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青拿天鹅

作者:小说

蒐田 我向头顶望去,天色还很深,亘古不变的银河横铺在墨蓝的天幕中,郏山高高的山峰在我身后勾勒出漆黑的轮廓,山风掠过林海,呼呼作响。 今天鸡鸣刚到,我就被寺人从榻上拉起,洗漱着装,然后就随着精神矍铄的王姒到了这教场上。我低低地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眨眨眼睛驱赶瞌睡虫。眼前的教场上,几千军士整齐地排列成阵式,正襟危坐。看他们似乎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心里不禁佩服,牛人啊……据说这些人子时刚过便起身,一直演练到现在方得休息;我昨夜戍时刚过就躺下了,现在照样困得七倒八歪。 晨光微熹,四周火把通明,场边排列着四根高大的木表。周王立于场前一处高台上,各诸侯卿士位列台下,我和一应宫眷随王姒在不远处观看。 周王台下众人皆身着皮弁猎装,借着光亮,我看到觪和姬舆站在一处,燮则隔着一段距离站在诸侯中。他年轻的脸上平静无波,却透着一股沉稳内敛的气势和威仪,与身旁各位年长的国君相比毫不逊色。 他无论何时出现都如此出众,即便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一身普通世家子弟的常服也丝毫不能遮掩他的风采,让我一见倾心。和他的成熟比起来,觪显得稚气未脱;而与他的深沉比起来,姬舆的冷面傲气看上去像个别扭的小孩。 我凝视着燮,前世今生,见过的各型美男数不胜数,却从没见过他这样的。我肯定自己喜欢的不是偶像派,看样子是喜欢实力派?心里不禁哀叹,错过了燮,这辈子恐怕再也遇不到这样出色的男人了。 ※※※※※※※※※※※※※※※※※※※※※※※※※※※※※※※※※※※※※※※※※ 长长的角鸣打断我的神游。阵列前,一头牛被拉到场中,一名红衣甲士上前奋力挥斧砍下牛头,牛身轰然倒地。从小到大,杀牲场面我并不陌生,心里暗暗庆幸他们杀的不是人。 群吏出列到阵前听誓,然后,鼓角齐鸣,周朝的阅兵式上演了。 现代阅兵式的队列行进在这个时代也用,不过简单一些,没什么花样。四根表将教场分成三段距离,兵车士卒以王孙牟的鼓声为号,分三次以由慢到快的速度行进,到达最后一根表,象征到达最前线,步卒挥戈矛三次,甲士放箭三发。 这阅兵式虽然简单,却也颇具气势。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多次国家级的阅兵式,眼前这场虽然盛大,但也只是让我全神贯注的观看罢了。 不过,跟旁边的宫眷比起来,我镇定得有点不太像话。 看看四周众人,无不一脸激动兴奋的表情,时不时还有人情不自禁地低呼一声。王姒毕竟是个经历过的人,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不过,我瞥见她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真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世面。古代的阅兵虽然没有枪支坦克、飞机导弹来助威,却足以让当时的人感到威慑和激情;现代的阅兵式与古代相比虽然豪华,但焉知过个一二百年后,人们回顾时不会嘲笑它小儿科? ※※※※※※※※※※※※※※※※※※※※※※※※※※※※※※※※※※※※※※※※※ 郏山下的猎场四周早已围上了栅栏,防止禽兽逃跑的驱逆之车在场边排列,场外军舍俨然,我跟在王姒和周王后面观看。 在猎场中立表誓师后,众军士在王孙牟号令下拥着周王和众诸侯公卿围猎野兽。这田猎也讲等级,次序从高到底,周王先猎,然后是诸侯,然后是卿士大夫。 我没见过田猎,一名寺人在我旁边小声地跟我解释状况。 周王举弓瞄准,控弦射去,围场中一头麂子挣扎倒地,四周一片欢呼。 “止过腹耳,未及穿心,中杀。”寺人道。 王孙牟举弓,稍迟,箭离弦疾去,一头鹿倒下。 “中心对穿,此上杀也。” 隔了两人,轮到燮父,我凝神观看。 他一脸淡定,看看场中的奔兽,又往山林边上望去,拈箭拉弓,向一棵树上的山鸡射去。箭划出一道优雅的影子,山鸡落地,扑腾几下就不再挣扎了。 “上杀?”我略带兴奋地问寺人。 他歪头想想,说:“非也,那雉鸟中箭后仍有动作,该是中杀。” “哦……”我望向淡笑着向旁人回礼的燮,心想,看来他的发展还是有所侧重的,果然没有人可以面面俱到。 轮到觪的时候,只见他瞄准一头刚被赶入场中的狍子,干脆利落地将其射倒,那狍子动了几下腿——中杀。 觪后面是一个看着挺斯文的男子,看来和觪地位相当,他射倒一头麂子,那麂子痛苦地抽搐。 “射中肠胃,有污液淌出,下杀。”寺人摇头。 那男子有些抱歉地看向旁边一名和他长得七分像的青年。那青年微笑取过弓,将另一头麂子射倒,是中杀,他笑盈盈地望向男子,男子面似宽慰地微笑。 接下来是姬舆。他冷静地拿起弓箭,往猎场中望去,眉头微微皱起,又仰头看向天空,一只鹰正在不远出的山林间盘旋而过。姬舆举弓,毫不犹豫地向上射去,鹰应声坠落。 士卒将鹰呈到周王前,只见箭上贯心而过的,除了箭端的一只鹰,箭杆上竟还有一只黄鹂!姬舆高高地昂着脑袋,唇角微勾,众人欢呼,纷纷交口称赞,连寺人也在我后面小声地叹道:“卿士舆何其勇哉!”我也不禁佩服。那黄鹂飞得何等轻灵,鹰飞得何等高远,姬舆居然一箭双禽,整个过程完成得行云流水般完美,即使见过他射倒猛虎,我仍然叹为观止。 轮完最后一个大夫,大蒐礼也接近尾声。猎场上的兵卒高声欢呼,击鼓奏乐,诸侯贵族向周王献禽。 看着前面一堆血淋淋的兽耳,我肚里翻滚出一阵不适。看众人好像还要继续很久的样子,我果断地跟王姒说自己受了风寒想回去休息。 王姒闻言,看看我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便让寺人带我离开。 ※※※※※※※※※※※※※※※※※※※※※※※※※※※※※※※※※※※※※※※※※ 帐篷里,我小睡了一阵,外面几名留守小寺人兴奋的谈话声将我吵醒。睁开眼,她们的音量我无法忽略,于是被迫偷听。 听意思,好像在说过一会周王打算让贵族公卿们自由行猎,她们想到营内的高处看姬舆。 “吾闻方才卿士舆搭箭,片刻射下双禽。” “可不是,场上只两人上杀,一人乃卫伯懋父,另一人便是卿士舆!” “如此俊才人物,若能看我一眼,便是死也甘愿了!” 这句话说出后,女孩子们发出一片窃窃的嗤笑声。 真是一群容易被外表迷惑的小女生!我躺在床上,不禁摇头。作为她们的伪同龄人,我确定男人重在内涵。姬舆长得再好,身份再高,本事再大,也不过会使他表现得更像孔雀,哪里像燮那般……想到燮,我心头一热,他也会去吧? ※※※※※※※※※※※※※※※※※※※※※※※※※※※※※※※※※※※※※※※※※ 营中离围场太远,看得没意思,于是,我借口散步,偷溜了出来。 我相中郏山上的一个小山坡,上面植被并不太密,野兽不爱藏这种地方,猎人们自然也不大可能来。不过,上面却稀疏地长着些高大的老树,估计爬上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附近的狩猎,只是,一名贵女跑去爬树是不能让人瞧见的,我必须随时准备跑路。 我从后面登上那个小山坡,小心地拨开草叶树枝,来到一棵容易攀爬的大树下。 我一脚踩住一处低低的树结,双手扶住树干上,正准备向上爬,却听见不远处的草丛中一阵哗哗的声音,似乎有东西在动。不久前的遇险经历使我顿时警觉起来,我拾起一块石头,爬上树,向那草丛中猛地掷去。 “啊!”一人惨叫,捂着头从里面跳起来。 我楞住,只见那人还是个小少年的样子,一身随侍打扮,唇红齿白,清秀的脸上熊熊地烧着怒火。

卫佼 到了宫中,王孙牟引我和觪与出来相迎的卫伯夫人相见。 卫伯夫人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子,对王孙牟很恭顺。我向她拜礼,她满面笑容地扶起我,向我和觪引见卫伯的众子女。 这些公子公女们年纪都不大,最小的还是个婴儿,最长的也还要比觪小两岁,站在眼前的全都和我一样梳着总角。 最大的男孩叫衍,是太子,长得和他父亲很像,整个一缩小版的王孙牟。我在觪后面向他行礼,他从容回礼,言谈举止大方有度。次子叫顼,比我大两岁,正在变声期,声音哑哑的,却仍然响亮地说话,看到我,毫不避讳地打量。 接下来是长女,名佼。人如其名,她长得很漂亮,螓首蛾眉,大概是亲缘的关系,竟和我一样有尖尖的下巴。她端庄地与觪见礼,又温婉地和我见礼,我想,这个佼大概就是母亲为觪相中的太子妇了。 我望望觪,发现他的脸上正挂着完美地微笑,一派翩翩公子的架势,魅力四射。周围的年轻女子,无论贵贱,都微微低头,不时偷眼看他。心中暗叹,这个祸水。 其他几个年幼子女大概是庶室所出,夫人并没有多做介绍,只是让他们过来见礼。 卫夫人笑着地拉着佼的手,对我说:“公女在朝歌诸事陌生,吾女年方十四,与公女相近,不若为伴,也好照应。” 我施礼道:“杞姮谢夫人好意,日后还烦公女关照。” 她笑吟吟地搀起我。接着,王孙牟领我们走出殿堂,穿过长长的庑廊,到后宫去拜见外祖母。 到了外祖母的宫室前,只见里面服侍的寺人并不少,忙里忙外地进进出出,走路的步子却很轻,而且语不高声,殿内显得很清静。 进到室内,浓浓的药味迎面而来。一张雕花大床上,躺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妇。她闭着眼,露在被子外面的手像木柴一般干枯。 服侍的世妇在她耳边说国君和杞国太子公女到了,她却仍是躺着,一点动静也没有。 王孙牟叹口气,对我们解释道:“汝外祖母自去年入冬,身体日下,开春后竟动弹不得,神智昏迷,医师来诊,皆言危矣,为今之计,也是过得一日算一日了。”说着,脸上现出戚切之色。 我和觪默然点头,走到外祖母床前,将金贝玉帛等贽礼放在地上,口称外祖母,向她行叩拜礼。 王孙牟代外祖母收下贽礼,又停留了一会,带我们一道去用膳。 到了正堂上,各人按主宾之席坐下。没多久,王孙牟的几个子女相继来到。待他们入座后,王孙牟吩咐上膳,热情地招呼我们多吃。 旅途劳顿,这几天我都没怎么吃好,现在见到这么多香气诱人的食物,顿时胃口大开。王孙牟还体贴地让寺人给我筷子,我欣然接受,拿起筷子大快朵颐。 堂下乐师击罄奏乐,席间宾主其乐融融。 我总觉得身边的觪不太对劲。虽然他向来举止优雅,却从不会像今天这样全程地面带微笑,连吃他平时最不喜欢的青菜都显得乐在其中。我望向他优美的侧脸,那种斯文的咀嚼动作,连我都没见过,觪却演绎得风雅无限。 注意到这个的显然不止我一个人。不知道王孙牟发现没有,他的儿女侍婢全都在有意无意地瞄觪,连卫夫人也隔段时间望一下。 此刻的觪简直是无敌的,在他的万丈光芒下,同为太子的衍则暗淡无华,显得毫不起眼;顼一脸赞叹,目光被吸引过来,崇拜地张望;佼的脸微微泛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却仍然举止端庄地继续用膳。 这餐饭因为觪,我吃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家伙想干什么。 ※※※※※※※※※※※※※※※※※※※※※※※※※※※※※※※※※※※※※※※※※ 带来的行李物品早就被寺人归置好了。我进到自己的住所内,发现日常的各项用品均摆放的整整齐齐。 我让寺人矜打开随身行李,把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 过了不久,寺人传报说君主佼来探望,我让请进来,起身出门迎接。 佼来了,见到我,温和地微笑,与我见礼后,说:“公女初来,佼恐寺人疏忽,照料不周,便过来看看。” 我道:“公女多虑,宫中诸人细心,姮一切安好。” 她笑笑,又客套一番,我邀她进到室内。 佼四处看看,微微点头。我和她在榻上坐下,她看到几上放着的团扇,拿起来,仔细看,好奇地问我:“这是何物?” 我说:“此乃团扇,扇风乘凉之用。”说着,拿过团扇轻轻扇了两下。 “哦。”佼点头,把团扇翻来覆去地看,赞道:“真妙物也,公女心思竟如此奇巧!” 我笑道:“不过是些一时兴起的念头,交与身边人做出来罢了,有何奇巧。” 佼又拿起其他剪刀牙刷等小用具,一脸新奇地问它们是用来干什么的,我一一解释。慢慢地,我们交流起了美容经,两个小女生谈的入港,越说越有趣,叽叽喳喳地讨论了半天。 我发觉佼其实是个随和的人,性格开朗,和我很谈得来。她好像也挺喜欢我,笑着对我说:“你我日后既相为伴,就不必‘公女公女’地叫得繁琐。年岁相差也不大,便以名相称如何?” 我见她大方,自己也不拘泥,点头笑道:“可也,便如佼所言。” 两人正说得开心,觪进来了。 他看到榻上的佼,愣了一下,随即向她翩翩行礼。 佼从容地起身还礼。 觪满脸笑意,眼睛弯弯的,说:“不知公女也在。” 佼微笑道:“佼来此探视公女。” 觪看看我,对她说:“吾妹年少,待人多有不周,公女勿怪为盼。” 佼笑道:“公女心思玲珑,与吾相处甚是投机,太子勿要多虑。” “哦?”觪的双眼发亮,“如此,吾妹多烦公女相照。” 佼道:“自当如此。” 三人又说了会,佼起身,对我们说:“今日吾与公女相谈甚欢,时日不早,先告辞,明日再叙。”说着,施下一礼。 我和觪回礼,把她送到门口。 她渐渐远去,我转身往回走,却看到觪仍站着一动不动,双眼定定地地望着佼离去的方向。看着他专注的神情,我心中一动,联系起他今天各种反常的表现,豁然开朗——这小子莫非是春心动了? ※※※※※※※※※※※※※※※※※※※※※※※※※※※※※※※※※※※※※※※※※ 晚上,我去找觪,发现他居然没有在房里翻阅简牍,而是站在堂前,仰头望着月亮。 真是怪事,觪也会专门跑出来赏月? 看他专注的样子,我暗笑,蹑手蹑脚地猫到他身后,准备吓他。 “今夜月色竟如此迷人,姮以为如何?”我刚要出招,觪居然开口了。 真是可恶,这家伙竟然一心两用。我扫兴的从他身后走出来,略带气恼地说:“阿兄偶尔也该让姮一次。” 觪笑笑,问我:“姮来找为兄,所为何事?该不会又有了‘恋爱的烦恼’?” 还敢学舌,我白他一眼,说:“阿兄勿忧,姮如今烦恼已消,不过,”我狡黠一笑,看着他:“阿兄烦恼却来了。” “唔?”觪惊异地看我:“此言何解?” 我咳两声,对他神秘地笑道:“君主佼美丽聪慧,姮甚喜之,阿兄以为如何?” 觪听出我的意思,脸上顿时不自然起来,径自转过头去。月光下,我满意地看到他故作镇定的脸爬上了一层红晕。 “姮既然喜欢,阿兄当然也喜欢的。” 真是个别扭的小孩,干嘛把我扯进去。我故作困扰状,叹口气说:“可惜喜欢归喜欢,她却不能常见了。” 觪马上转过头来,问我:“为何?” 我眨眨眼,说:“阿兄想啊,我等此次为外祖母而来,她卧病在床,姮将来少不得日日侍奉左右,如何能约君主佼来玩。” 觪说:“外祖母自有旁人侍奉,我等每日探望即可,何须寸步不离?” 我一脸不为所动,说:“姮决心代母亲尽孝,定当如此,阿兄不必劝阻。” 这话一出,觪有些急了,说:“姮为何如此糊涂,你当初想出来,不过以此为借口,现在竟认真起来。外祖母无知无觉,你在旁边也不济事,难道甘心空空度日?” “甘心?”我笑出来,看着觪说:“阿兄若不甘心,可亲自去约君主佼。” 觪一愣,发觉上当,神情躲闪起来:“姮不可胡说。” “阿兄,”我正对着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问道:“阿兄真喜欢她?” 觪发窘地撇过头。 不说就是默认了,我说:“阿兄若真喜欢君主佼,姮定相帮。” 觪听到,回头看我,两眼亮晶晶的,问:“如何相帮?” 我自得地笑:“卫伯夫人交代她与我为伴,自当经常找她过来啊。” 觪又好气又好笑:“姮是越发长进了,不费功夫就往阿兄嘴里套出话来,自己一点亏不吃。” 我不以为意,拉他进屋,坐到榻上,缠着他跟我说如何喜欢上卫佼的。 觪想了想,道:“我也说不清,当时见到她,心中一动,只觉得她就是自己喜欢的人,然后不停地留意她,想引她注意。” “而后?” “而后为兄对着月亮想她,姮就来了。” 我郁闷,那么简单就没了?我遇到燮的时候怎么整整跟觪说了一晚? 觪见我意犹未尽,起身对我说:“今日初见,只是如此,再多为兄也说不出来,姮一日劳累,去休息吧。”话音刚落,便不由分说地送我回房。 是夜,我躺在床上,想着觪和佼的事,兴奋得睡不着。 又想到燮,不知道他过得怎样?在干什么?有没有想我?一颗心轻飘飘,似乎想飞去晋国看他。

竟砸中了个人!我大吃一惊,只见他和我差不多年纪,似乎个头要比我高上一些,双手捂着头顶,虽然戴着帽子,却好像也被砸得很疼,一双明眸又惊又怒地瞪着我,面色铁青。 我赶紧下树,跑到他面前,抱歉地对他说:“你无事吧?我恐那草中藏着野兽,一时下了猛劲,不想竟是个人,砸疼了吧?我帮你看看……”说着,伸手向他的头上探去。 还没碰到,“啪”地一声,他使劲拍掉我的手,然后上前猛地把我推开,怒斥道:“无礼!” “哎!”我猝不及防,狠狠地坐倒在地上。好痛,这人真是用力!我揉着屁股,大概要淤青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推我!我大怒,瞪向他,他也毫不示弱地回瞪我。 两人僵持许久,各不相让。最后,还是我先移开视线,深呼吸,心想,算了,不跟小孩计较,再说,也是自己先冒犯的他。 我从地上站起,拍干净身上的土,看着他,说:“如此,你我扯平,再无计较。” “哼!”他撇过头。 我不管他,转身向那棵树走去。 “且住!”身后小少年突然叫道,声音很清脆。 回头,只见他怒气冲冲地盯着我说:“汝当离去!” 我奇道:“为何?” 他冷哼一声,说:“此处吾先至,汝乃后来者,自当离去!” 这小屁孩挺霸道!我看他一眼,继续上我的树,说:“此言差矣。汝先至不假,那草丛自当归汝;吾所至着,树也,与汝何干?” 他面色又变得铁青,气鼓鼓地冲我大叫说:“汝无礼!” 这小孩只会这一句吗?我不理他。 他怒视我许久,忽而冷笑两声,道:“哼!汝身为贵女,竟不顾脸面,私闯蒐田之地,还爬树,如今被人撞破,竟不怕吗?” 呀哈,还敢威协我! 我看着他得意的样子,也冷笑,说:“贵女爬树固然见不得人,不知贵女扮作寺人潜伏于草中,却又何解?” “他”闻言大惊失色,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睁大眼睛,指着我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怎得知我,我乃……” 我悠闲地在坐在大树的一个枝桠窝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呵呵,如此说来,果真言中?” 心中不禁得意。刚才一走近“他”,我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似兰似麝又非兰非麝。这种香很昂贵,为贵族女子所喜,母亲和我都有,却绝非一个小寺人能用的,那时,我便对“他”的身份有三分怀疑;然后,“他”竟以一名寺人的身份斥责一身贵族装束的我“无礼”,那怀疑增加到五分;后来,“他”说了很多话,虽然饱含怒气,听着却像是女孩子的声音,怀疑又增加到七分;虽然如此,我也不能排除特殊状况,于是,又出言试探,“他”果然招认了,这个小寺人肯定是个贵女所扮。 不是吧,我用过的招也敢拿来我面前显摆。看看那些纰漏,我摇头,真是太不专业了。 她知道上当,顿时脸色苍白,面色复杂地瞪着我,说不出话来。 真不经吓,我笑笑,对她说:“且安心好了,此事你我各不再提,从此相安无事。” 她听到这话,倔强地“哼”了一声,面色稍霁。 过了一会,她看着我,上下打量,说:“汝何人?” 我也看着她:“既问起,何不先报上自家姓名?” 她又“哼”了一声,昂着头说:“吾乃齐央。” 原来是齐女,我说:“吾乃杞姮。” “杞姮?”她眼中一亮,盯着我说:“你就是东娄公之女姒姮?” 看她的表情,这齐央莫非认识我?我奇道:“然也,汝曾听说吾名氏?” 她嘴角勾勾,说:“汝姊杞娡,四年前嫁与吾从兄。吾尝与之交谈,彼说起杞国,曾言汝为杞公季女,小小年纪却生得貌美超群,聪慧过人。”她看看我,“如今视之,确实如她所言……” 我听了讶然,娡和我并不太熟,竟如此夸我?心里不由称赞,真是个好女孩! 齐央却又冷哼,话锋一转:“然美貌在外,恶性其中,不想汝竟奸黠至此!” 我当耳边风,问她:“娡在齐国可安好?” “唔?”她没想到我会问起娡,懵了一下,答道:“彼既嫁为齐公子妇,自是安好。” “哦。”我点头。 她又想想,说:“只是我从兄似乎更喜杞蓁。娡虽为正室,四年来竟无所出,蓁却已得一男一女;我过府探望,也多是蓁出来接待。” 我一惊,想起当日里母亲的话,真的被她说中了。 见齐央奇怪地看着,我收起脑中的思索,从树上下来,对她笑笑,施礼道:“娡为吾姊,虽幼时分别,多年未见,却不曾忘记,如今得公女相告,杞姮感激不尽。” 齐央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谦谦有礼吓到,有些无措,说:“小小口舌之便,何足挂齿,公女不必多礼。” 我看着她微窘的样子,双颊微红,透着几分少女的烂漫,微笑道:“不知公女年龄几何?” 她见我态度友好,也大方道:“吾将满十四。” 果然比我大,我说:“杞姮年将十三,比公女要小上一岁……”远处隐隐有嘈杂之声传来,往山前望去,只见一队队的贵族车骑,在山野中左冲右突,从人高声吆喝。我想起正事,转向一身随侍打扮的齐央,问:“姮冒昧,公女为何来此?” 她看看我,说:“来看人。” “哦?”我早就想到她目的或许和我一样,只是没想到她承认得这么爽快。不知道她来看谁,我想起那几个小寺人,笑道:“莫不是卿士舆?” “卿士舆?”齐央一脸不解,“卿士舆是何人?我来看晋侯燮父。” 燮?我大惊,莫非这小妮子是情敌!睁大眼睛看她,脸蛋说不上怎么漂亮,一双丹凤眼却别有风情。微窄的袍服下,身材已经开始发育成形,虽然犹带稚气,但少女婀娜尽显,这个时代已经可以论嫁了。我脑中警铃大作! 我目露凶光,脸上却尽量保持微笑,说:“如此说来,公女倾心晋侯?” 她被我盯得很不自然,忙说:“公女切勿误会,倾心于他的并非齐央。”见我一脸不信,她吞吞口水,红着脸说:“吾来此偷窥,乃是为了姐姐。” 原来是情敌的妹妹。我仍不自在,淡淡地看着她,说:“哦?” 她急了,道:“吾姊两年前在齐国见到来使的晋侯,竟过目难忘,一心嫁他。此番听闻我偷偷跟来,叮嘱定要替她看上一眼。故而……汝若不信我也无法!” 是这样啊……我听得心中酸涩,同时不得不感叹她姐姐的痴心。路途遥远无法见到,就让别人代自己看上一眼,只为一解相思之苦,多么可叹可怜可敬可怕的念想! 齐央瞪视了我半天,突然想到什么,眼睛狡黠一闪,问我:“不知公女又为何至此?” 我看看她,说:“姮也是来看人。” “哦?何人得公女垂爱?”她慢条斯理地问。 我毫不掩饰地答道:“自是姮心爱之人。” 她一愣,看着我笑了起来,说:“吾本欲借此羞辱,不想汝竟敢大方承认。”撇撇头,大度地说:“罢了,吾既年长于汝,今日之事便不再计较,汝不必离去,可留下。” 我好笑地看看她,说:“既如此,多谢!”转身上树。 小心地爬到一根粗壮解释的树干上,眼前的枝叶并不浓密,不太阻拦视线,又可以稍微掩蔽,我坐下,却发现齐央也跟着爬了上来。 这家伙要做什么? 我问她:“你不回到草丛中,跟来作甚?” 她坐到我旁边,狡黠地笑:“草丛中闷热,多有虫豸,吾方才正不耐烦。”她环视四周,满意地说:“此处视野开阔,阴凉洁净,比那草丛舒适多了。” 我才不要和情敌的妹妹一起看燮! 正要赶她下去,却听到一阵纷乱的犬吠之声。往那边望去,只见山坡下的野地里,一群猎犬跑在前面追赶一群野兽,后面,三队人马正远远地从不同的方向合为一处奔过来,眼见就要上坡了。 我大惊,与同样一脸异色的齐央对视一眼,两人有默契地安静下来,不再动作,唯恐被人发现。 猎犬的叫声越来越近,前面的矮树丛中一阵噼噼啪啪草木折断的声音。 我紧张地盯着树丛,几只貉子窜进了视野中。它们惊慌奔逃,试图甩掉后面的猎犬。 为首的是一只大貉子,它带领着其余几只似乎要奔向我左侧的树丛。 我暗暗庆幸,跑吧,跑得越远越好! 突然,它停了下来,抬头望向这边树上的我们。与那两只乌溜溜的眼珠视线相遇时,我心里一惊,升起不好的预感! 那大貉召集部众,竟向我们这边跑来! 我眼睁睁地看着它们从树下窜过,脑中嗡地一响——居然想到用我们来挡猎人,它们真的只是几只动物吗?心里大骂:死貉子!干嘛害我?! 不远处,猎犬将至。这回是肯定要遇上了! 我大急,在这荒野中相遇或许能掰出一两条理由解释,可要是被这么多人看到我爬树……想起觪变得阴沉的脸,我一阵恶寒,赶紧对齐央说:“快下树!” 她却害怕地看着前方,说:“不,我怕猎犬……”见我面色不善,补充道:“你可自己下树。” 我想大哭,同学!你挡着路,这么高我怎么下?! 一群猎犬跑过来,其中几只围在树下,冲着我们大吼大叫,齐央白着脸,颤抖地指着它们,斥道:“无……无礼!” 我倒! 来不及了,一队人马穿过稀疏的树丛赶到,我脑子轰地一片空白,当先一人,白衣皮弁,正是燮…… ※※※※※※※※※※※※※※※※※※※※※※※※※※※※※※※※※※※※※※※※※ 四目相遇,他看到树上的我,大吃一惊。我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想必一定很难看;旁边那位更是一愣一愣地,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是燮先反应过来,让随人将猎犬驱散。 后面一阵马蹄声传来,尘头微扬,另两队人马到来。 我顿时神经绷起,觪可千万别在里面! 只见当头三人鲜衣怒马,我望去,并没看到觪的脸,暗自松下一口气。 不过,我看到了一脸讶异的姬舆。心又吊起,这小子最近和觪走得挺近,天知道他会不会跟觪八卦。算了,心里哀叹,是祸躲不过,若注定该有此劫,觪是无论如何都会得知的,来就来吧。 想到这里,我反而坦然,是,我是贵女,我就爬树了,怎么着?我瞥瞥身边,反正还有个垫背的。 姬舆嘴角紧抿,侧过头去,似在忍笑。这人平时看着一脸严肃,却原来喜欢憋笑,可惜一代少年英雄,却终将死于内伤,可惜啊!我腹诽。 他旁边两人竟是大蒐礼上排在觪后面射猎的那两人,看到齐央,两张七分相似的脸陡然变色。 年稍长的斯文男子责备地看向身旁的青年,青年看看齐央,又看看他,脸上讪讪地笑。 齐央也尴尬地看着他们,脸红到了脖子根,忙翻身想要下树。 “慢着。”青年策马上前,对她说:“此树甚高,汝切勿乱动!” 齐央脸上浮现一抹喜色,小声地嘟哝:“乙阿兄……” 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人横归横,撒起娇却一点不含糊。 我看看近前的这个叫乙的青年,又看看不远处的那男子,这两人可能是兄弟,既然齐央称兄长,必定是齐人了,大蒐礼上二人排在觪之后,姬舆之前,地位必然不低。 齐乙瞪了齐央一眼,说:“汝且坐好,吾于马上将汝接下。” 齐央果然乖乖地不动,齐乙骑马走近,树干刚好到他肩头的位置,伸手便稳稳将齐央抱在马上。齐乙策马往回走,齐央见到那名斯文男子,畏惧地看着他,说:“季子阿兄。”后者严厉地看着她,勉强地应道:“嗯。”齐央吐吐舌头,再不说话。 我想到觪,他若看到,会不会也给我脸色?觪生起气来可是相当可怕的…… “姮?”我回神,吓了一跳。燮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骑马走到我面前,正微笑地看着我。 刚才光顾着八卦齐央一家人,忘了这个正主也在。 “啊?”我傻傻地答,心跳又开始不正常。 他仰面看着我,太阳透过轻轻摇曳的树荫,在他清俊的脸上投下斑驳的光华。他温和的对我说:“姮也下树吧?” “好。”我愣愣地点头。 他笑笑,像齐乙一样向我伸开双臂。我的脸“蹭”地蹿红,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声音:“他要抱我?他要抱我!他要抱我!他要……”虽然在别人眼中这只是一个从树上解救小朋友的绅士举动,但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有着里程碑的意义! 我看到自己也向他伸出手,身体向前俯去。他的脸就在眼前,看得很清楚,并不如那天傍晚月下所见的无暇,而是带些思虑的沧桑,平添了一股成熟的男子气,眼睛却依然光彩摄人……燮修长的手指握住我的双臂,轻轻一带,我坐到了他的马上。 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和齐央与齐乙也不太一样,过程一点都不亲密,几乎谈不上“抱”,我的幻想被击碎在燮的彬彬有礼下。 不过没关系,现在我可是和他共乘一骑,感受到身后他温热的气息,我的心砰砰地跳,满足地想:这样也很好…… ※※※※※※※※※※※※※※※※※※※※※※※※※※※※※※※※※※※※※※※※※ 我看向众人,姬舆的嘴角不再动了,回到了面无表情的样子;齐乙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见我看他,礼貌地微微点头。 我看向齐央,她正不满地瞪着我和燮。我志得意满地朝她一笑,气吧气吧,回去跟你姐姐告状,说燮有人了,让她别再等了。 叫季子的男子在马上向燮和姬舆施了一礼,歉然道:“吾妹顽劣,失礼于前,还望国君卿士勿怪!” 燮在我身后温声道:“年幼贪玩,人人尝有之,何怪之有?太子切勿多虑。” 原来是个太子啊,这么说是齐国太子?我看他温文的样子,身上没有觪的世故,没有燮的深沉,没有姬舆的锐利,还真不太像…… 燮提议先回去休息,姬舆没有意见,季子看看齐央,又看看我,笑道:“晋侯所言正合吾意。”于是,传令众人回营。 我和齐央都不会骑马,队伍走地并不快。他们几个人一路上天南海北地攀谈,说说笑笑。我陶醉地听着燮温沉而有磁性的嗓音,觉得世界鸟语花香,一切都如此美好!刚才见到的那几只貉子真是可爱,四肢那么灵活,动物果然是人类最亲密的朋友! 我感觉到齐央那边,不知什么时候不再有眼刀飞来了,奇怪地朝她看去。却见她目光闪烁,不时地偷眼望向姬舆。啧啧!我大感失望,原以为她会有点有高层次追求,不想到底还是个小女生,和那几个小寺人同路。 下了山坡,绕过行猎的围场,只见前面一队人马急急地赶来,当先的身影看着眼熟,正是觪。我的心一沉,那么快! 事实上,待会即使觪变成怪兽把我吃掉也影响不了我的心情,我沮丧的是他来了我就要和燮说再见了。 我下定决心,回头望着燮,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音量小声问:“燮何时返国?” “嗯?”他看着我,微笑说:“后日即返。” 我想想,说:“明日哺时过后,我在雒水渡口旁的老榆树下等你,你可会来?”心里好紧张,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约会男生。 “为何?”燮一脸讶色。 这还不明白?觪的队伍越来越近,我没时间跟他解释,只能急急地低声再问他:“你可会来?” 燮看着我,微笑温言道:“会。” 心中一块大石落地,我朝他舒心一笑,回头坐好,望向觪,以明媚的心情迎接他的到来。 ※※※※※※※※※※※※※※※※※※※※※※※※※※※※※※※※※※※※※※※※※ 觪赶到近前,看到燮身前的我,焦急的脸浮上喜色,不过,又立刻乌云密布。 在他上前与众人见礼后,我甜甜地笑,唤道:“阿兄。” 觪无奈地狠狠瞪我一眼,对燮说:“吾妹顽劣,方才多处找寻不果,今得国君及诸位相助,寻得吾妹,杞觪感激不尽。” 燮与众人相视,对觪笑道:“吾等偶遇公女外出散步,见野兽出没,恐其有失,便将其带回,不过举手之劳耳,何必言谢。” 他们又寒暄一番后,觪从燮身前把我接过。 我恋恋不舍地离开燮的马背,望向他,用口形无声地说“雒水”,提醒他别忘了。燮笑而不语,朝我轻轻点头。 觪把我放到他身前,向众人说:“今日承诸位恩德,杞觪铭记于心,来日定当答谢,就此别过。” 众人应答回礼。 我望向齐央,想跟她道别,却发现她正两眼发光地望向觪,一脸羞涩。我头上降下一堆黑线,敢情这丫头是个美男都合适……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