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哭无数人,真正的好朋友

作者:小说

除了黄羊,金雕、野兔、野猪等野生动物也时常出没在附近沙漠,封禁保护区变成了动物乐园。

水野就像个无名的英雄,用一己单薄之力,为身边饥饿的孩子,送去了一点点帮助。这样的人存在,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好温柔。

其间,毕加索又陆陆续续地送给盖内克许多画,包括他自己视为珍宝的画。他对盖内克说:“虽然你不懂画,但是你是最应该得到这些画的人。拿去吧,我的朋友,希望有一天它们能改变你的生活。”

2017年,郭朝明的孙子郭玺加入林场,成为八步沙第三代治沙人。

幼年的水野晃男,过早地失去了生父。本是家庭主妇的妈妈,不得不打零工补贴家用,母子俩辛酸地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贫穷生活。那时候,小小的水野,常常看着同学们吃章鱼烧,把柴鱼花咬得吱吱作响,充满了幸福感。

1973年4月8日,93岁的毕加索无疾而终。此后,他的画作价格更是扶摇直上,成为当今世界上最昂贵的画作之一。

古浪是藏语“古尔浪哇”的简称,意为黄羊出没的地方。但由于土地荒漠化严重,生活在这里的人几十年都没见过黄羊。随着治沙成效越来越显著,黄羊的身影重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直到有一天,媒体曝光了大叔的“别有用心”。这位大叔本名叫水野晃男,他的章鱼烧只卖给小朋友,年纪越小价格越便宜:高中生100日元、初中生50日元、小学生10日元。6毛钱的章鱼烧什么概念?要知道在日本,一份8颗的章鱼烧,均价800日元。6毛钱就等于白送!

还在四处打工、日子过得非常艰难的盖内克,得知毕加索逝世的消息,悲痛万分。

到了20世纪80年代初,沙漠化加剧,沙漠以每年7.5米的速度入侵,已经是“一夜北风沙骑墙,早上起来驴上房”。

也就是说,如果有家境不好,肚子又太饿的小朋友,他就可以握起空空的拳头,换来一份免费的章鱼烧,谁也不会知道。这是在用游戏的乐趣,保护着孩子小小的自尊,热气腾腾的章鱼烧,也是大叔热气腾腾的爱心。

盖内克每天休息的时候,会陪毕加索唠唠嗑。盖内克憨厚、坦率,没有多少文化,看不懂毕加索画的画,在盖内克眼里那些画简直一文不值。

当地六位年龄加在一起近300岁的庄稼汉,在承包沙漠的合同书上按下手印,誓用白发换绿洲。

刚开始很少有小朋友光顾,但是光顾过的小朋友,都惊喜地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好友。这下,小客人源源不断了。

他的身边总是有许多人渴望从他那里得到一两张画,哪怕是得到他顺手涂鸦的一张画,也够自己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38年过去,如今六老汉只剩两位在世。六老汉的后代们接过父辈的铁锹,带领群众封沙育林37万亩,植树4000万株,筑成了牢固的绿色防护带,护卫着这里的铁路、国道、农田、扶贫移民区。

在日本滋贺县草津市,离幼儿园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起眼的章鱼烧小摊。工具和原料,全数放在一辆面包车上。这让人不由得怀疑,是不是三无流动小摊,警察一来方便收拾细软跑路?更可怕的是,摊主大叔看起来很凶,尽管摊子摆在小学和幼儿园中间,小朋友看见了不但不敢买,反而害怕地加快了脚步。

阳光从窗外泼洒进来,照在盖内克身上,像给他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羽毛。毕加索看着眼前的盖内克,就像是一尊雕塑,有一种令他眩晕的美。他情不自禁地拿起画笔,顺手为盖内克画了一幅肖像。

党的十八大以来,“六兄弟”得以不断放飞梦想,治沙造林的步伐不断加快。

所以许多家长,听说孩子要6毛零用钱去买章鱼烧,都以为孩子被骗了。赶着过去讨说法,却看见了这一幕:每个小朋友付款时,都把钱握在拳头里,整个手探进一个写着“拳骨箱”的箱子里,然后放开。不管是多少钱的硬币,都不会发出任何声响,因为箱底铺了厚毛巾。怕低年级的小朋友看不懂,还温柔地标了平假名。

毕加索不可思议地说道:“朋友,这幅画不知能换回多少把你需要的那种扳手。”

20世纪80年代,八步沙——腾格里沙漠南缘甘肃省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沙魔从这里以每年7.5米的速度吞噬农田和村庄,“秋风吹秕田,春风吹死牛”。

这下没有人恶意揣测大叔了:虽然长得凶,大叔的内心,却是个温暖的天使啊!小朋友们更喜欢他,叫他“拳骨大叔”。不过神秘的拳骨章鱼烧摊,只会在每周四下午的3∶30到5∶30出现。因为拳骨大叔的本职,并不是卖章鱼烧,而是栗东市道路休息站的站长。

毕加索常常将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盖内克,盖内克给了他一种豁然开朗的美好。他看懂的只是手中的起子、扳手。但是,他很愿意陪毕加索唠嗑,他觉得老人很慈祥,就像是自己的祖父。

郭万刚沉默了半天,此后再也没有说过想离开八步沙。

有一次,水野偶然发现,有人开了一家“儿童食堂”,贫困家庭的小朋友,可以免费在这里吃饭。水野的心被深深触动了,他想,如果自己也能开这样的食堂,就能让家境不如意的小朋友,童年多一点点安慰。于是他灵机一动,租借了一辆面包车做移动场地,申请了“食品卫生许可证”,开个爱心章鱼烧摊点,似乎不难做到。

毕加索感到很苦恼,他身边一个能说说话、唠唠嗑的人也没有。尽管他很有钱,但是买不来亲情和友情。

“六兄弟”成立了一家公司,先后承包实施了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项目、“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等国家重点生态建设工程,并承接了国家重点工程西油东送、干武铁路等植被恢复工程项目,带领八步沙周边农民共同参与治沙造林,在河西走廊沙漠沿线“传经送宝”。

水野和小朋友们约法两章:第一,如果要在放学路上吃,必须先回家告诉爸爸妈妈;第二,虽然拳骨大叔的章魚小丸子不卖给大人,但是你们也可以分享给自己爱的大人吃哦。于是许多家长,也吃到了这份爱心章鱼烧。一份小小的食物,也让孩子学会了感恩。

全世界拍卖价前10名的画作里面,毕加索的作品就占了4幅。毕加索在世时,他的画就卖出了很高的价格。

六位老汉节衣缩食,凑钱买了树苗,靠一头毛驴、一辆架子车、几把铁锹,开始了治沙造林。

可是口袋空空的他,虽然饿着肚子,却买不起好吃的章鱼烧,只能可怜地缩到墙角,啃一个干巴巴的饭团。那时候的水野就想,如果10日元就能买得起章鱼烧,该有多好啊!后来,水野靠着努力奋斗,让自己和妈妈都过上了好的生活。但是看到那些烧烤摊边,眼巴巴望着却买不起的小朋友,他的心里还是一阵刺痛,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盖内克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毕加索曾对我说,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是朋友,我就不能占有,只能保管。我把这些画捐出来,就是为了让它们得到更好的保管。”

没有治沙经验,只能按“一步一叩首,一苗一瓢水”的土办法栽种树苗。

在盖内克面前,毕加索彻底放下了包袱,丢掉了那层包裹着自己的面纱。他像个孩子一样与盖内克天南海北地交谈,高兴之时,还手舞足蹈起来。为了能与盖内克唠嗑,毕加索将工期一再推迟,只要能与盖内克在一起说说笑笑,就是他最大的快乐。

“活人不能让沙子欺负死!”

2010年12月,一个石破天惊的新闻震惊法国:年逾古稀的安装工盖内克将毕加索赠送给他的271幅画,全部捐给了法国文物部门。价值1亿多欧元。

在大自然严苛的条件下,这里的人们用十倍百倍的汗水,为一家老小糊口谋生。

在天堂的毕加索一定为他能有这样的朋友感到无比骄傲!

1982年,62岁的郭老汉病重,经常下不了床,30岁的郭万刚接替父亲进入林场。当时郭万刚在县供销社端着“铁饭碗”,并不甘心当“护林郎”,一度盼着林场散伙,好去做生意。

安防盗网这样一个小小的工程,盖内克前前后后竟干了近两年。盖内克更多的时间是陪毕加索唠嗑。不曾想到唠嗑使90高龄的毕加索变得精神矍铄。那些日子,毕加索又创作出许多作品,成为毕加索创作的又一个高峰期。分别的日子终于到了,盖内克离开了毕加索,又四处寻活去了。

从天空中俯瞰,一条防风固沙绿色长廊像一位坚强的母亲,将黄花滩移民区十多万亩农田紧紧抱在怀里。当地林业部门的干部说,在林场的保护和涵养下,周边农田亩均增产10%以上,人均增收500元以上。

盖内克将信将疑地收起那幅画,可心里还想着毕加索家厨房里的那把扳手。盖内克的到来,一扫毕加索往日淤积在内心的苦闷,他终于找到了倾诉的物件。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