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鱼的大总统,你不能想像

作者:小说

民国风云,各色人物之中,冯国璋算是一个有趣的实在人。

人生,总要有遗憾,才会显得更加完美,因为月有残缺之美,而人生,也因为遗憾才显得完美。但是,这个世界上,有一种遗憾,还是不能有的,是你会后悔一辈子的。那就是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个遗憾。很多的人,大部分都忽略了对父母的关心与陪伴,因为忙于工作,没有及时地善待父母,等父母老去了,才后悔莫及。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名称我们叫它做“一碗汤面”。

冯国璋早年毕业于北洋武备学堂,后随袁世凯编练新军。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冯国璋奉命统领北洋第一军前往镇压。

父母的这一辈子,都在为我们付出,他们给予我们太多太多了, 父母对我们无私奉献的爱和默默无闻的付出,是我们无以为报的,也是我们这一生都无法偿还的。从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到长大成人了,父母都在为我们操劳,都在为我们付出,只要我们活得健康快乐,平安幸福,那就是他们最大的欣慰了。

这个故事是17年前的12月31日,也就是除夕夜,发生在札幌街上一家“北海亭”的面馆里。

冯国璋号称是北洋三杰龙虎豹中的豹,到了战场上,他只想着打胜仗,保住清王朝,根本没领会袁世凯的意图。出发前袁世凯给他下达的六字方针是慢慢走,等等看,可他到了武汉就一鼓作气连下两镇。

后来,慢慢地,我们长大成人了,我们不得不到更远的地方气工作,离开了家乡,离开了逐渐年迈的父母,少了父母的唠叨,少了父母的关心,少了父母的指责,一切都要靠自己照顾着自己。

除夕夜吃荞面条过年是当地人的传统习俗,因此到了这一天,面馆的生意特别好。

11月27日,就在他又一次大败革命军,攻占了汉阳之时,袁世凯却把本来非他莫属的湖广总督一职授予了第二军军统段祺瑞。

我们总是在等,等到自己足够的成功,才去孝顺父母,等到自己赚够足够的钱,才去善待父母,让父母的生活过得更好一点。可是,时间是不等人的,而孝顺父母更是不能等的。父母在渐渐老去,在你为生活工作忙碌奔波的时候,父母在渐渐老去了,你也永远失去了陪伴父母的珍贵时光了。

北海亭也不例外,这一天几乎整天都客满,不过到晚上10点以后几乎就没有客人了,平时到凌晨,街上都还很热闹的,但这一天大家都早一点赶回家过年,因此街上也很快就安静下来。

不久,冯国璋被调回北京,负责统领一万二千人的禁卫军,掌握京畿防务大权。袁世凯迫清帝退位时,遭到禁卫军官兵的反对,冯国璋亲赴禁卫军总部召集全体官兵,以其身家性命担保,帝号不废,两宫保全及禁卫军待遇皆担保到底。

时间总是过得太快,请你好好孝顺父母吧。父母要的并不多,要的不是你给他多少钱,他们要的只是你们的陪伴与关心,要的是你们在外生活,能够健康快乐,平安幸福,那就足够了 。

北海亭的老板是个憨憨傻傻的老实人,老板娘倒很古道热肠,待人亲切。

1913年7月,黄兴在南京宣布讨袁,冯国璋指挥北洋军攻下南京,袁世凯本来打算在攻克南京后任命冯国璋为江苏都督,然而事不凑巧,因为冯国璋在攻占南京前夕,允诺了张勋提出的先攻入城者为都督的协议,张勋不惜辫军惨重伤亡,抢先一步攻入南京,冯国璋只得保举张勋为江苏都督,他自己北上继任直隶都督。

从未抱怨过的父母,这一生都在为我们付出,无私奉献,默默无闻,我们对他们的无私付出,是无以为报的。所以,请你好好珍惜父母尚在的时光,多陪伴他们,多珍惜他们,不要等错过了你才后悔莫及。

除夕夜,最后一个客人走出面馆,老板娘正打算关店的时候,店门再一次轻轻的被拉开。

然而,张勋治军无方,部下抢劫日本店铺并伤了人。日、英、美等国公使以张勋在南京其侨民生命财产得不到完全保证为由,向袁世凯施加压力。于是袁世凯任命冯国璋出任江苏都督,改任张勋为长江巡阅使,让张勋带着他的辫子军驻防徐州。

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小男孩走进来,两个孩子大约是六岁和十岁左右,穿着全新的一模一样的运动服,那女人却穿着过时的格子旧大衣。

民国四年,当冯国璋听闻袁氏父子在京策划帝制的消息后,十分惊讶。1915年6月,冯国璋决定进京了解内幕。

“请坐!”听老板这么招呼,那个女人怯怯的说:“可不可以....来一碗....汤面?”背后的两个孩子不安的对望了一眼。

在北京见到袁世凯之后,冯国璋问:外闻有总统要改帝制的传说,不知确否?袁世凯答:华甫,你我都是自家人,我的心事不妨向你说明,历史上开创之主,年皆不过50,我已是将近60岁的人了,鬓发尽白,精力也不如昔。大凡想做皇帝的人,必须有个好儿子,克绳基业,我长子克定脚有毛病,是个无用的跛子,次子克文只想做个名士,三四子都是纨绔,更没出息。我如果做了皇帝,哪一个是我的继承人呢?将来只能招祸,不会有好处的。

“当然……当然可以,请这边坐!”

从此以后,无论外界如何谣传,冯国璋坚信袁世凯是铁定不会称帝的。冯国璋还到处为袁世凯辟谣,见了人就替袁世凯辩解。当时很多人都笑话他太听袁世凯的话了,所以也不知是从何时起,北洋三杰龙虎豹就被改叫龙虎犬了。

老板娘带着他们走到最靠边的二号桌子,然后向厨台那边大声喊着:“一碗汤面!”。

冯国璋回到南京后,北京筹安会即公开倡导恢复帝制,冯国璋不敢不信又不敢全信,只得去密电向总统府机要局询问,不久得到事出有因的答复。

一人份只有一团面,老板多丢了半团面,煮了满满一大碗,老板娘和客人都不知道。

民国五年4月1日和16日冯国璋致电劝说取消帝制后的袁世凯退大总统位。

母子三人围着一碗汤面吃得津津有味,一边吃,一边悄悄的谈着:“好好吃哟!”哥哥说。

冯国璋说:我是他一手提拔起来而又比较亲信的人,我的电报对他是个重大打击。我们之间,不可讳言是有知遇之感的。论私交我应该拥护他的,论为国家打算,又万不能这样做,做了也未必对他有好处,一旦国人群起而攻之,受祸更烈。所以,我刚才考虑的结果,决计发电劝袁退位。

“妈,您也吃吃看嘛!”弟弟说着,挟了一根面条往母亲嘴里送。

袁世凯死后,黎元洪出任总统,冯国璋被选为副总统,在南京宣布就职,仍兼江苏督军。

不一会儿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同声夸赞:“真好吃,谢谢!”并且微微的鞠了一躬,走出面馆。

不久,黎元洪与段祺瑞的府院之争,引发了张勋复辟,段祺瑞镇压了张勋,再造了共和。于是黎元洪辞职离去。

“谢谢你们!新年快乐!”老板和老板娘同时这么说。

黎元洪去职后,段祺瑞发了个电报给在南京的冯国璋。内容只有四个字:四哥快来。老冯当然知道四哥快来是什么意义。当总统呗。于是他兴高采烈地跑北京去做总统了。

每天忙着忙着,不知不觉很快的又过了一年。又到了12月31日这一天;迎接新的一年,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兴旺。

1917年7月6日,冯国璋以副总统身份代大总统之职。他原本以为做总统可以威风八面的,他却没想到事与愿违。

比去年除夕夜更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过了十点,老板娘走向店门前,正想将门拉下的时候,店门又再度轻轻的被拉开,走进来了一位中年妇人另外带着两个小孩。

民国时期的老百姓是可以办报纸的,那时候的记者是无冕之王。他们什么人都敢骂,冯总统当然也不例外,有个记者公然在报纸上骂冯总统是狗!这可把冯总统气坏了。我是总统唉,你居然骂我是狗。但根据民国的法律,冯总统无权动用警察去抓那个记者,他只能去法院告那个记者侵犯名誉。

老板娘看到那件过时的格子旧大衣,马上想起一年前除夕夜最后的客人。

于是,堂堂总统,像个受了欺负的小媳妇一样在法庭上委屈地告诉法官说:他骂我是狗。法官最后居然没给冯大总统面子。法官说:北洋三杰龙虎犬,你冯国璋就是狗嘛,人家说你忠心耿耿呢。于是判记者无罪释放,连道歉都不需要。

“可以不可以…给我们煮碗……汤面?”

老冯做总统第二年,华北地区大旱。按照惯例,以往大旱,皇上是要去黑龙潭求雨的。有幕僚建议冯总统为黎民百姓作想去求一下雨。于是,老冯在那么热的天,穿得那么隆重,累得满头大汗,热得头重脚轻,去为百姓求雨。

“当然,当然,请里边坐!”

结果报纸开骂:说大旱肯定是冯总统无德无能的结果。批评冯国璋干不了正事,只知道学封建帝王搞封建迷信。

老板娘一边带他们到去年坐过的二号桌子,一边大声喊:“一碗汤面!”

事有凑巧,冯国璋求雨后,居然真的下雨了。报纸又开骂,说文明盛世,总统还那么封建迷信,老天爷是气哭了。老冯看了报纸当时就晕了过去。读到这,我也晕了,怎么民国时,嘴大的是老百姓,而不是总统。

老板一边应声,一边点上刚刚熄掉的炉火。“是的!一碗汤面!”

此外,在民国做总统,收入是很低的。黎元洪为什么没有留恋地挂职而去,一是因为总统没有权。当时的民国是府院制,总统的权力是受到制约的,他说了不算的。二是收入低。黎元洪当总统时就多次向人抱怨政府给他的工资不够花,他每个月都要自掏腰包贴钱。

老板娘偷偷的在丈夫的耳朵旁说着:“喂,煮三碗给他们吃好不好?”

冯国璋当了一阵子代总统后,也发觉薪水不够花,于是他开始经商投资,参股挣钱。

“不行,这样做他们会不好意思的。”

清末民初,正是民族工商业发展迅速的时候,经商总能赚到钱。可他是大总统,许多人劝他,这样经商不好,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冯国璋可不管那一套,他直接对别人说:我花自己的钱,做自己的生意,惹着谁了?我自己都活不下去了,还当啥总统?

丈夫一边这么回答,却一边多丢进半团面条到滚烫的锅子里,站在旁边一直微笑着看着他的妻子说:“你看起来挺呆板的,心地倒还不错嘛!”

原来,冯国璋当上总统以后,以前曾经跟随他的老部下,有的过的实在是清苦,便过来找他,希望他能资助一下。冯国璋知道,这些老部下以为他当上总统,国家的钱就是他的,应该有很多钱,能资助他们。冯国璋没法和这些部下解释,不过他很讲感情,只好自己经商并专设一笔财务用于资助自己的老部下。有一些亲随的,一笔就是几千,有些不太亲的,见面就是几百,对于那些过的清苦,又不到京城来找他的,冯国璋只要了解情况,一般都是几千标准差人汇过去。

丈夫默默的盛好一大碗香喷喷的面交给妻子端出去。

冯国璋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但是为了挣钱,他也真是用尽了心机。比如,他把中南海里明清二朝放养的鱼全给捞出来了,然后命人在市场上出售,一时间北京各处都在叫卖总统鱼,北京的饭馆里,尽是中南海的鱼。有人整了一副对联嘲讽说:宰相东陵伐木,元首南海卖鱼!

母子三人围着那碗面,边吃边谈论着,那些对话也传到了老板和老板娘的耳朵里。

北京的老百姓一边吃一边编民谣唱:北洋狗尚在,总统鱼已无。冯听到后,只能装聋作哑,因为打官司肯定又是不了了之。

“好香……好棒……真好吃!”

冯国璋经商,收取利益肯定是主要原因,但他利用经商帮助亲戚和老部下,确有值得肯定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冯国璋在任上没有贪污受贿之事,也没有假公济私的议论。

“今年还能吃到北海亭的面,真不错!”

读民国的历史,有时总会让人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明年能够再来吃,就好了!”……

吃完了付了一百五十元,母子三人又走出了北海亭。

“谢谢!祝你们新年快乐!”望着这母子三人的背影,老板夫妇俩反复谈论了许久。

第三年的除夕夜,北海亭的生意仍然非常的好,老板夫妇彼此忙到甚至都没时间讲话,但是过了九点半,两个人开始都有点不安了起来。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