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杀手

作者:小说

三十五岁的小美,名字漂亮,人长得更漂亮。
   就是因为太漂亮了,虽然经过了千挑万选,可都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却始终都没选着如意郎君,所以,婚姻就耽搁了。要说,也不是没有她看得上眼的,只是一提职业都不是她喜欢的。
   小美,长得漂亮,从小就没逃脱过回头的视线,其中有的是纯真的欣赏,有的却是不怀好意,小美很没有安全感。
   小美从小到大,自我保护意识,因为受了那些“重视”,而自然是极强的。当她断定自己不能完全保护得了自己的时候,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另一半的身上,所以,她找对象就必须得找个刚强勇猛的男人。可遇到的那些男人,不是这里出岔子就是那里出问题的,使得小美总是没得到满意的结果。
   这么一耽搁,小美虽然还叫小美,却着实成了剩女一个。小美并不崇尚独身主义,又遇不到合适的,家人情急中就逼着她去婚姻介绍所登记征婚。
   虽然小美知道自己有些类似昨日黄花了,别的条件该有所降低,比如长相什么的,但是,可能她心里的阴影过重,却非得找个刚强勇猛的不可。
   别说,婚介所的工作人员,经过努力,还真帮她找到一个符合要求的,说是职业杀手。这个,听起来不免有些叫人毛发倒立,但想想那些影视剧里的职业杀手,那可叫真个厉害,保护个老婆那肯定是没问题的了。
   如此一想,小美果断地同意见面。小美一见职业杀手男,体格有些发福,没有影视里的那些杀手有棱角,不过,表情看上去也没有那些人阴森可怕,小美同意相处。职业杀手男一见年龄不小的小美却依然美若天仙,更是恨不得当天就拜堂成亲。
  见了几回面,彼此感觉都不错。
   有一天,职业杀手男按捺不住,便热情地邀请小美去他工作的地方看看。小美认为杀手的工作是保密性非常强的,这个男人却愿意让她去看究竟,她断定这个男人是真的对她好,心里顿时多了好几百的甜蜜,自然是求之不得地跟随前往了。
  可是,到了地方一看,竟然是生猪屠宰场。
   原来,职业杀手男是个屠夫。腥臭味道直冲而来,小美捂着鼻子,扭头就往回跑。她直接找到婚姻介绍所,气愤地质问那个胖乎乎的女工作人员说:“你们怎么能够欺骗人呢?”
   似乎早预料到小美会找来一样,女工作人员很沉稳地说:“我们怎么欺骗了你呢?”
   小美眼泪都飞出来地说:“一个杀猪的屠夫,你们却说是职业杀手,这不是欺骗是什么?”
   女工作人员眯缝着那双本来就像一条线的眼睛说:“他是个专业的杀猪的,不是职业杀手是什么?”
   小美见跟女工作人员争不出来里表,扔下一句“就等着我投诉你们好了”,哭着跑了。   

却说武大靠着卖炊饼度日,家境也渐渐地殷实了起来,不仅雇佣了若干短工,而且大有变为“清河工厂”的趋势了,武大走路时也渐渐挺起了胸膛,颇有了些趾高气扬的味道。
   然而不意金莲竟被西门庆大官人强行占了去。
   这实在是一件很“妈妈的”事情,打是定然打不过的,却又不能不做个交代,毕竟武大如今也是“清河”颇有些头面的人物了;然而若告官,则县官大人乃是西门的把兄,却又向何处说理去?
   于是武大一面照会西门的门客,一面在众家人面前做声明:“我本是一定要与他打架的,然而我与西门官人本是同乡,桑梓之情毕竟不可不理。没奈何,只好对金莲问题搁置争议,共同占有,希望不会因此而影响到武家与西门家长期以来的友好关系。我武大毕竟强大了,这次,是我不肯,而并不是不敢,而西门大官人自然也是不敢动手的。”
   然而西门庆竟然不肯领情,不仅不肯归还金莲,还要伙同了东门贺大官人一起来兴师问罪。
   西门庆与东门贺原是并不十分投合的,据《清河县志》记载,乙亥年的某月日,东门贺曾经强奸了西门家的一个婢女,两家也颇起了些争端,虽然武大碍于情面也象征性的谴责了两句,然而私下里是颇欣喜了一阵的,以为从此可以离间两家了。
   然而在对待武大的态度上,东西门竟然同仇敌忾起来。
   武大不禁大大的紧张了,不仅免除了郓哥等一干人的债务——只可惜郓哥正忙于家业继承,无暇顾及于此——而且紧急声明道:“金莲历史上便是武家的人,这是无可争议的,然而我和西门官人早就达成了共识,共同开发,共同占有。虽有某些不识好歹的下人抗议,然而都已妥善处理,但请西门东门大官人勿以为意。”
   武大以为如此一来,自然烟消云散了,然而似乎西门庆并不因此便肯于将金莲放了回来,甚至还扣押了武家前去探视金莲的一名仆人。
   于是众武家的仆人短工都有些义愤填膺,相约要前往西门家去抗议,武大不禁大惊——似乎比东西门同来问罪还要吃惊,只怕此举一旦触怒西门家,多少会有要“兜着走”的危险,而倘若抗议奏效,此后仆人们以为立了大功,要求增加佣金或休假之类,却又是武大极不情愿的,而倘或要求起其他权力来,似乎比金莲回不回来更要让武大挠头了。
   但是大家的情绪毕竟是难犯的,于是武大便让大家在武家后院柴房的空地上集合了起来。虽然也做了一些旗子和锣鼓之类,然而武大却不让用。大家喊了一通诸如“打倒西门庆”之类的口号,便觉得索然寡味了,于是很快做了鸟兽散。
   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西门家终于听到了些风声,尤其是武二竟压不住心中的怒火,带了一柄朴刀,到西门家门口耍了一遭,虽然并没有引起太大的争端,然而终究对西门庆有所威胁,且招致了许多人的围观。西门庆大约也有些紧张了起来,毕竟西门家是要常常到武家购买炊饼来吃的——比自家做起来要便宜很多。且武家做炊饼的炉具,以及日常的药物杂货之类,甚至武大出行的轿子,都是购自西门家,并且是肯于出高价的,倘若一旦断绝了来往,西门大官人也颇不情愿。
   然而此后的事情却很出乎了大家的意料,武二竟然被抓进了大牢并被发配了,罪名是“贪污炊饼钱”,而检举的竟然是武大,而此后武大也颇有了些大义灭亲的虚名,虽然武家贪污炊饼的似乎大有人在。
   许久之后,才有知情人透露,原来是武二的威望竟已渐渐超过了武大,大有些要“取而代之”的嫌疑,然而终于被武大抓了个错,远远的发配了。听到此节,大家不禁都有些惊惧,尤其是武家的本家们及本想要求些权力的仆从们,因为本不知武大竟然还有雷厉风行的一面。
   后来,有武大手下的某仆人,偷偷的潜到西门家门口,在他家侧门旁边的狗洞上,用血淋出了个大大的“殺”字,于是大家便都欢呼雀跃了,便连武大也有些欣欣然,以为这一来,西门家则必然是受到了重创,从此便不敢再随便轻视武家了。
   但此后这仆人被县太爷以“扰乱治安”的罪名关押,武大却也没有再去申冤抗议。
   再后来,一切便渐渐的又回复了平静,武大仍然低价卖炊饼给西门家,仍然高价购买西门东门的什物,众仆人也仍然只有低微的酬劳。一干要看热闹的,也渐渐失去了兴味。
   再后来的后来,大家忙于给武大做寿,而又有省城的太爷要给武家某在监狱中的仆人颁奖之类让武大更为惊惧的事情,金莲的问题就都搁置了起来,清河也渐渐的恢复了往日的和谐。   

“麻辣香”小吃店生意火爆,从开门到打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也是奇怪,小吃一条街的小吃店多的是,其它的常常是门可罗雀,最多早点的时候有些人气。有几家的店主还专门去“麻辣香”消费,看看“麻辣香”到底有本什么样的生意经。品尝下来,觉得没什么两样,甚至在卫生和数量上还不敢太恭维,特别是那个青椒肉丝,还不如叫肉丝青椒还更加名副其实。
   生意依旧,热闹依旧。
   这一天,“麻辣香”老板的老母亲来到店里,看到店里很红火,心里很高兴。坐了小半天,老太太实在是对店里的有些现象摸头不着脑。譬如说,明明是客人吃完了,碗筷就是不收,要摆上一阵子;譬如说,店里的小帮工本来就忙,还要时不时地抽两个人变换着衣服走出走进。
   老太太很纳闷。她到楼上的客厅问儿子,儿子不耐烦地叫老太太不要管闲事,吃好住好就行,不要瞎闹腾。
   老太太有些别扭。下午孙女放学,看到奶奶高兴得不得了。这个六年级的小机灵拉着奶奶的手就不放。
   老太太拉着宝贝孙女来到自己的房间,连续亲了十多口。看看外边没人,老太太把心里的疑问讲给孙女听。
   这个小宝贝偏在门口望了望,然后咬着奶奶的耳朵说:“奶奶,你知道了不要乱说。城里的人有个通病,不管吃什么东西,要找人多的地方。这些傻瓜一直以为人多的地方质量好,服务好,其实,什么都是装出来的。我爸爸就是高明,雇了小工把这个样装得很像,吸引了好多顾客,其中好多还是常常来的回头客呢。隔壁的“温馨小吃”,什么都做得好,味道一流,干净卫生,环境优雅,还不是被我爸爸弄得冷冷清清,什么办法也没有。奶奶,你千万不要说出去,要是爸爸知道我泄了密,不打死我才怪呢。”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