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震撼世界的真实故事,最心酸的秘密

作者:小说

内容来源:小故事网,图文综合自网络

内容来源:文/ 书剑,图文综合自网络

1941年,德军入侵比利时,占领了疗养胜地威苏里城。

1

1.

驻军司令克鲁伯少校一上任,就接到集团军参谋长李斯特将军的命令:到荣誉军人院,枪毙一头名叫骑士的公牛。

楼下的简易房里住着父子俩。白天他们去捡破烂儿,晚上回来就住这儿。

林海的母亲走得早,全靠父亲把他拉扯成人。父亲是个收破烂的,春夏秋冬四季轮回,一声声收破烂呐伴随林海一路成长。

李斯特少校大惑不解,将军为什么会和一头牛过不去?

父亲四十多岁的样子,儿子十多岁吧。更让人心酸的是,他们都有残疾,走路一拐一拐的。父亲驼背,看上去只有一米六的样子;儿子长得好看,脚却不好。他们一拐一拐地去捡破烂儿,有一辆破三轮。

一眨眼林海长大了、考上大学了、工作了,父亲也一天天老了,身体弓得像虾米,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可还在收破烂。林海怎么劝也不肯歇下手,因为父亲愿意为林海减轻一点负担,为他买房凑上一点心意。再一眨眼林海终于成家了,生活安定下来了,他不能再让父亲吃苦,于是准备接父亲到城里。谁知就在这时父亲倒下了,医生说猝死原因是常年疲劳过度,导致心肌梗死。

副官告诉他:将军和这头牛有仇!那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将军还是个少尉。

搬家的时候,我把不要的东西给了他们旧书旧报旧家具,还有一张小床。我说:不要钱,是我送给你们的。显然,他们很感动。就是这样,我们认识了。

林海的头脑一片空白,除了恨还是恨,不恨别人,只恨自己:为什么不坚决阻止父亲收破烂?为什么不早点接父亲进城享福?为什么?为什么?

在索顿河战役中,比利时人为了突破德军的雷区,组织了60头公牛开路,领头的公牛撞瞎了将军的右眼,那公牛也踩中地雷,炸伤了一条腿。

男人姓白,是从安徽过来的,因为穷,媳妇跟人走了。他一个人领着孩子来北方,靠捡破烂儿过生活。他木讷,不肯多言。

2.

将军和公牛倒在血泊中,面对着面、眼对着眼。就在将军拔枪要射杀这畜生时,一枚炮弹飞来,把他震晕了。

2

在老家,父亲静静地躺在门板上,一动也不动,直到此时他如弓一样的身躯还不能伸直。林海痴痴地看着,不言不语,他要把父亲的遗容深深刻在脑海里。就在这时,主持丧事的叔公提醒道:海子,你父亲要收殓了,按咱老家规矩,作为孝子,你得哭一声。

将军由英俊小伙儿变成了独眼龙,当然恨透了这头公牛。

一天,邻居突然对我说,老白好像有对象了。后来我还真看到过一次。也是一个也拉扯着个孩子的女人,家在本地,有房子,打算和他一起过。老白却不愿意。

林海张张嘴,又张张嘴,所有人全期待着,可是,林海没有哭,连吱一声都没有。

后来他得到消息,这头牛成了那次战役中唯一幸存的牛,战后被送进了威苏里荣军院。

我有点纳闷儿,去问老白。老白抽着烟,一袋又一袋地抽着。他说:我不敢结婚,一是怕耽搁人家,二是我得攒钱。儿子的腿要做手术,得十多万,大夫说越早做越好。我不能让他一拐一拐地走路。我不能结婚,一结婚,负担就重了。

叔公又催,大伙也催,还有婶子含泪上前诱导:海子,你父亲几乎单身了一辈子,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人比你父亲更苦了

克鲁伯少校带人到了荣军院,这里关押着400名比利时荣誉军人和负伤疗养的战士。

后来,我很多天没有看到老白,我总怀疑他去了外地,因为简易房拆掉了。

林海也想起了父亲吃的种种苦,胸中一时翻江倒海。可是,还是哭不出来,或许越是难过,就越是流不出泪吧?

他下令:凡是受伤的,都送到特别营处理,健康的军人,都送到劳动营看押。

3

3.

骑士被带来了,这是一头黑色的老公牛,神态安详,右后腿已经瘸了。

再后来,我听说了一件事,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

这时主持丧事的叔公生气了,黑着脸说:海子,今天一定要哭,不哭不行,不然的话你父亲在阴间会遭罪的。可怜他在世没享到儿子的福,总不能在死后也遭罪吧?

历尽战火洗礼与人事沧桑的老牛骑士

是我朋友那里出了事。朋友是做建筑的,招了一个男人,没做几天,就从楼上掉下来了,公司要给他治病。他说:别治我了,我都四十多了,赔我点钱,给我儿子做手术吧。

大伙一听就明白了,叔公这是在气林海没有早日尽孝。有人好言劝道:他叔公,时辰不早了。海子看样子也实在哭不出来了,要不,就收殓吧?

当克鲁伯拔出手枪对准它时,比利时军人都怒吼起来。

公司的人不理解,也不愿给这笔钱。

其他人一听也纷纷劝解,叔公终于心软了,喘口粗气,嗨一声,手一挥,说:好吧,收殓!此言一出响器班顿时哀乐大作,几个帮忙的人连忙上前,小心一用力,便把海子父亲轻轻抬入了棺材中。

一个瘦小的男子走出人群,径直来到克鲁伯面前,说:

男人哭着说:求求你们,给他做手术吧,我我是故意的出了意外就会赔钱,我想让你们给我儿子做手术,这孩子跟着我不容易;我还想告诉你们,儿子儿子是我捡来的,我根本不能生育

叔公说:海子,抓紧时间看最后一眼,等封上盖子,你就永远看不到了

ldquo;少校,我是比利时陆军中士约瓦克,也是这头牛的勤务兵。

那个朋友哭了,他告诉公司的人,给他儿子做手术,也要救他!

4.

根据《日内瓦公约》,你不能杀害这头牛,你必须把它当做战俘对待!

4

林海心如刀绞,死死扒住棺材看着父亲,胸脯急剧起伏着。大伙以为他终于要哭了,谁知林海突然没头没脑冒出一句:叔公,我可以喊一声吗?

克鲁伯听了一愣:一头牛?当做战俘?笑话!

孩子做了手术,手术后不再一拐一拐地走路了。过年过节,父子俩就给公司老总送点玉米和山芋过去,他们知道感恩。公司老总仍然穿梭于生意场上,可是,他忘不了那个秘密。

叔公一愣,大伙也是一愣,叔公迟疑地说:你要喊一声?喊什么?要不你就喊好了。

约瓦克郑重地拿出一张纸递给他:请你看吧,这是利奥波德国王给它授勋的命令。

老白曾说:这个秘密我不想让儿子知道,因为儿子说我是世界上最好的爹。

林海望着父亲,嘴唇哆嗦着,石破天惊般大叫一声:收破烂呐!

克鲁伯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授予骑士比利时王国陆军上校军衔,颁二级荣誉勋章1917年12月l1日。

世上总有各种各样的秘密,其中最辛酸的秘密,是老白倾尽所有爱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却不知道。老白并不是他的生父。

林海喊这句话时的声调、语气,甚至拖了个长长的尾音,跟父亲一模一样。

克鲁伯傻眼了:这是一头有军籍的牛,而且军衔比自己还高!按照《日内瓦公约》,他无权枪毙它,只好把它关到战俘营去。

也许真正的爱就是这样:我爱你,不图一丝回报;我爱你,用我的心,用我的命,用我的所有只要我有。

众人一惊,刹那间林海的情绪如开闸洪水一样突然暴发,哇的一声,声嘶力竭,顿足嚎啕!

他给李斯特将军打了电话,报告了这个意外情况。

将军告诉他:那就在战俘营里合法地处理它!我不相信它在那里什么错也不犯!

01死亡陷阱

根据德军的战俘营管理规定,战俘严重抗命或者逃跑,是可以当场击毙的。

克鲁伯少校有了主意。

这天,他命令士兵把骑士和战俘们带到了木料厂,那里有刚卸下的五车皮木头,克鲁伯要让骑士套上牛车,拉那堆积如山的木头。

对于一头养尊处优的老牛来说,这种苦差事它肯定无法忍受。

只要它稍有抵触,士兵们就会用鞭子抽它,激怒它,它一反抗,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枪毙它!

出乎少校意料的是,骑士没有反抗,而是拉起沉重的车子,默默地向前走去,一趟、两趟、三趟

它的身上开始流汗,残腿一瘸一拐很是吃力,可它仍摇摇晃晃地坚持着。

当骑士拉到第50车时,战俘们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开始骚动。

约瓦克抗议道:少校,这头牛已经26岁了,按照牛的寿命,它属于老年。

你忍心让个老军人干这么重的活吗?这样它会被累死的,你这是在犯罪!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手机娱乐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