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喜欢我吗,100天的约定2

作者:小说

那以后的几天我在学校一直都没见到赫元。他既不参加聚餐,也不接手机。因为看不见他,我只能抱着心痛过着每一天。今天可能会来参加社团聚会,这样盼望着的心像膨胀起来的气球,但现实这根针无情地将它捅破了。将我的心弄成千疮百孔后竟然断绝联系……连脸都不露一下……申赫元,你可真了不起呀!下课后,我抱着一堆的书从楼梯上慢慢走了下来。因为没见到赫元,我的心失望得慢慢往下沉坠,连头都在隐隐作痛。真想早点回家睡一觉。“喂,章宇镇……你听不见我的话吗?”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本能地向周围望去。不远处贤世彬和章宇镇正在对话。赫元所说的真的好像很对。就算宇镇真的喜欢我,但要抛弃贤世彬到我这儿来是一件很难的事。对我来说,这可能反而是件好事。就这样不留下契约的痕迹回到从前可能是最好的结局。和契约刚开始时一样,宇镇一直和贤世彬……赫元自己……我也是自己……我不知不觉站在那里愣愣地望着宇镇和贤世彬。听着贤世彬的话一直低头叹气的宇镇突然再抬起头的霎那,与我的视线相遇了。我慌忙地,仿佛像个罪人一样,立刻把头转了过去。“海吟……”听见宇镇颤抖的声音,我尴尬地扭转头,动了动嘴角。“哟……啊,好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贤世彬在怒视着我,我的声音抖得很厉害。宇镇像罪人一样慌慌张张地向我跑来,但——“哎哟!”飞奔过来的宇镇和胖胖的心理学教授撞到了一起。“章宇镇同学,你的眼睛长到后脑勺去了吗?”“啊,老师!真对不起,因为我太着急了……”“什么事那么着急?……难道是要去洗手间?”“不,不是!是因为……”脸憋得通红的宇镇挥着汗,通过教授的肩焦急地望着我。我向不知如何是好的他,笑了一下就继续挪动停下来的脚步。“姜海吟!啊,真是的。老师,您这是干什么?请让一下,老师!”被教授抓住只能跺脚的宇镇那响亮的声音响在身后。那时,我不知不觉就笑了出来。但我的表情还不到三秒就恢复到了原始状态。我怀着忧郁的心情走到学校正门时,有人在后面抓住了我的胳膊。“那个……是姜海吟吧?”把头转过去,发现忧伤地看着我的是文正宪。“哦……”“你好。我是赫元的朋友叫文正宪……如果不忙的话能和我谈谈吗?“耽误你的时间真不好意思。”“没关系。”“……我找你是……想对你说说关于赫元的事……”坐在咖啡厅中央的我和正宪面前,浓浓的咖啡正在冒着热气。突然从正宪口中吐出的“赫元”两个字使我的心变得僵硬。感觉……不太好。“赫,赫元……怎么了?”“……首先想跟你说的是……”“……”“我和赫元是中学六年的同学。所以我很了解赫元是什么样的人。”“……”“但就在几周前,我看到了那个让我陌生的赫元。虽然是七年的朋友,但赫元那个样子……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文正宪,好像要故意让人着急,慢慢喝着咖啡说着话。我对面前的咖啡毫无兴趣,只是一个劲儿地咽口水。“你还记得吗?联欢会那天,在会馆的走廊上你,我,还有赫元?”“嗯。”“你们俩,那时吵架了吧?气氛很不好。我不想问你们为什么吵架,我只是想对你说……”“……”“那天,我第一次……看到了赫元在哭。”我的心在下沉,沉得很低很低。“哭,哭吗?是赫元?……”那时我模模糊糊记起了正宪说过的话。但,我那时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因为好奇想转过身看看,但因自尊心便没那么做……“嗯,我看着那小子在哭真是吓了一跳。他表面上装得很坚强,装得对什么事都无所谓,但那小子其实是很脆弱的人。是个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爱的可怜的家伙,所以他也不会爱……当然也是个不知道自己在爱着谁的傻瓜……”“……”“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那时赫元不是对你说了,你觉得烦,我也觉得烦吗?呵,可能是我吓坏了竟然记得清清楚楚,反正那小子说出这句话就使劲咬着嘴唇。也许说出那句话对他而言太难了,为了忍耐嘴唇都出血了。”“……”“你那么走掉以后,那小子像疯了一样敲打墙壁,最后开着车消失了,那晚他给我来电话说要一起喝酒。”“……”“我到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一塌糊涂。啊……真是难以理解。申赫元那小子是一辈子也不会让人看到那个样子的一个人啊……”“……”“更可笑的是,你知道那小子一直在念叨什么吗?”“……”“说都是谎言,都是谎言……说自己说的话……都是谎言。”一阵悲伤的波涛涌到我的脖子上方。脖子疼得连口水都无法咽了。“还有那小子……现在还在做那样的事。”“……”“你知道这次又在念叨什么吗?”“……”“……你。”“嗯?”“……说是姜海吟。”赫,赫元。我的心已经被撕成了碎片。就因为正宪的那一句话掉进了永远都无法恢复的深渊里。“赫元现在在哪儿?”“在家……”“……那我现在就去看他。正宪,谢谢你对我说这些。”“等一下,海吟……”“……”“那小子,现在病得很厉害。你去好好照顾他吧。”嗓子疼得无法作任何回答。我冲出咖啡厅疯狂地奔向赫元的家。申赫元……你不是狐狸,你真是一个大笨熊!

挥汗如雨的我,站在现代公寓3楼315号前面喘着粗气。很久都没来过这里了,回忆一一闪现在我的眼前。虽然是回忆,但在这种心痛的状况下还能带给我微笑。[不用找了,看起来大叔你也不容易,就拿走吧。][你竟然往炸酱面里倒酱油?你们是不是不想干了?][就算拿了那些食品,我也不能接受道歉的话呢?]像喜剧一样开始的故事,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变得无法收拾。赫元,你可能不知道吧?申赫元这个人对我来说是多么心痛的存在……我真的做梦都没想到你竟然成了对我来说那么重要的存在。赫元,或许你也喜欢我吗?我所看到的你所有的行为,不只是我的错觉对吗?你也喜欢我吗?我的手指颤抖地按了门铃,随着久违了的门铃声门被打开了。“是谁呀?”伸出脸的不是赫元,是个女生。我不知不觉抽了口气,想着可能不该来就转过身去。“你是……海吟吗?”好像在哪儿听过的声音让我再一次转过身来。那时我才反应过来伸出脸的这个人是谁。“是吧?赫元的朋友海吟?你不是来过我的店里吗?”“啊,是……姐姐,你过得好吗?”是啊,这个女生就是赫元的姐姐,申赫燕。赫艳燕笑着给我开门,我只好一步一步走了进去……小心翼翼地走进了赫元的家。走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大厅的皮沙发。想起来了,这个大厅……这沙发……是我们签奇怪的100天契约的地方……我看着周围陶醉在回忆里,赫燕姐静静地对我这样说道。“赫元正睡着呢。想喝点什么?……跑来的吗?脸上都是汗。”“给我杯水吧……谢谢。”接过赫燕姐递过来的水我大口大口喝起来。赫燕姐坐在沙发上一直等我把水喝完。“既然是赫元的朋友,我直接叫海吟可以吗?”“当然了,您随便叫吧!”“嗯……听到赫元病了过来的吗?”“是……病得很厉害吗?哪疼?多疼呀?”“是急性肺炎。刚开始时还以为他会死,差点得心脏麻痹呢。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接,担心得所以来看看……谁知道这个傻瓜……竟然躺在床上像快死了一样呻吟着……”听着姐姐的话,我突然想起了赫元在我们家楼下淋着雨喊一个多小时抱歉的样子。瞬间,心痛得眼泪要流出来的我,用力咬了咬嘴唇。“就算你不来,我还正要联系你呢。”“……”“赫元在昏迷中一直在找你。”“……”“两个人吵架了吧?这个傻瓜,一直在念叨着对不起。”“……我们没吵架。都是我的错。”我怕忍不住眼泪,低下了头。“虽然是我弟弟,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么脆弱的样子。就算是亲姐姐也从来不让我看见自己流泪……不知道是不是病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睡梦中一直在念叨着对不起,还一直无声地流着泪。咳,那时我的心里真的好难受……”结果,我已经无法再控制我的眼泪了。“赫元那小子,本来就不轻易让人看见自己的真心。所以可能会让你觉得很疲惫的,希望你能理解……因为成长的过程中没有得到过什么爱。”“嗯,姐姐……谢谢……我,进去看看赫元吧。”赫燕姐无力地笑着点了头。申赫元,你这大傻瓜……对不起……竟说些让你受伤的话,真的对不起……我随便说出的话,做梦也没想到让你这么痛苦……我轻手轻脚地走进赫元的房间。刚一开门就有股热浪迎面扑来。这是我第一次走进赫元的房间,我原本想这小子的房间肯定乱七八糟的,没想到比想象的要干净很多。赫元拿被子把头蒙着躺在床上。当他的样子映入眼帘,我的眼泪就流个没完。傻瓜……傻瓜……傻瓜……我靠过去小心翼翼地拉着蒙着赫元的被子。这时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滚烫的手抓住了我正在拉被子的手。“不要拉……咳咳……回去吧……”赫元受伤的声音隔着厚厚的被子传来。那个声音再一次刺痛了我的心,我不知不觉坐在地上伤心地哭出声来。“呜呜呜……呜呜呜……”随着我的哭声越来越大,赫元发着脾气,一把将被子揭了下来。“你哭什么?你这傻瓜,来看我干吗哭个没完?”“……你……你不是病了吗?……呜呜呜……”“谁生病?我生病了吗?是谁在骗人?我怎么会生病!”我含着泪,看着大喊大叫的赫元。赫元那一点血色都没有的脸就像干尸一样。“真……真的没事吗?不是病得很厉害吗?”我忍住流出来的泪对赫元说。“我不是说不疼了吗?从哪里听了那些话哭个没完?”“……赫元。”“……”“对不起……”“……什么?”“那时候的事……真的对不起……我……对不起。”“什么对不起,姜海吟。有什么可对不起我的,你,你……你只是表现出了你的真心而已。没什么可对不起的。”“真心?那不是真心。赫元……我,我……”“别哭了。还有,以后别再说那样的话了。”“可是我……真的对不起你……”这时赫元用力把正在擦着眼泪的我拉向他。结果,我坐到了赫元的床上,被他虚弱的身体抱住了。

……可这个傻瓜姜海吟,条件反射性地把赫元推开了。是我不自觉地瞬间起的反应。“赫,赫元……那个,不是……”“看见了吧?姜海吟,这就是你的真心。怎么藏也藏不住的真心。你,我动你一根指头你都在抗拒,不是吗?”“赫元……不是那样的……”“确实,我非常混乱。这几天混乱得要命。我对你做的那些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知是因为发烧,还是头晕,赫元用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头接着说了起来。“看不见你的时候,我就好奇你在干什么,好奇得都要疯了。而更可笑的是,好不容易看见你就只有一肚子的火。看见你跟别的男生在一起,我的心就像失去理智了一样。发了疯一样生气的时候也不少,我想一直把你留在身边,是……我想拥有你。”“……”“但现在明白了。姜海吟,想拥有的不是爱,我对你的感觉……只不过是占有欲而已。”听着赫元的话,我狠狠地咬紧了嘴唇。心里已经是伤痕累累,但为了表现得无所谓,我用双手狠狠地抓住了自己。虽然自尊心受了很大的伤害,但依然表现得泰然自若。“让你感到混乱,我很抱歉。以后不会有第二次了,对不起……真的想对你说对不起。”“……”“可能是很小就失去了妈妈……我很讨厌被别人抢走什么。所以才不愿放弃贤世彬……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想让你到章宇镇的身边。”“……”“但现在不会了,不会让你因为我感到为难。我都已经知道你喜欢章宇镇……我希望你们能够在一起。按我们原来的约定……我和贤世彬……你和章宇镇……就那样……”……我可能已经预想到了这一切。所以能够坦然地听完赫元的话,也能够接受。“咳咳……我们现在只剩下一件事没有整理了。”“……”“就只剩下章宇镇的决定了。”赫元正在强忍着咳嗽。你这个傻瓜……你这样做我就不知道你很难受吗?“在你和贤世彬中间明确地做出选择。在章宇镇和贤世彬提出约会时,你也同章宇镇提出约会。同一天,同一时间。当然章宇镇和你们两个都不能改约会时间。我在说什么……你应该知道吧?”“……嗯。”“什么时候做我会联系你的。我得去查查章宇镇和贤世彬什么时候见面。”“……嗯,我知道了。要说的都说完了吧?”“……”“那我先走了。好好休息……你现在脸色很难看。”我想尽早逃离这个让我难受的地方。真想马上从这个地方逃脱。正在我怀着想逃的心准备开门时……“……海吟。”并不是姜海吟,而是海吟。他无力地在呼唤着我。“就算契约结束……就算你和章宇镇在一起……我们还会见面是不是?”“……”“我,想继续见你。看着你大学毕业……看着你走出社会……看你结婚的样子……还有生小孩……生活幸福的样子……”“……”“一辈子……连你死的样子也……想那么一辈子看下去……”因为他的那句话,我的嗓子被什么堵住了却强忍着表现得无所谓。“……傻瓜。”怕眼泪流下来,我匆忙从赫元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所以我没有听见,在我出来的瞬间赫元说出的那些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契约的目的不再是让贤世彬回到申赫元的身边,而是让章宇镇走到姜海吟的面前。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姜海吟……真的祝福你……”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