史思想的真实”未必能填满“当下思想的缺口。”但其实我们不用担心读者经验为中心的解释会践踏文本的权威,背离愿意曲学阿世的解释,难道真的站的住脚么?任何被接受的阐释,都必定有其合理性,而我乐于迎接合理的源于文本的阐释,而不是“我认为它可能就是blablabla”。

你是谁?·宗 璞

这本小册子的重要性不在于它对各种理论有清楚和公正的介绍,更告诉我们理论的重要性和全局观的意识:我想,这是对当代中国左右派别之争和“畸形”解构的提醒和莫大讽刺——你们算鸟啊……

花的心房·黄 胜

《文学理论入门》读后感(三):理论将死?——就算它是自慰剂,那又怎么样?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