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之旅,第三十六卷

作者:小说

当然也有许多滞留山都的佣兵,非常不满山都的这种软性监禁,不过在山都放出非常时期,里世界内一切花销暂时免费的待遇后,绝大多数人也就平息了愤怒。 还有少数一些依旧试图闹事的,就被直接关进了山都地牢,这些人的意图显然不怎么单纯。 就连其它那些自由佣兵都一点也不同情他们,好吃好住的,还有免费的里世界玩,竟然还不知足,活该,死去! 相比于安抚佣兵,山都眼下的第一件大事其实全不是那些,令他们鸡飞狗跳忙碌不堪的,是他们需要在独孤古的远程指导下,完成沃登克里弗发电站的搭建。测试文字水印1。 因为一段时间里,山都将完全没有来自外部的晶核收益,没有晶核就没有能量,里世界无法维持,食物合成机停止运作,增压训练场失去功能…… 教育停摆,食物危机,连保持锻炼维持体能都成奢望,收缩性防御自然也坚持不了多久! 所以,在杨帆独孤古回到山都之前,山都人必须自己尝试组建这种最新的替代性能量源。测试文字水印2。 幸好,实现沃登克里弗塔的技术难度并不高,其在世界上的第一次实现甚至能追溯到上上个千年的最末一个世纪,甚至都用不到高等数学与量子物理的知识。 只要解决了常温超导与超大规模电容的材料性问题,当成中学生的一种科学实践都是可以的,这也让独孤古的远程指挥成为可能。 眼下也就只能这样了,因为完全没有别的法子! 以现如今杨帆的智慧,自然有许多的法子可以赶回山都老家去,不过无一例外……都需要用到传送门。测试文字水印5。 根据以往收集到的资料,赶往与此最近的村落,然后控制传送系统,瞬间山都去,或者是……使用自己最新研究出的晶核传送门。 虽然对其它幻都来说,山都已然封山了,于掌握了整个山都甚至包括万门之墟传送系统的杨帆而言,那根本不是问题。测试文字水印4。 是的,传送根本不成问题,有问题的……是海王维利亚桑的追击,尤其是……紧紧缀在了电磁飞车后方那把海王刀。 经由域王遥控的海王刀,虽然拥有源源不断的域力补充,毕竟是远距离操作,想要应付并不太难,甚至小丫头一人就可以与之打的难分难解,可是……那毕竟只是一件兵器。 一件兵器,一个死物,而且……是能活动可以飞会砍人的死物,它的操作者在很远的距离之外。测试文字水印2。 应付它的攻击很容易,摆脱它的纠缠却完全不可能,海王刀的本体是水,哪怕将之击破,也能够一瞬间还原。 最最可恶的是,它原来会有两种形态,一种是刀形态,可以用来砍人,一种是水形态,不能够砍人,但是近似于无敌,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将之驱散。 平常的追击过程中,它是刀形态,风驰电掣,时不时的会虚挥一刀给逃逸者们制造点麻烦; 可一旦所有人都合击它,好给杨帆腾出地方进行晶核传送门激活的时候,它就会变成水形态,无赖的跑进到传送门之内。测试文字水印3。 普通的异物跑进传送门是完全不会影响传送的,哪怕一件域器也是同样,但也不知海王维利亚桑都给海王刀做了怎样的技术处理,它一跑进去,传送门就会立时短路,传送不能…… 所以,无论是就近找传送点,还是展开晶核传送门,都完全不可能,一行四人只能乘坐磁浮飞车,在大海之上漫无目的的遨游。测试文字水印2。 磁浮飞车一瞬间的加速能到八倍音速左右,不过平均直飞只在四倍音速上下,每秒一千三四百米,一小时四五千公里的样子。 以这种速度,华山距离海滨两三百公里,两三分钟也就到了,马达加斯加四面环海,他们自然已经到了大洋上空,按照上个世代的叫法——印度洋。 这个速度绝对要超过域王全力奔驰的速度,不过……除了静止开始的那一瞬间加速,平均速度不如海王刀。测试文字水印8。 所以,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局面,磁浮飞车一马当先,海王刀缀在其后悠哉游哉的尾随,再远些的地方,海王维利亚桑不紧不慢的跟着,反正有海王刀指路,他不担心追丢。 磁浮飞车的动力来自天地之间,除了尖端与空间摩擦产生的物理磨损,几乎不消耗杨帆一点能量。 而海王维利亚桑呢……域王的能量同样是来自天地之间,几无精力耗竭的可能,所以这两追一逃,很快演化成了漫长的征途。测试文字水印1。 杨帆不能停下来,在华山的时候,他尚且干不掉年纪最轻的冰王,更别说被誉为第一域王的海王了。 而且,现如今自己在大海之上,在这样的地方与海王决斗,简直是不知死字怎么写啊! 杨帆也曾试过对付镰骷的法门,将乘客一个一个放下,让海王分身乏术,可是……或许海王的确分身乏术,但是海王刀分身不乏术的呀。测试文字水印5。 杨帆放下一个,海王刀就分身一个紧紧追随,以海王的速度与实力,先把这个落单者剿灭,再继续追踪杨帆本体没有一点问题……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海面上是海王主场,那么把他引到陆地上轰杀不就完了吗? 不要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镰骷人存在呢,一旦陆地上开战,势必会被镰骷人的巡逻船发现,到时候镰骷人的后援势必蜂拥而来。 压力当然是共同的,但在镰骷人的人海战术下,可近战可远攻的域王,与只擅长远功的杨帆,哪个生存力更好是显而易见。 假如为了应付无穷无尽的镰骷近身,杨帆不得不收起电磁冲击炮,以传统的战甲方式作战,在海王的压倒性优势面前,还能不能保住小命可就难说了。 更何况,身边还有三个拖油瓶呢…… 传送门不能用,假如甩不掉海王,通过传统方式回山都那就更加不行了。 幻都与现实空间都有固定的物体相连,以保证空间不会漂流远去,这个通道是每座幻都安身立命的根本,假如被海王感应到了那具体方位…… 即便现如今杨帆已算得上智慧通天,面对这样的局面,竟然一筹莫展。 幸亏,他们现在大海之上……

好容易将天空海上的海王部们归拢到一起,然后用晶核传送门将他们传到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地方,半天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时间已经接近傍晚。 “没有办法,既然如此,只能这地方将就一宿了!”打量着四周围环境,杨帆对沐嫀道。 携着沐嫀来到千数米高空,晶核延展成一方平地与沃登克里弗塔台,电离能量支撑着平台的悬浮,就如高空战场时模样。 杨帆再拿出一张空间卡来,取出里面奢华方便的三星级酒店房间卡,将其坐落于平台上,杨帆握着沐嫀的手缓缓步入房间。测试文字水印8。 沐嫀齿嗫下唇,红艳欲滴…… 房间的门户,在她步入之后悄无声息的关上了…… ……第二天早晨,杨帆拉着沐嫀,开始了真正的大洋之旅。 没有了海王追摄,杨帆将浮车速度放的极慢,距离海面极近,以高等级能力者的目力,仿佛海水就从身下流过。测试文字水印6。 也因为距离是如此之近,时不时的就由海族水类,不知天高地厚的从海水中窜出,试图将这怪模怪样的鸟类变成进肚的美食。 行进没有多久,杨帆和沐嫀就已经见识过了上个世代最恐怖的海中食肉类——巨鲨;上个世代只是传说,不过这个世代渐有变成现实趋势的传说级生物——龙。 巨鲨现如今的个头是上个世代的几十倍,依旧是海域之中的王霸级角色,一片三角帆样的背鳍掠过,无数的猎物四散奔逃。测试文字水印4。 至于龙吗,说穿了就是些形体巨大的海鳗类,过分粗长身躯,比上个世代强出许多倍的行动力以及生出了不少变异的形体模样,让它们像极了那传说中的生物。 对这样子的生物,杨帆既不会敬畏,当然更加不会客气,从巨鲨身上,取下了一块数米长短的巨大软骨,从海鳗身上,截下了一段一米多厚,数米方圆,肥腴滑嫩的火腿肉。 “绝对没有比这更上等的食材了,几米大的鱼翅呀,几吨重的鳗肉呀,可以烧着吃,焖着吃,蒸着吃,炖着吃,还可以包鳗鱼卷,切生鱼片……” 杨帆说的口水稀里哗啦,浮车的前座,他的大腿上,沐嫀已渐渐习惯了这种两人共乘一座的坐姿,目光全然被车窗外的景物吸引住了。测试文字水印1。 杨帆的手不自觉的在她身上滑动着,在那平坦的小腹,柔软的腰肢,光润的大腿上,并不带任何**之意,只是宅男特别迷恋这种触摸的感觉。测试文字水印1。 这才是生活,这才是谈恋爱吗! 昨夜里的高空借宿,杨帆和沐嫀其实并没有剑及履及。 谈情说爱是一个过程,是一种享受,既然没有四处猎艳寻刺激的打算,宅男自然希望两人关系能一点点的进展,由浅入深,由淡转浓,好好体验其中每一阶段。 两个人其实一宿躺在床上,只是手拉手着看星星,喁喁私语。 车外风光绚丽,车内气氛旖旎,一切都美妙的不能再美妙,一阵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袭来…… 杨帆浮车转向,瞬间加速,轻而易举避过了这次袭击。测试文字水印6。 观后镜中,粗有十几米,长在百米以上,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吸盘的丑陋触须迅捷的缩回到了海面以下。 “那是什么?”沐嫀情不自禁往杨帆怀里瑟缩了一下。 “哦,不用怕。”杨帆心花怒放将沐嫀揽在怀中,“那叫章鱼,以后又可以有章鱼烧烤吃了!” 弄清楚了逆反基因跟传染病的区别之后,杨帆其实已经研究出了数种法子,可以消除逆反基因的毒性,甚至可以同时不破坏食物的美味。测试文字水印9。 虽然新的文明宪章中,严禁人类为了食欲而捕食,不过自古以来,衣食住行,便是人类的最原始需求,几近于本能。 虽然食物合成机可以填饱肚子,里世界中可以模拟出食物的美味,让人大快朵颐,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当生存的需求不那么迫切,当一切步上正轨,绝对会有人不惜违反宪章,去尝试现实中的食物与虚拟中的食物究竟有什么不同的。测试文字水印3。 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杨帆也只有以身试法了,收集各种各样的食材,煎煮烹炸,然后尝试用合成加工的方式,做出与天然食物同样美味的合成品来。 没错,杨帆的目的与动机就是如此简单而直接的,完全没有其它深层次涵义。测试文字水印3。 处理海王的过程中,宅男本能逐渐苏醒,心态的变化,令杨帆觉得这世间,除了与沐嫀相处之外,再没有其它事值得期待。 穿越者的重担一夕间卸下! 不是自己还有太多的工作要做,根本抽不出时间来处理其它,而是自己为这个世界做的事已经太多太多了…… 世界进入到蒸汽时代,缘于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世界进入到信息世代,因为尼古拉?特斯拉架设了交流电体系;世界进入到信息时代,因为电子计算机的诞生…… 一个时代的来临,其契机从来都是微不足道的一朵小火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才引领了一个一个热血燃烧的大时代。测试文字水印9。 不光点燃了小火,还要在火上面浇油添薪,这不是负责任,而是极端的不负责任,是拔苗助长,没有任何好处的。 想通此点,山都短时间内杨帆是不打算回了。 不过,不回去又能做什么呢? 两个人相处,也不能24小时都用来谈情说爱吧?总要找点别的事来做,脑子稍稍一转,杨帆就选择了这个。 既符合两个人旅行的悠哉情调,也算是为将来解决一桩可能的麻烦吧! 浮车在半空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掠经章鱼存身处时,机体上下翻飞抖动,仿似刻意挑逗一般。 章鱼果然忍耐不了这种挑逗,巨大的触须水龙卷一般钻出水面,数条触须同时向高空里的浮车锢下。 泛着红光的细长晶链从浮车中挥出,一闪而逝,三道巨大触须同时从中折断! 海中章鱼发出惊天动地的嚎叫。 细链却并没有停止运作,随着触须一路向下零碎过去,半空里将触须切成了一米一截的小段,最后卷取了其中粗细合适的数段,缩入浮车中消失。

空中翻翻滚滚的落下没有几米,河沅沅的变形已经接近了尾声…… 那是清晰可见的事,她身体表面的变形逾来逾完善,逐渐形成了一种光洁森然,金属化材质外加工艺化外作工的组合风格,就仿佛……一台战甲一样。 没错,当双手双足上的喷射口以及后背上一对纤长优雅,薄如蝉翼的羽翼全部生长完成,河沅沅最终变成了一尊雪白冰洁,晶莹耀眼的殖装战甲。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独特风格,美的如梦如幻,就连不知世事的沐惘都不由自主为之发出赞叹。测试文字水印2。 殖装具现完成,河沅沅也恢复了行动力,那晶莹剔透的翅膀只是几挥,便以从剧烈的翻转中稳住了身形。 “唰!”几乎就在此同时,追溯而至的海王刀刀芒激发,向这具仿佛冰雪铸成的战甲拦腰斫去。 警觉到危机,河沅沅振翅避开。 冰甲身高三米左右,于人类而言算是巨型,于战甲而言则是最小巧的类型,也就适合河沅沅这种身量的驾驶。测试文字水印8。 看到河沅沅的反应,杨帆通讯器里轻叱:“笨女人,你现在是冰系域将级,正好是海王刀克星,不趁此机会把对方冻结难道要等冰女神咆哮的效果过去吗?” 冰系跟水系,看起来很相似,认真说起来,还真是冤家对头一样的能力,水系的力量在于控制水,而冰系的力量则在于冻结。测试文字水印1。 一旦水被冻结,水系的操作力大打折扣,而冰系则直线上升,华山之上,冰王与海王的争斗焦点也正在此。 河沅沅懵懵懂懂,得了杨帆提醒,才稍稍有些明白了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 这殖装的玩意自己一向只是听闻从未亲见,又如何知道怎么操作它进行反击呢?就连刚才的躲避动作,都只是机甲的自发反应没自己什么事啊?河沅沅心中充满了委屈。测试文字水印2。 委屈归委屈,下一秒,机甲再次自发了反应,面对海王刀下一次斫击,机甲振翅掠过,两方擦身的瞬间,大量的氤氲白气自机甲手端口处喷射而出,将海王刀喷了个正着。 海王刀虽是海王遥控,毕竟不是真的人类,自也不会有能力者的危机感应,不加掩饰的擦身而过,结果…… 只一瞬间,刀身表面就出现了白色龟裂,强烈的疾风吹拂下,细小的霜花噼里啪啦往下掉。测试文字水印8。 河沅沅的冰封能力,再加上机甲为其量身定制的强化冻结效果…… 已在遥遥远处的海王都不由自主吃了一惊,这一瞬间的冻结,竟然有域王级相互切磋的强度了。 假如海王刀的速度稍稍慢上一点儿,恐怕就会整个变成冰坨,再也起不到追踪作用了。 骇然之下,海王刀倏然破散,化成无杀伤力的虚空气流,一时不敢耀武扬威了。测试文字水印6。 “可惜!”绕一个大圈回飞过来接应河沅沅的浮车上乘客,将这一瞬间的遭遇看了个满眼,沐嫀不由自主扼腕长叹:只差那么一丁点,就可以彻底摆脱海王追击了。 同一瞬间,河沅沅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同样搓额长叹! 她渐渐有些明白机甲的工作原理了,想象,只是想象而已,心中存想,机甲就会产生相应的驱动力,完成自己意念的事。测试文字水印4。 这是多么好的突袭机会呀,假如自己早一点弄明白工作原理,选一个更加合适,令海王刀不得不承受更长时间喷射的瞬间…… 现在已没可能了,海王刀已经化身万千,除非她有域王级冻结整片区域的能力,否则拿海王刀一点办法也没有。 两女怅然,杨帆表情则是淡淡…… 开启大衍诀时磁浮飞车巅峰时速可达八倍音速,海王刀的跟踪追击在六倍音速左右,海王本尊的行进速度也就在三倍音速上下浮动。测试文字水印2。 假如他持续开启大衍诀,一秒七百米,十秒七千米,一分钟就能将海王刀落到四十公里开外,十分钟全力奔驰,再有数分钟布置伪装,哪怕海王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再找到自己了。 如果单纯想甩掉对方,杨帆早就可以那么做,之所以不做,自然是不想那么做。 方才提示河沅沅攻击,不是为了留下海王刀,纯粹只是想看看新型机甲的功能罢了,因为机会并不总那么多的…… 这不,浮车刚刚回转过来,悬浮在半空中的冰甲,便怎么膨胀起来的,便又怎么开始萎缩回去了。测试文字水印1。 现代感极强的金属表层,层层递缩,最终恢复成了河沅沅苍白透明的肌肤表层,然后,赤果果又浑身无力的河沅沅,由悬浮空中开始了向下的自由落体。 浮车回旋,距离河沅沅尚有几十米,沐嫀手中如意棍电射而出,掠过河沅沅身下时,变成了长约丈许,宽逾两米的门板样构造,稳稳当当接住了河沅沅,然后向浮车倒掠过来。测试文字水印5。 沐嫀旅级强化选择了放出,对脱手的武器拥有极强的操作力,虽然对战中用处不大,用来救急倒是足够了。 如意棍掠回浮车,沐嫀将棍子变回原状接下河沅沅,同时空间卡里找出一件衣服给河沅沅披上,关注的看着河沅沅的情况。 女子触手处肌肤冰凉,不过还好,仅仅是冰凉而已,初期失控的低温残留,在能力者可承受的程度范围内。 “放心,不会有事的。域能的强大之处,在于它不仅在物理的层面具备破坏力,击中人体之后同时也在灵魂的层面产生创伤。” “殖装冰甲代她抵消了域能对身体表层的侵蚀,就同时也阻止了灵魂层面的损伤,她现在只是能量透支而已,休息一段就会没事的。” 事实上都不用杨帆宽慰,河沅沅自己就能做到,浮车里仰躺着,她欣喜无限的开口:“是啊,嫀嫀,除了有点虚脱,我什么事都没有……” “杨帆,你是怎么做到的?这岂不是说……岂不是说,只要那颗晶核在身上,我随时随时都可以使用冰女神的咆哮,当……几十秒钟的域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