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拿天鹅

作者:小说

姬舆 我顿时感到血液凝固在身上,惊得全身僵硬地呆立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感觉心脏在扑通扑通地跳,像要跳出来一样。 它似乎并不急于扑过来,仍在高草中一动不动地与我对视,周遭一片暴风雨前的平静。 我的冷汗顺着鬓脚淌下来,风拂起几丝乱发,随即贴在脖子上。它嘴里开始发出低低的吼声,并不响亮,却足以震碎心神,脑子里随即出现一个声音——逃! 我抓起裙裾拔腿往山道上跑,身后传来猛虎响亮的怒吼声,震彻山野。 草木树枝狰狞地向我迎面扑来,划拉着我的皮肤和衣裳,我惊恐地尖叫,奋力地喊觪。 突然觉得身后一阵风扫来,我扭身向旁边躲去。只见猛虎扑了个空,转了一圈,又扑过来,我换个方向跑去。猛虎被我激怒,更加凶猛地追逐我! 渐渐地我感到自己双腿发软,筋疲力尽,再也跑不过它,看到它扑过来,我绝望地闭上眼睛。 “姮!”耳边传来觪撕心裂肺的喊声! ※※※※※※※※※※※※※※※※※※※※※※※※※※※※※※※※※※※※※※※※※ 没有预想中的剧痛,却听到猛虎痛苦的嘶吼。我睁开眼,只见它狂暴地挣扎着,眼睛上插着一根白羽箭! 不远处,觪手持短剑向这边奔来,嘴里大喊着:“快跑!” 猛虎暴起,发出刺耳的怒吼,通红的双眼狂怒地亮着血光,突然间向觪奔去! 我大惊,嘶声喊道:“不!” 觪双手握紧短剑,挥出一到寒光,向扑来的猛虎脖颈劈去! 突然间,“咻”地,一道白光闪向猛虎,它登时在空中痛苦地蜷起,坠下! 我惊魂未定,只见猛虎倒在地上挣扎,另一根白羽箭深深地扎进了它的脖子,暗红的鲜血从伤口汩汩涌出,流了一地。林子那边,侍卫们匆匆地赶过来。猛虎的挣扎开始变得迟缓,觪赶紧上前,一剑划开它的气管。 我跑过去抱住觪,大哭起来! 觪抚着我的后背,柔声安慰:“姮勿哭……无事矣……” 我仍哭泣不止,死死地抓着他的后背,觪温柔地摸着我的头。 过了一会,听他开口道:“姮,你我还未向恩人道谢。” 恩人?我抬头,向箭射来的方向望去。 泪眼中,云烟缭绕,竹绿桃红,一名玄衣少年手持长弓,在缤纷的落英中向我们走来。我眨眨眼,少年的模样清晰地映入眼中。他头冠皮弁,腰悬赤芾,玄底锦衣上,鲜红的夔纹如流云般舒展,却隐隐地透着威武;暮色下,他双眼如星辰般明亮,略带稚气的脸俊美如神祗,却带着一丝刚毅冷峻。 我脸上挂着泪痕,呆呆地看着他,心想,觪终于找到对手了。 他看向我,而后转向觪。 觪上前揖礼道:“蒙卿士搭救,杞觪与妹感激不尽。”卿士?我看向少年,明白过来,赤芾的确是卿士的服色。 少年看看觪,还礼道:“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舆不敢居功。足下可是东娄公世子?” 觪笑道:“在下正是。” 少年嘴角微微勾起,道:“久仰。”他看看四周,道:“此地日暮后多有猛兽出没,世子若无他事,还望速速下山。” 觪又揖礼道:“敬谢卿士提醒。” 少年道:“如此,舆告辞。” 两人再行礼后,少年转身走了。 ※※※※※※※※※※※※※※※※※※※※※※※※※※※※※※※※※※※※※※※※ 看着少年背影,我与觪相视一笑,同往山道走去。 我问觪:“此人看上去比阿兄年幼,却已冠礼,封卿士,他是何人?” 觪笑道:“据为兄所知,如此人才大周只有一人。姮方才可听到他自称舆?” 我点头。 觪说:“此人乃文王之曾孙姬舆是也。” “文王曾孙?”我算了算,文王生武王,武王生成王,成王我十岁时崩了,当今天子即位,“是天子兄弟?” “天子从弟。”觪笑笑,道:“舆现年十六,祖父是文王长子伯邑考,为纣王所害,却有遗腹子岌,岌又只得一子舆。成王时,录子圣反,岌随召公前往征讨,卒于淮水边。其时舆尚年幼,母亲早亡,王怜之,收养于宫中,与众王子共同教养。舆才智过人,与当今天子甚近,天子念其家中无人可依,使十五而冠,封为卿士,以图早立。今次伯牟父征东夷,舆领三千虎贲长驱直入,直捣东夷王宫,俘获东夷王并贵族四百余人,立下不世之功。”说完,觪看向我,目光闪烁。 “哦……”我点头,这家伙滔滔不绝讲了这么多,他崇拜姬舆? “姮以为如何?”觪又在看我。 “嗯?哦,原来此人竟是如此才俊,无怪乎言行间甚是傲慢。”我随口答道。 “哦?”觪的表情好像挺失望,“姮如此看他?” 这家伙今天真是奇怪!什么莫名其妙的对话,他想说什么? 我瞪着觪:“阿兄有话不妨直言,不必拐弯抹角。” 觪没料到我会这样说,神情闪躲地苦笑道:“不瞒姮,阿兄仰慕舆之大名久矣,早有结交之心,今日得见,心中甚慰,怕姮反对,故生出试探之念,姮勿怪。” 一席话说得恳切,让人不好反驳,我明知他说的不是真话,却还是放过他了。 “哼!”我白他一眼。 觪看着我,叹了口气,我好像听到他在喃喃地说:“可惜,可惜……”没精力管他,今天变故横生,我的力气都耗尽了。 回到馆中,吃过饭,洗过澡后,我重重地扑在榻上,感觉这张只垫了床薄被的木榻是天底下最舒适的寝具…… ※※※※※※※※※※※※※※※※※※※※※※※※※※※※※※※※※※※※※※※※※ 三十多年前,周武王去世,留下年幼的成王,周公摄政。封于故殷王畿的商王子武庚,联合武王的胞弟管叔、蔡叔,以及徐、奄等国和淮夷诸部落发动叛乱,周公经过三年艰苦卓绝的东征才得以平叛。战争后,周公把部分殷贵族迁到雒邑,随后在伊、雒之地营建新邑,作为东都,迁九鼎,称“成周”,而镐京称“宗周”。 渡过伊水后行了半日,黄昏时,觪告诉我成周到了。我将车帷撩开一条缝隙,极目远眺。 轻风中,红霞满天,雒水在夕阳下闪跃着粼粼波光。笔直的周道尽头,金色的大城巍然耸立在地平线上,王者一般威严肃穆,黛色的郏山远远地站在它身后,默默侍立。 我睁大眼睛看着它,周的都城呢!雍丘从商朝至今也经营了好几百年,和它比起来,却无论规模上还是气势上都立刻矮上一截。 城门前,觪下车与前来相迎的大夫见礼。我仍坐在车内,偷偷地打量着这座名垂千古的王都。 夯土的城墙高高的看不到顶,长长的也看不到边,落日的余晖下,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城墙下,深深的护城河翻着白色的浪花在大吊桥下流过,向东奔去。城阙如巨人般屹立,在大地上投下长长的阴影;巨大的城门上镶嵌着锃亮的青铜,狰狞的神兽如有生命般,严厉地注视着每一个经过它们的人。 觪与那名大夫交谈完毕,回身登车入城。穿过黑黝黝的门洞,熙熙攘攘的大街,一直进到了王城附近的宾馆。只见这里停着不少的车驾,仆从来来往往地从车上搬运物品。一名司里走过来,向觪行礼,引我们穿过前堂和走道,在一处院子前停下,与觪客套几句后,施礼退下。 觪与我相视一笑,走进院子。只见里面有一幢宽敞的大屋,拾阶而入,来到堂上。觪让人将带来的物品放好,吩咐传膳。 他明日要往王城中见周王,膳后就回房休息了。我的精神还很亢奋,沐浴后,坐在榻上把包袱一个个地打开。寺人衿是母亲特地派来照顾我的,二十多岁的年纪。她把我的衣裳一件件地拿出来叠好,放进宾馆的箱子里。 我起身下榻,出了房间,走到堂前。一阵晚风吹来,凉凉的,我深吸一口,里面夹着炊烟淡淡的味道。一片银白的光华温柔地撒在堂上,我抬头,只见月亮早已升起,静静地挂在天上,玉盘般美好。

小悠 小宁曾经在一次校际活动上结识了一个名牌大学的篮球队前锋,一见倾心。她以最务实的作风记下此人的各种联系方式后,决定追他。 在以后的日子里,她利用各种机会接近他。在经历数次“偶遇”和愉快的交谈后,两人的关系直线攀升,手机qq聊得火热,相识两周后,篮球男生向小宁表白。 我目瞪口呆,小宁得意地跟我总结:“这就是所谓‘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当然啦,虽然事实上是我追的他,不过最后他先告白,这案例算是玩曲线。不过,有女人喜欢是男人们的荣耀,只要你有胆,他们十有八九是不会拒绝的。”我奇道:“如果他们有女朋友了呢?也不会拒绝?”小宁白了我一眼:“谁让你当第三者,我说的是单身!” 金玉良言啊!没想到燮他一个国君也那么好约! 心情无比欢畅,即使觪在我后面絮絮叨叨地一路数落,我也笑眯眯地唯唯称诺。 ※※※※※※※※※※※※※※※※※※※※※※※※※※※※※※※※※※※※※※※※※ 回到营中,我先去见王姒,寺人说王姒休息了,便回到自己的帐篷里。我小睡了一会,觪让人叫我过去吃饭。 来到觪的帐篷前,我刚要进去,却看到旁边的木桩上栓着一头幼鹿。 我欣喜地走近它,只见它通身长着黄褐色的绒毛,脊背两旁遍布着白色的斑点,雪花一样漂亮,还是头梅花鹿啊!它很瘦小的样子,估计刚出世不久,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怯怯的看着我,腿微微发抖。 我不由蹲下身,用手抚摸它茸茸的头顶和柔软的耳朵,对它温柔地笑道:“乖,别怕,别怕。”它定定地看我,温顺地接受我的触摸。我越看越喜欢,它的样子好可爱!我几乎忍不住想上前亲它。 在我跟小鹿母爱泛滥的时候,觪出来了。他看到我和小鹿在一起,走过来笑呵呵地说:“此鹿为卿士舆所获,只出生月余,为兄见它生得漂亮,便讨来,欲送与姮,不想姮竟先看到了,可喜欢?” 送给我的?我高兴极了:“姮喜欢,多谢阿兄!”转头喜滋滋抱住小鹿。 觪摇摇头,说:“我当初讨得此鹿,兴冲冲地回营给你,不想……”他面色狰狞地看着我。 我讨好地笑,保证说:“阿兄勿恼,是姮不好,必无下回。” 觪面色稍缓,我问:“这鹿是雄是雌?” 他看看小鹿,指着短尾下的鞭,说:“雄。” “哦……”我讪笑。 突然,我发现它的后腿上竟有一个伤口,上面血凝成了暗红色,所以刚才没有发觉。我皱着眉问觪:“此伤何来?” 他目光明亮,说:“卿士舆追赶鹿群时,此鹿与一雄鹿并走,放箭射去,雄鹿对穿,不想用力过猛,竟伤到幼鹿。” 我点头,鄙夷地看觪。小鹿可是受害者,觪那一脸歌颂的表情看起来一点同情心也没有。暗自摇头,让寺人准备清水和草药,给小鹿清理伤口。 觪奇怪地问我:“姮要为其疗伤?” 我说:“它流血了,自当尽快疗伤。” 觪却笑道:“何苦多此一举,明日回宾馆将其烹食便是。” 我被他的话惊得几欲晕倒,瞪着他说:“烹……烹食?!” 觪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说:“自是如此,为兄将其带来,便是想让姮尝尝这初生幼兽的美味。” 原来如此!我恶狠狠地用眼光剜他,亏他还以大夏高贵血统的继承者自居,竟这般野蛮!我冷笑:“有劳阿兄关怀,姮不欲食之,今后,此鹿便是姮的宠物,定将长命百岁!” 觪被我的脸色吓到,当即闭嘴不再言语,似乎不知道哪里得罪了我,过了半晌,才轻声说:“姮若喜欢,养着便是。”我仍不理他,继续抚摸我的小鹿。 尴尬了一阵,觪说:“姮,先用膳如何?” 我没好气地说:“不可,此鹿腿伤要紧,阿兄可先用。” 觪看看帐蓬,叹口气说:“不瞒姮,卿士舆正在帐中,你我主人,怎可撇下来宾?” 姬舆也在?我惊讶地看觪,他居然和姬舆吃饭,真纳闷觪跟那只孔雀怎么会谈得来。 “太子不必介意,稍后用饭并无不可。”说曹操曹操到,姬舆从帐中走了出来。 我起身和觪一起与他见礼,心里冷哼,鹿宝宝,凶手找到了,看姐姐给你报仇。 觪抱歉地说:“吾妹定要替鹿疗伤,却耽误卿士用膳。” 姬舆脸上难得地笑笑,说:“无妨,舆并不饥饿,便如公女所愿。” 觪笑道:“多谢卿士。” 姬舆看看小鹿,问我:“公女欲为此幼鹿疗伤?” 我瞥他一眼,说:“正是。” 他继续问:“待其伤愈,又当如何?” 我沉吟,说:“此幼鹿长于山林,恐其本性难驯,到时不妨放其重归野外。” 他看着我,星辰般的美目中微波流过,冷冷地说:“彼时,只恐其终将难逃一死。” 我大惊:“何出此言?” 姬舆指着小鹿的腿伤说:“此鹿伤及筋骨,即便治愈,也将有跛;且其沾染人气,鹿群必不再接纳。公女试想,彼时此鹿无依无靠,行走不便,岂有命耶?” 这还不都是因为你!我心里骂道。不过他还说得挺对,照自然法则来看,的确会这样。我点点头:“甚是,依卿士看,如何是好?” 姬舆昂着头说:“不若依太子之见,即日烹食,省去其日后诸多痛苦。” 我火冒三丈,再也顾不得体面,气愤地看着他说:“卿士此言差矣!世间万物,吾等人类为求生食之,本无可厚非,然,姮以为天有好生之德,既降生于世,便无该死之说。此鹿虽病弱无依,姮却必不放弃,若其当真无法回归山林,吾便养它一生。弱肉强食乃禽兽之行,吾不齿为之!” 空气登时凝固。 姬舆的脸绷得紧紧的,嘴唇发白,眼中寒光闪起,我傲然与他对视,火药味在四周飘荡。觪瞪着我,不停地使眼色,我也不理。 “太子,君主……”一名寺人端着清水和草药,看到这边剑拔弩张的场面,犹犹豫豫地不敢过来。 我不再管他们,叫那寺人上前,蹲下身给小鹿清洗伤口。寺人将一块帕子在水中浸泡,稍稍拧干,递过来。我把帕子敷在小鹿的伤口上,轻轻擦拭。小鹿低低地痛呼一声,向旁边躲开我的手。 “别躲。”我忙按住小鹿,再敷上去,它仍四处挣扎避开。 就在我束手无策时,一双手过来稳住了小鹿,我抬头,看到刚才那张我恨不得踩上几脚的俊脸,竟是姬舆! 怎么可能?我疑惑地看着他。只见他也蹲下身,伸开双臂将小鹿圈住,见我发愣,冷冷地说:“若再不动手,耽误医治,此鹿性命有失,公女脸面何存?” 这人到底还是毒舌!我忿忿地将手帕浸入清水中,再绞干。 小鹿动弹不得,“呦呦”地叫,无辜地睁着黝黑的大眼睛,让人看着心疼。我咬咬牙,不管它叫唤,仍然地给它清洗好伤口,又仔细地敷上伤药。 末了,该用什么包扎一下。我想了半天,从袖中找出一块刚刚洗净晾干的手绢。这是出来之前丘给我新裁的,上面还有我一时兴起绣几朵桃花和一个歪歪扭扭的“姮”字,虽然难看,不过这毕竟是自己的第一幅作品,心里喜欢,便随身带着。 用它吗?我狠狠心,给小鹿缠上,打了个结。 工作完毕,我从姬舆怀里接过小鹿,抚摸着它安慰道:“宝宝乖,不哭,伤好后就不疼了。” 我看看姬舆,他的额头沁着密密的汗珠,刚才给小鹿疗伤时,他是出了大力气的。虽然还是顶着张臭脸,不过这小子也还算有点人性。刚才若不是他让步,也真不知道会闹到什么程度,我虽然占着理,却并不想和谁翻脸的。想起来,姬舆真说得上大度了,自己该对他好些。 我看看他,低声说:“谢谢。” 姬舆瞥我一眼,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脸色缓和多了。 气氛不再凝滞,觪看到危机解除,也轻松起来。 他对我笑道:“姮何不为这鹿取名?” “取名?”我看看小鹿,点点头,是应该像宠物一样给起个名字。 叫什么好呢?我险入沉思:小毛?花花?旺财?或者干脆叫它鹿兄?不要,太没想象力!我皱着眉头,看看小鹿,又看看觪和姬舆,突然想到了《诗经》上的“呦呦鹿鸣”,把“呦”换个同声字,叫小悠好了,希望它以后生活安乐,自由自在。 我对它说:“宝宝,你叫小悠。” “小悠?”觪皱眉:“为何听着如此怪异?” 这个时代不兴这种可爱的叫法,像觪的坐骑就起名叫“奔雷”。 我满不在乎地说:“就叫小悠。”觪苦笑无语,姬舆侧过脸去,嘴角微抿。 太阳斜斜地沉在山后,觪再次提议用膳,我欣然答应,又交代寺人找头母羊挤奶喂小悠后,跟他们两人去吃饭。 饱餐后,觪和姬舆聊天,问他是否同王孙牟一起返卫国。 姬舆淡笑,说:“非也,王命舆随成周八师待命,并不随往。” 觪点头,叹道:“如此,你我两日后即将分别,我与妹将往卫国探视外祖母,留成周之日无多矣。” 姬舆的脸上也有些淡淡的失落,两人闷声饮酒。 见没什么事了,我起身告辞。没空和他们一起伤感,我明天还有个重要的约会,必须赶紧回去好好计划。

约会 蒐田结束了,凌晨时,我和觪随着浩浩荡荡的队伍返回成周,又在周庙行过庙见之礼后,终于回到了宾馆。 今天还有一件人生大事要办,必须养好精神,我爬到榻上倒头便睡。 沉沉地睡了不知多久,我被人唤醒。睁眼,见是寺人衿,之前曾吩咐她正午将我叫起。寺人衿端来水盆,我起身洗把脸后,神清气爽地准备约会。 现在离赴约还有大概五个小时,除去吃饭洗澡,三个小时也足够我用苛刻的审美好好打扮自己了。 方案我昨天就已经想得差不多了。发型绝对不能梳傻傻的总角,而是要梳成温婉俏丽的双鬟;日落时光线黯淡,用点腮红可以让脸明亮起来……只是,穿什么衣服我一直没想好。 我将衣箱里所有的衣服都翻了出来,摊得到处都是,却对着它们不住地犯愁。当初我预想到了几乎所有可能出现的场合——见礼、祭礼、赴宴、家居、游玩……却独独漏了约会。也不能怪我啊,我怎么知道会碰桃花运呢? 翻到最后,我决定穿一套淡红色的深衣。这个时代,贵族穿的仍然上衣下裳,而后世成为上层社会打扮的深衣还只是一种下层民众的服装,这套深衣就是我特地为了方便溜出街市做的,布料很普通,颜色却很可爱。 让寺人采来大把的香花放入浴桶中,我整个人浸入水下,闭气片刻又探出头来,舒服地叹气。寺人衿为我细细地用米汁搓净头发,又用浸着香花的清水冲净。 我打扮好,发肤间花香萦绕,站在镜前,只见里边的女孩,双鬟间星星点点地缀着淡粉的丁香,与素纱红衣相映,衬得如玉的脸庞光彩动人。 寺人衿啧啧赞叹:“君主打扮起来,世间女子都比将下去了!” 我微笑,要是燮也这么想就好了,想到约会,心里除了兴奋,还有些紧张。 觪今天去姬舆处回访,刚派人回来说要留在那里用大食。先不回来也好,免得他唧唧歪歪。 我用了点粥食,告诉寺人衿我去的地方,免得觪担心;又找到寺人充,让他赶车带我到上次去的河边。 寺人充哭丧着脸,说:“君主,上回外出,太子已是大怒,此次又去,小臣恐性命不保。” 我笑道:“你不必担心,太子虽严厉,却也是非分明,一切均是我的主意,与你无关,但去无妨。” 他还是支支吾吾不敢动,我板起脸:“汝竟敢不从上命乎?” 寺人充这才极不情愿地让我上车,自己坐到马后,扬鞭驾车出了宾馆。 ※※※※※※※※※※※※※※※※※※※※※※※※※※※※※※※※※※※※※※※※※ 雒水仍在眼前静静流淌,拂面而来的柔风却似有微熏的气息,吹在脸上,有些丝丝的温热。天空不如那日晴朗,宝蓝色的天边却多了圈绚丽的云彩。 到了河边,远远地望见老榆树下那抹身着素服的身影,我的心狂跳。下车,让寺人充留在野道上等候,自己整整衣裳,朝那边走去。 纸片般的月亮微缺,在落日的辉映中浅浅地挂着。他也望见了我,脸上似乎有浅浅的笑意。在我眼中,此时的燮比日月更耀眼,天地为之失色。 深呼吸早已不管用了,我任由着心像要撞出胸口一样地蹦,一步一步地走到他面前,望入他迷人的双眸,并不行礼,也无多客套,微笑着说:“燮。” 他低头看着我,微微一愣,如月华般皎洁的脸上带着一抹惊艳的赞叹,含笑道:“姮。”他的声音总是那么好听,我望着他,竟有些迷离。 燮对我笑笑,问我:“姮邀我出来,所为何事?” 我愣住,燮莫非现在还不明白我约他出来是什么意思?真的假的?我有些沮丧地看看地上比他短了一大截影子,心想,要是我再长大些,他或许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望望四周,我勉强笑道:“此地景致甚美,燮可愿意同姮一道散步?” 理由虽烂,也是我所能想到最好的了。 燮也放眼望去,对我颔首道:“便如姮所愿。” 我莞尔,和他一起沿着雒水走去。 两人皆沉默不语,我望着雒水宽阔的河面,河风轻轻拂起鬓边的几丝乱发,痒痒的。我将它们别到脑后,对燮说:“姮长于深宫,未曾见过雒水这般壮美,几日前来到,深感其汤汤之势,留连忘返。” 燮笑道:“天下大水何止于此,我国中有晋水,日夜汹涌奔流,其势更壮,姮若见到,必更加喜爱。” “哦?”我看向燮,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若得时机,姮必前往观之,彼时燮可要接待。” 燮微笑:“定当接待。” 我的脸微红,这话是否可以理解成燮希望我去晋国?我偷眼看他,只见他神态自如,并无局促之色,又有些失望,或许他也只是跟我赞赞晋水罢了。 又是一阵沉默,我不知道该说什么,闷闷地找不到话题。 燮突然问道:“姮上次所失的白玉凤形佩,可是天子所赐?” 我点点头,说:“确是天子所赐。武王赐与父亲,父亲又转赠与姮。”望向他腰间,只见龙形佩挂在腰带上轻轻摇动。 燮见我盯着龙形佩,笑笑,道:“姮可觉得眼熟?此物乃我幼时成王所赐,我甚喜之,多年不曾去身。”说着,将它解下,递给我。 我接过龙形佩,又解下自己身上的凤形佩,放在一起细细观看。两块美玉皆晶莹剔透,白腻无暇,虽然分开多年,却无论质感上还是色泽上都分毫不差,浑然一体。把它们重叠,两块玉佩的形状一摸一样,龙首右向,凤首左向,看上去竟像是一对恋人在深情对视。 我赞叹地看着它们,雕刻它们的人必定是怀着对爱情的热切向往,才能在作品上注入这芬芳隽永的生命。 注目良久,我不舍地把这对情侣分开,将龙形佩递还给燮。 燮拿着龙形佩,说:“此二佩乃一鬼方匠人为纪念亡妇,于昆仑山中采得美玉,历经十年而得,其器精美绝伦,尝名扬天下,鬼方奉为神物,为历代族长所有。商王伐鬼方,将此二物掠回,后又为大周所得,分离近四十载。”他看着我,笑道:“直至传入你我之手,竟得重逢,何其幸也!” 的确很幸运! 我抬头,望着他俊逸的脸庞,一字一顿地问:“燮可信缘?” 燮讶异地问:“缘为何物?” 我哑然,笨啊,缘是佛家的说法,燮怎么会知道。我看着燮,微笑道:“便是两人,原本天各一方,互不相识,却终有一日于茫茫人海中得遇,两相牵绊,似在冥冥中早有安排,这就是缘。” 燮想想,看着我,忽而笑道:“便如你我二人,本不相识,却因此双佩得遇?” 这男人真聪明,一点就通。 “然也。”我点头,盯着他,问:“燮可信?” 燮没有答话,停下脚步,清亮的双眸却如水晶般通透,深深地望入我的眼睛里,仿佛连那颗狂跳的心也被他摄了去。 良久,他缓缓开口:“姮年龄几何?” 听他问及此事,我感到心中一阵无力。“彼年已二十,戎狄初定,依为兄之见,成婚必不远矣。姮此时却只得十二岁,即便你二人相爱,燮父可等得三年?”觪的话在耳边响起。 脸上的笑意渐渐褪去,我黯然低下头说:“今年十二,快十三了……不过,”我抬起头,看着他急急地说:“我会很快长大,过不了多久……” “姮,”燮打断我的话,看着我,声音有力地说:“我曾于周庙立誓,戎狄不定无室家。” 我心中酸涩,低声说:“我知道。” 他望向远方,继续说道:“今戎狄虽大不如前,却依然猖獗,频扰边境,然假以时日,不久定当平复。” 我低头不语。 “姮。”燮的温热的手指触上我的脸,轻轻地抬起我的头,微风拂过,我的眼眶凉凉的。 “三年,”燮定定地看着我,双眼熠熠生辉:“三年内我平定戎狄之患,彼时姮之心若依然如故,燮定当迎娶。” 时间似乎停止了,四周的一切归于无声,只剩下他的话在晚风中飘荡着余音。我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望着他,他的双唇噙笑,目光清澈而真挚。 确定这不是做梦,我的眼泪不可抑制地涌了出来,心却快活得似要飞上九天云霄,我又哭又笑。 燮见状懵然,有些不知所措,忙用袖子拭去我的眼泪,问我:“如何哭了?” 我抽泣着,抓着他的手掌,将脸埋在里面,哽咽着说:“此乃喜极而泣……” 燮停住,低低地笑,任由我发泄。 过了不久,激动渐渐平复,我从燮的手中抬起头,转过身去,把脸上的狼藉擦净。回头不好意思地看他,脸烫烫的,刚才一定很失态。 燮也注视着我,神情温柔。 我仰头着迷地望着他,道:“燮是喜欢姮的吧?” 他一愣,脸突然染上一抹可疑的潮红。 我却不放过,追问道:“燮是喜欢姮的吧?” 燮的表情开始不自然起来,脸更红了。他深深地看我,目光灼灼,温和却坚定地说:“然也,燮喜欢姮。” 听到这句期盼已久的话,我反而不像预想中的那样雀跃欢呼或者羞涩难当,只是幸福地与他对视,感觉他的话像清泉般淌在心间,恋爱的甜蜜像棉花糖一样把心房塞得满满的。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看,原来燮也会脸红!求婚那么淡定,示爱却那么窘迫?不由开心地笑起来。他被我笑得尴尬,但始终板不起脸来,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 笑过后,我想了想,对燮说:“你闭上眼。” 燮问:“为何?” 我笑道:“先闭上。” 他温柔地看我,缓缓垂下眼睑。 我踮起脚尖,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在他线条优雅的唇上印下一吻。 燮猛睁开眼,吃惊地看着我,脸红到了脖子根。 我也好不到哪去,整个头都在烧。望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燮的话,姮记住了,以吻为证。从此,燮只可爱姮一人,不许喜欢齐姜或者别的女子。” 燮哭笑不得:“齐姜是何人?” 我说:“姮也不知,反正燮不能喜欢她。” 燮失笑,说:“好。” 我满足地漾开笑颜,环住他的腰,贴入他宽阔的怀抱。燮轻轻地回搂着我,手指温柔地抚上我的发丝。听着他胸腔里沉稳的心跳,一股淡淡的麝香充盈在口鼻间,夹杂着我身上丝丝的花香,令人迷醉。 雒水在夕阳下泛着柔和的金光,我和燮的影子合在一起,在地上拖得老长,消失在岸边的层层微澜中…… ※※※※※※※※※※※※※※※※※※※※※※※※※※※※※※※※※※※※※※※※※ 日暮时分,天色越来越暗,再不回去觪又该生气了。我恋恋不舍地跟燮告别,他坚持要把我送回宾馆,让御人驾着车我后面跟着。 在宾馆门口,我遇到了刚回来的觪,旁边还有姬舆。觪认出是我后,眼睛睁得大大的,姬舆也是一脸惊奇,随后,他们看到燮,表情更是莫名。 觪上前跟燮行礼,燮温文回礼,随后,又与姬舆见礼。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客套几句后,燮告辞。 我向他做个手势,提醒他要写信,他向我了然一笑,乘车离开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