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角揭天嘉气冷,黑云压城城欲摧

作者:小说

此时高成仓还在第二道战壕里和敌人搏斗,他感到自己已经是筋疲力尽,再也没有力气去对抗敌人。火铳早就不知道去向,不过就还在手中,现在也无法使用。战壕里到处都是人,连动一动手肘都感到困难,高成仓与其说是要摔倒对手还不如是抱着对手以防自己腿软摔倒,他的手无力地掐在对方的脖子上,就如同对方掐着他一样。那个和高成仓抱成一团的敌兵也无力收紧高成仓脖子上的手指,只是不停地从面具后喷出大口大口的沉重喘息。 “大人,派出增援吧。”一个参谋建议道。 “现在?在选锋营还有余力的时候让步队上去加入混战?”许平大声说道:“我敢说,贾将军一定没有料到会打成这样,我也一样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就在看谁会犯错,让工兵队、辎重队投入作战!步队继续待命。” “工兵队?” “是的。”许平重重一点头:“这个时候,我觉得没有比鹤嘴锄更好用的了。” 近卫营的长矛兵和骑兵目送着他们的工兵和后勤弟兄冲进战团,他们一个个把锄头和铲子高举在空中,挤到明军铁甲兵面前就向他们的头盔上狠狠砍下去。 高成仓此时仍和他的敌手撕扯在一起,他感觉手腕上恢复些力气后,就开始把对方的头盔向后掰,可是对手的脑袋只是被他扳得后仰。眼看就能把手指插进对方盔甲的缝隙捏住对方的脖子,但是高成仓却怎么也凑不出这最后一点点气力。他脖子上的劲道也在渐渐加重,高成仓感到呼吸开始变得困难,眼前一阵阵发黑。就在这时,他看见一个高举在空中的手臂向自己移动过来,那只手上紧握着的工兵铲猛地挥下,锋利的铲边一下子砍进眼前那顶头盔里。顿时高成仓就感到脖子上的力量一松,那把铲子晃动两下又“忽”的一下拔起来,血箭从盔甲的裂缝中喷出来,溅得高成仓满脸满胸,他奋力把那双失去力气的身体推开。只感到一阵阵的天旋地转,高成仓大口喘着气,感觉肺部像是要炸开一般。 这时交通壕成为明军保命的屏障,坚持不住的明军从这里退到第一道壕沟里,此处还有一些躲避闯军射击的同伴,他们都知道不可以在这里久留,主力已经开始退却,剩下的如果不自救就会被抛弃。 已经装填好弹药的岳牧没有上前射击,因为轮射已经停止好久了,他背后的兄弟们也都完成装弹,而身前的第一果,还在等待命令。他们把枪紧紧地瞄准在第三道壕沟的边缘处,等着明军再次出现在视野中。 远处明军排列成整齐的战阵,防备着闯军的追击,也期盼着多有一些同伴逃归。在这些明军的注视中,藏身于第三道壕沟里的明军残部将展开最后一场浴血之战。 躲在壕沟里的几个明军军官以最快的速度商议几句,这种情况是他们事先完全没有预料的,以前其他各营发生类似问题时,选锋营从未想过他们也会有抛弃伤兵的一天所以也没有认真准备。穿着盔甲不可能跑得很快,分头撤退只能给敌军更多的射击时间,这些军官躲在壕沟里很快就达成共识,他们招呼所有的残军脱掉盔甲,等待他们的口令,然后一涌而出去追赶主力,所有不能行动的同伴都必须被留下,带他们走只能导致更多的兄弟长时间暴露在闯军火力范围内。 看到无数的明军突然一哄而出,争先恐后地爬出战壕,蓄势待发的闯军立刻向那些正在攀爬的明军后背开火,大批刚爬出一半的明军士兵又跌落回壕底,更多的明军士兵拼命地爬出去,在闯军的火力中俯身翻过壕沟边上的友军尸体,躲在后面避开闯军的下一次火力。 闯军又一轮齐射过后,这些明军就跳起来发足向他们自己的战线跑去,这时明军矮墙后的齐射打响,又是一批明军被打倒在尘埃里。 许平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迟树得投过来的目光,此时他正在心里计算着明军断后部队的射程,最终他还是向迟树得摇摇头:“今天这一仗已经很好了,没有必要再让骑兵弟兄丧命。” 选锋营的燧发枪手在远远的位置上列成横排,静静地看着逃出的同伴们跌跌撞撞向自己跑过来,他们背后站着长矛兵保持戒备。 看着面前大局已定的战场,许平感到疲惫滚滚袭来,多日来的紧张和担忧终于彻底卸去。他把望远镜对准选锋营将旗的方向,搜索着将旗下的人影。 终于,许平找到了那个同样托着望远镜瞭望战场的人,他默默地注视着这个身影,对方此刻也正用望远镜瞄着他。 两军的指挥官就这样对视片刻,许平看到对方慢慢放下望远镜,把它收进怀里后对身边一个参谋吩咐了几句。那个参谋策马向前,许平的目光锁在那个参谋身上,看见他来到列队的选锋营士兵身边,那些士兵一起抬高枪口斜指天空,然后就是一阵硝烟射出。 许平口中发出一声长叹,枪声传过来的时候,迟树得显得迷惑不解,就问道:“许兄……许将军,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新军的规矩,发勋章或是士兵下葬的时候,都会鸣枪致敬。”许平向迟树得解释道:“就我的理解,应该是‘好样的’的意思。” 迟树得吃了一惊:“对面的明将在称赞您么?” “我想他是在说‘算你狠’吧。”许平苦笑一声:“或许还有‘此仇必报’的意思。” 望远镜里的明将拨动马头掉头离去,许平看到那个人身边的将旗也随着而动,掌旗手转过身缓缓跟在他身后。许平目送着他们离去。突然间那个领头的人停下坐骑,回过头向南方深深注视片刻。 在心里,许平又一次想起贾明河教课时,谈起他对进攻的理解时那种兴奋,还有随之而来的深深遗憾:“对不住了,贾帅,末将曾是您的弟子。” 最后几个明军士兵回到他们的战线后,见许平没有追击的意思,选锋营的后卫部队准备撤离。明军败兵走在最后的那个人又一次回头张望时,蓦地停下脚步,他呆立片刻突然回转过身,一路小跑向战场奔来。明军的后卫部队似乎一下子都变得木然,其他的败兵也同时收拢脚步,还有人把手放到嘴边像是在朝他呼喊。 可是这个明军士兵却越跑越快,摆动双臂发足疾奔,本来已经收枪而立的近卫营燧发枪手们纷纷提起了抢。许平见状,一夹马腹,坐骑一溜小跑到达矮墙后,仔细观察这个明军士兵的行动。 等那个人跑近后,许平和其他士兵都看到从壕边的尸墙后伸出一只高举着的血污手臂。那个明军士兵跑到旁边,俯身拉住那支手,奋力把一个人从尸体堆中拽出来。然后就在两军的注视中不紧不慢地用力把他抗上肩头,弯着腰努力站起身,背着那人一步步向北方走去。 随着队长的轻声号令,矮墙边的近卫营士兵又一次躬身放平枪口,与此同时壕沟里的前排燧发枪手也做出同样的动作。 “住手!” 许平高声喊道。 “住手!”许平又喊了一声,他扫视着面前的战场叹息一声。 “也不差这一个、两个!”许平抬高嗓门向着四周的部下高声宣布道。 听到许平这句话后,士兵们都解除攻击姿态,一个个收枪肃然而立。 那个士兵背着他负伤的战友,在近卫营全体官兵的注视中慢慢走回己方战线,有几个明军的士兵走上去帮助他。 “可能是他的兄弟。” 余深河大声发表出他的看法。许平向他看去时,余深河也正好向许平看过来,许平注意到余深河竟然已经是热泪盈眶,他嘶哑着嗓子向许平大喊着:“一定是他的兄弟!” 说完后,余深河就快步跑到第一道壕沟前,把手臂斜指向天,与水平方向成大约四十五度角,同时大声下令道:“近卫营——全体举枪!” 六排燧发枪手纷纷举起枪,余深河又命令道:“抬高与我手臂看齐。” 士兵尽数把枪指向半空后,余深河用尽全力挥下手臂,同时大叫一声:“开火!” 六排枪的齐射声让对面的明军士兵都楞了片刻,随后选锋营后卫部队又一次敲响他们的鼓,在隆隆鼓声中迈步向北走去。贾明河满脸黯然:“许平,他到底是怎么安排暗哨的呢?我到底遗漏了什么地方?” 许平最后一次举起望远镜,向明军将旗移动的地方望去,将旗已经变成细小的一竖,承认失败的明军统帅马上就会离开战场。许平用轻轻的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贾将军,我曾是您的弟子。” “威武!” 一个近卫营队官转身向着许平举起他的剑,高声叫喊起来。 “威武!” “威武!” 听到这喊声的近卫营士兵纷纷转身望着许平,向他高举起手里的武器,其他的近卫营军官也都把剑拔出来朝着许平,和士兵们一起有节奏地欢呼着。 迟树得猛地一拨马头,他和他手下的骑兵尽数抽刀出鞘,高举着向着许平呐喊致意:“许将军威武!” 刚才许平已经看到了部下们的表现,不过他仍不打算食言,等欢呼声渐渐平息后,许平伸出双臂向下按了按,没有下令打扫战场而是让全军都静下来听自己讲话。 “刚才我已经决定,任何擅自杀俘的人,将被鞭打二十计,现在,我把这个决定变为命令。” 喜悦之色从迟树德他们的脸上渐渐退去,周围的士兵们变得沉默,许平暗自庆幸,或许是因为这场胜利吧,士兵们没有发出愤怒的叫嚷,而是安静地听自己说话。 “官兵从来不留活口,即使是黄候的部下也是一样……” 因为杀俘等于斩首,首级意味着军功,无论是出兵山东还是出兵河南,镇东侯顶多是以老长官的威望劝说领兵的部下们少杀人。 “……官兵不但杀俘,更杀良冒功,因为杀人会给他们带来财富和权势,他们不会问一问,这个人是否是良善,不会想一想,这个人家里是否还有父母要奉养……” 许平扫视着周围的闯贼,他们中的每一个在成为贼子前几乎都是本份的庄稼人、老实的小百姓。 “……在战场上,官兵要杀我们,所以我们就杀他们,这是理所应当,这是天公地道,但杀人不会给我们带来财富和权势,我们不是官兵,我们羡慕官兵更不想变成他们,所以我们在杀人前,应该想一想、问一问……” 许平提高声音,向周围的部下们大声疾呼道:“弟兄们,官府祸害了你们的亲人,你们是不是认为,杀一个官兵的俘虏就算是报了你们亲人的仇?如果是的话,那弟兄们尽管动手去杀,二十记鞭子只是不守纪律的惩罚,如果挨二十记鞭子就能得报大仇,那谁还会犹豫呢?如果弟兄们不认为这样就能让你们的亲人含笑九泉,那么想一想吧,或许官兵的俘虏中,也有一些是因为迫于生计才参军的,或许是被官府的谎言蛊惑才从军的。我想,就算是官兵中,大部分人也都是和弟兄们一样的穷人吧,那些能够读书、认字、考上功名、坐在大堂上催粮的士人,又有几个肯去从军呢?” 周围的部下们仍保持着沉默,许平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有些人已经显得意动,但始终没有人出言赞同,就像之前一直没有人出言反对一样。 许平从人群中找到了上次那个给阵亡汴军士兵送银子的家伙,他侧头看着这个士兵的脸问道:“这位兄弟,杀人是一件不得已的事,而绝不是一件快事,对么?” “是的,大人,”岳牧扬起头,朗声回答道:“大人说的对!” “这位兄弟赞同我,”许平伸出手臂指着岳牧,目光再次投向全军:“你们呢?你们赞同我么?我们是揭竿而起的闯贼,不是以杀人为乐的官兵,对么?” 人群中的闻商铜突然重重叹了口气,大声叫起来:“大将军说的对,我们是好人。” 支持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很快就传遍全军,就连迟树德也点头道:“大将军说的是,我们是闯贼,不是官兵。” “打扫战场吧。”许平下令道,不用仔细清点,他也知道此战伤亡惨重,估计近卫营就会上千,更不用说那些协同部队。 “以前,贾大人在我心里就如同天神一般,”部下们散开清扫战场时,余深河、周洞天弹冠相庆:“今日贾将军也没有什么办法啊,若没有西营的贸然出击,贾将军本不会有任何机会的。” 许平点头道:“当看到选锋营那次骑兵逆袭时,我本以为赢定了,新军因为惨重的伤亡而变得心浮气躁。” “贾帅在辽东不过是一个营官,在西南虽然独当一面但还是营官,两仗都是在侯爷的指挥下,他手下的营官,以前都是些队官。而我们十个月来攻城掠地,大小三十余战,攻坚、设伏、诈败、急袭,哪样不是玩了七、八次?不要妄自菲薄。”陈哲笑道,他又问周洞天以前曾问过的问题:“现在我们近卫营比长青如何?” “长青远不是我们的对手,山东听说没有什么惨烈的战事,而且新军一贯是靠兵利甲坚欺负人,从来没有像我们这样长年累月与十数倍的敌人周旋,在强敌环视中长途奔袭、攻城拔寨,更不用说像中牟那样一日数战,一连数日。”周洞天信心充足许多:“就算选锋营有些老兵,但近卫营至少已经和选锋营不相上下,就是士官还远远不如,果长们太差了。” “或许是我们的果太大了,二十人呐。”余深河随口说道:“现在我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新军被侯爷惯坏了,侯爷练出斗志盖世的部队,打造出前所未有的利器,多少年来,侯爷的部下攻则必克、守则必固,结果大家都懒惰了,懒得去想万一攻不下敌人的阵地该怎么收场?因为这在新军看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懒得花精力去设伏、去奔袭、去欺敌,因为多少年来,侯爷只要放马一冲,对面就必然土崩瓦解;只要堵住敌人的退路,就必然能全歼敌军。真的啊,都被侯爷惯坏了。”余深河大发感慨,越说越是激动:“以前教官们总是重复侯爷的一句话:装备比勇气重要。我刚听到时崇拜得五体投地,现在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侯爷比谁都重视勇气,用侯爷的办法练出来的兵,比别的军队的勇气强到哪里去了?比如西营这帮,一会热血上头杀出去了,猛得根本不听指挥,一会儿就溃败回来了,下一刻他们到底是重新振作还是继续溃败,你根本无从预料……” “虽然损失大一些,但终归是赢了。”许平打断了余深河,:“凡事都要往好里看啊,我看这样也不错,让那些看不起我们的人继续看不起好了,让他们继续认为我们能取胜只是因为运气好吧,失败者只要还在怨天尤人就不会反思不足。” 余深河点点头,高兴地叫道:“卑职恭贺大人大胜。” 其他人也纷纷向许平道贺:“恭贺大人。” “这是河南万民的胜利,而我们有幸站在了胜利者一边。” 兰阳一战;四百三十四名近卫营士兵阵亡,六百八十余人负伤,被找来虚张声势的流民部队伤亡上千、西营二百骑兵也损失过半;新军阵亡官兵一千八百人,由于新军但凡能行动都竭力撤退,所以只有一百四十人被俘。此战闯军缴获长矛一千三百支,燧发枪九百支,盔甲近两千套。根据许平的命令,俘虏中的伤员一样将得到照顾。 崇祯二十二年八月十八日,曾经天下无敌的白羽兵,在河南落败。 (笔者按:《虎狼》实体书第一册已经上架,第二册这两天应该就能上架了,在实体的兰阳一战中,读者会看到闯营以微乎其微的代价干脆利落地取得胜利。电子版设定和实体不完全相同——所谓另一种可能,贾明河是我喜欢的一个角色,既然电子版篇幅可以长一些,那我就想法设法多给他一些表现英武之气、他的正直和善良的机会。实体中许平在面对战略抉择时,冷静地选择设伏、防守而不是电子版中这个集中精锐争取歼灭选锋营的决定,这样他就不会向西营借兵,不会刺激到李定国、孙可望的自尊心而导致他们也制定出歼灭战计划。在兰阳这面,当然也没有帮倒忙的西营、没有拉来充数的流民迷惑部队,只有近卫营独自对付选锋营加上赤灼营一部,没有友军的擅自出击、没有让许平伤亡惨重的逆袭,不需要用人命堵缺口。这是一个连锁反应,起因就是为了贾明河的表演机会,只好让许平胃口大一些选择了另外一个方案,冒着友军状态不稳定的危险强行集中兵力,最后受到了一些惩罚。) …… 在遥远的欧洲, “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喜欢看演义故事。”鲍元朗看着抱着几页纸读得津津有味的施天羽说道。 “不是演义故事,是泰西的上古英雄传说。”施天羽头也不抬地说道,他专门从雇佣的翻译里找了一个,每天帮他翻译希腊神话。 “还不是一样。”鲍元朗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有些好奇:“他们的英雄是什么样的?” “很多,不过我最喜欢一个叫安泰的。”施天羽道。 “哦,有什么特别的?” “力大无穷,百战百胜。” 鲍元朗奇道:“还有不是这样的上古英雄故事么?” “我觉得他有点像我们的长生军。” “哦?” “书里说这个叫安泰的泰西英雄,是地母之子,只要他的双脚还站在地面上,他就会全身充满了力量,无论被击倒多少次,他都能重新站起来,身上仍保持着无穷的伟力。你看,是不是有点像侯爷的长生军?无论是在辽东、还是福建,无论我们被击败或是损害,都绝不会让我们的力量稍稍减少,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这个意思。”鲍元朗点点头:“这个叫安泰的英雄岂不是天下无敌?” “是的,当他还站在大地上的时候,他绝不会被击败。” “我想也是。”鲍元朗笑起来,片刻后又忽然皱眉问道:“你说——‘他还站在大地上的时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哈哈,”施天羽笑道:“这个英雄最后还是被击败了。” “他离开了大地?” “是啊,当他不再与他的大地母亲接触后,他失去的力量就再也不能恢复了,所以他被击败、杀死了。”

晚上,许平见到灰头土脸撤退回兰阳的孙可望和李定国,许平问道:“你们那边如何?打死多少官兵?” “肯定不到五十,不知道有没有二十。”孙可望摇头叹气:“新军的盔甲太厉害了。” “我们俩损失了六、七百人。”李定国和孙可望对新军的盔甲印象非常深刻,李定国由于见识过许平的武器,所以对火枪倒没有感到震惊。 听许平叙述过北面的战事后,孙可望喜道:“大胜啊,这是大胜啊。” “孙兄,今年河南一定不能饿死人。” “哦?”这话让孙可望有些奇怪,他不太明白许平怎么会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还有我的很多部下,他们和孙兄、李兄不同,我们身上叛徒的污点,恐怕永远都不能抹去,无论如何,我们把剑指向了我们的师长。”许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惆怅:“千秋易过,我们的恶名难除,请孙兄无论如何,都要保证河南的百姓免于饥寒,如果还有人饿死的话,我就再也没有可以聊以自慰的借口,在没有可以开解部下的说辞。” 孙可望轻轻点头:“放心吧,许兄弟,包在我身上。” “西营的兄弟从来没有遇到过新军这样的对手,”李定国感到有些美中不足:“若不是田兄弟贸然出击,新军定会败得很难看,唉。” 人死为大,李定国没有再多说什么,让他感到庆幸的是,数百近卫营的士兵和无数闯营官兵因为这个错误白白丧命,幸好西营随后的反击总算挽回了前面的过失。此次选锋营和赤灼营的失败,让河南新军损失了三成左右的战斗兵,现在闯营的实力和新军的实力已经拉平,而闯营仍然具有防御的优势。 “西营的士兵非常勇敢,但是缺乏训练,对抗新军的时候仅靠勇敢是没有用的。” 孙可望、李定国也是这么看,他们手下的士兵远比近卫营士兵从军时间长,但缺乏系统的训练导致他们只能凭借之前与官兵作战的经验来战斗。很多时候只要气势够强,官兵就会被吓跑,但新军显然不同以往:“我们西营,打算按照和近卫营一模一样的训练方式来整顿,许兄弟以为如何?” “我认为非常好。”不过许平不主张立刻进行全面整编,因为士官不足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如果近卫营士官水平和新军相当,那么这场战斗本应该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九个月、数十场战斗、严格而且不中断的训练,把一个农民变成合格的士兵差不多是足够了,但是士官还是要差一些,许平觉得手下的果长普遍存在控制力不足的问题,不过如何解决他还没有想好。 “我这次缴获了两千套盔甲,分一半给你们吧。” 这些盔甲许平毫无兴趣,更不打算花工夫去修复,可手下的黑保一对这些盔甲非常眼馋,打算用来装备他自己的营。许平认为,在新军火力面前,有没有盔甲并没有大的区别。不过黑保一觉得有盔甲总比没有好。 “我想要火铳。”李定国对火枪的兴趣更大,他们的远程武器对新军基本没有影响,这让李定国非常恼火。 “我手里有两千支燧发枪,刚刚又缴获了八百支枪,刨除损坏的,应该还有两千六百支。”许平掰着指头算算,这批火枪已经足够他装备近卫营:“我把五百支火绳枪都给西营吧。” 见李定国摇头,许平连忙解释道:“这个燧发枪得练习,我骤然给你好枪,西营的人也不会用。” 许平手下所有的士兵,包括现在拿长矛的士兵都受过训练,为的是一旦陆昱帆送来了军火立刻就可以让士兵使用它,宁可让人等装备,不能让装备等人。 “我知道得练,我看见你天天都在练。”李定国还在摇头:“我的意思是你光给枪不行,我还要人,而且不是借。” 许平失笑道:“李兄未免太贪心了吧,近卫营借军官给西营训练没问题,但……。” “你是闯营大将军,不是近卫营营主。”李定国指出这次他们哥俩到河南来之前,李自成吩咐他们要听许平统一指挥:“你让我们哥俩去打送死一样的仗,我们可没皱一皱眉头。” 许平哑口无言,他想了想道:“不是我小气,现在近卫营也人手不足,如果拆散战力会打折扣,而新军还在我们对面,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李兄你看这样如何,我先组织一百人的一个队给你,让他们帮你练兵。” “至少两成得是果长。” “放心吧,我给李兄选二十个精干士官,加八十个老兵。” “说好了不是借!” “好吧,不是借。” “也好,”李定国很爽快地答应了:“就是类似近卫营的那个教导队?” “是的,这队人就叫西营教导队好了。” 取胜之后,许平没有坚守兰阳反倒主动后退,他派孙可望领着四千人返回开封监视城内官兵,派李定国在开封和兰阳之间监视新军,自己则领着近卫营位于两者之间以便来回增援。 八月二十二日,明廷的援军陆续抵达,归德府内已经云集两万多明军,朝廷有人甚至提出将中都凤阳的部队抽调一部分到河南战场。 许平倒不是很担心中都的明军,有过一次凤阳皇陵被掘的先例后,明廷就不太可能动用凤阳的部队,眼下季退思还在山东流窜,这种可能性就更小。由于在山东的新军只有四个营,所以贺宝刀对季退思没有什么办法,他的部队被严令要保证漕运畅通,所以机动兵力只有一、两个营,用这样少的部队去进攻季退思是非常危险的。 贾明河的动静一直让许平很关心,每天都有大量的情报送入许平军中,受到兰阳一战的鼓舞,开封府农民更加踊跃地为闯营打听军情。看来兰阳失利后,贾明河已经没有继续强攻的打算,他必然会请求派来更多的援军。京师还有三营新军在整编中,如果他们南下,无论是投入河南战场还是山东战场,都会取得决定性优势。幸好许平还有时间,就算新军立刻请求出兵、朝廷当场批准,没有两、三个月新军也到不了河南。 “眼下朝廷还倾向于用这三营新军拱卫京师,不过经不住镇东侯常年累月地活动,他们南下是迟早的事情。”每次和参谋们说起这个问题的时候,许平都是忧心忡忡:“就算不让他们南下,只要朝廷同意新军扩编,那新军的实力也会迅速地增长。” 许平对自己的参谋部一向是充分信任的,对他们的工作并不过问,这样他的参谋们无论是自信心还是工作能力都得到不小的提高。周洞天就指出:“如果两个满员的新军营来打我们,我们可以抵挡,西营能够继续封锁开封,但是三个营来我们就很吃力了。” “所以必须要让新军尽早动手,要在朝廷下定决心让三个预备营离京前动手,我们才最有利。”许平下令包围开封的闯军放开一个缺口,让开封的信使能够把消息送出去:“开封城内的粮食已经不多了,明廷越焦急,那么就越会催逼新军,这样我们才能找到机会。” 二十七日,狼穴。 兰阳的战报送回新军参谋部后,金求德就变得十分忧虑。闯营中这些对新军战术非常了解的军官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而且燧发枪显然已经泄露出去了,闯营里竟然会与新军在同一时间装备这种武器,确实让新军参谋部十分震惊,这大大削弱了新军铠甲的优势。 “许平是怎么得到燧发枪的?” 金求德的这个问题李云睿可回答不出,军情司的负担很重,山东、河南那里都不轻松,而福建理论上应该是福宁镇在照看,军情司隔着十万八千里,想管也无从谈起。 李云睿反问道:“能不能把制枪的工匠圈起来?” “没可能。”金求德断然说道:“朝廷是不可能同意福宁镇垄断所有军器生产,现在朝廷宁可让商人造兵器然后买,也不愿意把武器制造的权利下放给福宁镇。” “能不能让大人去和陈、魏两位大人说说?” “他们可不是侯洵,他们是大人的盟友,不是大人的手下。”金求德冷冰冰地说道:“何况他们还要从中拿钱,那些去福建的官员估计已经给过他们孝敬,怎么可能同意把他们一下子都撸下来,除非干脆交给工部,把所有的工匠都抓来京师由工部负责生产,可是这样我们能答应么?” 李云睿无话可说。 “对山东的补充暂时停止。” 山东一带的战斗并不激烈,东江军不敢进行任何正面对抗只敢打游击,整整几个月的战斗,山东的损失不过数百人,其中病倒的比战损还要少。和上次不同,新军这次是和友军分开行动的,进军路线绝不重叠。新军每占领一地,就会安抚百姓,帮他们重建家园。当然,朝廷马上就会向这些从叛贼手中解放出来的地区派遣地方官,不过在地方官到达之前,新军有相当长的时间给百姓留下好印象,然后抢在地方官抵达前离开,会有友军部队来保证这些地方官的权威、并执行他们的命令的。 金求德对兰阳一战很不满,如果不是杨致远还在生病、贺宝刀抽不开身,他真想立刻解除贾明河的指挥权,如果老老实实地向开封推进,那么损失不会这样大。对此镇东侯倒是显得很宽容,他称贾明河的计划如果能成功,那么确实是最快的方法,比老老实实正面进攻损失还要小,而且不会给未来留下后患。 “可是他没成功,对不对?”当时金求德这样反问镇东侯。 镇东侯替贾明河开脱,使得金求德很不满。不过许平这个祸患的出现,金求德要负主要责任,金求德感觉镇东侯知道这一点,但是没有点破或是责备过他,所以既然镇东侯不追究贾明河的责任,他也就不说什么,毕竟更紧迫的问题是如何给河南的新军补充兵力。 “等到大人说服了朝廷,再抽调一两个营去河南,就什么都解决了。” “如果朝廷同意派出更多的营的话,我觉得应该从山东抽调部队去河南,然后让新派去的营顶上它们的位置。”今天杨致远抱病来到狼穴。 “为什么?” “因为许平的部下已经打了很多仗了,而我们的营里大都是才训练三个月,连血都没见的新兵,至少山东的部队已经和季退思他们摸爬滚打过几个月了,就算没打过几仗,可是胆子多少练出来一些。” “以前在辽东的时候,我们营里也大半是才训练三个月的兵,建奴打过的仗比闯贼要多的多。” 杨致远摇头道:“可是当时并没有那么多,建奴也没有仿效我们的军制。” 金求德知道这话的很有道理,但辎重的运输、部队的调出和调入,都需要和地方上的沟通、都需要时间,也都是麻烦,而且还不能瞒着朝廷擅自调动,这就意味着更多的麻烦,给对手更多的时间。 杨致远说了没有多久,就因为不舒服早早离开,屋内再次只剩下金求德和李云睿。自从和金求德成为亲家后,新军的事情镇东侯就更少过问,金求德的意见总是能得到批准。 “必须立刻向河南派出援军,开封的闯贼必须立刻被消灭。” 李云睿的口气很坚定,之前赵慢熊就主张,新军要和明廷有意识地拉开距离,让百姓意识到新军和官府的不同,现在金求德也是这么做的——他希望官府的暴行,反倒能激起百姓对镇东侯仁德的怀念。 杨致远将其称之为“痴心妄想”,可金求德觉得很有道理,当一个人被逼得走投无路地时候,难免会幻想那个对他不算太坏的人会是更好的主人。不过,这需要把人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让百姓亲眼看到义军被轻而易举地毁灭,丧失对义军的全部期盼。但如果义军不能被毁灭的话,那么百姓心目中的印象就会是:新军把残暴的地方官送了回来;而不会是:新军好,官府坏。 “是的,”金求德感到很疲惫,此前他很希望朝廷感到新军兵力不足,因此山东战局拖得旷日持久他一点儿也不着急,甚至很高兴季退思这样识趣。终归有一天,朝廷会承受不住压力同意新军继续扩编。不久前,金求德甚至奇怪插汗为什么会变得这么乖,再也没有入寇的企图了,不然北虏若是把北面的官兵打得叫苦连天,朝廷就不得不考虑增派新军协防。可现在,兵力真的是捉襟见肘了,金求德开始抱怨季退思为啥不尝试着打一两场会战,同时为北虏随时可能的南下而日夜担忧。 “贾明河来信说,开封府到处都是闯营的细作,他开始杀了一些震慑宵小,但效果并不好,闯营的细作和河南的百姓混在一起很难区分,这个怎么办才好?” ——姓李的你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吗?而且这明明是你的事。 金求德没有把心里话反问出来,而是举例说明:“就好像当初在复州一战时,大人担心跟在我军后面的百姓里有细作,当时大人是怎么办的?凡是敢跟随在我军身后的一律格杀勿论。贾明河他现在首先要想是我们新军的官兵,要考虑他们的性命安危。” “但是大人恐怕不会发这个命令啊,杨致远会激烈反对的,更不用说为了防止军情泄露去屠戮周围的村民和我们新军目前的策略不合。” ——你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么?这里明明只有你我二人。 金求德看着眼前的老同事,二十年前这个人并不是今天这样溜肩膀、没担待。 ——赵慢熊总是躲得远远的,什么权都不要,什么都不想知道,这头狐狸最阴了。而你这个家伙知道的比谁都多,该知道你都知道,不该知道的你也都知道,当年一看到有个护身符后你就攥得死死的,说什么也不撒手。是啊,现在有家有业了顾虑就更多了,可难道只有你有妻子儿女吗?二十年前,我也觉得只要能青史留名,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 “这事用得着告诉大人么?我是参谋长,我来发这个令。”金求德往座椅背上用力靠了靠。 ——自从我坐上这个位置,就没想最后还能不能活,但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他陪我走这条路……当初大人想让我儿子去当那个直卫指挥使,我拼死也要推辞……只是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那时我也就是存个念想罢了……后来我瞒着大人在山东把事情全搞砸了,但大人却如我所愿……大人的意思我心里明白的很,无论我最后怎么样,大人保证善待我的子孙……谢谢,大人,属下没白为您卖一辈子的命……以后大人若是需要完美无暇的名声,若是需要有人出来承担罪责,属下绝不会惜命推辞的。 “如果什么脏活都要自己来干,那还养狗做什么?”金求德叫道:“朱元宏不是也到河南了么?他不会打仗,难道现在连杀良冒功都不会了么?”

京师 金求德还在忙碌于兵员和军备补充问题。 教导队在进行实验后,强烈建议在未来面对闯军许平部时放弃铠甲,他们还建议停止盔甲的生产,理由就是燧发枪肯定会大量出现在战斗中。但这个决定是不可能做出的,毕竟那些不使用火枪的叛军数量更多,铠甲肯定要作为常设装备。 选锋和赤灼两个营总计六千人,兰阳一战他们损失了两千名士兵,哪一个营的损失都已经远远超过两成的警戒线,按照条例,这两个营都需要撤回京师进行修整。可是眼下政治上的理由压倒军事,朝廷是不可能接受新军在损失两千人后就把四千人调回来的。所以金求德让贾明河先把赤灼营的步兵填补到选锋营里,借此恢复战斗力。但是赤灼营的残部也不能大模大样地调回来整编,不然营官肯定会被御史弹劾,所以金求德决定把留在京师的三千营的五个步队发给赤灼营,让赤灼营的队官回京师转隶三千营当队官。 经过这一番折腾,总算是解决了补充兵员的问题,调动几百人回来也不会引起御史的注意。不过,镇东侯看到这个计划的第一眼后就直言不讳地说道:“这严重违反补充条例。” “我难道会不知道吗?” 金求德并没有把这句牢骚说出口,因为他很清楚镇东侯这句话不是在指责他,同样也是句无可奈何的牢骚。 复杂的转隶导致官兵默契度下降,选锋营的战斗力短期内至少会因此下降两成,而补充给赤灼营的五个步兵队虽然是成建制的部队,但队官却要面对新的上司和参谋,他们和赤灼营的工、炮、骑也没有默契。 这些问题虽然麻烦但还是可以解决,只要花些时间就行。 问题就在于没有时间,而金求德却以为他有——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 得知新军进攻受挫后,楚军的黄守缺也变得有些消极,不再像以前那样天天催促郁董出兵。和黄守缺恰恰相反,郁董现在变得十分积极,每日操演士兵、修缮武器,还把辛苦筹集来的大量粮草毫不吝惜地发下去,让士兵们每天都能饱餐两顿,并传令部下随时做好出征准备;“贾帅随时都可能给开封解围,我们汴军不能落于人后啊,若是贾帅大胜我们就得立刻出击追歼闯贼。” 部下中有不少人不像郁董这么乐观,新军初败给他们很大的震撼。 “许贼嘛,看来起码也是道童一级了,天兵天将还有个不小心的时候呢。”就是在郁董心目中,许平已经从坐骑上的虱子连升三级,成为登堂入室的人物:“不过师侄就算再厉害,难道还能狠得过师叔么?除非他是黄候的得意弟子,学去了黄候的不传之秘,不过若真是如此,许贼又怎么会叛出师门么?所以,放心吧。” …… “京师的三营新军无法南下,”陈哲翻动着朝廷的邸报,和大家讨论着目前的局势:“我们暂时要对付的,还只是两个营的新军,没啥大不了的。” “赤灼营没有返回京师是什么意思?”许平对此感到很奇怪,朝廷的邸报上说仍然是三个营在河南镇压闯贼,而许平早就发现对面新军中没有赤灼营的影子。 “难道他们也仿效我们建立营教导队了?”陈哲显得有些紧张:“这可不是好消息。” “也没有听说京师的教导队取消啊,”余深河插话道:“或许是新军在玩移花接木,把别的营的步队拨给赤灼营。” 周洞天相对比较保守:“这好像不符合新军的补充条例。” “是不符合,不过把赤灼营的残余拨给选锋营显然也不符合。”闯营已经侦查到了新军的内部转隶,现在他们都很知道现在的选锋营吸收了赤灼营的主力,余深河道:“事急从权,我看贾将军是无法遵守条例了。” “嗯,余兄弟说得蛮有道理的,”许平觉得余深河多半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之前新军顽固派声音那么强还是因为没有压力:“所以河南还是会有三营新军。” “等新的营赶到河南后,我们的西营也就练得差不多了。”除了那一百人外,李定国还借走了大批近卫营熟练士官帮他练兵,李定国打定主意要让他的直属也尽快新军化——或者说近卫营化。李定国深知仅有火器是不够的,他还需要与之配合的军制。闯营是就地募兵,营属教导队训练,新军两营在静坐的时候,近卫营和西营一直没有闲着。所以只要没有新的营编制来河南,许平就不太害怕:“我一直非常奇怪,侯爷为什么一定要采用总教导队的模式。” “卑职记得大人你曾经说过,在长生岛的时候,侯爷这样处理并无不妥。” “是啊,问题是现在早不是在长生岛了。”许平脸上有些不解之色,镇东侯的条例,很多条都让许平回味无穷,每当他想明白一个条例背后的思虑之远时,心中的骇然都是难以形容:“这个总教导队的好处,我想了很久很久,实在不如营教导队啊,既然我能想到,侯爷怎么可能想不到?” 周洞天立刻答道:“只能说明侯爷背后更有深意,大人还没有领悟。” “侯爷当初建立教导队这绝对是高瞻远瞩,但总教导队相比营教导队,只有两点益处,第一,能训练出一批遵守同样条例的官兵,可以让各个营下辖的官兵自由转换外;第二,大大减轻营的训练负担。但,第一点,天下这么大,怎么可能不同营之间可以来回换人?再说,这也可以靠制定一个各个营的教导队统一使用的规范来解决;第二点,固然是大大减轻了营的训练负担,但教导队到营的补充时间大大增加了,而且各个营到底需要多少兵力补充,事先无法预测,一旦遭遇大的失利,急切之间就无法补充上足够兵员。”许平暂停了一下,环顾周围:“你们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陈哲附和道:“不光是这个问题,从京师到山东就要走一个多月,从山东再到河南又要好久,更不用说转战天下了,这么长的行军时间,营有相当充裕的时间训练部队。而且就是大人你说的,由营来掌握训练要好得多,营很清楚自己需要多少补充,新军损失后要上报教导队,然后招兵、训练,实在是耽误时间。” “而且从常理看,当初侯爷肯定是为救火营准备的教导队,自然而然,这个队就应该配给救火营,为什么侯爷会想到把这个队独立出来呢?”许平越想越迷惑,这个不解困扰他很久,因为这些不解所以他选择把教导队配属给营,既然现在有了讨论的气氛,他就把所有的疑点都统统倒出来:“就好比那个战棋,我说如果要有用,必须大伙儿得会飞剑传书,最好连探马也人人都是剑侠,一看到敌人立刻飞剑报信给参谋司,然后由参谋司即时推演战棋,再飞剑传给前方……这个总教导队,如果真有飞剑的话,益处就放大了,嗯,奇怪啊,好像侯爷设定条例的时候,总是认为这世上真有飞剑这种东西似的,而且能普及到全军。” 几个部下都听得目瞪口呆,不过一时间他们也说不出许平不对在哪里,而且许平还在继续:“不光要有飞剑,还得有一种法宝,那种缩里为寸的东西,而且得很大,能把成千上万的军队,一眨眼就从京师运到前线,这样总教导队就会比营属教导队强得多,因为营没有时间行军、训练,而是一刻不停地在战斗,嗯,不一定一眨眼,但是一定得在几天内就能把部队从京师送到前线,新兵几乎是随时练好,随时就能补充给前线受损的营……战斗也是越激烈越适合建立总教导队,最好一场战斗就能打光几个营,十几个营,每个月,甚至激烈的时候每天都有数以十计的营被重创,前面受损的营战后立刻飞剑传书给京师报告战损,几天内就用缩地法宝把补充兵运来,这样就肯定得组建总教导队,只有这样总教导队才会变得不可或缺。” 许平说得自己都愣住了,他把自己思路重新审视了一遍,到目前为止,那本征战之源上的条例他一个也没有用。大部分许平还没有想明白,一些想明白的许平没有照搬而是吸收了原理,但有几条似乎也有类似的漏洞,而且是许平觉得根本无法解决的技术问题,他大惑不解地说道:“如果这就是侯爷的深意,那我就彻底想不明白了……”许平常常感叹镇东侯智能见万里之外,却想不明白为什么有的时候会看不清咫尺之内。 …… 拿到京师的急件后,贾明河的脸色变得更阴沉了。失利后就有圣旨来斥责,并要他立刻协同各路明军给开封解围。今天新军参谋部的加急信件又到,说更严厉的圣旨已经在酝酿中,新军参谋部希望他无论如何打一下,哪怕稍微前进一步有个交代也好;但同样,参谋部叮嘱河南新军应避免损失过大的作战行动,就是小规模交火作战也最好尽量避免,从京师向河南调遣部队耽误时日,而且军队频繁调动难免惹人非议。总之,参谋部既需要河南新军打一仗交差,又希望不要浪费兵力,好在援军抵达后集中兵力以一次会战解决问题,这就需要贾明河见机行事。 问题是贾明河无法前进。他刚在兰阳建立一个坚固的营地,此时与他一起驻扎在这里的只有鲁军朱元宏部五千余人。贺宝刀因为严重信不过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所以把他踢出漕运一线,结果河南巡抚被朝廷催促提供援军时,又把这支闲置的部队打发来河南。在贾明河身边的这支军队,只能从事打仗以外的协助工作,现在他不但要保护这队友军,还要保护已经运送到兰阳的二十万石粮食——这是准备送给开封的,万万不能有失。 从这里到开封之间到处都是闯军的眼线,在宿营区还好,周围村庄慑于朱元宏的威名逃散一空,现在不会走漏太详细的情报,但只要明军一移营贾明河估计对面马上就能知道;而他却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闯营到底有多少兵力,更不知道都躲在什么位置。 闯营许平部就躲藏在阴影里虎视眈眈,贾明河觉得此时强行给开封解围非常危险。几天前赤灼营的步队残余刚刚返回京师,现在赤营是个没有步兵的空架子营,而选锋营正在竭力消化刚接受的部队,战斗力也受到损害,贾明河能拿得出手的只有山岚营一旅。 “至少等到拿到三千营的五个步队吧。”贾明河喃喃说道。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那两千士兵这个月里肯定到不了,下个月都未必。对面的许平修筑了棱堡、壕沟防御体系,似乎还不止一个,对这种防御工事的威力贾明河有着很深的印象,它是新军教导队的骄傲,和强大的步兵方阵被并称为新军两**宝。 现有的两个营,在近卫营处于防御时未必能压到对手,棱堡,大大削弱了新军的炮兵优势,贾明河不想用一场惨败来再一次证明这种防御工事的强大。 “大人,或许我们可以考虑攻打一下杞县。”说话的是魏兰度。 “杞县?”贾明河完全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开封在兰阳的西面,而杞县在正南,去杞县只会离目标越来越远。而且杞县有一支闯军在把守,许平在内线,新军在外线,等贾明河移动到祀县,许平很快就会跟过来,新军还是要跟近卫营硬碰硬,去啃对方的防御体系。 “反正只是要我们稍微打一下。”魏兰度对着地图解释道:“打下杞县就可以说我们正在协助河南归德府的汴军作战。而且,打完杞县以后我们就说下一步策划进攻陈留,这样就可以拖些时日,等朝廷再催促的时候,我们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朝廷会同意我们不打开封打陈留么?”对此贾明河还是抱有怀疑。 “我们可以找理由啊,就说我们从陈留进攻不但可以打通粮道,还可以切断闯贼的退路,把他们一网打尽。这一来一往的书信就要好些天,朝廷上再吵些天,我们再辩解几次,一个月就过去了,三千营的五个队也就差不多到了,这次我们稳扎稳打,一定能给开封解围。” 贾明河点点头,心里已经同意了这个计划。他打算立刻写一封信给黄石,贾明河对黄石忠心耿耿,多年来无论有什么麻烦,黄石总是会替他解决的。 只是贾明河还要把这个计划做得仔细些。他把三营的参谋找来一起研究,大家都认为问题不小,最主要的就是怕许平闻讯带着近卫营赶去,给新军找麻烦。 “如果我们只出动一个营呢?”魏兰度道:“我的营完好无损,立刻就可以出动,剩下的部队用来牵制许平。” “只有一个营的话,兵力未免有点单薄,如果投入巷战的话,损失不好估量,我们只是象征性地打一下,拿下杞县给朝廷一个交代,让他们花些时间扯皮,可不能把一个营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打残。” 对此魏兰度胸有成竹:“我们可以让归德府的部队参战。” “汴军的郁总兵眼下离杞县很近,他手下有五千兵马。”一个参谋对贾明河叙述了郁董的战绩,他在河南前期的交战中独树一帜,似乎表现得很不错;“后来被许平部击溃,这应该不是他的能力问题。” “确实打得很不错。”贾明河颌首道,紧接着再次称赞了一句:“他被许平击溃很正常,我一点儿都不奇怪。” 受到鼓励的参谋们接着就道:“左帅手下的黄总兵也带着八千人和郁总兵在一起,黄总兵急着立功,郁总兵憋着报仇,我们就联系他们吧。” 现在李定国已经和朱元宏部在两军控制区的边缘地带发生过几次交战,新军也为了协助友军而参与作战。李定国作战非常积极,他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适应新军制的机会,那些从近卫营借来练兵的官兵也被李定国一起投入战场,西营和近卫营教导队就在近旁,这种消耗战对闯军来说并无什么压力。 可新军很快就感到难以为继,每一个消耗的士兵都需要等待来自京师的补充,已经派人去和其他友军联系的贾明河不得不下令收缩防区,减少和闯军的接触。失去了新军的支持后,朱元宏部的活动范围迅速缩小,幸好河南百姓不敢搬迁回来,所以在这些无人区两军拥有接近的情报能力。 许平对李定国的行动非常支持,并派出部分近卫营到前线与西营协同作战,两军随即爆发了多次激烈的小股冲突,两军的巡逻队都付出了上百人的伤亡代价。结果就是贾明河把朱元宏部调到靠东的地方保护在后方,而新军两营则进一步缩小巡逻范围,由于离新军军营非常近,李定国无法再发起什么挑衅行动,两军控制线上出现了短暂的平静。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