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节,第二十六节

作者:小说

随着闯军火力给明军带来越来越大的伤亡,明军的火枪手开始改变战术,他们放完这一枪后纷纷跳下壕沟,把射界留给后面的人。很快,几米宽的壕沟里就挤满了明军的士兵,而他们的先锋长矛兵还在交通壕里和近卫营的将士推搡在一起,更多的长矛兵被堵在身后。 挤不到壕沿边上的明军火铳手无法射击,而闯军的火绳枪还在不紧不慢地打着后面跳不下沟的人。无法跃下壕沟的后续明军连续承受着近卫营的齐射,近卫营的两门火炮也不时发出吼声,把对面的明军成列地打倒。 “大概得有六百支火铳吧。”贾明河看到倒地不起的部下已经上百,赤灼营的两个开路的队虽然还有相当的余力,但对面的闯军兵力显然超过两千,若仍想保持选锋营不动,先锋恐怕会遭到难以忍受的惨重损失。 “开封那边说许平人人有枪,他们一贯夸大其词,这六百支火铳,无论如何也是许平一半的家底了,先消灭再说吧。”贾明河在心里盘算完毕,侧头对何马命令道:“保留两个队预备,剩下统统进攻,速战速决。” “遵命,大帅。” 何马早已经让部下做好战斗准备,传令兵把贾明河的命令送达下去,早就等得有些迫不及待的选锋营立刻敲响战鼓,大步向前开去。 许平突然间听到明军那边的鼓声变得如同暴雨般急骤,同时从明军后方发出上千人的同声呐喊。此时新军赤灼营很多人已经跃下战壕,地面上的战线已经很单薄,随着呐喊声这条细线如同波浪般豁然分开,无数白羽急速晃动着奔涌而来,把大地踏动得微微震颤,许平发出一声轻叹:“选锋营。” 许平放下了望远镜,轻声命令道:“翻牌比大小吧。” 随着许平的旗帜挥动,藏在矮墙两端的余深河和黑保一悄悄站起身,露出半个脑袋窥视着明军的动作,同时各自举起了一只手。 猛冲上来的白羽兵毫不停留地从挤满人的壕沟上跃过,他们踩着同伴的身体向前冲击。那些壕沟里的明军先是一愣,随即就弯下腰,把手搭在同伴的肩膀上,形成一道闪耀着钢铁光辉的人梯桥梁,让姐妹营的同伴能够川流不息地从障碍上通过。 “好厉害的兵。”在许平侧后等待命令的迟树德忍不住低声称赞。 “全体起立!” 随着近卫营两个翼指挥官的喊声,他们身边或坐或趴的士兵纷纷从地上站起来,同时跟着一起发出呐喊:“起立!” 在明军眼前的的矮墙上密密麻麻地探出无数枪口,矮墙下面的干草同时被掀起,大团、大团地飞扬到半空中。在这些稻草犹自飞向高空时,无数闯营士兵就和变魔术一样出现,一个接着一个的斗笠出现在地面上形成长排,这排斗笠迅速地向中央蔓延,最后在中点回合。在这两排斗笠下面,是一张张专注的面孔,每一个士兵都把步枪笔直瞄准前方——这时漫天飞舞的稻草像雪片一样纷纷飘落在这道斗笠和密密麻麻排放着的枪杆之间。 “开火!” 矮墙上激射出一排白烟,接着墙下面的壕沟里也射出一排白烟,那些细碎的稻草仿佛受惊一般地四下飞散。距离他们二十多米远的明军阵上响起无数惨叫声,几乎是整整一排的士兵摔到在地,在地上滚动着。 因为燧发枪更快的射速,矮墙和壕沟里的近卫营都采用三线轮射。看到前排举起枪后,秦德冬马上喊了一嗓子,全果的弟兄齐刷刷地迈步向前。 “预备。”秦德冬一边喊出口令一边把枪放平在壕沟沿上,他用余光看到全果的兄弟都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密密排着的燧发枪后,是一双双眨都不眨一下的眼睛。 “开火!” 小队官的喊声传入耳中,秦德冬扣下扳机,挺腰站起,身后传来脚步声,本小队第三果的士兵正等着替换上来。 更多的明军士兵被击倒,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士兵被绊倒在地,和他们的同伴在地上滚成一片。后面的明军并不知道前面的情形,在选锋营的长矛兵冲过后,最前一道的战壕里的明军长矛手也爬出战壕,呼喊着跟在选锋营的身后向前冲锋,他们还在继续前进。 这时第二道战壕里已经很拥挤了。前面一道战壕里的闯营士兵已经从交通壕尽数退到这里。此时高成仓正在后排填药,他再次向前时不得不为自己推开一条路。当高成仓站到前排时才看见明军士兵已经冲到眼前,他来不及靠到壕沿就本能地向斜上方举起枪,而他身边的闯军长矛手也把长矛举起准备迎战。 眼前那个高大的明军士兵把他的长矛作势要向高成仓刺来,高成仓急忙调整枪口指向对手的方向,但他还没来得及开火,背后又传来闯军的齐射声,这个正准备刺杀他的敌人身体一晃就扭向一侧。这个官兵摔倒前,他已经被后面的人推开,高成仓面前满满的全是晃动着的官兵铁甲,身边到处都是呐喊声。已经听不到命令了,他随手就把火枪子弹射出去。身体向后退去的时候,有几根长矛从前上方扎过来,他身边的同伴有人被刺中,发出撕心扯肺的喊叫声。同时闯军的长矛手也在刺着,双方的长矛交织在一起,碰得噼啪作响。 高成仓还在向后退着,他已经下意识地把火绳弹开,进行新一轮的装药,这时面前的明军已经冲到壕边,他们中的人开始跃入壕沟。一个银色的影子擦着高成仓的身侧飞下来,重重地撞在在他旁边的人身上,更多的明军跃进来,到处都是吼叫着厮打的两军士兵。高成仓已经无法再进行射击了。面前一个戴着铁面具、头上插着羽毛的家伙盯上了他,两个人对视片刻,突然就齐声大吼向对方扑去。那个选锋营士兵无法在狭窄的战壕里用他的长枪刺,就把枪当作棍子拍打,而高成仓武器更趁手些,他倒转过火铳用枪托用力砸向对手的头盔。一下、两下、三下,高成仓连续的重击终于把对手打得踉踉跄跄,他又是连续几下猛击,对方腿一软跪倒在地,脑袋也无力地垂下。背后猛地吃了一拳,高成仓回过身,看到另一个敌兵正挥拳打来,他连忙用枪招架住,然后轮圆枪托给对方胸口上狠狠一记…… 矮墙后和第三道壕沟里的近卫营士兵还进行着正常的轮射,第一次射击时岳牧还仔细看着他瞄准的那个敌人,后面就不得不把全副心思都放在换弹上面了,一连几次都是匆匆完成全套的动作,然后急急地听从号令开火,尽管如此仍然是手忙脚乱——燧发枪虽然换弹速度大大高于火绳枪,可是三排轮射的制度使得士兵们的时间很紧,这次岳牧还没有来得及装弹,就发现自己又走到了前排,而耳边秦果长的预备喝令声已经响起。 “也好……”岳牧弯腰把枪向前瞄准时,突然有一丝奇特的松快感,他再次仔细地打量着被他瞄准的那个明军士兵:“饶你一命,小子。” “开火!” 号令传来,岳牧心情放松地扣动扳机,没有装弹的火枪射出的硝烟团和其他的同伴的并无任何不同。 在岳牧的视野里,那个挺直长枪冲在前排的明军甲士,突然随着这枪声身体一滞,接着就旋转着倒翻出去。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能留你到五更。”身边的涌过第三果的兄弟,岳牧一边装药一边倒退,脑海里突然浮起这句话。 更多的明军士兵跳下第二道壕沟,里面已经挤得快要无法动弹。这情形让后续的明军在壕沟前停住脚步,但是站在这里他们遭到闯军近距离的连番射击,两门火炮每次开火都把一列列的明军打倒。个别的明军干脆就踩着下面厮打着的人晃悠悠地从壕沟上走过,他们先后被闯军的火枪打中,倒在一群人身上,消失在无数挥舞着的胳膊和拳头中。 眼前的混战让许平也有些不知所措,第二道壕沟里到处都是挥拳乱战的士兵。而白羽兵还在挤上来,好多明军开始从第二道壕沟里爬出,晃悠着向矮墙冲来。而矮墙后的近卫营士兵,也开始有人被明军的反击火力击倒。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也有了十几个之多。 “选锋营的冲击力,还没有耗尽么?” “一支军队只要肯流血,它总是能前进的。”耳边传来陈哲的一句话。 许平嘴角露出一个有些凄凉的微笑,回头看向说话的人,陈哲的表情看上去也有些古怪,他向着许平抱拳:“大人,让我们上吧。” “好吧。”许平看到各果的队形稍微有些混乱,果长们基本能做到步履如一,紧靠他们身边的士兵也还可以,但稍远一些的就差了不少,而二十人一果的末端,往往跟不上全军的节奏。 陈哲带着教导队涌上前去,这些教官们分散到各个果里,向那些果长一样给周围的士兵们做出榜样,他们参战的同时,还有余力大声重复着各个队和小队官的口令,让每一个士兵都能清晰地听到。 “陈兄弟这话,”周洞天皱眉说道:“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的,你肯定听过。”许平抬起望远镜,又向着贾明河将旗的方向望去,那时在教导队听到讲课的老师说出这句话时,许平曾感伤不已。 在许平的对面,三百米长的战线上尸体叠得更高,明军的火铳手以同伴的尸体为掩护,向闯营这边射击。他们脚前的壕沟里两军的士兵还在用拳头和牙齿战斗,这种交战模式在许平的设想里会对闯军非常有利,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越来越多的明军被打死在阵前的地上,而躲在壕沟中的闯军损失则小得多。 “骑兵,突击!” 选锋营的马队队官对这种交战方式已经无法容忍,他不做请示,就自行落下面甲,当先带着五十名骑兵绕过战线向许平的侧翼杀去。 “狗官兵杀上来了!”田在星大喝一声,刚才一直在看迟树德等闯营骑兵厮杀,这位西营骑将急得是抓耳挠腮。田在星并不知道自己本姓本名,他是被张献忠从一个田间的弃婴坑里拣出来的,在西营的童子营长大,跟着三爷、四爷这么多年,田在星就学会了一件事:杀官兵。 选锋营的骑兵进攻没能引起许平的注意,他手里有数百骑兵,还有严阵以待的长矛手,面对这种迹近自杀的冲锋,他只是简单地下令迎战,然后就又把注意力挪回步兵厮杀的战场上。这些勇敢的明军骑兵很快就全军覆灭,在这场交战中,田在星砍倒了两个明军骑兵,他意犹未尽地向对面望过去,注意到一面旗帜在战线侧后飘扬。 “那是选锋营的营旗么?” 旁边的人看看,摇头道:“不是,这么矮,看上去就是个队旗。” “队旗也好啊,听说黄候的部下,还从来没有丢过一面旗帜呢,让他们看看我们西营健儿的厉害!”田在星一夹马腹,挥舞着码刀冲出:“杀官兵啊,杀官兵啊。” 看到骑兵自行突击消失在闯营阵后,心知他们凶多吉少的贾明河仍抱着一线希望用力观察,见到从阵后突然冲出二百多名闯营骑兵,贾明河一颗心落入谷底的同时,茫然问道:“这里到底有多少闯贼啊?许平是怎么隐藏他的哨探的?” 差不多一呼吸间,贾明河沉声喝道:“丙队上前,攻击闯贼骑兵。” 而许平则是大吃一惊:“谁下令出击的?” 田在星冲向的那队明军,是刚刚进过苦战从战线上退下来的一小队旗手,他们的同伴此时大多在壕沟中与闯军苦战,队官担心队旗会在混战中损害,既然战况已经不需要用旗帜指挥,便命令旗手保护着队旗撤到边上等待。 二百名西营锐士跑出一个大弧圈,向那队孤零零的旗手杀去,见到这么多骑兵杀到眼前,十个护旗手、鼓手们眼见来不及掩护队旗后退,就把掌旗手团团围在中心,几个手持长矛的护旗手站在最前,而鼓手们也纷纷抽出腰刀准备迎战。 “好厉害的鹰爪牙。”田在星从这队选锋营士兵身边第一次掠过后,狠狠地骂了一句,面对大队的敌骑,这小队明军紧紧团成一团而不是散开,结果没有几个西营骑士能够贴近他们。几个明军士兵被砍翻在地,但同样有三个西营骑兵被长矛刺中,落下马去,西营的马队滚滚涌过,激起大团的烟尘,而那面队旗仍竖立于烟尘之上。 这时明军的长矛手已经杀到田在星面前,他们平端着长枪小跑向前,仍能稳稳地保持着方阵队形,收马不及的西营骑兵被明军长矛手一个突刺,位于前排的就纷纷跌落,不等站起就被钉死在地上。 此时田在星已经拨转马头返身再向那面旗帜杀去,他冲到那面旗帜旁边时,明军掌旗手已经把军旗交给左手,将它护在肋边,右手从腰间掏出一把手铳,稳稳地向前举起,指向一个把马刀高高挥起的西营骑兵,在把刀升到最高点就要迎头劈下的那一刻,几乎指到脸上的手铳砰然一声,西营骑兵一个倒栽葱就从马背上摔落。 射击后掌旗兵立刻松开手铳任由它跌落在地,右臂回缩去抽自己的佩剑。 这时田在星不顾仅剩的两杆长矛,猛地一勒缰绳,把坐骑急停在那个明军旗手旁边,在完成这个漂亮的骑术动作的同时,田在星左臂一长,抓向那杆军旗,同时把手中的刀狠狠沿着旗杆挥下去,一刀就把那个旗手的手指统统砍断。 “狗官兵,”手指已经感觉到了旗杆,“拿来吧!”随着一声大喝,田在星就打算加速离开。 但几乎同一时刻,左前臂一阵剧痛,在明白发生什么事以前,田在星已经发出一声大叫,他左臂触电般的缩回,但却看到自己的左手仍紧紧抓着他的战利品。而那个明军旗手已经抛下血淋淋的佩剑,右手紧紧地抓在旗杆上将它夺回。田在星和那张隐藏在面具后的双眼一个对视,它们仿佛也和面具一样闪动着金属的光芒。田在星无暇多想,挥手又是一刀,把旗手右手的几个手指也砍了下去。 “狗官兵。”痛得呲牙咧嘴的田在星又是一声大吼,坐骑已经开始启动,他抛去单刀探身去抓那失去支撑正慢慢倾倒的军旗,却一把抓了空,手指贴着旗杆滑开,田在星用尽全力伸长手臂,抓住了自己那只还在旗杆上的断臂。 马从明军护旗手身边冲开,“新军的旗帜,被我们西营缴获了。”兴奋的田在星正待再次发出一声大喝。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霹雳般的排枪声,接着身体就猛地前冲,好像有一块巨石撞在了自己腰间。 “狗官兵……”在摔落到地面前,田在星已经失去了视力,眼前一片漆黑,但他的右手仍紧握着自己那只牢牢固定在旗杆上的断手:“杀不尽的鹰爪牙……”

“用骑兵去冲选锋营步队的堂堂之阵,天啊,我军又没到危机到需要拼死一搏的时候。”许平毫不掩饰地大声抱怨着,明军骑兵的逆袭被挫败后,许平忍不住又燃起反击的愿望、忍不住盼望贾明河同样会指挥明军反复进攻直到耗尽力量,但现在一个反击就让他损失了近半的骑兵预备队,还把实力暴露给对手。他焦急地连声命令鸣金撤兵,不过现在他们被反击的明军步兵所重创,而且一时竟然没有响应后撤的金声:“我只希望,他们能汲取教训,以后再也不要拿骑兵去冲新军的列队步兵。” 本队的掌旗手身体晃了一晃,昏死了过去,护旗手简继东看到后无暇多想,向那个闯贼骑兵坠落的地方快跑几步,然后一个飞身就向队旗扑去。在简继东双手已经虚握在旗杆上的时候,那旗杆突然动了起来,另一个从身侧掠过的西营骑兵抢在简继东之前抓住了它。简继东扑到在地上,双手抓住了旗杆的尾巴,旗杆带着他在地上滑行,拖着他在土石上磕碰,尘土从简继东面甲上的观察窗和缝隙处涌入,一下在塞满了他一嘴,只是简继东仍死死地握住旗杆,说什么也不撒手。 一道弧光向简继东斩来,他使出吃奶的气力侧身一滚,微微避开一线,那鬼头大刀狠狠地落在他的肩头,把他的盔甲斩得深深陷下去。盔甲虽然没有破裂,但简继东的肩膀还是一沉,半个身子好像都失去了力量。 弧光又一次高高扬起,简继东已经没有力气再躲闪了,他闭上眼,用尽最后的力气抓着旗杆。 突然手中一松,旗杆上不再传来拉力,失去速度的简继东一头扎在土里,他睁开眼抬起头,面具的观察窗上满是黄雾,只看到一片人影晃动。简继东不敢松手,他甩甩头,再次抬头看去。看到一个明军骑士挡在自己的身前,那个拖旗杆的闯贼已经被这个骑士斩于马下,那个向简继东挥刀的闯贼骑兵也仰天躺在不远的地面上,胸口上流着血,生死不知。 金声在背后急促地响着,王二德本来已经拨转马头准备回阵,但看到一连几个兄弟被那个冲上来的明军骑士砍到后,王二德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大吼一声,把手中的长枪挺得笔直,跃马就向那个明军骑士的腰间扎去。 简继东看到又一个闯贼骑兵挺着骑枪冲来,护卫着队旗的明军骑士侧身轻轻一让,当突刺过来的骑枪从他手臂和肋下间穿过时,骑士猛地一挟,反手一刀把收不住身形的闯贼骑兵砍下马。骑士手臂一转把抢到的骑枪握在手中,两臂一枪一刀,威风凛凛地护在简继东身前。 这时一大群骑兵从简继东身边两侧冲过,他也从地上爬起来,看到闯贼的骑兵已经退了下去,而步兵兄弟也赶到自己的身后。那个骑士收刀入鞘,把骑枪重重插入土中,转过身来。 “大……大帅!”简继东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贾明河冲着面前这个勇敢的护旗手微笑着:“兄弟,保护好我们的旗。” 说完贾明河策马向阵后驰返,整场战斗他根本没来得及落下面甲。从军这么多年,贾明河作为个人而不是作为将领的斩首有七十三级,几乎和新军十营的营官加起来一样多,就是以勇武著称的贺宝刀也没有他的一半多,至于像今天这样杀敌但是不算斩首的,就更无法统计了。 简继东跳起身,把队旗高高举起用力地晃动两下,向着贾明河的背影高喊着:“选锋营,万胜!” “万胜!万胜!”看到贾明河的选锋营丙队士兵,纷纷高举着武器狂呼,丙队的队官李之渊也激动得满脸通红,刚才看到姊妹部队的惨痛损失时,他也感到心痛如绞,而看到马队冲去杀敌时,李之渊差一点就带着部队跟着冲上去了。现在,李之渊不会再让愤怒左右自己,他跟着喊了三声后,立刻开始整队,按照上峰的命令有条不紊地发起进攻。 …… “我没有看错吧,那是贾大人!” 几次来自新军的参谋面面相觑,刚才贾明河在侧翼亲身参战时,这些认识他的闯营军官无不目瞪口呆,他们都曾听说贾明河从军五年,就靠斩首之功从小兵一直升到营官,还是镇东侯的第一个营官,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都忍不住冒起一个词:名不虚传。 很快,许平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对于整个战场来说,这次闯营失利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借着击溃西营骑兵的余勇,增援上来的选锋营步兵开始试图从麦田里迂回,在许平的注视里绕着大圈。许平观察着他们的进展,犹豫着是不是把手里最后的一队燧发枪手预备队派向那个方向。 本来,在侧面的开阔地上明军是很难用小队人迂回的,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会遭到许平火炮和步枪手的猛烈攻击。但现在,西营败退的士兵挡住了近卫营的射界, “一招棋错,满盘皆输。”看着越来越接近地明军侧翼包抄部队,许平脸色开始发白,选锋营的部队仍在紧逼不舍,没有布置燧发枪手所需的缓冲地带。许平身后固然还有大批的长矛手,不过用这种身穿布衣、手持木矛的军队去与选锋营的铁甲重步兵交战,下场不问可知。不过许平看着那就要冲到与矮墙平行位置的明军,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长矛兵,上前迎战。” 李之渊带领着全队飞快地向闯营侧后杀去,他一直注意隐藏在败退的闯军背后,部下不停地射击着,把逃窜的闯军骑兵的战马纷纷射倒,但对于那些徒步奔逃的闯贼,选锋营丙队只是驱赶他们而没有用冲锋速度追击。 终于,前面又出现成排的闯军长矛步兵,李之渊毫不畏惧地迎上前去。 “杀!” “杀!” “杀!” 选锋营有节奏地喊着号子,用连续地突刺把对面的敌兵一排排放倒。 “我们是白羽兵,天下的白羽兵。”李之渊看着对面的敌兵,心中满是不屑:“这些蟊贼哪里是我们的对手?” …… 贾明河身后是他的参谋和近卫,刚才贾明河冲出去后,参谋和卫士们全都傻眼半晌才反应过来,呼喝着急忙赶过去护卫,现在跟着贾明河返回将旗所在时,他们一个个还刀剑出鞘、如临大敌: “大帅,这太危险了。” “大帅,您可吓到我们了。” “老了,老了,”四十出头的壮年总兵对部下们笑道:“当了十几年大帅,已经是老眼昏花了,我只看到那旗,还以为是我们的马队呢。” 无论是马术、还是剑术,贾明河都比贺宝刀要差上一点,无论他如何有天赋,后天如何用功,半路出家的贾明河总也赶不上将门出身、自幼有名师指点的贺宝刀——这是他心中一个很大的遗憾。可贾明河的年龄让他足以自傲,不用说和他平级的赵、金、贺、杨,就是那些在他面前毕恭毕敬,向他俯首敬礼,一口一个“大帅、末将参见”的营官们,除了魏兰度和吴忠这俩,也个个都要比他年长,有的还要年长很多。 “这面旗绝不能有失……” 贾明河对何马说道,刚才被攻击的队旗是属于选锋营甲队的,其他的队旗上都有着和营旗一样的花纹图案,可这面队旗却和其他的旗帜格格不入,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图案,只有书成两列的八个墨字:毛帅东江,旅顺选锋。 “这面旗,比救火营的蛇旗还要早,更不用说我们的营旗。”这面旗是张盘在旅顺建立选锋营时定下的营旗,贾明河带领全营接受镇东侯改编时,换了和救火营类似的一面旗当营旗,而这么老营旗就被贾明河当作选锋营甲队的队旗。 “大帅放心吧,末将誓死保护好这面旗。”何马俯在马背上向贾明河郑重说道,他深知这面旗对贾明河的意义,十几年前各营的营旗被被镇东侯一概收回的、队旗销毁,而这面老营旗则被贾明河小心保存起来,新军建立后贾明河又把它取出,还是当作选锋营甲队的队旗。 …… 刚才金声响起不久,失去战马的闻商铜就不得不徒步逃回本阵,刚回过一口气,一个冲到他身边的战马突然悲鸣一声,摔在闻商铜的身边,把他吓得往旁边一跳险险避开。从马背上滚乱下来的是好友赵芝泉,他的战马被明军的火铳击中,幸好人没事。 脸色发白的闻商铜看着同样面无人色的赵芝泉,急切的问道:“王大哥呢?” “王大哥,王大哥、王大哥……”赵芝泉声音里突然带上了哭腔:“王大哥不在了……我亲眼看见的……” 顺着赵芝泉的伸出的手臂,闻商铜看到了正缓缓策马离去的贾明河的背影,他盯着那个背影死死地看着,突然感到激愤的泪水夺眶而出:“狗官!他是五个孩子的父亲,有五个可怜的孩子等着他回家呐。” 孙笑——这是闻商铜永远不会忘记的名字,这个从遥远江南来的东林士人,给他们当了两年的县官。 百姓不愿意交出藏粮,无论如何也不肯交,父母官孙大人就把孩子们捉去,当着大人的面,把两根手指那么长的钢针,插进孩子们的体内。凡是不缴粮的人家,一家也逃不过,要么交出活命粮等着全家饿死,要不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一根又一根的钢针慢慢地扎进儿女的体内。 但还是有人不缴粮,有的人是真的缴不出粮,孙笑就下令用针去刺孩子的眼睛,他不信父母能忍心看着孩子被生生刺成瞎子。可还是有,有的人确实没有任何藏粮,那么,就刺孩子的另一只眼吧,确认一下他们真的没有撒谎…… 那天,五个双眼被刺瞎的孩子被从县衙里扔了出来,当时还是修鞋匠的闻商铜,和他的邻居裁缝赵芝泉都低下头,堵着耳朵不去听那几个还不太懂事的孩子的哭泣声。 “爹——” “娘—— 几个无助的孩子,在地上乱爬着,紧闭着的眼皮下还在汩汩地流出着血。旁边还有衙役们的嬉笑声,他们用棍子去戳几个瞎眼孩子纤细的手指,看着孩子们疼得尖叫、在地上翻滚挣扎,于是就会发出一阵欢乐的大笑声。等笑得不那么厉害后,就会去戳另外一个小孩的指尖…… 这种事闻商铜已经见过得太多了,这几个双眼被刺瞎的孩子,他们的父母肯定被活活打死在县衙里了——这么不懂得节约、一点存粮都没有的刁民,简直就是存心和孙大人的考绩做对,打死也就打死了。不会再有人管这几个孩子,不会再有人关心他们、照顾他们。而他们五个,肯定会像之前的那些遭遇相同的残疾儿一样,哭喊“爹”、“娘”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 那天,闻商铜发现自己其实不认识王二德,那个胆小怕事,不会做买卖、不懂得生意经、靠掏阴沟为生,穷得三十好几也讨不上老婆的王二德;那天,闻商铜和赵芝泉看着那个以胆小出名的老实人,突然大步走向县衙,抡起铁锨把那几个嬉皮笑脸、还在折磨几个瞎眼孩子取乐的衙役的脑袋打开了花;那天,闻商铜不知道自己吃错了什么药,他举着钉鞋的板凳跟着王二德冲进了县衙,后面是挥舞着大剪刀的裁缝赵芝泉……从那天开始,闻商铜不再是大明的子民了,从那天开始,闻商铜就是贼了;从那之后不久,闻商铜就是被秦军追、被楚军赶,被汴军杀的西贼了。 “狗官!禽兽!他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啊。”闻商铜感到自己的眼泪和鼻涕都喷涌了出来,流得满脸、满胸都是。加入西营以后,长得虎背熊腰的王二德被李四爷选入马队当了个小头目,但他其实还是那个只会掏阴沟、每天只能从官府那里挣几文钱糊口的胆小汉,都做贼了还是从来不敢说谎、还是不会骗人、还总是相信善恶终有报。每次被官兵追赶的时候,王二德都会把五个瞎眼孩子用绳子串在一起带着他们逃亡,每天回营后,王二德都会把五个养子拢在膝边,给他们讲故事。每次闻商铜都能听到他们发出天真的笑声,总能看到王二德不厌其烦地给五个还不到十岁的孩子洗衣服——他们都是我儿子啊,这点小事都不做还好意思当爹么? 一瞬间,所有恐惧统统离体而去,闻商铜捡起一根木棍,追着杀害王二德凶手的背影而去:“杀官兵啊!” 几年前发生的一幕又一次重演,曾经挥舞着剪刀冲进县衙、把从来不敢仰视的县官大老爷捅死在大堂上的裁缝,也又一次追在老友背后,向着武装到牙齿的白羽兵冲去:“杀官兵啊。” 今天,李文节被大将军告知他不需要上阵,他负责带领的这群和叫花子差不多的闯贼男丁,唯一的目的就是麻痹敌军。看到那些头顶白羽的金属怪物越逼越近后,李文节不由自主地步步后退,今天他见到的这些官兵,比之前见过的甘陕边军装备还要好。当一群披头散发的人从身前冲过时,当听到他们悲怆的呐喊时,李文节脑袋突然轰的一声,胸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点燃了。 “杀官兵啊!”李文节完全忘记了大将军的嘱托,也忘记了他身后的手下,还有他的职责,大脑一片空白,疯疯癫癫地追到了那队人身后:“杀官兵啊!” 几千被部署在侧后,根本没有被许平计算在内,也从未打算投入作战的闯营士兵,突然发出排山倒海的呼喊声,向着明军猛冲过去。那些被打得节节后退的近卫营长矛兵,也突然士气一振,虽然很多人还是在继续后退,但也有人立定脚步,发出同样的呐喊声。 许平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番景象,只不过那次他站在发出这种呐喊的人群的对立面。 “燧发枪手!”许平一愣,马上发出一声断喝:“火速上前,将新军队形打散!” …… 异变发生后,贾明河脸上的微笑一下子凝固住了,他也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当时的呐喊声略有不同,尽管过去了二十多年,那如雷般的“杀鞑子啊”的呐喊,贾明河仿佛还能听见,他当时也是发出呐喊的一员。 那是遥远的辽南,正红旗的刘兴祚,后来改名爱塔的家伙,领着后金军在辽南横征暴敛,他们用炙热的烙铁烤白发老人的脚底板,把孩子的手指一根根地掰断,搜刮尽百姓的粮食后,还把妻子、姐妹和女儿从她们的家人手中夺去,去与蒙古人换东西。 百姓,手无寸铁的百姓,不分老幼聚集在一起,发出绝望的呐喊。当时,只有十几岁的贾明河,混在辽南的百姓群中,面对着正红旗的屠刀。他还记得刘家几兄弟,全身披挂站在后金军中耀武扬威,像是在比赛一般,张弓搭箭向辽民射来,每次射中一个百姓时都会大笑一番……金、复、盖、海四卫的百姓屠戮一空——后来,镇东侯因为刘家兄弟在喜峰口的功绩,不但没有追究他们的罪孽,还保举他们升官发财。 刘兴治,贾明河曾亲眼看见他带着后金铁骑杀来,把乡亲们成片地砍倒,翁铁匠,这个总给贾明河包子吃,总是笑眯眯的好老头,若不是他抱住才十几岁的贾明河,用自己的后背替少年挡下那一刀,估计贾明河也已经不在人世了。当时,贾明河不敢出声,躲在翁铁匠僵硬的身体下,流着泪在心里痛骂着“禽兽”;后来,在镇东侯那里见到刘兴治时,贾明河会拱手和他客套,与他一起吃过酒、谈笑过、还在他与镇东侯手下结亲时送上过一份贺仪——已经以镇东侯意志为意志的贾明河,早就把这份仇恨埋在心底再不提起。 但这似曾相识的呐喊声,再次勾起了贾明河的回忆——漫山遍野的尸体,后金汉军的士兵在每具尸体上都戳上一下,戳到贾明河的大腿上时,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当时两个汉军士兵的对话他直到今天仍记得清清楚楚。 “我们可是正红旗,辽东的正红旗,”口气中的那种傲慢和不屑贾明河永远不会忘记:“这些蟊贼那里是我们的对手?” 然后就是投奔旅顺的亡命之路,然后就遇到了张盘张大人,然后就有了“毛帅东江、旅顺选锋”这面旗帜,然后还有每一个加入张大人的选锋营的人都需要发下的誓言:为生者伸冤,为亡者雪恨,杀贼护民、死而后已。 对面的呐喊声听来是那么的熟悉,一恍悟间,贾明河竟然不知道身处何地——在辽南的时候,那些后金的细作总是些地痞无赖,被杀害示众的明军细作,总会有人冒着全家遇难的危险去偷回他们的尸体,让这些勇士能够入土为安;在关闭大都督前,贾明河带兵出京时,也还能在路边看到欢呼的民众,送来犒劳饮食的父老;而现在……这次离开京师,路边只有紧闭城门的县城,逃散一空的乡村;在河南的农村,只有地痞无赖肯当新军的细作,他们在深夜潜来新军的军营,索要金银的厚赏而不敢暴露身份,说一旦被发现就会被乡亲们打死;而那些村子里总会有层出不穷的农民甘愿当许平的密探,而他们的尸体总会在夜间不翼而飞…… 选锋营的侧击部队先是遭到敌方火力的近距离猛击,在队形恢复前一批衣衫褴褛的闯营士兵就扑上来,用棍棒、石块、牙齿和指甲和新军士兵战斗,并真的开始将他们逐退。看着这太熟悉不过、青年时代曾一次次遇到过以致刻骨铭心的场面,贾明河头一次感到困惑,之前他并不是站在这些疯狂的百姓对面的:“难道我们不是万民景仰的长生军了么?难道我——变成了张大人和他建立的选锋营誓死要消灭的害民贼了么?难道——我今日竟会落败么?” …… “杀官兵啊!”

选锋营的丙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数千涌上来的布衣农民不是问题,如果队形严整的话,来多少这种农民都无异于送死。可是近卫营的燧发枪兵在掩护他们,李之渊几次想率队去消灭他们,但却被一**扑上来的闯军士兵拖住。 和那些当兵就是为了吃饷的人不同,作为队官,李之渊深信选锋营是不可战胜的。汹涌而来的人流从被燧发枪齐射打开的缺口里冲入,面对绝对优势的敌人,丙队的阵型被撕扯得越来越不成样子,再也难以恢复了。 又是一排齐射打来,队里这次甚至没有回击,因为选锋营的步枪兵也开始和闯军搏斗,幸好,或许是幸好吧,敌兵已经从两翼延展过来,侧面近卫营的火力被他们自己人挡住了。只是这也让那些不坚定的士兵变得更加沮丧,李之渊那些当兵就是为了吃饷而缺乏足够荣誉感的部下,开始脱离阵型后退。 李之渊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每一个人都要对付五、六个闯军,一不留神就会被人抱住腿脚,被掀翻在地,就连一些果长也开始掉头逃跑。 “我们是战无不胜的白羽兵……” 李之渊怒吼着,一剑刺入面前敌人的胸膛,接着飞起一脚把尸体踢了出去。又一个敌兵挺抢枪刺来,李之渊根本无视这种无用的攻击,狠狠一剑砍下把这个闯贼砍得身首异处。李之渊苦练多年武技,绝不相信农民能对他构成什么威胁,哪怕是一大群他也毫无畏惧。 “……我们是杀贼护民的选锋营……” 从贾明河开始、到何马,历任选锋营营官都不会忘记告诉部下张盘将军创建这个营时的誓言,李之渊一剑快似一剑,每挥出一剑,都会有一个闯贼惨叫着倒下,转眼间他身边横七竖八都是敌人的尸体。越战越勇的李之渊右手一剑再捅死一敌,拔剑的同时左拳一挥打在那个想趁机逼上来的贼子脸上,铁拳过处顿时就是血光横飞。 再一剑,把下一个敌人的右臂齐肩砍断,李之渊还来不及收剑,那个闯贼突然纵身跃来,用剩下的一条胳膊攀住李之渊的左臂,张嘴就向他左手上咬去。 牙咬在铁手套上,李之渊并没有感到什么疼痛,他用力一甩却没有挣开,那个闯贼已经咬得满嘴流血却不肯松口。李之渊反手一剑把他脑袋斩了下来,又狠命地摔打了几下,总算是把那颗人头甩掉。 当李之渊再次抬起头时,猛然看到面前又站着一个敌人,这个敌人身穿青色的布衣,头戴近卫营的制式斗笠,把手中的燧发步枪举到眼前,闭上一只眼仔细地瞄准着近在咫尺的李之渊,枪口指在那双藏在威武面甲后的双眼的正中。 这个穿着草鞋的近卫营士兵,身材并不出众,他站在人高马大,全身灿烂盔甲的李之渊面前,好像也就才到这铁塔般的大汉的颈部。近卫营的士兵仰头看着自己的目标,手指已经扣下了扳机…… “……我们是万民景仰的长生军。” 李之渊没有来得及把最后一句话说出口,火枪声就已经响起,同时还有一声轻蔑的评价:“狗官兵。” …… “收拢部队。” 选锋营丙队的士兵正把后背亮给闯军,看到从侧翼迂回的新军被击退后,许平立刻下令把所有的部队拉回来,除了让参战近卫营的士兵控制友军外,还命令迟树德立刻出动:“拦住所有的人,不许进攻。” “贾将军应该也没有多少力量了,但我可以肯定他还有余力。”除了迟树德的这点骑兵,许平手中已经没有预备队,如果明军再次发起逆袭,或是某处战线陷入危机的话,许平没有任何办法解决。 正面战场这里的战斗还在继续,第二道壕沟前的明军士兵尸体已经堆成一道小墙,明军的火铳手已经抵达壕沟前开始与闯军对射。 “大人,火炮。” 周洞天指着远方叫起来,许平把望远镜挪过去,看到两门炮正被一队明军推着赶来。许平只看了两眼,就把注意力重新转回到战场正面,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来得太晚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军的攻势显得越来越无力,在对射中,又有数以百计的明军火枪手被打倒在尸体堆中。 “选锋营还有余力啊。”许平一直耐心数着对方出动的兵力,明军攻势虽然开始停歇,但许平深知远远没到可以反击的时候:“西营,那里怎么样了?” …… “许贼还是没有出现。”魏武变得越来越不安:“他早该到了啊。” “难道贾帅已经和他打起来了?”魏兰度看着对面的闯军,虽然还在节节后退,但他们已经从混乱状态中恢复过来,现在他们单面面对着合流后的新军两营,已经不复刚才的狼狈。 “贾帅不可能走得那么快啊。”魏武怎么算怎么不对:“难道是许平一听到这里挨打就跑了?嗯,这鼠辈他做得出来这种事。” “许平不会这么丢下友军就跑的。”魏兰度摇头道:“如果他真是这样想的,在这里又何必留这么多军队呢?” “唉,”手下渐渐变得疲惫,魏武始终无法下定决心,见魏兰度也是犹豫不决,他就自我宽慰道:“如果许平没跑,他迟早会来,如果他跑了,那面前这些闯贼已经落入我们的天罗地网,也不急于这一刻。” …… 看着远处闯军那乱哄哄的右翼,贾明河估计那些竭力维持秩序的带着斗笠的兵是许平的嫡系,还有百多闯军的骑兵也在干着同样的事情。他们缺乏戒备、没有做好战斗准备,互相拉扯着毫无队形可言。 但贾明河手中只剩下一个队的预备了,他们是否能够击退那数千闯军,并席卷许平的阵线呢?对此他没有十足的信心,这是最后的赌注,如果投出去的话,那贾明河就失去全部的战场控制能力,只能旁观战局的发展了。 “勇气是随时随地可以涌现出来的,而装备不会。” 这是贾明河不止一次从镇东侯嘴里听到过的话,镇东侯对仇恨这种感情也看得很轻,有一次曾对部下们评价道:“仇恨这种东西,在钢铁面前只能撞得粉碎。” 贾明河很认同这句话,不过一贯喜欢和大人作对的贺宝刀跳出来质问:“那若是钢铁相击时,勇气又该怎么说呢?若是装备相同,满腔深仇大恨的一方,难道不会占优势吗?” 贺宝刀问的话,也是贾明河心中的疑问,当时镇东侯不以为意地伸出一只手给部下们看:“五个指头还不一般齐呢?装备怎么可能相同?怎么让我们的人装备更精良才是正事,别胡思乱想了。” 近卫营虽然把绝大部分人拦住,但并不是拦住了每一个。 “杀官兵啊!” 一个声音由远而近,一小队闯军骑兵朝着贾明河的将旗而来,为首者是一个五短身材、高举着一把大刀的中年人,他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人。这小队骑兵转眼间就冲过了一半的路途,贾明河看到为首者有一张圆圆的脸、两只溜圆的小眼和一张滚圆的嘴。他身后的人有大有小,其中一个手握长枪,紧紧跟在为首者的身后,面无惧色地向着铜墙铁壁一般的选锋营兵列冲来。 “杀官兵啊!” 为首者又喊了一声,贾明河有一种错觉,好像听到的是一声大喝:“杀建奴啊!”,多少年以前,他曾紧握着马朔,寸步不离地跟在义父身后——那个在旅顺郊外把贾明河捡回城去,治好他的腿伤,教给他马术、剑术的义父。随着义父的声声大喊,贾明河就想也不想跟着他冲向严阵以待的正白旗军阵。 贾明河身边的何马轻轻一挥手,十个因为枪法过人而被选上的选锋营的燧发枪手越众而出,他们齐刷刷地举起步枪,侧头闭眼向冲过来的敌骑。 “开火!” 排枪响起,贾明河清楚地看到为首那个中年闯贼的身上溅起处处血光,大刀从那个矮胖闯贼的手中飞出,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大弧直落地面;而那个闯贼,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他的一对小眼瞪得更圆了,嘴无声地大大张开,一副吃惊得不能言语的表情,双臂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就好像是溺水的人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圆乎乎的闯贼从马鞍上滚了下去,他身后的几个人跟着他一起跌落,而剩下的几个则失去了冲击的勇气,贾明河看到那个刚才还手持长枪一脸坚毅的年轻人,猛然勒定了马,回头向那个胖男人看去,还发出一声悲恸欲绝的叫声:“干大!” 贾明河知道干大就是陕西话里干爹的意思,在那个闯贼落下马、这个年轻人大喊出声的同时,他情不自禁地也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念了一声:“义父。” 选锋营的长矛步兵小步跑着逼了上去,四个失去斗志的年轻闯贼策马回到他们领头人的身边,那个手持长枪的年轻人扔下了长枪,跳下马去扶他干爹的尸体。另外三个回过头,看着逼近过来的明军,突然不约而同地叫道:“……,带干大走!” “老七、老八,带义父走。” 一个声音响在贾明河耳边,义父的八个义子,包括贾明河在内的八个义兄弟,只有他和蒲观水活下来了,剩下的六个兄弟,都为掩护他们逃离战场而丧命。南关之战取胜后,贾明河通过尸体上面的衣服找到了兄弟们,那是六具无头尸身,他们的首级都不见了——贾明河再也没有见到过。 三个年轻的闯贼把手中的兵器抡得呼呼作响,呐喊着向明军迎上来,而第四个人则抱起那具矮胖的尸体,奋力攀上等在一边的坐骑。两个闯贼被明军无情地刺倒时,骑上马的那个狠狠地将马鞭抽落,同时回头望了犹在奋战的兄弟最后一眼。 最后一个断后的闯贼被几杆枪同时刺中,他抛下手中的武器,一手一个紧紧抓着刺在他胸膛上的两根长枪,仿佛还想最后替他的兄弟争取一点点时间。 明军越过这个闯贼的身侧,他们眼前的马跑了起来,把紧追不舍的明军长矛兵拉开了一步、拉开了两步、拉开了三步…… 长矛手的后面是选锋营的步枪手,他们又一次闭眼瞄准,然后齐射…… 血雾从后背腾起,年轻闯贼手中的尸体,和之前那尸体主人手中的大刀一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向地面,而那个闯贼双臂大大地张着,身体先是前倾,然后向后弯倒,一个倒栽葱从马后跌落,他的嘴也张得大大的,也没有能够发出任何声音,也一样把双眼瞪着溜圆。 已经割去头几个闯贼首级的明军士兵抢上两步,把最后两具首级一并割下带回。队官走到贾明河马前弯腰鞠躬,礼节性地报告道:“大帅,我队斩首八级。” ——大人说的不错,勇气,总是会在钢铁前撞得粉碎。 贾明河没有回答,当看到那个年轻人摔下马时,他鼻腔内突然一阵酸楚…… 这时,许平已经完成了部队的收拢,战局重新回到了他预想的轨道。来自侧翼的威胁已经解除,近卫营躲着矮墙后与明军专心对射。 “大帅。”何马双手抱拳向贾明河请缨,打算把最后的步队投入进攻:“末将亲自带队冲杀,定能将许贼杀得片甲不留。” ——勇气,总是会在钢铁前撞得粉碎。 贾明河把嘴绷得紧紧的:“退兵!” 不顾何马的反对,贾明河的命令被不折不扣地传达下去。 …… 明军士兵开始向后退却,还击的火力变得越来越稀薄,很快他们就又退到最外层的壕沟里,后面的明军则弯腰躲避着闯军的火力,开始远离闯军的战线而去,只有第二道壕沟里的搏斗依旧。 “终于决定放弃了吗?”许平长叹一声,他很清楚这种感觉——不得不抛弃部下和同伴时的感觉。不过,明军如果坚持不撤退的话,他们最终会在这里把血流尽。 现在许平的预备队包括几百名长矛手和燧发枪手,他们在等待着许平的命令,他们都迫切地等待着重新投入作战,身边的参谋们也投过来探询的目光。 许平凝视着对面的敌军,摇摇头:“选锋营还有余力。” ——今天,恐怕就到此为止了吧 远处传来两声炮响,火光离战场非常遥远,炮弹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许平仿佛能从明军的火炮声中感到炮手们的愤怒。明军的撤退已经成为定局,这两门辛苦赶到战场的炮必须立刻原路返回,好像是为了证明许平的判断,两声过后,明军的火炮就不再开火。 …… 战斗还在继续,前面还有激烈的交火声,而贾明河犹如一座花岗岩雕塑,一动不动地骑在马上,因为工兵队被留给了赤灼营,火炮来得实在是太晚了,头两门炮必须立刻开始走回头路,其他还在路上的炮也已经派人前去传达新命令了,不然缺乏工兵的选锋营很难在日落前把这些笨重的家伙全部运到北岸。 参谋们正忙着把贾明河的决心变成具体的行动命令,而在这一群忙碌的人和贾明河之间,则是仍在苦苦哀求的选锋营营官何马。 “大帅,我们还有兄弟在前面呐,还有兄弟在啊。”何马急得声音都变调了,如果明军不能占领战场,那么所有无法移动的伤兵就会被抛弃;如果不投入预备队,那么前面的士兵就得冒着闯军的火力撤退:“大帅,我们怎么可以让受伤的兄弟落在闯贼手里啊?” ——二十五年前,大人、张大人都只有二十岁出头,我才十几岁,他们是那么的年轻,毫无顾忌地大肆嘲笑因循守旧的辽西将门,对看似不可战胜的强大敌人不屑一顾。唉,真的就好像是昨天一样,今天,我并没有觉得我老了,我还是精力充沛,自以为还是朝气蓬勃,可一群和当年大人、张大人一样年轻的人已经站在了我们对面,公然嘲笑我们,视我们战无不胜的威名如无物。当年,我们的敌人身经百战,我们的士兵有一死的决心;现在,我们的士兵训练娴熟、甲坚兵利,而我们敌人同样有决死的勇气…… “大帅,末将一定能冲下许贼的将旗,大帅,就让末将带队冲锋吧。” ——大人说过,我们长生军只练过三个月,却必须与身经百战的虏骑交战并战而胜之;大人说过,我们的士兵,大多才是刚放下锄头的农民,可是他们必须得学会如何去击败最强大的敌人;大人说过,无论前路是如何的凶险,但我们一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因为我们的胜利是万民的愿望,是天命、是注定!受到万民祝福、还有天命眷顾的长生军,战无不胜、所向无敌…… “大帅,若是不成功,末将绝不会活着回来见大帅。” ——许平手下只有四、五千人较有纪律,其他的还是乌合之众。集中赤灼、山岚两营和其他友军,我军仍有优势,就是不知道西贼战斗力如何。许平,仗还远远没有打完,后会有期。 “退兵!”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