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落泪的真实事迹,艰难的抉择

作者:小说

做人有四忌,一忌舍不得,二忌输不起,三忌放不下,四忌看不开。

内容来源:课外阅读,图文综合自网络

来源:燕梳楼

人只有正确认识和把握自己,一辈子才能活得更加通透,更有意义。

南非东伦敦一个偏远小镇上,有一对黑人夫妇。男人叫乔治,女人叫海伦。乔治在小镇北部的农场干活,每天早出晚归。海伦因为怀了孩子,便待在家里安胎。

50年不如3个月,女儿,你欠我们一个老有所依;父母的家永远是孩子的家,子女的家从来不是父母的家;无论爱与不爱,孝与不孝,下辈子都不会再见。

01

这天,乔治像往常一样开着吉普车出了门。农场离家有50多公里,中途要经过一段长长的山道。这段山道崎岖难行,并且周围也没有村庄,荒无人烟。

01

一忌:舍不得。

乔治开着车在山道上慢慢行驶着,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

11月25日,一位上海父亲临终前,在医院里立下一份遗嘱:

电影《卧虎藏龙》有句台词:

“乔治,快回家……我,我肚子疼得要命,我们的孩子可能要早产了……”

我的遗产留给女儿吴某某一元,其余财产包括房产一套、存款80万元,全部留给陈女士。

“当你紧握双手,里面什么也没有;当你打开双手,世界就在你手中。”

听妻子的话,乔治立刻慌了神。他们的家地处偏僻,连个邻居都没有,离镇医院又远,这可怎么办?

这陈女士是谁?是3个月前,女儿请来照顾他的保姆。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累,就在于想要的,舍不得的太多,该放弃的舍不得放弃,不该执着的却一再坚持。

上次海伦到医院做过检查,医生推测说海伦有可能早产或难产,没想到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医生的推测就应验了。乔治知道,如果不能及时去医院,恐怕母子不保。

看完故事,很多已为人父母的都沉默了。

久而久之,累了身,也苦了心。

“亲爱的,别担心,我马上就赶回去!”时间就是生命,乔治扔下手机,立刻掉转吉普车往回赶。

眼前这个渐渐长大渐行渐远的宝贝,会不会也有一天消失不见?

托尔斯泰在其小说《一个人需要多少土地》中,就曾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

这时,有人突然从后边大喊着追了上来,并绕到前面,扑到了车头上。

02

衣食无忧的帕霍姆,整日因租田来种忧心忡忡,希望拥有自己的田产。

拦车的是个中年黑人,他哭丧着脸哀求道:“先生,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这一对父女的故事,真是让人感动了开头,悲伤了结尾。

偶然的一次契机,帕霍姆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田产,家产也不断得到了扩充,日子过得更好了。

原来,他叫安东尼,今天天气晴朗,他带妻子和儿子出来郊游。没想到,不幸从天而降——安东尼的越野车由于刹车失灵,竟从山道上滚下了谷底!安东尼9岁的儿子因为顽皮,没有系安全带,此刻生死不明,安东尼夫妇则只是一点点擦伤。

孩子出生那一天,父亲欣喜若狂,一个人跑到医院的广场上,对着天空拜了又拜,感谢上苍的赐予。抽完最后一根烟,便把戒了100多次都没能成功的烟给戒了,这一戒就是28年。

可对土地贪得无厌的帕霍姆,并不满足,试图扩充更多的土地。

乔治知道,从这里去镇上只有20多公里,可是如果先回家接上妻子再到镇医院的话,路程就长了!

后来遭遇婚姻危机,父亲放弃所有财产要求,只提了一个条件:女儿跟我。他怕失去了女儿这件贴心小棉袄,他会冷得睡不着觉。

在欲望的驱动下,对更多土地陷入想象中的帕霍姆,毅然决然地带上仆人,奔赴远方去追逐更多的土地。

乔治陷入了难以抉择的境地 —— 倘若他帮助安东尼,那妻子海伦就有生命危险,可要是先折回去接海伦,安东尼的儿子就可能因为时间耽搁太长失血而亡。

女儿半夜发高烧,父亲抱着女儿去医院途中,心疼的流下泪来。女儿问爸爸怎么了?父亲不知怎么回答,便说“爸爸好爱你好爱你。”女儿用小手帮父亲擦了擦眼睛,认真地说”爸爸我也好爱你“。

最终,帕霍姆在用脚丈量土地的贪婪中吐血而亡。

就在乔治犹豫不决时,安东尼竟然双膝一软,跪在了车前。

女儿慢慢长大,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远。直到有一天,女儿带着男朋友来到家里,当父亲第一次听到别人喊女儿”亲爱的“时,忍不住背过身去,心如抽丝。

死后,他的仆人发现,帕霍姆最后需要的土地,其实只有从头到脚六英尺那么一小块。

乔治真想告诉安东尼,自己的妻子也正处在危险中,但他还是从车上走下来,一把将安东尼拉起来:“你儿子在哪儿?”

就这样,一个陌生人就把女儿带走了,然后结婚生子,然后渐渐不见。从一周一个电话,到一个月一个电话,到三个月一个电话;从半个月来看我一次,到一个月来一次,到三个月来一次,后来半年也未必能再见一次了。

想要得到太多,所以什么都舍不得放弃,结果却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搭上了性命。

安东尼立刻带乔治来到前边不远处,从山道边往下看,果然有一辆越野车翻倒在山谷下面,一个男孩儿正躺在地上。两人走下去,乔治俯身看了看,小男孩儿浑身是血,脸色苍白,显然是失血过多,而身上和腿上多处重创还在不断地流血,乔治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尽管他们相隔只有一个小时的车程,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父亲慢慢老去,女儿问候的声音越来越冷。

古人云: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安东尼带着哭腔告诉他:“虽然已经打了急救电话,但是救护车来回一趟会多花一半的时间,到那时只怕孩子就没救了!”车祸发生后,他和妻子分头行动,他守在山道上等车,而他的妻子则抄山道小路赶去了最近的村庄。

终于,父亲病了,一个人孤独地躺在医院里。

真正有智慧的人,能舍,也敢舍。

乔治一听,暗叫不妙,他知道从这儿横穿一座山岭,最近的就是他的家,附近除了他们根本就没有邻居,只有他有一辆吉普车。

于是天天盼着女儿出现,望穿秋水,三个月里,女儿只来了两次,然后便匆匆离去。

李白舍弃了富贵,留住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傲骨;

“快把孩子弄上车!”乔治高声喊道。

父亲以为命之将绝,女儿会想起从前,想起父亲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可是,并没有等来女儿的陪伴和照顾,等来的只是一个陌生的保姆。

越王勾践舍弃了一时的尊严,换来了后来的复国霸业,雪洗前耻;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终于做出了这个艰难的选择 —— 救安东尼的孩子!

终于,父亲生命走到尽头,油尽灯枯,心如死灰。临终之际,感叹50年不如3个月,感谢女儿帮自己找了一个好保姆。

钱钟书舍弃了大量采访,才换来了安心创作的清静。

安东尼连忙把孩子抱起来,乔治启动吉普车,飞快地向镇医院方向赶去。

为了防止死不安宁,便立下遗嘱:

舍去不必要的社交,才能换来陪伴家人的时间;舍弃的过多的欲望,才能获得简单快乐的人生。

他一边开车,一边抓起手机,不断拨打家里的电话,希望能通过电波鼓励海伦坚持住。第一次,电话通了,海伦痛苦的呻吟声像针一样扎在乔治的心里:“你在哪儿?”

上海房租太贵,爸爸决定把房子留给她,爸爸存款也不多了,你结婚生子耗尽爸爸所有的积蓄,只剩下80多万养老钱现在也用不上了,也留给阿姨吧。

舍得是一种领悟,一种豁达,一种智慧,也是一种人生的境界。

乔治强忍着眼泪说:“亲爱的,对不起,你再坚持一会儿。”

龙应台曾说过:

小舍小得,大舍大得,不舍不得,越舍越得。

隔了十几分钟,乔治第二次拨打家里的电话,海伦的声音已经十分微弱。乔治强忍着眼泪,不断地对着听筒呢喃:“亲爱的,原谅我,我不能见死不救,愿上帝保佑……”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懂得取舍,坚持该坚持的,放弃该放弃的,才能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一身轻松地快乐生活。

因为争取了足够的时间,安东尼的儿子很快脱离了生命危险。而此时的乔治,虽有一丝宽慰,但更多的是对妻子的担心。他第三次拨打了家里的电话,但这一次没有人接听!泪水瞬间从他的眼睛里滚落下来,他知道,没人接电话,很可能是海伦已经出了意外!

只是可怜这位父亲,最后都没能看到女儿的背影。

02

乔治发疯一样地往家里赶,安东尼也执意跟着上了车。

03

二忌:输不起。

乔治一路上风驰电掣。快到家门口时,他们突然听到哇哇的婴儿啼哭声。

看完这个故事,心里酸酸的。

曾看过一个故事。

乔治第一个冲了进去,看到的是这样一幅画面——他的妻子海伦平安无恙地睡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床头的襁褓里躺着刚生下不久的婴儿,而床边守着的是个一脸疲惫的妇女,她正轻声哄着孩子。

看着孩子稚嫩的脸,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他将来会以何种态度来对我,对一个已经老去的父亲。

白马和黑马都希望成为草原上跑得最快的马。每逢有比赛,都满怀信心地报名参加,但每一次它们都名落孙山。

乔治又惊又喜。这时,跟进来的安东尼走过去,一把抱住那位妇女,激动地告诉她:“亲爱的,我们要感谢乔治的帮助,我们的儿子没事了!”安东尼一五一十将儿子获救的经过讲了一遍。

但我想大多数为人父母者,也断不会因为看了这个故事,而放下孩子不养。之前总会听父母训斥儿女说,早知道你这么不孝顺,一出生就给你掐死算了,可天下哪有掐死孩子的父母?

自信心和自尊心受到打击的白马,自此不再参加任何比赛,甚至放弃了训练。

原来她就是安东尼的妻子玛丽。玛丽是个妇产科医生,出车祸后,她抄山道近路,原本是想到这里找车的。在经过乔治家门前时,听到了海伦痛苦的呻吟,进去一看,发现海伦胎位不正,又是早产,如果不进行专业的接产,必定会有生命危险。

父母之于子女就是一张没有回路的单程票,明知越走越荒凉,也会笑着走下去。

而黑马则更加刻苦地训练,不放弃任何一次赛马机会,可依然是屡战屡败。

“对不起,乔治。”玛丽有些歉疚地说,“当时我很难选择,不知道是先救海伦还是先为儿子继续找车,好在最后一刻我没有选错。”

要说这位上海的父亲还是幸运的,有一个人善良的保姆悉心照料,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有多少年迈昏花的老人,孤独的死在家中,许久都不为人所知啊。

白马不解地问黑马:“你每次参赛都没有获得好名次,不怕人家嘲笑你吗?”

乔治泪花闪动,却是脸上一红:“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当时安东尼向我求助时,我也犹豫不决。”

有一位台湾母亲,早年丧偶,自己独自赚钱抚养儿子,将儿子抚养成人,又送到美国读书。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