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卷,七尺居士

作者:小说

飞行器激发的声音,完全是由其速度决定的。 满华山都是高来高去的人物,对这种标志性的声音自然不陌生,大部分人甚至一经耳朵就能判断出来,这种声音代表的速度究竟是多少! 故而,尖锐的声音一出,满华山为之一静,那些对杨帆、沐惘、河沅沅三人虎视眈眈的家伙,不约而同都停下了脚步。 不能比,没法比,差距太大了! 山都之外的其它幻都,个人实力固然比山都强出了一大截,可简单粗暴的环境也养成了他们不习惯配合的毛病。 将对将,兵对兵,钉对钉,铆对铆,高手自有高手磨,自感不是对手的通常不会瞎掺和。 尖锐的声音震慑了追兵,也引起了瑞格斯的注意,看到载着三人的锥型飞行器在空中拖出来的虚长幻影,冰王目光一凝,果断放弃了与海王的争持。 寒光一闪,他身结与杨帆类似的子弹型寒冰外壳,同样向山都保护区如浮光掠去。 他的速度比杨帆的天雷能量引擎差的多了,引天雷下地的能量,的确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不过,他与保护区的距离也比杨帆要近的多了…… 一切变化不过发生在电光石火间…… 电光石火间,狐路听从了杨帆的劝告,带着五月通过传送门匆匆回转山都去了。 电光石火间,沐嫀依旧留在传送门处等待着。 “你在等什么呢?快走啊?”飞行在空中,透过监控系统看到沐嫀的反应,杨帆一边飞一边急道。 “你还没走,我不会先走。要走一起走!”沐嫀斩钉截铁。 狭窄的浮车里,河沅沅将沐嫀此言听的清清楚楚,先是一阵难过,旋即又是满脸羞愧,神情变幻,莫衷一是。 “喔~~~好快!”沐惘发出兴奋的尖叫,光溜溜的身体在杨帆怀里扭动不已,得费好多体力,杨帆才能控制住她不让她从窗户里蹦出去。 失策,真的是失策!虽然是电光石火,于杨帆现在的大脑来说,足以做出许多推断了,比如说……海王少主莫莫斯亚桑死的真相。 推理不难,只是以前没注意过罢了,杨帆一边反省自己,一边回道:“你先走,我们马上就到,前后脚而已,还差这一会儿功夫吗?” “一起走!”沐嫀盯着自主席台上飞起的冰王的身影。 “你先走!” 你来我往的推脱不过二合,沐嫀悠悠的声音传来:“不要再劝我了,传送门已经关了。” “该死!”虽然没有说破,杨帆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他没想到冰王下属的反应会这么快。 这是通过华山控制台的操作,因为并非水晶被取走,山都方向可以靠水晶坐标单向打开传送门,但是那需要庞大的空间能量,绝不是一时半刻能准备好的。 就这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冰王瑞格斯已经距离保护区很近了,冰王部的其它人没采取什么行动,冰王既然动了,他们一拥而上是对域王的侮辱。 “不能通过传送门了!你快跑,往11点钟方向,我赶去接应你!”一瞬间推断出事不可为,杨帆果断变更了策略。 两方汇合的最快形式自然是一齐行动,更何况如此做还可以避开远方的追兵。 “好!”沐嫀也不磨蹭,奋力蹬踏,身形飘起,就如骑着扫帚飞行的魔法师一样,执棍破空而走。 “哪里去!”此时冰王离山都保护区还有段距离,不过域王的威能的确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尚有千米之遥呢,瑞格斯猛然挥臂竖手,千米之外,沐嫀周遭寒意顿盛,禁不住连续几个寒战。 虽然是无差别的定点降温,而且施法距离在千米以上,那温度直降的幅度,竟然也有河沅沅开启了冰女神咆哮的档次,域王出手果然非同凡响。 沐嫀身体剧烈摇晃了几下,几乎就要不支落地,不过很快,她手里的屈长如意棍生根发芽,域器护罩出现抵消了同级力量的侵蚀。 不过,发动攻击的毕竟是老牌域王,与擂台上的将下没的比,而屈长如意棍里的域能连场消耗,更是所剩无几。 域罩张开仅仅三秒,棍子由根到叶开始有脱绿变白的迹象,显然已经无法支撑域力的侵蚀。 这个时候,冰王已经追进了沐嫀范围百米,而远方的杨帆,还在几千米之外。 抓住了一个!然还未到手,在瑞格斯感觉,这个极有可能是新生域王女儿的女孩已经是手到擒来。 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远方杨帆的距离本来可以更近的,是他半山腰停止了前进,才令得距离依旧保持着几千米的。 所以,志得意满的感觉维持不到一秒,强烈的毁灭感向瑞格斯铺天盖地而来。 这种感觉是那么突兀,那么的生疏,自他晋升域王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可是这一刹那,他重又深切的体验到了。 完全本能的,瑞格斯驾冰锥调转方向,一瞬间冲天而起。 突兀的方向调转,令得冰锥承压一侧水汽升腾,即便在域力的控制下,竟然也不可避免的汽化了,可以想见摩擦的剧烈。 不过,再剧烈的拐弯,也比不了下一刻的刺激啊! 刚刚完成转向,一道白光从半山腰的杨帆身处射出,跨越数千米距离,一瞬间就穿过了瑞格斯尚留在原地的残影。 白光拖着长长的尖啸掠过,那啸声尖厉的简直无法想象。 不过比啸声更无法想象的,是紧随其后的狂乱气流…… 气流最前端是如龙卷风一般的激旋气涡,横向的龙卷风,紧紧追蹑白光而至。 与普通龙卷风不同的是,这道龙卷风的前方最细,越到后方才愈加粗壮。 最开始仅有十来米规模,仅仅一秒钟过后,就扩张到了二三十米,再一秒钟,就是五六十米…… 冰王躲避的已经很快,但似乎仍旧不够,因为没过几秒钟,急速扩散的气流冲击波就已将他裹挟其中,狂暴的后续乱流前仆后继,仿佛大海里的波涛一样无穷无尽,竟让身为域王的他一时间也无法稳住身形。

接下来的事情走向,就按照维利亚桑最不愿相信的那种可能,坚定不疑的发展着—— 追杀自己的魍,显而易见是受到人控制的,与普通网游里的怪物boss截然不同。 雪上加霜的是,控制他的偏偏又是一位域王,自己不太可能短时间内搞定的角色。 假如对方真的是新晋级的新手,其实也还有那么一点可能,只要维利亚桑弃魍不顾,拼着两败俱伤最快速度将沐母拿下。 可是偏偏……沐母跟其它域王是不一样的,舍弃了所有攻击专研防御的她,或许对战起来根本没有能力,但是想在域王级的对战中坚守,那真是太容易了。测试文字水印1。 要知道,维利亚桑被沐父当球踢这种遭遇,这些年来她可是时时刻刻都在准备着呢! 魍拿她都没有办法,况域王乎? 沐父负责追杀,沐母现场调度,这样的组合其实还有缺陷,不过……边上不是还有杨帆的么? 维利亚桑悄悄的降低高度,暴风骤雨般的机枪倾泻就会立刻将之打回。测试文字水印4。 维利亚桑用水流镜像之术制造分身逃逸,杨帆一瞬间就可辨认出真假做出指引。 维利亚桑驱散了潮汐之盾还原为漫天雾气,试图遮蔽视野制造逃脱的机会,杨帆就拿出个叫做阳电子蒸馏炮的玩意,一瞬间将四周围的温度提高了百余度,飞快的驱散了水雾。 维利亚桑拼着一两件域器不要,强抗沐父攻击借力使力往海面坠去,杨帆便会瞬间具现电磁炮,一炮轰击截断维利亚桑的去路…… 追追逃逃不过数分钟,维利亚桑已经承受了沐父十余记攻击,吐血少说能有几升了,围绕在他身边的域器,也从最开始的八件,减少为现如今的五件。测试文字水印4。 维利亚桑郁闷吐的血比受伤吐的恐怕还要更多…… 一只魍百无禁忌的追杀,一艘龟壳船油盐不进的跟进,除了逃根本没有别的办法。测试文字水印6。 偏偏此地还是在高空之上,自己最熟悉的海流看的到摸不到…… 域王的强大,在于他们如同奇幻小说里的禁咒法师一样,可以发出无差别的超大范围攻击,而且是随时随地无穷无尽,当然前提是……周围有令他们发动攻击的条件。 一个离开了本源力量的域王,就好像是不能再放禁咒的禁咒法师,一身技艺十去其九!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几个域王各有自己划定的领地,相互不敢稍侵,因为处于领地中和居于领地外的战力天差地别。测试文字水印6。 虽然就算是离了领地,仅凭着自身战力,凭着手里的域器,域王依旧能傲视群伦不惧任何低阶挑战。 不过眼下显然不属于那类情形。 一路跑跑打打,追追逃逃,沐父不想数秒之后的事;飞树上其它人观看着空中战况,没什么心思留意别的;唯有杨帆一刻不停的看着海王逃亡的线路,计算着他将要掠过的海面…… 纵观大局的态度,也让他清楚明了的推测出了海王的意图:还真是蹩脚呀! 杨帆摇头叹息着,架起电磁冲击炮,对准了遥遥远方。测试文字水印3。 目光所见之处,那里空无一物,不过杨帆心如明镜,维利亚桑兜兜转转,似有意又似凑巧,将自己一行重新引回到了龟岛的附近海域。 海王被逼的根本不能下水,但阻止不了龟岛的海豚骑兵团上天啊,届时不仅有大票的援兵不说,趁着人多混乱,海王也有大把机会可以落回海中,返身厮杀或者通过龟岛上的传送门逃之夭夭。测试文字水印3。 怎么可能让他得逞!这般想的时候,超远距雷达已经反馈到了几十公里之外的敌人的讯息。 挪动炮筒,以无以复加的精确瞄准了对方,杨帆开了空前轻描淡写的一炮。 在电离层庞大能源的灌注下,属性极品材质极品的冲击电磁炮的炮弹出镗之初,速度已经可以达到光速百分之一的级别。测试文字水印6。 正是因为这样的超高急速,跟空气发生的剧烈到不可想象的摩擦,才产生了一炮之后,那恢宏夸张的灼热气爆。 不过也正因此,虽然更换了晶核子弹而非原来的骨弹,每发炮弹也根本飞行不了多远。 因为没有材料能承受那种超高速的冲击与摩擦,夸张的灼热气爆是以它们的飞快减速挥发为代价换得的。测试文字水印9。 I型子弹还好一点,可能能射几万米,II型子弹恐怕飞不出几千米就消磨光了,至于方才这发,则是最新的III型。 出镗之初采取纯流线接近极限光滑的设置,无摩擦无高热甚至都没有多少声音,就好像大海里的游鱼,可以轻轻巧巧排开水流,悄无声息的前进。 直到目标物之前,速度几乎不变,然后才在预设编码的影响下,一瞬间浮现表皮上的纹路,激发超级夸张的气爆,产生如初出镗时的效果。测试文字水印5。 炮弹一秒三千公里上,两方间距不过数十公里,0.01秒时间里,III型子弹便来到半空中整整齐齐,显然是接了海王讯息在此列队的海王部们面前。 相比方才,队列中又多了数股非同寻常的气息,大约是得了消息赶来相助的王将甚至域将。 不过……摧枯拉朽的无差别冲击面前,一切都是灰灰。 波及数千米方圆的灼热漩涡,一瞬间在队列最密集处暴涨开来。 当然危机降临之际,队列中所有人都得到了那毁天灭地的预警,但是……感觉到了是一回事,能不能避开就是另一回事了。 气爆最中心三百米内的,毫无疑问当场气化,尸骨无存! 三百米开外直到一千米处的,就看此人自身实力以及距离气爆中心到底有多远了…… 优胜劣汰适者生存,逃出来的三人当中能有一人吧! 一千米开外就是纯粹的波及区了,众人随着气流被推开,受不到什么致命性的损伤。 不过……这才仅仅是开始呀! 随着第一道白光闪过,接二连三的白光开始从天际飚来,准确的降临到那些四散奔逃至今仍未恢复神志的海王部们身上……

经过龟岛传送门的辐辏,横亘在高空的接应队列已有将近千人的规模。 其中八百是海豚骑兵,余下的有一百几十军,几十将,十几王,还有数名域将。 一千多号人啊,尽皆傻掉了! 这真真是飞来横祸呀! 第一道白光过后,一千人中没有了四分之一,而且死掉的多是高手。 他们被海豚骑兵围在正当中,第一波打击首当其冲。 然后是第二下,再死一百几十,第三下,又一百多…… 如是者六轮,白光停止了轰击,面色惨白的幸存者们尽皆分散的远远的,他们也看出来了,来无影去无踪的白光专向人群最密集处轰击。测试文字水印8。 能活下来的,都是侥幸没有扎堆逃逸的那些! 幸存者们惊魂未定,就算白光停止了轰击,他们的自由扩散运动也没有稍停。 有好事者这时候粗略统计了下人数,剩下的已不足百,而且……高手几乎一个都没有了! 在混乱的战场上,高手自有一种聚集效应,因为他们会给同伴们带来安全感,而这,恰好也成了方才乱况下的夺命符。测试文字水印4。 细细观察过远方那一片狼藉的领空,杨帆微微淡笑,仿佛刚刚拍死只蚊子那么轻描淡写,然后,电磁炮炮口微转,雷光再闪,夺命炽芒自高空斜插海底,溅起了惊涛骇浪! 当然,钻入海底之前,炮弹中途还经过了一处无比坚硬巨大的甲背,本来该被称之为龟岛的地方。测试文字水印1。 III型始发,临近目标之际,I型释放,巨大海龟的甲壳虽然非常坚硬,也挡不住这等强度的攻击呀! 这一炮于是就从海龟背脊正中钻入,从海龟下腹后方钻出,在海龟身上生生凿出了个方圆百米的血窟窿,理所当然,本应存在的传送门也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冲击波引发的海浪高达数十米,数十米的海潮,被巨大海龟流的血尽数染透了,远远看上去,简直是一片血池地狱。测试文字水印5。 不过,海龟的个头实在太大的,即便受到这样的打击,竟然还未立刻就死,在海水当中翻腾挣扎着,嘶吼声惊天动地! “乖乖隆滴咚……”距离高空队列和龟岛都还远的地方,海王仙风道骨的李姓顾问乘在棉花糖一样雾气里,遥遥看着天空海里的惨状,狠狠抹了几把汗。 “怪不得早晨起来就一直脸红耳热,心神不定,给陛下卜的死签感情是真的呀!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开溜吧……” 远方里的情形,除了杨帆没有人知晓。测试文字水印2。 只维利亚桑有所感应,心中狠狠咯噔了一下。 那么一大票人聚集在龟岛上空,自然不是无缘无故的。 联络卡可用范围有限,他们海都又没有像山都那样的量子通讯器,那些人,其实是维利亚桑利用仅存的数件域器遥控召集的。 白光闪过的一刹那,他们的手下们辐辏的核心,就是一件他打算用来临场指挥的域器…… 所以,域器第一时间被摧毁之后,接下来的惨状维利亚桑根本无法看到。测试文字水印9。 一边应付着追杀,一边提着心吊着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抽出空隙来,打算操纵另一件域器穿过传送门看看龟岛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传送门失效,传送不能! 海王心中隐隐约约生出不妙的预感,可是他终是无法想象,对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要知道,那群人里有他最得意的手下,有久经训练音杀叠加威力无匹的海豚骑兵,假如在大海之外的地方,对方做好了准备待自己去攻,自己都没有一时半刻就能把他们拿下的把握呢! 因为对下属的战力有如许自信,虽然疑惑,虽然不安,海王还是强自压下这些负面情绪,强打精神向着远方的“陷阱”前进。测试文字水印5。 一路追,一路逃,众人的平均速度大抵有两倍音速秒奔700米左右,与龟岛的距离是三十几公里,三万几千米,一分钟左右便到。测试文字水印7。 一分钟后,龟岛上空的一切终于呈现在海王面前。 一百多海豚骑士这时候已经停止了自由扩散,不过两两之间还是至少保持着数千米的间距,在半空中唇白齿红的面面相觑。 巨大海龟仍没有死透,还在海浪中挣扎,一波一波殷红的壮观的洪峰因为它的挣扎激荡扩散着…… 原本生活在龟背上的村落里的平民,有的奋力附着在巨大龟壳的背上,更多的则已经失手跌入海中,在龟血染透的海浪中挣扎着。测试文字水印1。 哪怕他们多是水族,大海就是他们的家,在这样的无妄之灾面前,他们跟普通的溺水者也没什么两样。 “怎么会这样!”海王的咆哮惊天动地。 沐嫀四人只看到巨大海龟的翻腾、海中岛民的挣扎,已经觉得超级震撼,殊不知道,海王真正在意的,是空中那寥落惨淡的队列啊…… 本来至少应该有一千人规模的队列啊,那些人现在都跑哪儿去了?消失了?叛变了?隐身了? 海王一颗心拔凉拔凉的,不过再如何失落,他也绝没有想到,那答案会是“被干掉了”! “陛下!他们都死了,陛下!”看到君王驾临,半空中的散落骑兵们就好像找到主心骨一样,泪水长流哀嚎恸哭起来! “怎么可能被干掉了?沙将军,黑将军,龙将军,他们都上哪儿去了?” 维利亚桑犹自不信,一干下属痛哭流涕:“都死了,几位将军都死了,就是几道白光突然闪过,然后……然后……” “白光?!”海王瞬间转向杨帆。测试文字水印2。 “没错,是我做的。”杨帆轻轻颔首,“统共九百一十三人,六个域将,十七个王,三十五将,一百六十军,六百九十五骑兵……” “不可能!”海王一口血喷出来! 一路被沐父打台球一样追杀着,海王吐的血也够多了,不过这一口尤其的大量,尤其的惨烈,仿佛刚才所受的伤,一下子全迸发出来了。 血点如雨下,凄厉悲壮,但沐父哪里管得这些,见海王身形滞住大喜过望,前所未有的倾力一击,轰然洞开护身海王令,结结实实打在潮汐之盾上……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