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在这儿等我的,这是一篇看了会落泪的文章

作者:小说

好长时间了,我的心中就装着这三个故事,虽然它们毫无关连,且在时间和地域空间上又相去甚远,但我总想把它们放在一起写出来,尽管我并不知道它们在一起能表达出一种什么样的主题。

费城大学从正式建校至今已二百余年,它与美国其他名牌高等学府迥然不同的是,对待家境贫寒的优秀学子一直是减免费用和实行经济补贴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当年那个不知姓名的小女孩,是她把天真的爱散落成心灵的花粉,并传播给更多心灵的花朵,因此酿造出人间最甘甜的花蜜。

内容来源:图文综合自网络

故事一:

这是一篇看了会落泪的文章

她特意换上一条蓝花裙子,背着家人出了门,大辫子在好看的腰身上一甩一甩。

1957年,甘肃省共揪出右派1.2万多人,其中罪行深重、被开除公职并判以劳教的极右分子约有三千人,先后被送到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一个叫夹边沟的荒凉之地。

文/佚名

她手心攥着张小字条,不时展开看一看。按小字条提示,拐两个弯,上公交车,坐五站,下车,过了马路,是一条河,沿河走,远远看见了横跨的桥,桥对岸的一条弄堂,就是她的目的地。

饥饿使这里的右派们丧失了所有的尊严。他们吃老鼠、烧蜥蜴、煮树叶,他们甚至偷吃活羊的内脏,偷吃拌了农药的麦种。他们一人抓一把麦种塞进嘴里,使劲儿搅动舌头,使得嘴里生出唾液来,把种子上的六六粉洗下来再像鲸鱼吃鱼虾一样,把唾液从牙缝里挤出去,然后嚼碎麦粒咽下去他们的嘴都被农药杀得麻木了。

美国费城大学是享誉世界的着名高等学府,然而这所占地近百亩的综合性大学最初营建时,仅仅付出了57美分的采购地皮价。如今人们慕名前来费城大学参观时,选择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主楼的展览大厅,在那里悬挂着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小女孩画像,而这个不知姓名、年龄和出生地的小女孩,居然被公认为是这所着名学府的始建者。

她抿嘴笑了笑,很美。

1960年4月,兰州中医院的右派高吉义被场部派往酒泉拉洋芋,装完货的最后一天,饿极了的右派们知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便煮熟了一麻袋洋芋,9个人一口气将160斤洋芋统统吃光,都吃得洋芋顶到嗓子眼上了,在地上坐不住了,靠墙坐也坐不住了,一弯腰嗓子眼里的洋芋疙瘩就冒出来,冒出来还吃,站在院子里吃,吃不下去了,还伸着脖子瞪着眼睛用力往下咽。

故事发生在1803年,那时候的美国刚刚摆脱殖民统治,人民生活苦不堪言。一位体弱多病的母亲牵着女儿的手来到了费城,但是她们找不到任何营生的活儿,被迫靠四处乞讨来打发困苦的日子。

两个月前,这张字条她还看不懂,她还没上扫盲班,还没认识一肚子墨水的他。

返回途中,一名吴姓右派在颠簸之下,活活胀死。高吉义也上吐下泄,和他住在一起来自甘肃省建工局的右派工程师牛天德整个晚上都在照看着他。第二天,高吉义醒来,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年近六旬的牛天德竟然将他的呕吐物和排泄物收集起来,在其中仔细地挑拣洋芋疙瘩吃!

初夏的一天午后,母女俩来到城郊一所学校大门外,蹲在墙根处晒太阳。从墙里传出的琅琅读书声和钢琴的弹奏声深深吸引了母亲身旁的小女孩,她不解地问母亲这是什么声音,为何会如此动听。母亲愁苦地一笑,随后告诉女儿,那是一所贵族学校,是专门供有钱人家的小孩子读书和弹奏钢琴的地方。

昨晚下课后,他给了她这张图文并茂的小字条,在桥的那一头,他画着一个小人儿,写着三个字,是他的名字。他在那里等她。

1960年9月,夹边沟农场除了三、四百名老弱病残之外,悉数迁往高台县的明水农场。明水农场比夹边沟的条件更为恶劣,一千五百多名右派几乎全是饥饿而死。一位幸存的人回忆当时的情景时说:

从此,小女孩一有机会就跑到学校围墙外倾听里面传出的悦耳声音。

可是她没有到达那个目的地,一双大手用力把她拉住,是她的哥哥。哥哥说:姆妈叫你回去。回去做啥?不知道,反正要你回去。

ldquo;他们在死前要浮肿,浮肿消下去隔上几天再肿起来,生命就要结束了。这时候的人脸肿得像大南瓜。他们走路时仰着脸,因为眼睛的视线窄得看不清路了,把头抬高一点才能看远。他们摇摆着身体走路,每迈一步需要停顿几秒种,用以积蓄力量保持平衡,再把另一只脚迈出去。他们的嘴肿得往两边咧着,头发都竖了起来,嗓音变了,说话时发出尖尖的如同小狗叫的声音,嗷嗷嗷的,由于死亡太多,而且渐渐地连掩埋死者的右派都很难找到了,尸体暴露于荒野,累累白骨绵延两里多路,直到1987年才由酒泉劳改分局派人重新集中埋葬。

有一次学校礼堂内举行音乐会,小女孩实在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就恳求看门人放自己进去,却被看门人拒绝了。

姑娘那年18岁。家里来了提亲的,对象是上海姨妈的儿子。父母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她毫无办法,尽管她喜欢扫盲班的年轻老师。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